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座不知名山上,黑風寨!

獨眼老大找來了周曉玲的畫像,帶給老四指認,結果老四想都沒想,一下就認了出來。畫中的人,正是那天被鎧甲人救走的少女。

此次從家主那邊帶來的,不僅僅是畫像。為了協助獨眼老大的調查,還加派了一個高手前來助陣。

得到了老四的肯定,獨眼老大便不再耽擱,立即召集人手準備調查。

周曉玲沒死,但是瀾城周家也一直沒有找到她的蹤跡,獨眼老大斷定那個鎧甲人和周曉玲應該都受了傷,不便行動,躲在一個偏僻的角落療傷。

黑風寨對於周邊很大一片的地形相當熟悉,在這方面城內的勢力是沒辦法和黑風寨比的。強盜們長期出入此地,哪裡有什麼東西一清二楚,搜查起來會快很多!

把手下人一一調集起來,這時的獨眼老大除了要尋找鎧甲人的信息之外,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對於這個新來的老七,獨眼老大一直很是懷疑,遲不來早不來,偏偏在老三出事兒的時候上了山,要是不引起注意才怪呢!

不僅是獨眼老大有疑慮,老二也多次和自己提起過要想辦法試探老七,萬一寨子裡面混進來其它勢力的人,以後行動會受到很大的影響,甚至有被消滅的危險!

所以,這次獨眼老大一定要把這個定時炸彈給排除掉。要是老七沒有什麼問題自然好,以後還是兄弟,該幹嘛幹嘛,說不準趁現在這個缺人的時刻還能重用一下;如果是外面派進來的細作,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之前已經做掉了幾個混進來的小弟,修鍊者這個層次混進來的還是頭一次。雖然幹掉了有點可惜,但是作為一個燒殺搶掠的強盜團伙,殺人絕不會手軟!

坐在首位,看著腳下的一眾小弟,獨眼老大震聲道:「小的們!想必這次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有人殺了我黑風寨三十多號人,這個仇,不能不報!」

眾小弟們一聽,開始了交頭接耳。一方面那次死了的人是幾年的弟兄了,強盜們是一股熱血群體,沒有親情也有感情,突然一下就沒了,剩下的人都想殺了這個人為兄弟們報仇;另一方面,從森林中傳來的消息令眾人敢怒不敢言,那種**,就算想報仇,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沒有那個實力,不然就是送菜!

聽著小弟們的私語,獨眼老大一聲大喝:「吵什麼吵!都安靜!」

場面瞬間就安靜下來,獨眼老大的話他們可是不敢不聽,那份實力沒辦法不讓人信服。

「根據情報,那個鎧甲人當時因為兄弟們的激烈反抗,受了重傷,正在周邊一處偏僻的地方治療!目前的戰鬥力,也就比普通人稍微強那麼一點點!這次召集大家來,就是要去捉拿此人,只要抓到他,不論死活,賞銀一百!」獨眼老大慷慨激昂,下面的氣氛一下子就被點燃!

不得不說,這個獨眼老大真是個人才,雖然有一些基礎信息,但是經過他添油加醋的描述后,枯燥的東西整個就變了味道,讓人聽了血脈噴張!一眾小弟們都沒有懷疑過獨眼老大信息的準確性,不然之前的行動不會如此順利,於是紛紛歡呼雀躍,摩拳擦掌的想要大展身手!

此時,卻聽獨眼老大話鋒一轉:「但是,我懷疑這次的事情是有我們內部的人,泄露了行動機密,導致如此慘重的損失!」

不是吧,有人告密?是誰有這麼大膽子敢在黑風寨裡面放肆,之前可是殺了好幾個細作了,不想活了嗎?小弟們心中猜測,這個告密的人是誰?

「黑風寨多次行動都沒有問題,只有這次,突然就出現了這麼大的事故,大家難道沒有懷疑到底是誰?」獨眼老大表情嚴肅的說道。

聽到老大如此說,老二基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這是想讓下面的人自己說出來。如果老大直接挑明了,可能很多人都不願意相信!於是帶頭道:「這段時間,好像沒有來多少人吧。」

小弟們一聽,傻子都知道說的是誰了,一小弟弱弱的道:「不會是七哥吧,七哥人很好的!」

老七這兩天可是下了大功夫,短時間內拉攏了很大一批人,下面的很多小弟們都覺得七哥是個重情重義,為兄弟們著想的好領導!

「說不準誒,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之前和我們又不認識,萬一是哪裡來的姦細,誰知道啊?」另一個和老七關係一般的小弟說道。 這青年一揮手,就有一道青色的繩鎖捲來,飄飄蕩蕩,看起來毫不着力,然而一到劉封身邊,竟然自動捲曲,把劉封捲住拉到了白雲之上。

這個青年揮手之時,身體周圍出現了明顯的氣流波動,這是“氣”運轉的現象,劉封立時確定,這個青年也是一個煉氣師。

屏蔽了自己的氣息,劉封故作驚慌的落在白雲之上。

“不要哭鬧,不要大喊大叫,否則剛纔那人就是榜樣,否則我把你們一個個扔下去餵了妖獸。”青年面上顯露出冷漠的神情:“你們是我煉仙宗的礦奴,礦奴就要有做礦奴的自覺,竟然想着逃跑,就該成爲妖獸的食物。”

這個青年竟然是煉仙宗的人,劉封背後脊椎立時升起了一股涼氣。

白雲上面積不大,六人擠成一在一起,就沒有活動的空間了,看到劉封上來,幾人都是全身發抖,眼神驚恐渙散,無助而又無奈的看着他。

“丟下去了,統統都丟下去了,全部餵了惡獸。”其中一人,口中喃喃低語,幾不可聞,但是劉封耳力極好,聽得一清二楚,聯想到開始聽見的落水聲,明白了他心中的恐懼和慌亂來源。

“難道煉仙宗竟然都是這種無情無義,冷血兇殘的人?”無暇去感受腳下這一片類似與白雲的東西的神奇,劉封擡頭看着青年的背影,心中怒火焚燒。

青年感覺敏銳,回頭看着他,冷笑道:“怎麼?看不慣,想和我動手?”

“爲什麼要這樣做?”劉封不懼,凌然問道。

“吵吵鬧鬧的,煩人得很。再說了,那幾人身體靡弱,被死氣侵入了身體,即便活下來,也做不了工了,遲早要死,還不如早死,把兇噼餵養好了,也是一樁功勞。”青年搖頭晃腦,語氣不屑:“讓你們這些礦奴上我的次藤雲,這是你們的福氣。”

“你再出聲,他真會把我們丟下去。”劉封還欲說話,另外兩人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別再出聲。

劉封輕哼了一聲,板着臉不再說話。

“性子倒是挺犇。”青年笑道:“你這樣的礦奴,我袁升見得多了,不過再犇又能如何,總歸是低賤的礦奴罷了。”

原來這個人叫袁升,劉封不理他,仔細往下望去,他眼睛尖,一下就看見了前方有一個駝背身影,正在一點點的往這邊移動,正是劉老頭也進入了死氣區,想要從此地離開。

“劉老!”劉封高聲叫道:“快,帶上他!”

袁升也看到了地面上的劉老,不過他並沒有停下的意思,冷聲道:“次藤雲太小了,帶不了這麼多人。”

“我下去,換他上來。”劉封想也不想,朝着地面的劉數連連揮手,劉老頭擡頭,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又老又病,垃圾一個,死了更好!”袁升繼續前進,完全不管劉封和地上的劉老頭。

劉封怒吼道:“那可是一條人命,你難道希望他在死氣區中被惡獸吃掉?”

“再吵一句,你也給我下去!”袁升冷哼,表情猙獰。

“好,我下去。”劉封回頭看着另外幾人對自己祈求的眼神,知道此刻不是發怒的時候,強行忍住了爆發邊緣了一口惡氣。

“下去了,就別再上來,到時候求我都沒用。”袁升一臉傲慢,緩緩減低白雲高度,待離地幾米高時,劉封一躍而下,落在了劉老頭前面,袁升駕着次騰雲,也未停留,直接就飛走了。

死氣區太危險,每多呆一刻就多一分危險,不用劉老頭問話,劉封直接拉住了劉老頭就往回頭,邊走邊解釋着具體的情況。

聽到劉封說完,劉老頭卻並不是很吃驚,只是略微的變了變臉色,便隨着劉封一起返回。

這個時候,劉封纔開始想起袁升腳下那如白雲一樣會飛的神奇東西,要是有了這個次藤雲,離開死氣區也就不成問題了。

走了不遠,只見前面白雲飄過,袁升又回來了。

不過這一次,白雲上只有他一個人,他臉色鐵青,看着劉封目露兇光,一身煞氣。

“劉老,你先回去礦區等我。”劉封輕輕的推開劉老頭,原地站立,嚴陣以待,等待袁升到來。

劉老頭若有所思,輕聲說道:“你要小心!”轉身快步離去。

“小子,要不是我多心眼問了一句,就要讓你從眼皮底下走脫了。好,很好你也是很自覺,知道自己要死了,不拖累他人。”次騰雲緩緩降落,袁升從上面跳下,雙手連續幾折,把次騰雲折成了一個小片,如同一張符紙狀,小心翼翼的放入懷中。

“誰生誰死,也還不一定。”劉封淡然一笑,狼刀在手,身體突然前衝,先下手爲強。

袁升的身體輕飄飄的往後移開,瞬間就到了三米之外,和劉封拉開一段距離,隨後青色的繩索出現在手上。

“我很意外你是怎麼殺死陳大牛?不過無所謂了,反正我會殺了你,爲他陪葬!”袁升的語氣不屑,他的身體一動未動,手中的青色繩索,卻突然間動了。

青色繩鎖抖動,化作了一道直線,如同長槍一樣,快捷迅猛的直往劉封刺了過來。

劉封狼刀砍在繩索之上,繩索突然軟化,豪不受力,下一個瞬間,又如同活了一般,化作了一條長蛇,盤旋而上。

不變則以,一變萬變,這根繩索如同活了一般,從四面八方纏繞過來,阻擋了劉封的一切退路,要把劉封捲入其中。

袁升的身體,就在這時候出現在劉封的身前,他一手抖動繩索,一手在繩索之中探出,似慢實快,手掌突然就出現在了劉封的胸口。

他手掌下氣流波動突然產生,一抹光亮在手心出現,以手心爲中心,鍊師元氣波動,破掌而出,在空中形成了一個渾圓,這渾圓似有似乎,分成了三段,有着不同色澤,閃耀流轉,以鍊師元氣環爲中心,氣息聚集其中,如同化作實際一般,隱隱透着一股強大的力量蘊含其中。

“這是三氣環!”劉封大吃一驚,驚問道。

“眼光不錯,正是三氣環。”袁升冷然一笑,手掌五指一抓,以三氣環爲中心,空氣猛烈的炸了開來,強勁的元氣衝擊,往劉封的胸口撞了過去。

煉氣師到了學者高階,生三念之力,爲精之力,念之力,氣之力,再進一步,便是三念成環,成一個圓滿,就是三氣環,又名三念環,是學者高階到行者初階的標記性轉變,二者是一個大的跨度,門檻,擁有了三氣環的煉氣師,個方位的能力都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學者巔峯,身體調動的“氣”形成的力量,最高也就三牛之力,這還是最優秀的煉氣師才具備,一般的也有一牛左右的力量。

但是擁有了三氣環之後,舉手投足之間,最差的級別也能爆發出三牛之力,根本不是學者所能抵抗的。

這道元氣衝擊爆發出來的力量,足足有三牛之力,劉封根本不可能抵抗。而青色繩索纏繞四周,封住所有退路,直接斷去了劉封躲避的可能,袁升這一出手,就是雷霆萬鈞,想要把劉封一舉擊斃。

元氣衝擊尚未及身,劉封就感覺這道氣流似乎要鑽入到身體之中,奪走自己的生命。

劉封大喝一聲,狼刀脫手,用盡全力往袁升甩了過去,身體更是不退反進,全身氣流包裹,直接朝着那道元氣衝擊撞了過去。

袁升伸手,輕指一彈,把狼刀彈了出去,他見劉封行爲,眼神也閃過一絲疑惑的光芒,隨即有露出了陰森的笑意。

三牛之力的元氣衝擊,足以擊穿巨石,又何況劉封血肉之軀?袁升幾乎可以預見,劉封被這元氣衝擊的力量一下擊穿身體的情景。

然而元氣衝擊撞擊在劉封身上——應該說是劉封撞擊在那道元氣衝擊之上,雖然劉封衣裳立時破裂,胸口血水飛濺而出,但卻沒能穿透劉封的身體。

元氣衝擊和劉封的身體碰撞,劉封胸口似乎產生了一陣奇異的氣流波動,然後元氣衝擊的力量瞬間就弱了下去。

這是“破氣決”運轉起到了奇效,破除外界氣流。元氣衝擊也是一種氣流,雖然強烈到足有三牛之力,但是大半都被“破氣決”破除、分解,只有小部分撞擊到了劉封的身上,不過就是這一小部分,也足夠讓劉封吃一壺了,他胸前頓時鮮血淋漓,受了不輕的傷。

“吼!”巨吼從口中爆發而出,被一下擊傷,劉封卻有如神助,力量陡然提升了一個臺階,身體如同離弦的箭一樣,直接衝入了袁升懷中。

袁升抖動繩索,封鎖前面的空間,身形快速後退。

這繩索十分神奇,竟然會隨着劉封的改變自動變向,調整着方位纏繞而上,始終把劉封圍困其中。 請大家支持本書,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華麗麗的分割線——————————

「老七,你可有話說?」老二看下面有人起了頭,趕緊煽風點火道。

所有人的眼神瞬時都朝老七看過來,老七心中一驚,但還是強作鎮定道:「哼,說得好聽。怕是二哥心中有鬼吧!」

「嘿?我有鬼?我有個什麼鬼啊我?」老二一聽,連忙反駁道。

「據我所知,二哥一直和三哥不和,明爭暗鬥都不是什麼秘密了,這事兒下面哪個兄弟不知道?」老七一看老二上鉤了,不急不慢的道,「只是二哥實力不如三哥,所以一直拿三哥沒辦法。這次正好有個機會,就勾結外人暗中殺了三哥!為了避免查到自己頭上,所以殺了所有的知情者,只有四哥僥倖保住了性命!難道我說的不對?」

老七說的振振有詞,一時間倒是把周圍人都給鎮住了,因為老七說的這些事兒,都是事實存在的!老二想弄死老三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這次要是暗下黑手,完全有可能幹掉老三一系的人馬,一家獨大!

老二一看情形不對,急得大叫:「你tm瞎說啥?小癟犢子你不要血口噴人!」

不僅僅是周圍人,連獨眼老大這次都有點懷疑了!兩人的爭鬥自己一直看在眼裡,也採取了一些方式來平衡兩方的實力。但是這幫人畢竟是強盜,只要對自己有利的事情,即便殺再多的人也在所不惜!之前只是自己身在局中,潛意識的把老二排除掉了!

於是獨眼老大緩緩看向了老二,身上殺意頓起!感覺到老大身上傳來的殺意,老二驚出一身冷汗!不甘道:「大哥!這真不是我做的!我前段時間一直提醒大哥要小心老七,他才是最有可能的叛徒!」

「這不是正好說明,你想要掩蓋事實,才把矛頭轉移到別人身上?」獨眼老大眯著眼,說話絲毫不帶感情!

老七一聽,鬆了一口氣!只要獨眼老大懷疑老二,那麼自己就可以擺脫這次困境!

「大哥!我跟了你這麼久,何時有過異心?要是真想做掉老三,機會多的去了,何必等到現在!」老二嘶聲力竭的解釋,心中有些失落!雖然自己心眼有點小,經常和老三爭鬥是真的,但是從來沒有真正起過殺心!現在老大竟然因為這件事情懷疑到自己身上,老二心一下子就涼了半截!

「哦?是嗎?」獨眼老大一邊往前走,一邊拔出了身上的佩劍,一劍刺了過來!

老二一看,老大連劍都拔了出來,自己再抵抗也沒有用了!自己這丁點兒實力,給老大塞牙縫都不夠的!

此時的老二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這麼忠心耿耿,老大還要懷疑自己?難道就因為自己和老三有點矛盾,所以就想把責任推到自己身上?

緩緩閉上眼睛,老二心中帶著不甘與無奈,要是這次難逃一死,就算在地下也絕對不會放過老七這個陷害自己的人!

「唰!」利劍鋒尖,一下刺在了肩膀上!

「啊!」慘叫聲在廳中蔓延開來!

本來已經打算迎接死亡的到來,但是老七卻是突然聽到身旁一聲大叫,又摸了摸自己身上,自己沒事?那老大傷的是哪一個?

一回頭,只見老七捂著傷口,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獨眼老大!

周圍的眾小弟也被老大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呆了,直愣愣地看著場中幾人!

老七護著傷口,心中大駭!老大是什麼時候看出自己有問題的?這段時間老七不僅感覺沒有漏出什麼馬腳,反而收攏了很多小弟,理論上來說不不應該懷疑自己!

但是這次真的很不幸,點兒太背了!老七是其他勢力派來的沒錯,但是壓根兒不認識什麼鎧甲人!當時看到老三一夥被殺得血流成河,自己都被震驚了老半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