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

「很好,向前看齊!」

這三隻幼貓像模像樣地這麼鼓搗了一番,引得艾文不禁笑出了聲。

「你在笑什麼,外域人喵?」隊長萊德發現了這邊在偷笑的艾文,跳躍幾步攀上了艾文的右側肩膀,然後用肉爪抓著艾文的耳朵使勁地揪了一下。

「哎喲,疼,疼,疼,快放開我的耳朵。」艾文沒想到這小貓力氣這麼大,打也不是罵也不是,最後只能疼的手舞足蹈,半跪求饒。

「嘿,好樣的喵!」露西和米修原地跳躍著開始歡呼。

「鑒於你們已經發現了我們的秘密,一會你們必須得跟著我們去探險喵。」萊德放開了艾文可憐的耳朵,隨後從後背的工具包里取了一張不大的地圖。

這是一張簡陋的地圖,歪歪扭扭畫著幾條線和幾個圈,其中紅色的圈應該就是它們所說的探險目的地吧。

「要去哪兒探險?我們為什麼要跟你們走?」

「無知愚蠢的外域人,我們所要探險的道路是偉大的,這裡有著一個巨大的寶藏喵,看到沒有?」萊德甩了甩手中的地圖,將紅色的圈摁在了艾文的眼睛上,接著說道,「寶藏有求必應,就算是這個殘疾的傢伙,也能得到他想要的恩惠。」

「見鬼,真有那麼神?我怎麼感覺你的話並不可信。」艾文將信將疑。

「信不信由你,但我要警告你們,無知的外域人,你們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計劃和寶藏的確切地點,要是不跟我們一起出發,我發誓會立刻揪掉你們的耳朵喵!」萊德說著又揪起了艾文的耳朵,這簡直就是一隻蠻不講理的流氓貓!

「好了好了,別揪了,就跟你們去一趟,我真不知道造了什麼孽,遇上了這麼多麻煩事,哎!」

「去吧去吧,艾文,沒準我的殘腿真能被治好。」艾路曼倒是對於這次探險活動顯得興趣濃厚,就他個人而言,已經到了死馬當成活馬醫的地步——絕不放過任何能夠醫治的機會。

「算你識相,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出發吧。」萊德跳下了艾文的肩膀,又回頭叮囑了一番,「外域人,你們可別鬧出太大動靜,我們這次偉大的行動村裡人可不知道。」

「沒錯,等我們回來,我們就是名留青史的大英雄。」母貓露西搖了搖尾巴,得意地說道。

「讓我們起個帥氣的隊名吧,就叫『勇者三貓』如何。」米修提議。

「太土氣了,就叫『偉大的萊德冒險隊』好了。」

「為啥要加上形容詞啊,而且萊德冒險隊聽上去只有你自己佔了風頭。」

「好了好了不要磨嘰了,你們就跟隔壁的曼拉老太太一樣煩人…咳咳,出發吧,我親愛的隊員們,等我們帶著寶藏滿載而歸,想起什麼名字就起什麼名字!」

「喲喝,出發!」

就這樣,三隻貓咪加上兩個外來的陌生人,在大中午所有的貓咪都開始酣睡的時候,一同溜出了喵者村。根據那所謂的「藏寶圖」,他們踏上了前途未知的尋「寶」之路。 「真是大難不死,必…必什麼來著?」

「必有後福,頭兒!」

馬卡斯翹著二郎腿,躺在沙灘上一臉地愜意。他身後跪著四名女土著,握著蕉葉扇著徐徐暖風。光頭作為部落里的第二號人物,也跟著躺在馬卡斯邊上,稀里嘩啦地吃著水果。

「金錢,權力,就差美女了,哎…」馬卡斯嘆了口氣,說真的,這裡的女土著簡直是太丑了。日子久了,看豬圈裡白晃晃的母豬們,都感覺有些眉清目秀!

不能就止步於這裡。馬卡斯仰起身子,看向了不遠處對面的那座大島,隨後陷入了沉思。

在那茂密的灌木林里,會是另外一個部落嗎?掠奪的本性在馬卡斯的體內長出了萌芽,強盜領袖出身的他有一個非常大膽的計劃,但還需要做許多的前期鋪墊。比如在語言不通這方面,馬卡斯與哈姆島原住民的溝通便產生了極大的困難。

日常中的許多事情,大多都是通過一些肢體語言才能讓土著們明白自己的意思。這時候就需要培養一名翻譯官,以解決溝通問題。但就目前來看,負責翻譯的那名土著所掌握的大陸語實在是非常有限,距離馬卡斯的期望還需要學習很長一段路。

仍然是你 「提姆!」馬卡斯懶洋洋地喊了一聲。很快,一名年輕的土著聞聲躥了過來。他就是馬卡斯的翻譯官,名為提姆,智商在土著中也算是上等水平,唯一的缺點就是身材不夠健碩,有點偏瘦。

「馬卡斯國王!」這是提姆所學的第一句話,當然最後的國王稱呼也正好迎合了馬卡斯的惡趣味。

「真悅耳。」馬卡斯哈哈大笑,隨後做了個手勢,「你,跟我來。」

躺在一旁的光頭聞聲也站起來屁顛屁顛地跟了過來。

三人走了一段路,來到了土著用茅草搭建的簡易船塢里。那兒用藤條拴著幾十艘小木船,每艘只能容納最多三個人(不過你別看數量還不少,其實只有幾艘能用,剩下的都是以冒著氣泡,漏水者居多,稍微好一些的也要兩人划水,一人負責用瓢葫往外甩水,土著製作工藝之粗糙都快趕上外頭的野人了)

「這個,還有這個,這些。」馬卡斯一個一個指了過去,然後朝提姆比劃了一下手勢,「都是垃圾,垃圾船,沒用的船!」

「垃…垃圾,額,沒用的!」提姆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為了保住這份光榮的差事,他在努力地理解「金幣之神」的意思。

「看好了。」馬卡斯從光頭的腰包里取出了一個手指長的芒果,然後又去部落里拿了一個人頭大的椰子。

「垃圾船,等於,芒果。」說完他把芒果狠狠地砸在了地上,踩了個稀巴爛。

「我要,這麼大的!」馬卡斯捧出了椰子,把它重重地塞在了提姆的懷裡。

「垃圾,垃圾船不要,要大的!」提姆的頭點得像小雞啄米一般。

「很好。」馬卡斯帶著光頭回到了部落里,「你的清點人數工作做的怎麼樣了?」

「頭兒,一共大約有1200名土著!」光頭興奮地說道,土著的平均壽命不長,但他們的繁殖能力卻相當驚人。

「1200?你確定?」馬卡斯難掩臉上的激動之色。這種規模的人數要是放到大陸上的國家裡,足以媲美任何一名大領主所擁有的兵力。

「除了小屁孩,能當做戰力的有多少人?」

「有900多人!頭兒,您可別小看女土著,她們從辮子到腳指甲都是武器,打起架來比男的還凶!而且您要是願意,還有將近100名未成年的少女少男能夠為您戰鬥,他們會爬樹會攀岩,一個個跑起來比山裡的野猴子都快,我們可以命名他們為小野團!」

「小野團?小野人軍團?」馬卡斯暗笑著又盤算了一遍,這些土著繁殖起來就跟兔子一樣快,而且根本不挑食,最擅長的就是自給自足,所以供養幾乎是零。只要自己和光頭的口袋裡還有金幣,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集合,集合!」馬卡斯掄起一根棍子在土著營地最大的一麵皮鼓上使勁地敲著。

「哦咯,哦咯!」一群群黑不溜秋的土著停下了手中的活,紛紛聚攏了過來。在他們眼裡,馬卡斯和光頭他們簡直是上天派來的黃金之神,他們所說的話,也是神語,不容懷疑。

「拿起你們最擅長的武器,我要開始給你們編隊!」馬卡斯在台上唾沫橫飛,台下卻鴉雀無聲,根本沒有一個人能聽懂他在說什麼。這時提姆趕了過來,但他也沒能明白馬卡斯的指令,他最多只聽懂了「我」「你們」「拿起」這幾個簡單的辭彙。

「頭兒,讓我試試吧。」領隊出身的光頭走了下去,抓過來了三個拿著骨矛的土著,讓他們站成了一排。

「矛!」光頭拍了拍這個土著的武器,不由得屁股發緊,「用矛的,站成一排!」說完他又抓了幾個拿矛的土著,讓他們接在了剛才三名矛手的右側。

很快,土著們理解了他的意思,陸陸續續三百多名拿著骨矛的成年土著圍了過來,站成了一排(骨矛製作簡單,使用者也最多,但本身卻相對笨重,所以只有成年強壯的土著才能發揮它應有的殺傷力)。

「很好…」光頭繞到了第二排,又抓了三個拿著木製迴旋鏢的土著排成了一排。

接著,兩百多名使用同樣武器的土著圍了過來,排成了一排(木製迴旋鏢殺傷力較低,在土著的日常生活中一般被使用於狩獵小動物,且對使用者的靈活程度要求較高,所以使用者以瘦小青年居多)。他們腰間的口袋裡還塞有尖銳的石子,必要時候可以近距離用石子擊昏獵物。

「第三排…」光頭看了看人群中頭插鳥毛的土著,把他們拉了出來,編成了一支將近三百人規模的網繩軍隊,他們在部落里負責海邊的捕魚工作,善用「海草網繩」這一特殊用具。

「最後…」光頭看著剩下的400名土著,有點犯難。除去100多名生病、殘疾無法參戰者,剩下的300多名土著,平時一般都只負責營地里器具的製作和維修工作,當然也包括篝火和房屋的搭建工作。

「這300個就組個洗掠小隊好了,他們知道什麼該拿,什麼不該拿。」馬卡斯邊說邊走了下去。

「矛兵、迴旋鏢兵、網繩兵、洗掠小隊、後勤…」馬卡斯看著這支龐大的軍隊,差點笑出了聲,昔日他的全盛時期也就統領過一支不到150名的強盜而已。

隨後馬卡斯走了過去,準備在這些編隊中挑選出各自的一名隊長和副隊長,以便於他進行日常的管理和訓練。 「懶惰無用的外域人,真慢啊喵。」三貓兩人在尋寶的路上走著,隊長萊德不由得發出了抱怨聲。

這裡已經出了喵者村的森林,取而代之的是一山一山的不毛之地。氣溫變得炎熱乾燥,路上也只能偶爾見到幾棵樹和幾條快要乾涸的溪流。

「見鬼的,好熱,要不你來試試看拉著一個人走能走多快。」艾文赤裸著上半身,汗流浹背,他的雙手磨了幾個水泡,不得不脫下衣服裹了起來。

「加油,你可以的艾文,好歹在出發前它們給擔架裝了輪子。」艾路曼雙腳不便,只能這樣給艾文打氣。

「擔架變推車,已經對你們夠仁慈了喵。」萊德看了看地圖,又看了看方位道,「就快到了,堅持住喵!」

於是眾人又前進了一段路,在山坡的另一邊穿來了一陣又一陣,越來越清晰,「叮叮咚咚」的金屬碰撞聲。

「偵查兵在哪裡?」

「在!尊敬的萊德隊長!」小貓米修行了個禮,四腳撒開飛快地跑到山坡的最高點,確認安全后做了個手勢,眾人緊跟其上。

「礦洞?」艾文趴在山坡上,眯著眼認出了山腳下那幾個大大小小的礦洞。每個礦洞中都留著一條金屬軌道,其中一處礦洞被打了封條,礦洞外頭搭建著幾個小屋似乎有生物住在這附近,而金屬撞擊聲則來自於礦洞中。

「你說的寶藏,該不會就是這幾個礦洞吧…」艾文和艾路曼臉上冒著黑線,繞了半天原來是在陪這幾隻小貓去採礦。

「相信本喵,這裡有好東西錯不了,不過我們得先躲過邪惡的守衛,才能進去喵。」萊德耐心地趴在山坡上解釋道。

「沒錯,我們的寶藏就在那個打了封條的礦洞中喵。」 重生之秦帝歸來 母貓露西有些激動地搖了搖尾巴。

「邪惡的守衛?」艾文嚇了一跳,該不會這些礦洞中有很多兇殘的生物,到時候萬一跑了出來攻擊自己,他可得想好逃跑路線了!

金屬撞擊聲響了一會,安靜了下來,眾人和眾喵躲在山坡上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來了,來了,邪惡的守衛喵。」萊德一臉緊張,艾文握緊了推車的把手準備隨時逃跑,手心也冒出了汗。

「喵嗚~~」礦洞中傳來了幾聲慵懶的貓叫,幾隻戴著礦帽身材發胖,黃黑相間(本來是黃白相間,但在礦洞中工作,所以白色被染成了黑灰色)的貓咪從礦洞中走了出來,它們的礦帽正前方鑲嵌著一顆在黑暗中會發光的石頭,手上拿著一把把鐵鋤,出了礦洞后在陽光下伸了伸懶腰。

「這就是你們所說的邪惡守衛?這不就是幾隻發福的橘貓嗎…」艾文斜著眼無語地看著一旁的萊德,哀怨道。

「真是不懂風情的外域人,一點探險的氣氛都沒有了喵。」

「就是就是,要是什麼都很順利,那就不叫探險了喵。」

「好吧好吧,是我的錯。」艾文舉手投降。

「不過這些橘貓沒和你們生活在一起嗎,我在你們村子里好像沒有見過這個品種的貓咪。」艾路曼也看到了山腳下的動靜。

「這個說來話長了,起先它們一族還是和我們一起生活的,只是它們容易發胖喵,你沒聽過十個橘貓九個胖,還有一個特別胖嗎,它們就是屬於喝水都會胖的那種,所以在某一天它們為了自身的健康問題,投票后決定整個家族都自願搬去礦區,承擔起採礦的工作喵…用來減肥,不過目前看來,過了這麼久,減肥效果似乎並不太顯著…只有在每年大雪封山,礦區休采時期它們才會回到村裡來和我們一起生活喵。」

「好吧,那你們要如何繞過這些橘貓呢。」艾文托著下巴耐心地聽萊德訴說著橘貓的歷史。

「等一下,我給你件東西,這可是好東西,我都捨不得用喵。」萊德小心翼翼地從工具包里取出了一小包用布裹著的東西。

「這是啥。」艾文接過來打開一看,只是一株開著淡藍色小花的草本植物,散發著一股難以名狀的特殊氣味。

「你可要拿好了,快去吧,把這個丟給它們你就知道有什麼用了喵。」三隻貓目不轉睛地盯著艾文手中的東西,都快要流下了口水。

「行吧。」艾文起身滑下了坡,在靠近橘貓們的時候打了聲生硬的招呼。

「嘿,朋友們,你們好啊~」

「誰,你是誰啊喵?」懶洋洋的橘貓們被這一聲招呼嚇了一跳,掏出採礦的武器紛紛轉過頭對準了艾文。

「他長得好奇怪啊喵。」

「對啊,沒有尾巴,毛也是一片有一片沒有的喵。」

「噓,他會說話喵。」七八隻橘貓議論紛紛。

「這裡是喵者村的礦區,你是什麼生物,來這兒做什麼喵?」一個礦長模樣的橘貓走了過來,質問道。接著小屋裡也出來了幾隻系著圍裙,毛色橘黃的母貓。

「我是你們所說的外域人,來給你們帶點東西。」艾文有些緊張地揭開手中的小布,然後把淡藍色小花撒了過去。

「這…這是…!」

淡藍色小花撒到了橘貓們的四周,瞬間便吸引了它們的注意,接著它們紛紛搶著抓咬這幾株植物,並且吃下去了一些。

「這種感覺…好奇妙啊喵。」

「對啊,這@#¥%%…」

「喵嗚喵嗚……%¥##」

橘貓們吸食了植物后,打了幾個噴嚏在地上開始打滾,有些甚至產生了幻覺,說的喵語也不清不楚。

很快這些橘貓便四肢朝天,扒拉著舌頭,歪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幹得好,外域人,記你大功喵。」萊德它們拉著艾路曼的推車下了坡,然後朝著被打了封條的礦洞走去。

「我可沒幹什麼,不過我非常好奇這些植物是什麼,是迷幻草藥嗎?」

「無知的外域人,你有聽過貓薄荷嗎喵。」萊德一邊說著一邊爬到了岩石上,飛快地撕下了六道紙做的封條,接著喊道,「我們已經離寶藏不遠了,繼續前進吧探險家們喵!」 銀盾城,中央廣場。

「按照慣例,我們得先將廣場封鎖,確保五院元老會的正常進行和保密性,當然你們隨同莉亞而來可以作為補充人員呆在這裡旁聽,記住,如果他們沒有對你們提問,請不要擅自發言。」米拉娜說著施了一個法術,將整片廣場籠罩在迷幻的泡泡膜里,將外界和內部做了一個隔斷。

「我有些緊張。」莉亞搓捏著手指,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看班尼迪克和克里多蘭夫,「我對自己感到有些害怕。」

「放心好了,據說五院元老會是由學城挑選,歷代具有突出貢獻的名譽院長組成,是坦斯弗格智慧和權威的代言詞,況且這裡還是銀盾城,法律和正義的誕生地,又不是什麼野獸的聚餐會,你不會有事的。」克里多蘭夫安慰道。

「只是讓五院元老會看看你,我們也可以藉此機會一睹它的風采,這可是難得的機會。」班尼克倒是略有興奮,「要是元老會允許畫畫就好了,我可以將它生動地記錄在我的記錄本上。」

「好了,可以安靜下來了各位,我現在就開始召喚儀式。」米拉娜打斷了這邊的談話,隨後將胸前的聖器——翡翠吊墜握於右手中,閉上了眼睛。

四周漸漸安靜了下來(因為被封鎖了所以沒有空氣流動,也聽不見外頭的鳥語,非常安靜),忽然包裹在泡泡膜裡面的吞法水晶開始了劇烈的抖動,它們的顏色從不起眼的土灰色轉而變成了種種紅黃藍綠的亮色。

「滋滋…」像是水被煮沸了開始冒泡的聲音,一縷又一縷肉眼可見的氣體從一顆又一顆的吞法水晶中往外溢出。

「太神奇了,吞法水晶的存在原來就是為五院元老會的出現所提供能量,現在是一個逆轉釋放的過程。」班尼迪克的學術狂熱細胞被點燃,他的臉色憋的通紅,抑制不住激動,以手掩口非常努力地以低聲的形式向旁邊的兩人闡述著他的新發現。

「五院元老會!以聖盾的名義!請接受我的回應!為我們指引道路!」一縷縷能量從廣場的四周匯聚到了中央的一點,在交融后又展開,像一層雲做的簾幕一般鋪滿了整片天空。

「聖盾的名義…」雲幕中傳來了一個老者的聲音,那聲音像是來自遙遠的地方,但到了耳邊又非常地清晰。

很快,天空中的雲幕像是活了一般,由下往上自行組合出了五張椅子、四個人的模樣(最左側是一張沒有人坐的空椅子)。

「好久不見,尊敬的西澤院長,羅納奴院長,馬里修院長,達蒙院長。」

「西澤院長,他是我那個時代的院長,哈哈!」巴尼迪克掂了掂腳尖,試圖引起天空中西澤院長的注意。

「你說米拉娜是如何認出他們的,這四個雲做的人看上去沒啥區別啊。

「不對啊,怎麼少了一位,不是五院元老會嗎,應該有五位院長才對…」

「是米拉娜嗎,你們也就用的到我們的時候才把我們召喚出來,平時你們的熱情都去哪兒了?」西澤院長略帶抱怨地說道。

「老院長,你的話太直白了,這樣很傷晚輩們的心啊,她們召喚我們一次可不太容易,興許下次再見到她們不知是何時了。」達蒙院長連忙勸和,他是出了名的好脾氣。

「請允許我先做一個彙報。」米拉娜行了個禮,向前幾步將大陸現在的局勢以及莉亞的情況告知於眾,引得眾人唏噓不已。

「真是一場災難,快讓我們見見這個小女孩。」

「她就在我身後。」米拉娜側過身,將空間留給了莉亞。

「你,你們好。」莉亞有些茫然地打了個招呼,被米拉娜帶到了眾位院長的跟前。隨後引發了一陣唏噓聲。

「她擁有聖體?你們看,她怎麼長的有些像泰勒。」

「你說的是那個我們不願提起的流放者?這麼一說確有幾分相像。」

「或許我們可以用特殊的方法先來證明這個假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