Blog

「鳳九黎?」

月千歡點頭。她又摸了摸手鏈。入手溫涼,舒服溫和。

塞了兩顆療傷的丹藥。月千歡又找來瓶子將死亡鳥的鮮血裝了些起來。說不定這會有用。

又看四周有死亡鳥的羽毛。月千歡立馬吩咐青狐去撿。

待體力恢復。月千歡這才打量四周。「這是什麼地方?」

「懸崖底下。幸好這懸崖底下有防禦陣法,可以攔住那些死亡鳥。不然那些死亡鳥追下來,你必死無疑。」

見月千歡皺眉。司空喧又立馬說:「不過月姐姐你放心!我司空喧就是拚死,也會衝出來保護你的!」

「大不了。就是我被南鱗海秘境給發現,排斥丟出去。但月姐姐你安全了啊!我再告訴墨九卿,讓他進來接你。」

「麻煩。」月千歡嘟囔。

她起身理了理衣袖。目光冰冷打量四周,收集信息。

從這裡抬頭看上去。頭頂籠罩著一層薄霧,竟然還有陽光照射進來。

明明這裡是深淵懸崖之下,怎麼還會有陽光?

忽然。青狐大喊:「大人,您快過來看看!」

「怎麼了?」

「大人,那邊有一座宮殿!」

月千歡一聽,腳下步伐頓時加快。匆匆走過去,月千歡抬頭一看。

巍峨宏偉的古老宮殿,宛如一座城池。屹立在懸崖山壁上,壯觀異常,大氣磅礴!

她們正站在一個山丘上。前面不遠,就有一條路,蜿蜒一直到宮殿面前。

青狐有些興奮。「大人,我們要過去瞧瞧嗎?在南鱗海秘境里發現宮殿,一定是有秘寶的!」

「秘寶?你不怕裡面不是寶藏,而是危險?」

青狐搖頭,笑道:「富貴險中求!進來秘境,就不怕危險!」

聽青狐這麼說,月千歡反倒有些詫異。

先前才經歷死亡鳥危機,青狐嚇得夠嗆。現在,卻所有拋卻腦後,只為眼前寶藏。

司空喧笑了笑,「這就是妖族!瘋狂而洒脫,隨性又貪婪。」

矛盾。但又是得天獨厚的種族!

他們的生存法則,比人類更加兇險萬分。

月千歡開口:「走吧。過去瞧瞧。」 深淵懸崖之下,像是藏著一個世外桃源。

安靜平和,時而有鳥雀啼鳴。百花綻放,綠植蔥翠。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

但月千歡抬頭看著上方,卻絲毫沒有放鬆。一顆心一直提著,指尖搭在幽光月劍柄上從未挪開。

藏在懸崖底下的宮殿,外面還有王水蟒和死亡鳥。這會是什麼地方?

青狐:「大人,您看。」

月千歡扭頭看去。宮殿腳下,環繞懸崖的河流宛如銀帶子。陽光下閃閃發光,亮麗而奪目。

月千歡:「嘶! 神魔因果 是王水。」

「嗯嗯。」

「看來王水從懸崖上傾瀉而下。再到這裡,形成了一條河。或許,這條河能通往外面。」

「可是,」青狐弱弱的說:「就算能出去。大人,我們也沒法從王水河上出去啊。」

月千歡皺眉,嘆息一聲。

王水霸道。想從王水河出去,根本不可能。

再說。還不知道這河裡,會不會也藏著王水蟒?

想到王水蟒的可怕。月千歡和青狐都遠離了那條河。沿著小路,徑直走上宮殿。

墨色階梯。腳踩上去,發出冷冷紅光。

月千歡感覺冰涼的寒意,從階梯上浸透鞋底,一路往腿腳上蔓延。跺跺腳,驅散寒意。當下步伐加快了許多。

「月姐姐你小心些。我總覺得這裡很詭異!」

「藏在這下面的宮殿,不詭異也絕非善地。」

司空喧一噎,「那月姐姐你為什麼還進來?」

「瞧瞧看,這裡面有什麼。」月千歡又拿出魔焰神花,「而且,魔焰神花一直催促著往這裡走。」

手心中。魔焰神花開的越發燦爛艷麗。

火焰變成金色,和墨色的花瓣點綴著。美的不似人間物。

一走進宮殿。魔焰神花開始顫動起來。月千歡一鬆開手,魔焰神花立馬衝進了宮殿中。

眯眸,月千歡冷聲道:「走。跟著魔焰神花。青狐不要掉以輕心,更不要走丟了。」

「是。」

一路追著魔焰神花到了宮殿深處。

越往裡面走,鳥語花香的溫暖氣候。也漸漸變得嚴寒,冰冷刺骨。

這種冷,不是冬雪的寒。而是刀劍般鋒利刺骨,令人心生畏懼的冷。十分銳利,異常危險!

「大人。」青狐停下來。

小臉凍得發青。青狐哆嗦著抱緊了自己的大尾巴。「大人,裡面太冷了。青狐過不去了。」

月千歡看見青狐差點被凍僵的樣子,還愣了愣。低頭看自己,好好的。只是覺得氣溫稍稍冷了點。也不至於像青狐這樣。

司空喧說:「月姐姐,你有魔焰神花護體。當然是感覺不到冷的。但青狐,再走幾步。恐怕得凍死了。」

月千歡明了。當即讓青狐留在外面等候。

她轉身走進去。腳踩地面,是凝結成冰的冰磚鋪成。路兩邊的月桂樹,花朵似冰花。

「嗡!」一聲輕鳴。

月千歡抬頭看去。入目所見,月千歡微愣。

院中的小湖湖心中。魔焰神花正縈繞著一朵冰雪似的花飛舞。

月千歡驚訝,「這是另一朵神花?」

「是劍魂!」

「什麼?」

「神花劍魂。所有神花中,攻擊力最強的一朵!」 神花有七朵。雖是花朵,但身為魔帝神花。朵朵都極具攻擊性!

其中,又以神花劍魂,攻擊力最強!

司空喧看著眼前的神花,表情震驚極了。「我一直以為。劍魂這樣攻擊力最強的神花,應該一直在魔帝手中才對。」

「沒想到它居然在這裡!在這個什麼秘境裡面。魔帝,阿不。墨九卿都沒有找它嗎?」

月千歡:「墨九卿一直在找神花。」

他來滄淵,便是為了魔焰神花而來。不過現在魔焰神花在她手中。

她仔細算了算。墨九卿手中,加上魔焰。似乎已經有四朵神花了。再加上這個劍魂,就有五朵了。

不過,月千歡一直有困惑。

「司空喧,為什麼神花身為魔帝的誕生之花,卻散落各個世界?」

「這是天道對魔族帝血一脈的考驗。」

司空喧揉了揉自己的娃娃臉,解釋道:「魔族帝血一脈,那是逆天,極其兇殘的一族。」

「我聽說過墨九卿斬天的傳說。月姐姐你就說說,敢斬天與天道斗的種族。這麼逆天了,不來點考驗磨難,豈不是就要翻天了?」

月千歡點頭。

司空喧接著又說:「每一個魔族帝血一脈有子嗣誕生。世界之中,就會綻放七朵神花。」

「只有找到七朵神花。擁有帝血的魔族,還能修為臻至圓滿,突破大道。成就不朽之身!」

「當然。這尋找的時間,也不是無限的。他們只有百年時限。」

月千歡皺眉。「一百年?」

一百年對尋常人來說,就是一輩子。但對修士來說,太短了!

就如鳳九黎的年齡。如今已是五百歲。而墨九卿,卻只有一百年時限。

月千歡追問:「如果這一百年,他找不齊七朵神花,會怎樣?」

「神魂俱滅,永世不入輪迴。」

「這怎麼可能!」

「天道無情。更不允許有逆天種族成長起來。當初四大古族,不就是這樣被天道所滅嗎?」

司空喧嘀咕完。發現自己說漏嘴了,立馬趁月千歡還沒開口。迅速轉移話題。

他急匆匆說:「月姐姐,你先拿下劍魂吧!」

「拿到劍魂。墨九卿就多了一朵神花。這樣百年期限還長,墨九卿不是才二十六歲嗎?」

「嗯,你說得對。」 BOSS攻妻:老婆求配合 月千歡點頭。

眼帘顫了顫,月千歡藏起眼底的思緒。她沒有忽略司空喧剛剛說漏嘴的信息。但她也沒有追問下去。

抬頭打量著劍魂神花。月千歡抿唇,「魔焰。」

飛舞到劍魂神花身邊的魔焰神花頓了頓。轉身飛回了月千歡身邊。

月千歡抬手,輕輕彈了彈魔焰神花的花瓣。「能不能拿到劍魂神花,就看你的了。」

魔焰神花顫了顫,好像在回答月千歡。

墨色的花瓣緩緩綻放。魔焰神花釋放出一道溫和的火浪,如同繩子偷偷靠近劍魂神花。

它們本是同源。一般不會觸發神花攻擊。

眼見魔焰神花步步逼近時。月千歡黛眉一蹙,冷冷拔劍轉身。「誰在那裡!」

「嗆!」

兵器破空聲。

司空喧驚呼:「小心!」

鳳九黎送的手鏈,瞬間張開屏障保護。 「砰!」

刺目的寒光。月千歡別過頭,耳邊聽見有東西撞在屏障上的轟隆聲。

震動停止后。 全職法師 月千歡拿開遮在眼前的手,抬頭看去,魔焰神花被打到一邊去。而湖心中,似冰雪的神花緩緩綻放。

它從花骨朵的形態復甦綻放。美艷冰冷的花瓣,邊緣鋒利閃過刀劍般冷光。

神花名劍魂!

擁有最強的攻擊力!劍氣無雙,刀氣無情。任何驚醒它的人,都會被撕的粉碎。

月千歡忌憚戒備的盯著劍魂神花。同時,提醒司空喧戒備四周。「有人在這裡。」

「會不會是青狐?」

「不可能。」月千歡反駁,「你忘了青狐根本進不來這裡?絕對不是青狐,這裡還有別的人。」

「那難道是其他人,也跟著進來了這裡?」

月千歡不知道是誰。但她感覺到了危險!

而且。她可以確定。就是那個人,驚醒了劍魂神花!然而被攻擊的,卻是她。

「小心!劍魂又來了。」

月千歡立馬踮腳迅速後退。手鏈可以抵擋攻擊,但她不能一味靠手鏈來對付危險。

抬手一招,月千歡收回魔焰神花。

拂袖間,火浪席捲而出。

「嗆!」

「轟——」

只見劍魂神花花心中飛出一道寒光。

寒光刺破火海,鋒利快如閃電的飛向月千歡。這一剎那間,寒毛聳立。危險飆升到極致!

月千歡握劍。揚手幽光月劈出一道劍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