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定的!

能夠當閻王的,沒有一個不是孬種,楊雲自命不凡,但他知道,這個閻王爺哥哥呀,比他還要厲害!

“那是自然,你就沒發現哥哥一點也不慌張?”

楊雲更加來興趣了。

“說說,快說說。”

平等王摸了一把長長的鬍子,臉上也洋溢起笑容來。

“你就沒發現,姜超的肉身沒了麼?試問他一個沒有肉身的人,能掀得起多大的浪來?”

衆所周知,姜超體內有亡靈罡煞,這也是唯一令平等王忌憚的東西。

如今他的肉身不見了,區區一個命魂,幾個陰差都扛不住。

有什麼值得害怕的呢?

“那陣陰風是哥哥颳去的!?哈哈哈!厲害,果然厲害!兄弟真的服了!”

平等王搖了搖頭。

“我起初還沒想到這一招,是他肉身消失後我纔想到的,但這陰風還真不是哥哥安排的。”

“這樣也好,我若是在地獄內颳風,都能被查到的,這樣一來,是他自己時運不濟,和我們任何人都無關。”

楊雲聽聞後也是哈哈大笑。

“對!這就是他的命數!他該死!哈哈哈哈哈!”

刀山地獄內。

陰差們各自幹起了自己的工作,誰也沒有再議論剛纔的事情,一直到現在,他們也是心有餘悸。

得罪了姜超,就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淒涼。

雖然姜超自己也身受重傷,但不可改變的是,那陰差死了。

死的不能再死。

八千里路雲和月 “沒事吧?”鍾馗無奈地問道。

當然無奈啦,他一輩子也沒交過幾個朋友,姜超絕對算一個,但姜超這小脾氣,從來沒讓過誰,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吃了不少苦。

“死不了,快送我回去,我要臨凡。”

雖然吞了一個陰差,但這傷勢實在嚴重,若不是鍾馗及時趕到,此時的姜超已經徹底消失於天地之間了。

現在他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緊讓袁曉貝吃了男鬼淚,這樣他才能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還臨凡呢?先去總判殿覆命吧,宮判該着急了。”

姜超沒有說話,自己現在走也不能走,跑也跑不動,只能聽鍾馗安排。

總判殿內。

宮三元高高在上地坐在案桌上。

“肉身呢?”宮三元問道。

姜超搖了搖頭。

“沒了,找不到了。”

肖洪也在場,他看到姜超那狼狽模樣,需要鍾馗扶着才能站立,心裏真是疼的無以復加。

“通過這次事情,明白了什麼?”宮三元問道。

姜超艱難地擡起了頭。

“你個老東西坑我。”

明明能跟着一塊去,非要把我置於險地,這不是坑人是什麼呢?

宮三元冷哼一聲道:“本事不大,脾氣不小,你知道你這段時間惹了多少人麼?傷害了多少人的利益麼?”

“還不知收斂,還不知悔改,不讓你吃點苦頭,你真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能不知道嗎?

姜超什麼都知道,論智慧,姜超不比任何人差,論手段,他能把輕塵公司運營的有模有樣,也不比誰軟。

可自己實在控制不住,臣妾做不到啊!

姜超當然清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不論是誰都會死追到底的好嗎?

武則天那種人,放着不管嗎?楊雲那種人,放着不鬥嗎?

不可能的。

鬥不過也要鬥!

所以呀,這種人死得快。

“說完了嗎?”姜超問道。

宮三元橫眉冷對道:“道理你自己都知道,回去自己悟,以後做事該不該這麼強硬。”

姜超低頭嘆了口氣。

“回不去了……”

肉身都沒了,回去當鬼啊?

“砰”的一聲,一具死屍落在了姜超面前。

姜超定睛一看。

我擦。

這不是我嗎?!

他驚愕地看着宮三元。

宮三元則是輕飄飄道:“怎麼?不這麼做的話,你感覺你和鍾馗出得來麼?”

就是,平等王正是因爲姜超的肉身沒了才放他們走的。

萌妻難逑:三生有幸寵到你 不然的話,恐怕他還真就聽了楊雲的話,連着鍾馗一起把他們整死在地獄裏了。

把鍾馗殺了,根本不用擔心會有什麼後果,當時姜超已經被判定成私闖地獄的人,還毆打的陰神。

鍾馗若要保他,肯定是同罪處理的。

至於轉輪王要怎麼幫鍾馗復仇,那就是後話了,平等王也不見得會害怕,畢竟一個神的隕落,是需要一個漫長的歲月的。

所以平等王落在轉輪王手上的機率也不大,沒啥可怕的。

“謝謝。”

姜超躺在了自己的肉身上,雙眼瞬間就睜開了。

“噗!咳咳咳……”

姜超的雙眼,雙耳,鼻孔,嘴巴全都嗆出了絲絲鮮血。

魂魄受損,回到肉身上就沒事了?

不可能的。

這個傷害,需要經過時間才能撫平。

“董事長!”

親愛的,來日方長 肖洪再也忍不住了,衝上前去把姜超扶了起來。

“死不了,送我臨凡。”

肖洪看向宮三元,宮三元也嘆了口氣,揮了揮手。

於是,肖洪便揹着姜超離開了總判殿。

肖洪沒有直接去黃泉路,而是先去了秦越醫館。

“大夫!大夫!救命啊!有沒有人啊!”

[本章完] 肖洪神色緊張道“扁鵲是誰?!以前什麼單位的?厲害嗎?!”

萬一是什麼牛逼人物他爹,又或者是什麼牛逼人物的老丈人。

那今天自己豈不是得罪人了?

醫妃有毒:狂妃要逆天 姜超想是看傻子似的看着肖洪,看了兩秒後,便繼續上路了。

肖洪追上去道“董事長,董事長,你說說,說說呢,我該怎麼補償他呀?”

“他不收你的錢,你就想辦法弄點病人去他那裏看病,這不就行了?”

肖洪一拍大腿道“對呀!還是董事長有辦法!以後但凡是落在我手上的亡魂,審問之前先打個半死!”

“然後送到扁鵲那裏,讓亡魂們自費治療,然後再接着判,哈哈哈哈,我真是太聰明瞭!”

如果是正常程序的話,但凡分到肖洪手裏的亡魂,基本是被查察司判定爲惡人了。

送到肖洪那裏後,肖洪再決定將亡魂判入哪個地獄,是根本不會用刑的。

就算用了,亡魂們拖着受傷的陰身,去地獄服刑後,承受不住,死了。

陰差們又會幫他們重聚陰身。

所以有病也不會治,因爲可以復活呀。

姜超也覺得這個辦法可行。

他不擔心那些亡魂剛死,沒錢用。

雖然現在信這個的越來越少了,或許再過個幾十年,掃墓的人都會變少。

但亡魂來到地府後,就算凡間的親人燒再多的東西,他們也是收不到的。

因爲只有被判入鬼道的人,成爲一名合格的鬼之後,才能去“供養閣”拿那些金銀元寶使用。

這裏也有一個匯率的,由各大錢莊把控,並不是說你在凡間給你家祖宗燒一個億,你祖宗就成富翁了。

那地府不得通貨膨脹啦?

亡魂來到地府後,身無長物,兩袖清風,在這裏所需要花費的一切,都可以和錢莊借。

不還,也沒事。

如果是投入人道的話,有些人命比較苦,比較倒黴,做啥啥不順。

這種情況就是借的債沒還。

壽生債。

大家若是在凡間,聽哪個和尚或者哪個道士說可以通過法事,幫助你還債的話。

請必須保持一顆清醒的頭腦。

這個時候你只需要回覆他們一句你能保證我在兩個月內起運嗎?

如果能,甭管做法事多少錢,有條件就做,因爲你絕對不會虧。

如果不能,甭搭理就是了。

扯遠了,言歸正傳。

肖洪揹着姜超飛過了黃泉路,將其安全送到了冥途入口。

他不能再送了,再送的話,自己就違反規定了。

“董事長,你怎麼就不願留下來養好傷再臨凡呢?地府給我配的那個宅子可寬敞了。”

姜超沒好氣道“那是給活人住的房子麼?你要的話我讓三眼給你燒個十套八套的。”

“行了,不要多囉嗦了,在地府一定要履行自己的義務,聽從老董事長的指示,知道了嗎?”

肖洪點頭道“放心吧董事長!”

凡間。

此時已經是半夜兩點了,袁曉貝窩在姜超的辦公椅上。

姜超拿出男鬼淚握在手中。

總算是拿到了,一切的真相,即將揭曉。

“曉貝,醒醒。”姜超輕輕推了推袁曉貝的身子。

袁曉貝也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

“把這個吃了,傷就好了。”

姜超把男鬼淚塞進了袁曉貝口中,袁曉貝知道姜超不會害自己,也很配合。

男鬼淚入了袁曉貝嘴裏一下子就融化了,那些絲絲清涼的液體還帶着一股滋養似的氣息。

袁曉貝閉上眼調整起自己的氣息來,姜超則是坐在了辦公椅上,把她放在了自己腿上。

很快,悄無聲息間,袁曉貝化成了人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