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黛安姐,你和安妮怎麼辦呢?和我們一起走嗎?」洛文問到黛安。

「和你們一起走,去人族大陸看看也不錯。」 流年的愛戀 黛安笑道,「精靈花園肯定長時間內是回不去了,再說安妮跟著你我也放心。」

妻子的寵愛 洛文點了點頭,這不又多了一個聖魔導么,哪有兩個聖師的傭兵團,太牛逼啊!

東部平原海邊城市,人類的漁業城市魚倉,距離白灰傭兵團駐地大概有兩天距離,也是最近的出海口,洛文決定連夜出發。不過在出發之前,洛文有一件事必須去做。

答應過龍頭鱷的老大安東尼,回人族大陸的時候要帶上他,對於這個神秘的大佬,小白族群的朋友,對白灰傭兵團幫助甚大的大佬,洛文有著尊敬和敬畏。

這次前去落魂峽谷,洛文決定自己一人,只帶上灰機和小白。等自己到落魂峽谷的時候白灰傭兵團應該到了魚倉,返回的時候有安東尼帶著飛肯定快很多,也安全很多。

「放心吧,有大佬一起我能有什麼事。」洛文安慰著丘媛,還有一眾夥伴們,「好了,好了,幹嘛呢,我又不是去打架,這一路上的傀儡能奈我何啊,放心吧!你們儘快出發吧,看我們誰先到吧。」

「那你注意安全啊,實在不行就別去了。」丘媛說道。

「瞧你說的,如果我不告而別,人家安東尼爺爺豈不是會傷心?放心吧,見勢不妙我絕對撒腿就跑!」洛文拍拍胸口說道。

「我開玩笑的,答應了人家的事情怎麼能失信呢。」丘媛翻了個白眼。

「額……」洛文無語了,女人的心思真難猜,還是趕緊走吧……

洛文騎上灰機,背上小白洒脫的和眾人道別之後離開了部落。

「好了,我們也準備出發吧。」馬沙作為此次行動的負責人肩負著大家的安全,想著那些行屍走肉,心頭就是一陣不舒服,還是趕緊走吧。

話說種靈酒藥效在全精靈大陸發作,因為聖師的特殊性,精靈大陸還有十幾個聖師沒有被影響到,但是都被亡靈法師聯盟的長老們綁架了他們的子子孫孫來威脅不能干預,只能委屈的蜷縮在大本營寸步不敢離開。

但是有一個人列外,就是精靈族長老團的三長老,怪老頭冰系聖魔導路易,黛安的好友。

怪老頭是個快樂的單身漢,以前還沒成名的時候喜歡用活人做實驗,雖然沒有死過人,但是名聲倒是打出去了,沒人和他交往,只有黛安因為安妮的病和他接觸之後才發現路易這人並不壞。

得知黛安被通緝,被精靈女皇宣稱為精靈族的叛徒,亡靈法師的同黨,路易毫不猶豫離開了精靈花園。

因為亡靈法師的大本營落魂谷在東部平原和帝山平原之間,種靈酒發作之後,亡靈法師最先控制的就是東部平原的人族和帝山平原的狼人和半獸人,然後其他各個地方潛伏的亡靈法師紛紛現身,控制了矮人高原,獸人聖城,狼人聖城,地精荒原和狐族森林。

雖然亡靈法師人族不多,但是他們控制的手段極其簡單,一個口哨,配合著亡靈魔法咒語就能控制口哨聲音能及的所有範圍。

洛文前往洛文峽谷的時候,正好遇上了幾個一路吹著口哨正在控制著傀儡形成軍團的亡靈法師。雖然那幾個亡靈法師還有這肉身,看起來戰鬥力不強,但是想著少惹麻煩辦正事,洛文一路小心翼翼走著小路,有時候讓小白帶著隱個身終於潛到了龍頭鱷部落。

「準備回去了?」安東尼聽聞洛文來叫他準備去人族大陸了,看起來像沒睡醒的眼睛突然睜大,「比我想的還快,好!你先走,我隨後就來。」

「額……」洛文一愣,「你不和我一起走嗎?」

「瞧你說的,如果我和你一起走被發現了,被亡靈法師聯盟知道了,我的子子孫孫肯定被他們欺負上門啊,所以我要悄悄的走,讓他們以為我還在。」安東尼解釋道,「懂了吧?那你先走吧,我交代點事情就來。」

安東尼轉身就離開了洞穴去找他那兩個兒子去了,留下洛文和灰機小白傻獃獃的站在洞**。

「我尼瑪……」洛文無語凝噎……

計劃中是應該一個絕世大高手帶著自己裝逼帶著飛,接受著敵人的仰視,然後瀟洒的降落在海邊,多拉風啊,這還沒開口呢自己就被放鴿子了……

安東尼已經不知所蹤了,人家已經說明了原因再去糾纏就顯得自己不講道理是不是,罷了罷了,自己走吧,我了個擦,失算了,失算了……

從落魂峽谷到魚倉只需要經過南衛城然後直線殺到魚倉就行,不過這段路線洛文不熟悉啊,沒走過沒經驗啊,而且自己手上沒地圖。

問了幾個龍頭鱷,他們只是瞎指了一下方向,基本上是這樣說的:「大概,也許就是那邊吧,反正你迎著海風走就對了。」

對你大爺……

洛文好懷念指南針……

估摸著方向洛文一頭扎進了東部平原。 由於路上的傀儡人族大部分都被亡靈法師帶著朝北邊去了,洛文一路上沒遇到幾個人,所過之處簡直就如鬼蜮,靜悄悄,陰森森,甚是讓人心生寒意。

為了追上白灰傭兵團,洛文必須加快速度。按照原計劃,在半天之後白灰傭兵團就到魚倉了,而自己也應該飛臨魚倉。不過現在沒有安東尼帶著飛,洛文比白灰傭兵團要晚一天半。

沒有其他辦法,只有埋頭趕路,只希望他們能等自己。

「小白,灰機,兄弟們啊,前途未知啊,只能靠我們自己了,希望能安安靜靜的趕過去吧。」洛文有種被拋棄的感覺,怎麼感覺心有點酸呢?

……

連續兩小時趕路之後,洛文到了一小河邊,尋思著洗個臉,給灰機和小白喝點水。剛走到河邊,草叢裡突然冒出一個人頭。

「我了個去!」洛文情急之下衝天炮一把掏了出來,準備射擊的時候才注意到是個小男孩。不過可惜了,是已經種了種靈酒的小孩,雙眼無神的看著洛文和兩獸,傻愣愣的。

洛文先施展鷹眼術環顧四周,沒有發現大批傀儡,說明附近沒有亡靈法師的軍團出沒。一個小孩子,可能是傻乎乎的走迷路到了這裡吧,洛文不是暴戾的人,只要不惹他他是不會主動出手的,更何況還是個孩子,於是收起了衝天炮。

喝了水,繼續上路。如果一切順利,方向正確,說不定還能提前到。

話說白灰傭兵團因為人太多,路上遭遇了好幾波行屍走肉般的傀儡攻擊,要不是傀儡都戰鬥力地下,再加上白灰傭兵團就如猛虎下山,說不定還真被幾倍於自己的傀儡人族包圍了。

只是費了一些時間,白灰傭兵團尾巴吊著一群人族傀儡,加快了速度。

傀儡裡面有被一個叫左吉亞的高級亡靈法師控制著的,左吉亞得知了有大群沒有被控制的人族正在朝海邊方向行進,於是層層上報,直到被亞布布看到。

「嘿嘿,找到他們了!」亞布布得到情報頓時喜笑顏開,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傳令下去,所有人帶著控制的軍團朝東部平原聚集,找到他們,幹掉他們!我的殿下,幹掉你的大長老你不會心痛吧?」

最後一句是對某處黑暗的角落說的。

「不會,儘管幹掉她。」牆角響起精靈女王萊拉平淡的聲音,「順便把那伙人類幹掉吧。」

「好,沒問題,等著孩兒們傳來的好消息吧。」亞布布嘿嘿一笑,冥火消失在房間內。

為了追殺黛安,亞布布決定派出一名亡靈聖魔導,幾名大魔武,大魔導,然後調集東部平原所有最近的人族傀儡軍隊,可謂是抱著「一擊必得」的決心。只是因為黛安見過了他和精靈女皇的密謀,絕對並不能讓她活著!

那些不知道真相,被威脅了的聖師只是以為這一切只是亡靈法師聯盟發起的,還不知道精靈女皇也參與了進去,畢竟就連精靈族也沒有倖免被種靈酒控制了。

但是如果黛安有機會告訴了他們真相,說不定那些被威脅了的聖師會聯合起來,那亡靈法師聯盟的百年大計就多了一批強大的敵人。

因為如果他們知道了精靈女皇也成為了亡靈法師,肯定會怒火中燒,絕對會和精靈女皇不死不休!沒有其他原因,只是因為精靈大陸各族與亡靈法師就是不死不休的世仇!

誰的祖先沒有被亡靈法師挖過墳?因為亡靈法師喜歡找生前強大的武士或者魔法師來做他們的骷髏戰士,所以越是強大的家族越是憎恨亡靈法師。

……

馬沙飛上天空,感覺後面吊著的傀儡大軍怎麼看著越來越多了呢?

打又耽誤時間,不打吧看著著實心煩,怎麼辦?

大局為重,決定加速行進,只求用速度甩掉他們。這些傀儡人族不像他們能騎馬,騎戰寵,全是步行前進,行動很是緩慢,這倒是讓大家鬆了口氣。

行進了兩個小時終於看不到後面的傀儡人影了,馬沙鬆了口氣,看來是自己多慮了。

「加快速度,按照地圖,穿過前面沼澤還有半天時間就到目的。」馬沙從隊伍頭傳到隊伍尾,給大家打氣加油。

突然前面斥候快馬來報,沼澤周圍出現小量的人族傀儡。 系統之快穿遊戲 擔任斥候的正是二拐叔鮑瑪領導的偵查隊一個隊員。

「大概多少人?」馬沙問道。

「目測了一下,有四五個團體,每個團體四五十人。」

「是有組織的嗎?」馬沙又問。

「不像,漫無目的的走來走去的。」

「繼續偵查,保持警惕。」馬沙鬆了口氣,看來只是偶遇的部分傀儡。

隊伍進入沼澤,果然看到了那四五個散亂的傀儡團體。他們不主動攻擊馬沙是不會下令進攻的,畢竟都是活生生的人類,只是失去了意識而已。

「繼續前進,不要理他們。」馬沙傳令了下去。

隊伍一字長蛇進入了沼澤。

這個沼澤方圓千米,在裡面行進戰寵和戰馬速度都快不起來,只能慢慢前進,如果一切順利完全通過只需要十多分鐘。

「有十幾個傀儡朝我們過來,幹掉不?」小胖子在後面高聲問到馬沙。

小胖子帶領的隊伍負責隊伍尾端警戒,此時已經有十幾個傀儡跟著小胖子而來。

「十米之內就幹掉他們,現在不用理他們,加快速度通過!」馬沙回應道。

小胖子坐在獨角犀牛上揮舞著門板巨劍,高大的獨角犀牛在沼澤里行走簡直不要太輕鬆,搖搖晃晃之下小胖子有點昏昏欲睡。

「老大,他們加快速度了!快看!」隊友高呼,驚醒了小胖子。

只見原本在百米之外的十幾個傀儡突然加快了速度,原本還只是緩步跟著的,突然小碎步追了上來。

「進入十米之內就幹掉它們。」小胖子說道,「奇了怪了,怎麼看起來他們很協調的樣子呢?」

與此同時,隊伍的左右前三面同樣發生了同樣的一幕。

「敵襲!全體朝中靠攏!備戰!」飛在空中的馬沙看的最是清楚。一些草里突然冒出人族傀儡,一下子出現了成千上萬的人族傀儡,從四面八方朝白灰傭兵團圍攏了過來。

這明顯就是有人控制的圍剿!

自從人族部落出現了傀儡之後,這還是白灰傭兵團遇到的第一次有人控制的傀儡攻擊!

傀儡們快,白灰傭兵團也快,可是因為隊伍拉的太長,朝中靠攏一時間不能迅速完成,最前和最尾最先和傀儡短兵相接! 戰寵和戰馬因為沼澤的關係速度慢了下來,別說騎馬來個穿刺衝鋒了,上馬都困難,也就戰寵們情況好點,至少還沒陷進沼澤里。

體型寬大的獨角白犀牛反而成為了最拉風的戰寵,因為身體太寬,腳掌太大,反而在沼澤里如履平地。

小胖子帶的隊伍在隊尾,首當其衝受到了攻擊,隊伍里有洪澤耿,王小松還有一些余德柱帶領的一眾水系魔法師們。馬沙把戰鬥力稍強的眾人安排在末尾就是為了以防萬一,不想還真給遇上了。

小胖子騎在獨角犀牛上最先發起衝鋒,後面緊隨步行的王小松和洪澤耿,一些白灰傭兵團武士,余德柱一眾水系魔法師在後面遙遙的施法掩護。

雙方一接觸,立刻高下立判。

人族傀儡畢竟不是真正的自我意識戰鬥,依靠著戰鬥本能並不如正常人一般靈活。小胖子只是一個直衝碾壓就幹掉了路線上的二十幾個人,再加上洪澤耿和王小松在後面跟著左右不到,只是三人不到十分鐘就幹掉了四五十人。

更何況這些人族傀儡毫無章法,也無戰術,亂糟糟的擠成一團衝鋒,舉著武器沒頭沒腦的就往前沖,更是便宜了一眾水系魔法師。

自從余德柱和一眾團員晉級了之後還沒有過一次酣暢淋漓的戰鬥來檢驗他們現在的真實水平,和白灰傭兵團的武士們倒是有過交手,可和熟人練手束手束腳的,一點不舒暢。

現在機會來了。

「給我盡情的打!」余德柱一聲吶喊,後面一眾水系魔法師紛紛亮出法杖,朝著人群集中的地方盡情的扔技能。 總裁纏身:緝捕小嬌妻 人族傀儡太集中,根本不需要瞄準,只要不扔到小胖子幾人去就行。

本來沼澤里水元素就活躍,更是助長了水系魔法師們的威力。越打水系魔法師們越是通暢,感覺再打半個小時晉級之後的新咒語就能熟練掌握了。

「不可戀戰,退回防守,小心有詐!」馬沙突然衝天而降,漂浮在小胖子上方喊道。

「為什麼啊……」小胖子有點不舒服斯基,多難得的大殺四方的機會怎麼說停就停呢,不能啊,正在難捨難分呢,順手一門板砸下去,又幹掉了兩個,「馬老師你看,他們這麼弱,我們再來幾次衝鋒就能幹掉他們了。」

馬沙來叫人退回防守當然不是沒有原因的。

作為現在白灰傭兵團里能飛的他和黛安,馬沙負責後半段,黛安負責前半段,同時還要兼顧著臨空偵查的任務。

所謂「站得高看得遠」,馬沙和黛安在空中的視線距離當然比其他人更遠,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看到了後面源源不斷而來的人族傀儡,而且都是朝他們而來。

甚至還能看到陸飛鷹這樣大魔導級別的高手,而且那些高手看起來比其他人族傀儡更「自然」,也就是他們雖然是傀儡,但是戰鬥力可能還和之前一致。

一個高手也就罷了,全東部平原的高手源源不斷的趕過來那就悲劇了。就算有他們兩個聖師護著,但是在這種混戰之下總是會有人犧牲的,那就不值得了。

「都回去,情況有變,現在對我們很不利。」馬沙淡淡的說道。

雖然小胖子嘴上說著不願意,但是身體倒是很誠實,立刻馬上調轉犀牛帶領眾人返回隊伍。

如果連馬老師的話都不聽,簡直就是不想活了,所以這一點小胖子還是很識趣的。

本來是一條長龍的隊伍在馬沙和黛安的調度之下逐漸的收縮成圓形防禦陣型,然後主要負責人召開了一個簡短會議。

馬沙簡明扼要的給大家彙報了親眼所見,雖然大家震驚於來襲的人族傀儡數量之多,但是都是南征北戰的老兵了,沒人露出一點慫意,而是紛紛發表自己意見看法。

「趁現在這些傀儡還沒有形成規模,我覺得我們應該馬上突破,不然在這裡呆的越久,傀儡越多,就對我們越不利。」大鬍子發言說道。

「我支持團長,但是那我們應該往哪個方向突破呢?」二拐叔發言。

二拐叔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根據馬沙和黛安的描述,前往魚倉的敵人和後面追擊的敵人數量最多,反而左右兩邊的敵人最少。

而左邊是往北,往北崖城,矮人高原。右邊則是往南衛城進入落魂峽谷。

這是一個很難選擇的選擇題,選擇簡單的則可能留在精靈大陸兜兜轉轉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能回人族大陸了,而選擇直面敵人則可能意味著傷亡。

「大家的意見呢?」馬沙低沉的問道。

這個問題,馬沙不能代替所有人做決定,只能由大家來決定。

「我想回去,我想我老娘了。」這是小胖子的聲音。

「我想我媳婦兒……」

「好久沒吃老家的麵條了……」

……

繼而連三的聲音,表達的都是一個意思「想家了」。

在座的有像大鬍子這樣四五十歲的「老男人」,也有像小胖子這樣的嫩頭青,白灰傭兵團的成員基本上都是年輕人,上了年紀的都留守在秋田城。

離開秋田城也有一兩年了吧,一路逃亡到精靈大陸大家都成熟了不少,實力也已經到了不用再逃亡的地步。

是的,大家已經很強了,不用再像以前打不過只能跑了。

「好!」馬沙突然一聲暴喝,把沉悶的氣氛突然攪動,「既然如此,我們就打過去!打到魚倉!」

大家眼睛一亮,精神一震,紛紛響應:「打過去!打到魚倉!」

迅速安排任務,由馬沙帶隊作為前鋒,黛安居中支援,小胖子帶隊殿後,大鬍子帶隊左翼護衛,王小松帶隊右翼護衛,所有魔法師居中支援。

命令傳了下去,不管是半精靈,還是白灰傭兵團成員,紛紛響應迅速行動了起來,按照安排迅速調整位置。

長時間的默契讓大家的行動非常迅速,一邊擊退靠近的傀儡,一邊調整位置,不一會兒就形成了既定戰鬥形態。

丘媛在黛安身邊陪著安妮,愁眉苦臉:「可是,可是洛文怎麼辦呢?他一個人如果遇到了傀儡大軍怎麼辦啊?」

「放心吧,那小子鬼精鬼精的,再說又大佬帶著他,你擔心啥。」黛安安慰道,黛安也是聽馬沙說了,龍頭鱷的老大,比她還厲害的角色,有這樣的人物在洛文肯定安全的很。

丘媛只是需要把心中的鬱悶說出來才舒服,畢竟洛文一個人在外面還是挺讓人擔心的。但是她知道只要有灰機和小白在,洛文去哪兒都是輕鬆自如,更何況還是個大佬跟他一起呢,說不定帶著他直接就飛到魚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