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來赤紅真炎對他是沒有作用的,只能使用明黃聖火了。』

雙方都沉寂着沒有說話,而黑髮少年連忙藉此時機想要再次祭出黑色牆壁。

“小鬼,”可就在這時,那聲音卻再次出現,“還是別做無謂的妄想了,你的老底已經被本座看穿了。只要本座控制着黑色的鐮刀,你就無法讓其與你胸口的玉石融合,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試看啊~~~~~~”

黑髮少年徹底的震驚了,眼前這個傢伙到底是誰?爲什麼連他心中所想都能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那聲音發出陣陣大笑,而後那紅光四周的空氣似乎是裂開了一道口子,一個身着古樸的褐色長袍的人影從那道裂口裏走了出來,等他完全現身後,紅光居然融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黑髮少年再次定睛看去,這下可看到了那人的全貌。

那是一張飽經風霜的面龐,一條條的皺紋確實證明着此人歷經滄桑,可是這些皺紋卻無法遮掩住老者眼底的煥然光彩,老者的鬍鬚很長,須尾幾乎到了腰間。不過他沒有把鬍鬚束起來,而是任由空中的風將其揚起,是那樣的隨意瀟灑。

“你到底是誰?”

黑髮少年看着眼前雖然顯得很隨意卻渾身上下都散發着無聲的壓迫感的老者,問出心底的疑惑。

“本座乃是十二蠻荒界噩界之尊,天噩扎彌。”

老者負手於背後,說出這話的同時,插於黑髮少年右肩的黑鐮居然急速的一轉。

黑髮少年頓時感到身子變輕了許多,他不禁往下看了看,卻發現自己這一低頭就再也擡不起來了,他的眼皮也變得十分沉重,可是卻頑強的不想合攏。

只是這樣的強撐卻沒支撐得了多久,黑髮少年最終還是抵擋不住濃濃的睏意…

在他閉上眼睛之後,一道淡紫色的光影自他的身體裏飄出,這道光影在老者的眼前慢慢的在空中盤旋了一會,而後開始逐漸下降。

老者看着那淡紫的光影離他越來越遠,臉上浮出了一絲帶有諷意的冷漠。

“知道了本座名諱的人,不論是肉身還是靈魂,都妄想從本座這逃走。” 老者看着從黑髮少年殘缺的軀體中飄出來的淡紫色光影離他越來越遠,堆滿皺紋的臉上不禁浮出了一絲譏諷的冷笑,“既然知道了本座的名諱,那麼還會妄想能從本座手裏逃走嗎?”以不屑的語氣說完這句話後,老者僅是微微一擡手,便釋放出去一股無形的力量,將那淡紫光影一下就抓了回來。

『怎,怎麼可能…』黑髮少年的魂體牢牢的被老者給控制住,他不由在心裏發出了難以置信的感嘆,『這人究竟是什麼來頭…居然連我的魂魄都能抓得住?』

少年真是從未有過的驚訝,甚至還感覺到了絲絲恐懼,這是在面對五鬼之怨那樣的對手都沒有出現過的感覺…

死神在死亡後靈魂會被鬼界強制性的召回,而黑髮少年由於和閻羅王有所過節,若其死亡靈魂更是會直接被幽冥殿堂給強召過去。幽冥殿堂的力量黑髮少年是再清楚不過,那是連原始死神都會忌憚的場所,可眼前這個老者,居然可以無視幽冥殿堂對他的強制召回…

這該是何等的強大啊…

“五鬼之怨?”老者控制住黑髮少年的魂體之後,正準備將其化成飛灰之時,卻從其魂體的思想中聽到了一個讓他想要暫緩其性命的名詞。

“小鬼,告訴本座你的名字。”老者用命令般的口吻說道。

雖然黑髮少年好奇老者爲什麼在說出五鬼之怨後突然停下了殺手,不過他可是士可殺不可辱的典型,老者越是用這種語氣對他說話,他越是不會如其所意。

見魂體久久沒有迴應,老者扯起嘴角,輕哼了一聲:“骨頭倒還挺硬。算了,你不說也罷,本座大概也能猜得到一二。”老者說完後,如仙家般的捋了捋他隨風飄揚無拘無束的鬍子,像是進入了思考中。

“小鬼,你可是叫逐魂?”老者想了一會後,表情淡然的說。

逐魂又一次吃驚了,他明明沒有告訴過老者他的名字啊。

可讓逐魂更吃驚的還在後面。老者先是從手中這淡紫色光影的模糊的面部輪廓上朦朧的看出其露出了驚訝神色,他知道自己說對了,於是他的眼裏閃過一絲奸詐的光,而後又得意的繼續說道:“從你手裏拿的傳承武器來看,你的師父應該是雯那傢伙吧。”

老者不再以問句的形式而是直接以肯定的語氣說着。其實他之前看到黑鐮的時候就有這麼這麼想過,不過就算對方是雯的徒弟,阻撓了他他一樣照殺不誤,至於爲什麼現在沒殺他了,這還是因爲…

“逐魂娃娃,本座看在原始死神的面子上,可以放你一馬,不過本座有件事想問你,你得老實回答才行。”老者的心裏已經開始打起了算盤。

逐魂本來想在心裏思考一會的,可他轉念一想這老傢伙可以看穿心思,思考什麼的好像然並卵,於是他便脫口而出道:“問吧。”

“好,”老者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問,“本座問你,你可是曾與五鬼之怨交戰過的人?”

“對。”

“那傢伙人呢?現在在哪?”

“死了。”

“死了?”老者皺起眉頭,臉上滿是困惑,“怎麼死的?被誰殺了?”

“瞧你這樣,很驚訝?”逐魂看見老者居然也會有吃驚的一面後,不禁出言調侃。

老者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於是立馬調整好情緒,正色道:“別扯開話題,我問你他是被誰殺的?”其實老者確實很驚訝,五鬼之怨那是離六魘之影只差最後一步的階段,在天地間已經很難遇到對手了,沒想到這樣厲害的存在都會被殺,他真的需要知道那個殺他的人是誰…如果是那幾個人現世了的話,那他這次出來可就伴有很大的風險了。

“我想想,”逐魂突然有些忘記當時在最後關頭救他一命並且除掉五鬼之怨的人的全名了,“我只記得她好像叫做,什麼靈初?”想來想去,逐魂最後還是隻有想到這兩個字。

“靈初?”老者聽到這名字後,先是在腦海裏搜索了一下有關這兩個字的全部信息,卻毫無線索,“這不可能啊…連五鬼之怨都能殺的人,不可能在六界中沒有名頭啊,”老者幾乎把數十萬年的記憶都尋遍了,卻還是沒能找到和靈初相關的線索。

“小鬼,你把當時的事原原本本的給本座說一遍。”最後,老者覺得還是得從逐魂這找線索,於是他便讓逐魂將當時與五鬼之怨交戰的一切事情都告訴了自己。

在聽完逐魂的講述後,老者這纔有些釋然起來。

『就算是五鬼之怨,也架不住強者們的車輪戰啊…』

在瞭解了事情的始末後,老者纔在心裏放鬆下來『看來那靈初也不是什麼狠角色,只是跟着撿了個功勞罷了。』同時,他也感慨着這一個五鬼之怨的可憐遭遇。

“好了,小鬼,本座想問的已經問完了,”老者感慨完之後,眼睛裏頓時染滿了狡黠,他鬆開逐魂的魂體,任其向下飄去,“按照約定,本座不毀你的魂魄,你去吧。”

ωωω▪тTk ān▪¢ ○

逐魂的魂體被釋放後,幽冥殿堂的力量立馬便將其牽引住。

他頓時明白過來,原來老者心裏打的是這個算盤,看來這老傢伙也是知道自己失去肉身後的下場。憤怒與後悔接踵而至,他不由大聲的朝老者咆哮起來:“老賊!別讓我有機會出來!否則一定將你碎屍萬段!”

可老者卻對他的復仇宣言不理不睬,他在天空劃開了一道裂口,踏了進去。

看見老者居然不理會他,逐魂胸腔的怒火不禁更加旺盛了,可他卻又毫無辦法,只得不甘的咬牙切齒,認命的等待着即將到來的結果。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腦海裏突然出現了一個戴着黑框眼鏡的倔強少女…

“不,不!”他痛苦的叫喊起來,同時使勁全力的想要掙脫幽冥殿堂的力量,可面對那如泰山一樣的厚實的力量,他這微薄的實力根本動搖不了其分毫,“小莎!小莎!!!”在最後一聲絕望的喊叫後,這道淡紫色的光影最終消失在大地上。

等到逐魂的魂體消失後,之前由他所釋放出來的爲戰鬥而用的獨界也都化爲塵煙消散無蹤,而等到這些散去後,那塊區域才重新看到生機。

學生們在籃球場上迎着太陽盡情揮灑着汗水,誰都沒有注意到,巨大的肌肉男雕像頭頂上的那具已成兩半的屍體,只有紫紅色的血液在順着雕像的身軀,不斷的流淌下來…

半個小時前,高材生住所,五樓。

現在的房間裏只有源哥和小莎還有先前在樓下很有禮貌的灰色西服男,王子他們在被源哥給震撼到以後便乘着房間裏的電梯各回房間了,源哥相信他們這次回去一定會好好思考他的話。灰色西服男是王子替小莎找的專業美術人士,此時的他正在給小莎做着一些專業的指導,源哥就躺在一旁的沙發上看着他們,同時享受着房間裏的涼爽。

看着小莎用功作畫的樣子,源哥不禁在心裏笑着『逐魂啊,你可以放心的在那邊打怪升級了,小莎可沒有你想的那麼脆弱啊。』想着想着,源哥不由得又羨慕起逐魂來『哎,看你之前說的嚇人,什麼約定好了一直陪伴,搞得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解釋,只好說你有急事,可她居然毫無怨言。真是的,怎麼你就能找到這麼善解人意的女生呢。』

源哥小小的嫉妒了一下逐魂後,頓覺無聊而拿出手機準備玩一玩時下很火熱的金字塔大逃亡,結果不經意間瞥到了屏幕上顯示的時間『還說很快就回來呢,都十幾分鍾了,盡會吹牛。』吐了一句槽後,源哥便點開了遊戲。

進入界面後,源哥看着一串串的英文,不由得頭有點大。

『開始的英文應該是…Stat吧…』

他邊想邊在界面上找着這樣的單詞,可找來找去也沒有找到『他嗎的怎麼連開始都沒有!』他在心裏憤恨的罵着製作廠家的坑爹,而後瞟到了Start…『呃…這個倒是挺像開始的,雖然就差了一個字母,不妨試試看好了…』

他這樣想着,拿手指朝Start上點去。

一點就有反應,遊戲界面立馬變得藍天白雲,然後一個穿着破爛衣服的小人出現在一條跑道上,他的頭頂還變換着3、2、1。源哥心裏一喜,在1數完之後開始全神貫注的玩起了這個遊戲。

『這遊戲還挺不錯啊。』他邊玩邊想着『只是遊戲廠家英文水平有些低啊,連開始的英文單詞都做錯了,這個待會還是要反應一下的。』他想到這裏,臉上的表情也變成了一副似乎要對廣大玩家負責的堅定。

一局玩完後,源哥看着結束界面上的一千多萬分,心裏不禁自豪起來,他的遊戲天賦果然沒得說啊,哈哈哈。退出遊戲後,他又看了看時間,發現竟然過了十五分鐘,一邊感嘆着“遊戲打發時間果然快啊”又一邊擔心起來,因爲逐魂還沒有回來。

『那小子到底怎麼回事…不會是牛皮吹破了吧…』

源哥微微蹙眉,想要感應一下逐魂現在的位置,可他發現居然無法感應到具體位置,因爲籃球場那塊區域居然被一股無形的氣體給圍住了。

『應該是他用獨界把自己和那怪物與外界隔開了吧…』他想了一會,得到了這個最合理的解釋,可他突然感到心中有一絲絲的不安,而且隨着秒針一步一步的前進,他這股不安居然越來越濃。

於是他決定一直對那邊保持感應,以免錯過什麼。

最終,在秒針又轉了一圈後,源哥終於感應到維持獨界的無形之氣在消散『這應該代表分出勝負了吧…』他這樣想着,卻在獨界完全消散後,還是無法感應到逐魂的具體位置。這下他可再也坐不住了,心中的不安真的化爲現實了嗎…

可他不能裝作很着急的樣子離開,不然的話…

他看向認真作畫的小莎那邊…她一定會分心的…

『還是繼續用哥的神演技好了…』

“啊——啊~~~~~”

突然一陣陣嬌媚的呻.吟聲響徹整個房間,正在專心畫着線條的小莎和在一旁指導着她的灰色西服男不由都嚇了一大跳,待到他們扭頭看去時,才發現原來是源哥在呻.吟。

“…”兩人看着源哥煞白的臉以及無規律扭動的腰肢,有些無語。

“我,我肚子突然好痛,可能是昨天邊吃燒烤邊吃冰淇淋把肚子吃壞了…”源哥看着露出“擔心”表情的兩人,不由得自己都在心裏佩服起自己的演技了,於是他不禁更加賣力的演出了,“啊~~~~啊~~~~~要來了…要來了!!!我要先去上廁所啦!!!!!”

先是一陣驚天的極致嬌吟,而後又是可怕的地獄咆哮,源哥在這一瞬間竟然達到了兩個極端,這是多少人窮盡一生都難以達到的水準啊,如果這一刻即將頒發奧斯卡最佳演技獎,那麼它一定是源哥的!

望着瘋狂扭着臀部的源哥以一種極其怪異的姿勢爬進了電梯後,小莎和灰色西服男終是吞了口口水,後知後覺的打了個寒顫…

“逐魂,我馬上就來,你千萬不要有事啊…”

觀光電梯裏,源哥看着大致是籃球場的方向,不由攢緊了拳頭,眼裏寫滿了擔憂… “隆——”

在遠離喧囂的城市的一處地方,隨着漆黑的雲團卷卷來襲,沉悶的雷鳴響徹了這裏的天空,從雲團中洶涌而出的落雨如同一個巨人拿着裝滿水的盆子在倒着,傾瀉在人的身上,除去水流的巨大沖擊之外,還有着模糊人視線的功能。

風雨交加,電閃雷鳴。

以上兩句成語應該是最能形容出現在的境況的。

然而這樣的惡劣天氣只持續了一會就停下了,如同來時的突然,烏雲團們去的也很突然。可在它們離去之後,太陽也沒有再重新的出現在天上,剛剛那短暫的暴雨頓時就給人一種是天在哭泣的感覺…

“這天氣可真是怪啊…”

在一座巍峨的大山半腰上,一個踩着人字拖的男子正站在山洞的邊緣,探着腦袋朝外看了看,見應該是不會再有暴雨的跡象了後,他不由喃喃出聲。

此時在山洞裏面一點的位置,一個身穿束着長髮的少年正從裏面走出來,他穿着白色的長袍,卻是袒着胸口,露出裏面白皙健壯的肌膚,給其本就英俊瀟灑外觀更添一絲不羈。

少年拿着一把通體呈黑褐色的長劍,那劍身散發出朦朧的光暈,他用一隻手捏着劍柄,另一手則放在光的位置,過了一會,他似是感應到了什麼,便走到洞口的男子身邊說道:“帝哥,東面三十里處有龐大的妖氣正在極速前進。看其軌道方向,應該也是去昭傳沒錯。”

帝閻鳶聽見此話,只對少年留下了一句“走着!”,身影就立馬飛出好遠。

少年將劍縮小收起來後,也緊隨帝閻鳶之後朝目的地趕去。

陰沉的天空之下,三個身形各異的模糊影子正有說有笑的以極快的速度朝一個方向前行着,卻不知他們很快就要面對一個極大的威脅。

“大哥,你說那傢伙放出的情報可靠嗎?”三個影子中,一個看起來塊頭比較大的影子用憨厚的聲音問着位於他們中間的體型均衡的影子,言語中有些不放心。

被稱爲大哥的影子對於大塊頭影子的問題不覺有些可笑,只聽他用帶着些鄙視的語氣說道:“都走了這麼遠了你纔想到這個問題嗎?而且不管情報可不可靠,這次武漢我們也去定了。”

“這又是爲什麼呀?”三個影子之中,另一個身形較瘦小的影子不解的問,從他的聲音聽來,這個影子應該是位女性。而剛剛的那個大塊頭影子因爲被大哥影子給鄙視了一擊,內心有些受挫,所以現在暫時沒有講話。

“你們生的晚,所以不知道武漢的昭傳學院其實對我們妖來說是一塊大寶地,”大哥影子準備給他們講解一下有關昭傳的事情,“那所學校裏有着我們妖界傳說中的懼琊石,懼琊石你們知道,我就不多說了。自六魘之書在昭傳的消息被放出後,不知道有多少妖怪已經動身前去昭傳了,但他們都是衝着六魘之書去的,並不知道懼琊石也在那裏,而且還有四塊。”

頓了一會,大哥影子又繼續說道:“所以即使那傢伙放出的情報錯誤,我們也只賺不虧。”

“四塊懼琊石啊…”瘦小影子和大塊頭影子聽見昭傳裏有四塊懼琊石後,不禁都露出了癡癡的神情。他們深知懼琊石在妖界來說是多麼稀有的物品,據說只要拿一塊懼琊石修煉一天,就可以提升一千年的修爲,眼下得知那昭傳里居然有四塊,他們露出這種表情也是很合理的。

“那大哥爲什麼不早點帶我們去呢?”瘦小影子緩過神後,想到這裏,又有點疑惑的發問。大塊頭影子聽見瘦小影子如此問去,也同樣用疑問的眼神向大哥影子看去。

大哥影子嘆了口氣,道:“所以說你們還是見識太少了。你們以爲是大哥不想早點帶你們去嗎?你們可知有誰在那昭傳裏守護?”

瘦小影子和大塊頭影子對視了一眼,都紛紛搖着頭表示不知道。

“原始死神。”大哥影子用略誇張的語氣替他們揭曉了答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