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喳喳——』空中幾隻尖嘴大鳥飛過,翅膀如蝙蝠翼一般猙獰,綠色的小眼睛很快的就鎖定了覓食的目標,正是清靈一行人。

「大家小心!有惡獸來了——」不用清靈提醒,大家就已經發現了有危險出現。各自做好準備,迎接鳥型惡獸的到來。

………………………………………… “花影?”秦曉玉思考了一下,“你不就是那個很火的歌手麼,你唱的歌我很喜歡啊。”

花影有點受寵若驚,驚喜的說道:“謝謝阿姨。”

“呵呵,小寒身邊有這麼多的紅顏知己啊,我們葉家日後肯定是子孫滿堂了。”葉鴻德滿臉紅光,看到葉寒身邊都女人個個都是國色天香,傾國傾城,葉鴻德能不開心麼。

林夕瑤滿臉通紅,心語則愣了愣,然後繼續在廚房裏忙碌着。

但花影就很不好意思了,雖然自己喜歡葉寒,但人家壓根不理會啊。

林夕瑤和花影在客廳裏陪葉鴻德等人交談着,葉寒則在廚房裏幫心語的忙。

“你怎麼不出去和他們聊天?”心語看着葉寒說道。

葉寒放下手裏的水果刀,笑道:“沒什麼,我見你一個人有點忙不過來,反正我也無聊,所以就來幫幫你唄。”

心語繼續看着葉寒。

葉寒:“……..”

嘆了口氣,葉寒聳了聳肩,“你不懂的。”

心語沉默了一會,然後繼續切着西紅柿。

葉寒看了看正在客廳聊着天的幾個人,葉天則一直坐在一旁,看着秦曉玉等人,顯然與其他人格格不入,看起來,很孤單。

葉寒沉默了一會,然後繼續削着水果。

“想不到你們這段時間發生了這麼多事。”葉鴻德聽林夕瑤說完後,緩緩的說道。

林夕瑤將自己和葉寒來東海後發生的所有大事情,都告訴了葉鴻德,包括自己被軍訓教官體罰,葉寒暴打教官,再到被黑社會包圍,全部告訴了葉鴻德等人,但說的時候,林夕瑤的臉上總是帶着一絲笑容,眼睛還時不時的看向葉寒。

“有小寒在身邊,夕瑤你就放心吧。”秦曉玉拉着林夕瑤的手說道。

花影一直愣愣的聽着林夕瑤和秦曉玉等人的交談,也是很震驚的看向葉寒,想不到葉寒能爲了林夕瑤,暴打軍訓教官,拿着槍指着武警隊長。

花影已經有點疑惑,葉寒的家人,是什麼身份,這氣場看起來,很不簡單。

葉天雖然一直保持着沉默,但這高高在上的氣場,讓人不能忽視他。

而秦曉玉則有一種大家閨秀的風範,滿臉溫柔的笑容讓人很舒服。

葉鴻德則是一種軍人的氣息,單單從外形上看,這位老人肯定經歷過戰爭的洗禮。

花影不得不去懷疑,葉寒是不是一個大家族的人,畢竟葉寒那麼厲害,他家人看起來又那麼酷。

“夕瑤。”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葉天終於開口了。

“叔叔,怎麼了?”林夕瑤看向葉天。

葉天輕輕嘆了口氣,“如果小寒他遇到什麼解決不了的麻煩事,以他的性子是肯定不會跟我說的,我希望,到時候你能通知我,我會幫他解決所有的麻煩,就算我拋棄我的一切,我也會幫他解決所有的困難。”

葉天的確是良苦用心,爲了自己的兒子,可以拋棄自己的前途,以葉天現在的成就,成爲一號只是時間的問題,但他現在可以說出,爲了自己的兒子,拋棄一切又如何。

可惜葉寒沒有聽到這段話,如果葉寒聽到了,不知道會怎麼想。

林夕瑤看着葉天,久久不能說出話來,實在想不到葉天居然會這麼說。

葉鴻德和秦曉玉也是看着葉天,整個客廳立馬沉默了。

花影聽到葉天帶着複雜的語氣說完這段話後,陷入了沉思,看的出來,葉天和葉寒的關係並不好,看來兩人都有矛盾。

“叔叔,你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的。”林夕瑤應了一聲,畢竟葉天現在也是良苦用心,爲了補償自己的兒子,他現在什麼都做的出來,只要誰攔了葉寒的路,葉天估計會發了瘋的去爲葉寒剷平一切障礙。

“天哥。”秦曉玉看着葉天。

“我知道我自己在說些什麼。”葉天擺了擺手,“我沒有什麼能爲葉寒做的,錢,他不缺,女人,他也不缺,他也不渴望權力,這是我唯一能爲他做的,我只能幫他剷平前方的障礙,如果他需要我的話,我可以爲了他放棄一切,我是時候,盡一個父親的責任了。”

說完,葉天閉上眼睛,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這時,葉寒端着一疊水果走了出來,對着衆人說道:“我已經在準備午飯了,爺爺,我們吃過午飯再去你戰友家吧。”

葉鴻德點了點頭,“好。”

“今天心語下廚,你們有口福了。”葉寒說道。

“怎麼不是你下廚?”花影看着葉寒說道。

林夕瑤兩眼發光,“對啊,哥哥,我還沒吃過你做的菜呢。”

“呵呵,小寒,你手藝怎麼樣啊,要不做出來我們嚐嚐。”葉鴻德也是看着葉寒說道。

葉寒笑着搖了搖頭,“我啊,算了吧,我不會做飯的,還是不要找我好了,心語她做的菜很好吃的,今天她可是準備了很久呢。”

“呵呵,心語她一個人肯定忙不過來吧,要不要我去幫忙。”秦曉玉站起身說道。

葉寒輕輕的搖了搖頭,“她不喜歡別人打擾她,我這不被趕出來了麼。”

“呵呵,小寒,過來坐下,陪爺爺聊聊天。”葉鴻德對着葉寒招了招手。

葉鴻德的臉上充滿了滄桑,他已經快九十歲了,他不再是當年那個年過七十,卻依然每天練習打拳的老人了,他…..真的老了,目光不再是當年那般鋒利,而是一片渾濁。

如果不是因爲葉寒找到了他當年的老戰友,這位老人恐怕這輩子也不會踏出燕京。

當初,因爲葉寒的失蹤,這位老人大病了一場,聽到葉寒的飛機出事,這位老人流下了眼淚,曾經,自己最珍貴的戰友死在自己的面前,他沒有流一滴淚,卻因爲自己最疼愛的孫子,他哭了,哭的很傷心。

葉寒看着葉鴻德那滄桑的臉,鼻子不由得一酸。

“爺爺。”葉寒坐到葉鴻德身旁,輕聲叫道。

“乖孫子。”葉鴻德摸着葉寒的頭,“你真的長大了,我們卻沒有給你太多的關懷。”

“你是我們葉家最出色的後代,你是我們華夏軍人的驕傲,我葉鴻德,這輩子能有你這個孫子,值了。”葉鴻德看着葉寒,顫抖着聲音說道。

“丫頭。”葉鴻德看着林夕瑤,“你從小就跟着小寒的身後,我對你的印象很深,你是個很好的女孩,現在你是小寒的未婚妻,從今往後,你就是我葉家的人了。”

“爺爺,我知道的,我還等着您給我們主持婚禮呢。”林夕瑤乖巧的說道。

“哈哈,好,你們結婚的時候,我一定給你們主持婚禮。”葉鴻德哈哈大笑一聲,但眼睛裏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黯淡。

那死黯淡,隱藏的很深…..很深…..

深到沒有一個人發現。 因為這裡不能使用真元去轉換成元素御劍飛行,因此對於會飛的惡獸,大家多半是無能為力,而唐嫣除外。

她那一手精準到極致的暗器技術在此處得到了發揮,毒針在她手腕的動作下無聲無息的向著空中的十幾頭黑灰色的惡獸射去,一時間,空中幾道怪叫聲傳來,緊接著,鳥型惡獸們一隻只『啪啪——』的往下掉。凡是落在地面上的,都被沼澤所吞沒……

只是瞬間,唐嫣就以一人之力解決了所有危險存在的惡獸,大家再度恢復了安全。

「這樣下來也不是辦法,在這裡呆著時時刻刻都有惡獸出現,我們必須找到一個好的藏身之地。」唐嫣說著,收起了投射毒針的手。

「想要找地方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早在之前清靈就觀察過附近的景色了,到處沼澤或是枯木林,到處都是危險,在這裡原地不動,會有惡獸找上門來,可是移動,就要面臨一路上所有被驚動的惡獸。

清靈自然的把目光投到了風玄的身上,「迷霧森林的情況你知道的應該比我們都多一點,哪裡才是相對安全的地方?」風玄這個不打算出力的存在在清靈和眾人的目光巡視之下,也不得不轉動腦筋思考片刻,說出他所了解的情況。

「據我所知,這裡沒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在外圍有眾多低級惡獸存在,相對深處一些,有眾多骷髏鬼物區域,在深處應該是一些高級一些的惡靈存在,最深處是鬼物王者的地盤。你們想要找到安身的地方,就要去那些有高級惡靈存在的地方,只要控制一隻惡靈,它的那片地盤就是你們安全安身場所了,可是要是被鬼物王者發現,或者是在鬼物王者巡視下屬的時候發現你們。那下場一樣很慘,死無葬身之地。」

風玄嚴肅的說出了自己對這迷霧森林的總結,可是他的主意也同時存在著莫大的危機。現在清靈一行人面臨這兩個選擇,要麼在外圍面臨一波波惡獸,適者生存,但說不定撐不到一個月就會被累死,要麼拚命一把,去有高級惡靈的地方,抓捕控制一隻惡靈,大家就有充足休息的時間了,可是卻要面臨著更大的危機,這是在賭運氣,運氣好就能存活。

「一起去拼一把吧!」清靈說出自己的意見,她並不是在賭運氣,而是在賭假如發生了什麼危機,風玄不會見死不救。

說到底她是在利用風玄,利用風玄對她的感情,可是為了同伴們,她只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就當是她對不起風玄吧,總有一天,她會償還他的。

所有人還拿不定主意時,清靈就做出了決定,這一決定也立刻讓所有人都堅定了意願,不是說大家都聽清靈的話,而是大家都知道,在生死歷練之中,團結有多麼的重要。

這是所有人的決定。

………………

迷霧森林的邊緣地帶有大片濃霧籠罩,其中惡獸為數不少,迷霧之內的無霧地區又是數以記萬的惡獸生存區,這裡的惡獸可謂是遍地都是,隨便在枯木林中走一走,就能走到惡獸的巢穴中去。

一路上,清靈一行八人見過的惡獸種類都不下於百種,一批批過關斬將,終於快要走出這一片區域了。

這個時候,隊伍中有人開始質疑,「我們似乎忘了另一個人的存在。」唐嫣說道。

這句話一出,大家都意識到一直以來沒有紫櫻的蹤影,那個太上長老的孫女紫櫻,實力有合體期修為,身懷中品天器,身邊跟隨的靈獸夥伴足有合體後期修為,實力不弱。可是就是這樣一個方方面面都很特別的人,卻一直沒有出現。

難道她在大霧中迷路了?或是被濃霧毒死了?還是在迷路之中被眾多的惡獸圍攻致死?大家都在想,卻沒有想她會繼續活著。因為清靈一行人能夠從迷霧中安全脫身,也是靠了風玄的幫助,因為他的引路鳥給大家帶來了一道生機。

「不管她了,反正她也沒有想要我和清靈活著回去,那樣的女人死就死了。」唐嫣隨即言辭犀利的說著。

紫櫻對清靈和唐嫣的殺意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所以從一開始她說要大家跟著她的時候,就沒人肯同意。

「她是太上長老寵溺的孫女,身邊又有天器和靈獸,我想她應該不會輕易的就死在後面。」清靈搖了搖頭,否決了唐嫣的判斷。從一開始紫櫻說讓大家跟著她才能活命,這一點就看得出她一定是有什麼寶貝,可以讓自己安全的走出濃霧。

…………………………………… 「管她死活做什麼,我們自己平安就好。」雲戴戴一副不拘小節,大大咧咧的說著。

清靈一行人腳步不停,一直穩速向前走著,快要走出枯木林,前方已經能夠看到一片黑壓壓陰森森的黑色樹林了。

迷霧森林的植物很奇怪,色彩陰沉,大片大片的墨綠色森林遠遠看去就像是大片黑森林一般陰鬱的讓人喘不過起來。而那裡,就是風玄所說,低級亡靈的地盤。

前方看似冷寂的不似有活物生存,實則也是這樣,不過沒有活物有的卻是一片死物,亡靈、骷髏、殭屍、幽魂。

「待會就要到達那片森林了,大家千萬要小心,那裡四處暗藏著亡靈。」

清靈極力的壓低了聲音說著,卻沒有人回答,因為所有人都用點頭的行動來表示了。

就在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移動腳步的同時,身後忽然一陣轟響,大地開始轟鳴,身後走過的大片惡獸所生存的沼澤中各種惡獸群體暴亂,空中黑灰色的臭氣瀰漫。

清靈幾人下意識的就做好防禦的準備,卻奇迹的發現,即使他們被個別惡獸所發現,那些惡獸也對他們置之不理,而是越過他們向著後方跑去,似乎那邊發生了什麼奇異的事情一般。

沒有惡獸攻擊,好奇心漸漸的在八人心中升起,沒有人移動腳步,所有人都轉身向著身後的方向看去。遠遠的,獸群暴亂的越來越多,遙遠的前方濃重的血腥味瀰漫,腥臭熏天。離得這麼遠,清靈依舊能夠聞到那種讓人厭惡的氣味,不得已,她用手掩住了鼻息。

「前面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引起這麼大的轟動?」所有人都疑惑,緣峰赤更是好奇的問了出來。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給出大家確切的答案。

八人凝望遠方看了十幾分鐘,這十幾分鐘是八人來到迷霧森林之後的這一天多時間裡,最最安全的時段,因為所有的惡獸都被遠方不知道什麼事情給吸引住了,沒有一隻惡獸對他們發出攻擊。

漸漸的,遠方的獸群似乎在移動中,漫天火花的炙烤下,眾多惡獸被燒死卻沒有燒盡,一股股臭肉的味道隨即傳來,嗆得清靈幾人眼淚汪汪。不多時,一道金光衝出了惡獸群攻圈內,清靈定睛一看,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紫櫻、竟然是紫櫻!

此時紫櫻正趴在一隻全身金毛的獅子上渾身狼狽,大口喘息,她的靈獸夥伴金獅的毛髮也沒有以前那麼光亮,灰暗不堪還渾身暗紅色的血跡,顯然是沾染上了下方惡獸的血液。

惡獸只是低級的存在,除了數量多,體型大,比較兇猛之外,並沒有任何可取之處,很多惡獸不會飛行,所以逃脫到空中的紫櫻和她的靈獸一時間威脅小了不少。可即使大多數惡獸不會飛行,能夠飛行的惡獸數量也不少,一時間,剛剛脫離險境的紫櫻又被大群惡獸圍攻起來。

清靈八人一直仰頭看著,這個時候大家心中同時冒出一個念頭,這十幾分鐘可是沒白待,竟然看到紫櫻的下落,還是這麼慘的狀態。

被數以萬計的惡獸圍攻,她竟然能夠活著衝出來,還真是異常難見的一件事情。對於紫櫻的困境,清靈一行人沒有一個打算施以援手,都好像沒有看到似的在一旁冷眼。

空中可以起飛的惡獸們嘶吼聲聲,紫櫻也在惡獸的圍攻之中和她的靈獸一同狼狽防禦,偶爾殺敵卻更加引得惡獸們猛烈攻擊。

「別看了,還是趁早離開吧,等紫櫻被解決之後,惡獸們就要衝我們發動猛攻了。」清靈淡淡的說著,把被空中奇景所吸引視線的同伴們拉回神兒來。

雲戴戴還看得意猶未盡,好奇的問道,「大姐,你說紫櫻真的會被惡獸們解決掉嗎?她可真厲害,竟然能夠引起那麼多的惡獸圍攻,一定是做了不少壞事。」

清靈搖頭表示不知,「我想紫櫻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等,惡獸群想要解決掉她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不要忘了,她有一個太上長老的爺爺。」

「這麼多惡獸她要是還能扛得住,那還真算是她的本事,不過我想就算她有一個厲害的爺爺,也沒有那麼大本事。」唐嫣似乎和紫櫻很不對頭,一字一句的希望她被解決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