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旦被英倫大學開除,並且全球通報,別說京都大學了,就連普通的小學他都進不去任職,甚至幼兒園都不會要他。

他這輩子就再也當不了老師了!

賽琳娜校長冷冷開口:「保安呢?叫保安!把他拖出去!」

保安很快出現,強行把瘋狂崩潰的歐陽墨拖了出去,直接連人帶東西丟出了學校。

可想而知,歐陽墨這一次離開校門,就不會再有進來的資格。

歐陽墨的導師也第一時間得知了這件事。

在聽說三道例題都是歐陽墨從自己學生那裡抄襲來的之後,後悔地猛錘自己的胸口。

他這看人的眼光,差到簡直沒譜了!

之前在歐陽墨身上花的時間,就跟餵了狗一樣難受。

學校很快對這件事進行了全球通報。

而這邊的答辯也接近了尾聲。

慕夏攔住賽琳娜副校長,懇求道:「賽琳娜老師,歐陽墨雖然可惡,但他帶過來的那些學生卻是無辜的,能不能請您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牽連這一趟京都大學來考試的學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一片碧藍的空間之中,千仞雪喘著粗氣看着對面站立的「波塞西」,她的身上已經多出了很多看起來就相當嚴重的傷勢。

不過在生死符外加上她本身的自愈能力的加持下,她倒是沒有顯露出頹態!

正如同陸梟所想像的那般,千仞雪在面對第一關的時候表現的相當的輕鬆愜意,畢竟過於蠻橫的對手根本觸碰不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二零三章聯手!直面海神幻影!(3/5) 最後一句話,倒是說到了點子上,也徹底打消了傅清寧心裡的疑雲。

傅清寧雖然備受爺爺寵愛,但是,老頭子卻從未想過把傅氏集團交到她的手上。

他寧願把那個私生子找回來,也沒想過要把傅氏集團,交到他最寵愛的孫女手裡。

而傅家最值錢的,就是蒸蒸日上的傅氏集團!

而霍家,傅清寧也是去過一次的。

霍家跟傅家,比起根基和家業,不相上下!

霍錚是家裡唯一的兒子,將來也是要接受霍家的,實在沒有必要為了傅家,而刻意去接近傅清寧!

她一直都沒有想好去哪裡,車子在路上轉悠了好久,最終,卻還是回了霍錚的家。

霍錚在桐城,一直獨自一人住在一個二三百平的酒店是公寓里。

兩人回去的時候,已經夜深了。

英式管家站在門口:「霍先生,傅小姐,你們回來了,需要準備一些宵夜嗎?」

以往,傅清寧一直是個典型的吃貨人設。

尤其是半夜時,經常需要吃宵夜,有時候讓他派人出去買,有時候叫外賣。

甚至有時候,兩人高興了,也會一起到廚房裡,自己去弄點東西吃。

時間一久,兩個平日里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公子哥兒和大小姐,竟然也能弄出一盤像樣兒的東西來。

傅清寧有點嬌氣,性格也並不是那麼溫順的,但是跟家裡的傭人倒還好,經常把自己做的烘焙和宵夜分給大家一起吃。大家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她就會很開心。

老管家看得出來,其實這位傅小姐,骨子裡挺孤獨,也挺讓人心疼的。

傅清寧沒什麼胃口,更沒什麼心情,便揮了揮手,道:「我沒胃口,不吃了。」

說著,起身向卧室里走去。

霍錚沖著老管家笑了下,道:「你可以下班了,有事情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管家點頭,跟他道了聲晚安,這才出門離開了。

霍錚回到房間里的時候,傅清寧正在他們的大床上躺著。

身上裹著的那件黑色風衣已經脫掉了,很隨意的扔在床尾凳上。她身上只穿著醫院裡的粉色病服,衣服褲子都很寬大,襯托得她越發顯得玲瓏嬌小。

「阿寧……」

霍錚朝著她走過去,一手放到她的肩膀上,輕聲道:「去洗個澡,換身睡衣,然後在休息,好不好?」

他覺得,她身上的那件病服太晦氣。

穿在身上,就會讓人想起在醫院裡的種種,想到他們那個尚未出世,便化成了一灘血水的孩子。

傅清寧搖了搖頭,道:「我不想動!」

「那我幫你洗?」

霍錚提議,見她沒有反對,便將她打橫抱了起來,朝著浴室里走去。

她曾經在這裡住過很多時間,所以她的睡衣,還有化妝品沐浴露,他這裡都有準備。

他給她從頭到腳洗了一遍,甚至還很貼心的幫她塗抹了護髮精油。最後,才從衣櫥里拿了件純棉的睡袍,包住了她的身子。

給她系衣帶的時候,霍錚的雙手,還是不自覺地在傅清寧的小腹上多停留了一瞬。

他是個男人,但卻知道,從樓梯上滾落下來的那一瞬間,她一定快要疼死了。

寶寶沒有了,母子連心,她的身體也受到很大創傷——

那種疼痛,是任何鎮痛片和止痛泵都沒有辦法緩解的。

而那時候,他卻不能夠陪在她的身邊,要她一個人去面對這一切!

霍錚將她緊緊抱在懷裡,輕聲道:「阿寧,餘生的日子裡,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

私立醫院的後身,有一個小型的歐風花園,供病人們過來散心。

花園雖然不大,但卻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不但有各種珍稀花木,還有一個羅馬風格的噴泉雕塑。

余卿卿在花園裡轉悠了許久,也沒找到傅清寧的人影。

此時,她才意識到:傅清寧可能真的騙了她!

她沒有來花園,而是逃跑了!

不得不說,這位大小姐也是個人才,竟然能從傅明禮的重重封鎖中逃出去!

估計最遲也就今天晚上,守門的保鏢就會發現這件事兒,然後報告給傅明禮。

到時候,能跑多遠,似乎就要看這位大小姐的本事了。

余卿卿不想咸吃蘿蔔淡操心,而且,這是傅清寧自己的選擇,她沒有出賣她的必要,索性還是不要管了!

想到這兒,余卿卿才往醫院外頭走去。

才走了兩步,傅君年的電話便打了進來:「卿卿,你現在在哪裡?怎麼還沒有回家?需要我去接你嗎?」

「不用了。」

余卿卿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我等下自己打車就好了,不用你來接我……啊……」

話音未落,猛然從斜刺里殺出一個人來,險些撞在了余卿卿身上。

幸而,她及時剎住了腳步!

定神一看,那人竟是葉寧夕!

余卿卿愣了下,隨即沖著電話里的男人道:「我馬上就回去了,先這樣,你說了!」

說完,掛斷電話,沒有搭理葉寧夕,便朝著外面走去。

然而,葉寧夕可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她!

「余卿卿……」

葉寧夕在身後叫住了她,見她沒有停下來,索性緊走兩步追了上來,攔在她的身前,冷笑道:「怎麼,還要我尊稱你一聲傅太太,你才肯答應么?嗯?」

余卿卿看著她,不動聲色的向後退了一步:「你又想幹什麼?」

「我想幹什麼,難道你不知道?」

葉寧夕說著,嘴角的笑意,變得越發刻薄而凜冽:「當初我去美國之前,就意識到:有朝一日,君年哥哥還是會娶你,跟你在一起的。但是,余卿卿,我會用用另外一種方式告訴你:你沒有成為傅太太的資格!」

余卿卿聽了,只是淡淡哦了聲,道:「那麼,請你加油,我先謝謝你了!」

反正陪在傅君年身邊的日子,已經讓她厭倦至極。

她想離開,傅君年卻用那兩本結婚證,將他們緊緊圈在一起。

倘若葉寧夕能夠順利的拆散他們,余卿卿想,她到時候一定會感謝葉寧夕的。

能被搶走的愛人,根本就算不上是愛人。

現在的她,真的無所謂了!

葉寧夕倒是對她的反應大感意外:「你……當初不是你死皮賴臉追在君年哥哥身後,一定要嫁給他的嗎?怎麼,現在後悔了?」

「人是會變的。」

余卿卿看著葉寧夕那張與葉悠然很相似的面孔,靜靜地道:「這個男人,如果你有本事,你就儘管拿去,我已經不稀罕了!」

。 由於昨天晚上這邊的動靜太大了,

導致宗菀讓宗涼在昨天晚上的時候就動身。

至於為什麼讓宗涼來的原因,

那當然是因為整個龍族估計她是唯一一個來過日之本的。

所以宗涼多少也知道一點日之本的情況,

當然也有一個原因是宗涼是除了宗菀外龍族最強的。

根據她對日之本的了解,

宗涼根本就沒有想和日之本的里會打任何交道而是直接找上了日之本有名的妖精情報販子,

也就是河城凌取了。

說來她也沒想到自己能直接找到王玥,

畢竟日之本這個地方說大不大說小也不算太小,

就算是情報販子需要情報也是需要時間的。

但自己要找的正主就在情報販子家裡這點宗涼是沒想到的。

不過問題是。。。

宗涼很難把現在正在日之本的遊戲機前輸到失去顏色的男人和自己認識的那個怪物畫上等號。

畢竟一個是冷酷無情,思維慎密並且膽大包天到敢和宗菀同台較量的雙凶獸肉體怪物。

一個是被打的大喊大叫並且雙眼通紅想要翻盤的傻瓜賭徒。

從生物學上來講,

這兩個連物種都是掛不上勾的存在。

而當王玥看到宗涼了以後,

更是瞬間如同失去力量的鹹魚一樣把手柄一丟躺倒在地板上,

「不打了,你們改遊戲,這根本沒法玩。」

「哼~」

拿著手柄的隙洋洋得意,

「不行就是不行,怪遊戲實在是太沒有品了,就你這樣還遊戲之神?」

雖然隙說的事實話,

但王玥還是死鴨子嘴硬。

「你玩這個多久我玩這個多久,玩的遊戲機制都不一樣,說什麼大話。」

「可你輸了整整一百二十一盤了。」

長卿也在旁邊起鬨,

「一百二十一盤你沒有贏一盤,你是不是不行啊。」

「你才不行!你全家都不行!」

王玥激烈的坐起來,

「你不講武德!你們瞎改遊戲!還說別人不行!我要告你們誹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