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個華新已經讓她焦頭爛額,對付不了了。

如果再被另外兩個人給發現了,以剛才兩人那說話的尿性,怕是今天不在衛生間裡面同她發生關係,是不會放過她的,這讓她不由很是後悔為什麼要去酒吧。

她旋即就隨著華新抱著她的大腿夾在了華新的腰上,雙腿緊緊得夾著華新的腰部,而華新就這樣抱著她懸空著,避免被人從下面的縫隙看見兩個人的腳。

「啪。」

華新就這樣抱著周雯,一屁股坐在了馬桶蓋子上。

同時,把周雯婚紗那大大的裙擺給撩了起來,避免被人給看見。

周雯無奈,讓她鬆口氣的是,華新終於鬆開了她的紅唇。

但是,她卻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凶口頂在了華新的凶口上。

而且,她的雙腿就這麼夾在華新的腰部上,兩人身體就緊緊的挨著了。周雯能清晰的感覺到華新頓時就有了正常的舉動,感受的異常的清晰。

「你……」

周雯感受著華新的舉動,怒視著華新。

「雯雯拉。」

「你可別說話。」

華新聚音成豎的說道:「我可是個正常的男人,有正常的反應,那是必然的。」

「你讓我不說話,你為什麼還說話,你故意吸引他們過來!」周雯聞言,怒道。

「我說的話,就你一個人能聽見,你說得話,他們全部都能聽見,你可得小聲點。」華新告誡道。

「呸。」

「鬼信。」

「你套路我!」

周雯立刻認為華新故意讓他們發現自己兩人,一臉的鐵青之色。

「啪。」

「我的雯雯小姐,我什麼時候套路過你了!」

「算了,說了你也不信。」

華新連忙用最原始的方法,嘴巴吻了上去,就堵住了周雯的嘴巴。

「嗯嗯。」

「嗯嗯。」

周雯的嘴巴被華新給堵住了,一想到華新套路她,不由掙扎了起來。

「好好。」

「即使我套路你。」

「那你想被一個人套路,還是想要被三個人套路啊。」

「以剛才那兩人說話的尿性,你覺得他們發現你和我這樣,他們會怎麼想,一定認為你和我在偷`情,在papapa,他們也要,你怎麼辦?」華新連忙說道。

「……」

周雯聞言,掙扎的舉動頓時嘎然而止。

即使被華新再搞一次,她也不願意被人再發現她的錯誤從而要挾她,那她這輩子就完蛋了,這一點利害關係周雯一瞬間便想明白了過來。

「這就乖了!」

華新見周雯不再掙扎,也不再堵住周雯的嘴巴。

「嗚嗚,嗚嗚。」

周雯咬著自己的紅唇,把頭埋進華新的肩膀,嬌軀因為委屈而顫抖著。

「哈哈。」

「哈哈。」

「我們聽見你們的聲音了。」

「你們還是出來吧。」

「要是不想被我們兩個人說出去,那就出來陪我們兄弟伙一次,我們兄弟伙就當什麼也沒看見過。」兩人同時來到了華新和周雯兩人所在的隔間外面,威脅的說道。

華新抱著周雯沒有說話,周雯聞言,心裡既慌亂又委屈。

一顆心沉入了谷底,完了,完了。

腦子裡面瞬間就想到如果不答應兩人,兩人就會說出去。

如果答應兩人,自己……

「放心。」

「一切有我呢。」

華新抱著周雯安慰的道。

一夜夫妻百日恩嘛,我豈會讓這兩個混蛋糟蹋你呢。」

司禮監 「你們不出來是吧?」

「別以為下面只能看見一個人的腳,我們就不知道你們在裡面偷`情,我們剛才可是清清楚楚的聽見了高跟鞋叮咚叮咚的聲音,還有女人說話的聲音。」

(本章完) 「咔嚓!」

「咔嚓!」

這個時候,衛生間隔間下面的巨大空隙處驟然探進來了兩隻手,手上各自抓著一個手機,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以及閃光燈閃爍的亮光。

「哈哈。」

「哈哈。」

「你們以為你們不出來,我們就沒有辦法了么?」

「就讓我們看看你們是誰,看你們出來不出來,不出來,我們就把照片發到婚禮現場那巨大的LED數字屏幕上,讓你們兩人好好的大大的露一次臉。」兩人奸笑著,就準備收回手之時。

「嗚嗚。」

「嗚嗚。」

周雯聞言,嬌軀顫抖著。

她眼中充滿了恨意,驟然張嘴咬住了華新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

華新感覺肩膀一疼,撇了一眼周雯。

「啪啪!」

華新驟然伸出兩腳,就踩到了兩人抓著手機的手上。

「咔嚓。」

「咔嚓。」

兩人的手機屏幕直接被華新給碾碎,雙手也被華新踩在了地上,根本抽不回去。

「啊……」

兩人頓時慘叫一聲。

「槽。」

「尼瑪的,快鬆開勞資。」

「勞資特么跟你們沒完。」

「勞資一定要讓你們兩人成為今天最大的笑柄!」

……

兩人慘叫聲,一臉猙獰扭曲,同時出聲威脅道。

「好了。」

「好了。」

「你快鬆開我吧。」

華新沖著周雯小聲的說道,拍了拍她的翹`臀。

「讓我解決掉這兩個混蛋,不然傳出去可不好。我倒是沒什麼,孤家寡人一個,可你不行啊。」華新沖著周雯說道,她這才扭頭看了一眼被華新踩在腳下的兩隻手。

「小心點。」

「裙擺還是撩起來,別被兩人給看見了。」

華新提醒著周雯。

「哦哦。」

周雯無奈,只得把自己的水晶點綴的高跟鞋給脫了下來,放在了水箱上,然後把自己的裙擺全部給撩了起來,露出自己那修長的大白腿,這樣兩人即使看見一點,也不能從這猜出她的身份。

「嗯。」

「這樣不錯。」

華新的眼神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周雯修長的大白腿上。

雖然已經有過一次炮火轟轟的經歷,但此刻還是眼睛發熱。

周雯白了華新一眼,這才從華新身上起來,退到了一邊。

「砰!」

華新頓時就鬆開了雙腳,同時一腳就踹在了衛生間的門上。

「砰砰!」

旋即,兩聲沉悶的聲響傳來。

「啊啊!」

緊接著,便是兩人被大力撞過來的隔間門給拍打的一陣慘叫。

兩人被隔間門給拍了個人仰馬翻,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摔了個四仰八叉。

「啪!」

華新瞬間就衝出了隔間,根本就不給兩人看見裡面的機會,就把隔間門給關上了。

「咔嚓!」

周雯第一時間就把隔間門給插上了,這才覺得安全了那麼一點點。

「啊。」

「我的手。」

兩人在衛生間裡面四仰八叉著,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雖然教堂裡面衛生間地板比較乾淨,卻還是讓兩人乾淨整潔名貴的范思哲阿尼瑪西裝上沾染了水漬和泥土。尤其是兩人握著手機的手,被華新踩的一陣紅腫,手機屏幕碎片扎進了兩人的手掌之中,鮮血也流了出來。

「啪啪!」

華新沖了出來之後,甩手就是兩個大耳巴子抽在了兩人的臉上。

「槽。」

「尼瑪比的,你知道勞資是誰呢?敢打勞資,勞資毀了你!」

「我爸是曹剛!是……」

「啪。」

「勞資管你爸是誰?」

華新甩手就給了那人一個大耳把子。

「你找死!」

另外一人大怒。

「啪!」

換來的又是一個大耳把子抽了過去。

「你……」

「打我,勞資跟你沒完。」

「切,你爸又是誰啊?」

華新白了對方一眼,又是一個耳巴子抽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