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次鬥法之中,惹怒了一化空妖獸,憑藉諸多手段,兩人境生生的從其手中逃脫。

但這一幕卻被她們現在的恩師,戴愛花所見。

出於愛惜人才,將兩位女子收入門下,這也是戴愛花第一次收徒,但即便再次成為師姐妹,依然沒有磨滅那對對方的仇恨,知道目前,兩者仍舊分為兩方勢力,各自牽制著。

而眾多修士落寒唯一沒有打招呼的便是天靈谷一方,而冷鋒也了解了,上屆楚南一輩,天靈谷可謂是誰的面子都沒給,說句不為過的話,在此的五方勢力都與天靈谷有些恩怨。

就在此時,落寒身旁走出一人,手指直指冷鋒。

「風痕,我很好奇你為何能奪得九州盛會的冠軍。」 惡少逼婚:女人乖乖讓我愛 語氣之中充滿了譏諷與不屑。

「你說什麼。」在冷鋒身旁的刀駭驟然站起。

此地的氣氛,刀駭也能感覺而出,這一次是要讓他們天靈谷丟人,諸多的矛頭直指他們這一方,早知道這般他刀駭便不會來往此地。

但是楚南不同,落寒送來的請柬,他不得不來此處,因為此刻的他象徵這天靈谷。儘管知曉此地不是善地,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前來。否則之後天靈谷,將會成為他人的笑柄。

可是這一切,之前的冷鋒、並不知曉,此刻的刁難,冷鋒示意讓刀駭坐下,但對方又開始嘲諷。

「我說你這個九州盛會的冠軍完全不實,你一個御境中期的修士,我真不清楚,你到底有何德何能、能夠讓別人成為御境第一人。」

剎那間刀駭再次站起,指著那走出的修士大罵道。

「你一個連進入盛會的資格都沒有的廢物,有何資格在這評論。」

一胎三寶:墨少早上好 「九州盛會不過是明面上的一場比試,你敢說在盛會之下的修士,比不過盛會之中的修士。」那修士逼人而道。

而這一切再論道會之中沒有一人去阻止,可見其他五方很樂意見到這種場景。

「還有他人說你是御境第一人,但是在我眼中,你根本就不配。」落寒身旁走出的修士再次向前走去。

「你不過就有一個稍微強點的戰技,你還有什麼,我敢說,除了那戰技,你就是個廢物。」

此刻青逸也有些坐不住,但其手臂卻被冷鋒狠狠按著,冷鋒很清楚,這一刻他就是想要激怒自己,但這樣的話語讓冷鋒越來越冷靜,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的在亭內呼喝的樣子。

「那個誰,你挺自信呀。」就在此時一聲柔聲傳出。

那是安芷雪的聲音,冷鋒扭頭看去,此刻便是安芷雪也按耐不住,雙眼帶著寒意,再怎麼說風痕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又是同宗,這般的辱罵,她已經決定要教訓一下他,也讓他知道,有些人不是他想得罪就能得罪的。

「自信我還是有的,不像別人,連自知之明都沒有。」說完便向刀駭看去。

這樣的目光,頓時使得刀駭怒火燃起,若不是風痕拉著,此刻他早已走下與其對戰而起。

「但你的自信,可別過度了。」安芷雪的聲音漸漸發冷。

「小娘子你且放心,本少爺知道自己的,而且,風痕聽聞你在施展那什麼葬靈之前,還腐蝕一顆源果,你能告訴我為什麼嗎?」那修士帶著笑意的問道。

沉寂他的話語使得更多的修士看向冷鋒,但答案,想必此處的所有修士都知曉,只不過想看看風痕如何回答。

許久之後風痕依然沒有開口說出一句話,只是靜靜的望著那亭中喧鬧的修士。

「你不說,我替你說,你是體內靈力不足,用那顆源果補充,你也不怕把自己撐爆,而且之後我還聽聞你一連昏迷九天,即便是有源果的支撐,你依然靈力掏空。若是這樣說來,給我一個源果,我也有數種禁術,來力挽狂瀾。」那修士大言不慚的說道,即便他自己知曉有些託大,但依然更加放肆,沒有絲毫收斂。

「我問一句,葬靈,你怕不怕。」此刻青逸站起眼神帶著殺氣的看著亭中的修士。

「葬靈,我是怕,但我更怕是,他只能使用那一次。」

緊接著沒有停歇的再次說道。

「你說你,在與御境修士切磋,勝利可以言語,但失敗了怎麼辦,若是盟域修士倒好,無非說自己沽名釣譽,承認自己是個廢物,但萬一在他域,被他域修士擊敗,那你這號稱盟域御境第一人,豈不成了整個東荒的笑柄,對了人家可不是笑你,而是笑我諾達的盟域。」

「青老二,我的刀那。」刀駭再也忍受不了。此前得到霸刀決后便委託青逸,將自己的紫月修復,這已經數日,想來青逸能夠修好。

「給」青逸當即取出一把虛境級別的大刀。

這兩****也為刀駭打探過,但修復需要時間過長,所以沒有幫刀駭修復,關鍵是,修復需要的靈幣太多。

刀駭看著手中的刀,雙眼一詫,但馬上換做厲色。

「孫子,今天爺爺我就用這把刀,活劈了你這個廢物。」

「就你也配用刀,連靈器都如同廢品一般,真玷污了刀修。」說完便取出長刀向刀駭殺去。

兩者瞬間便相交在一起,不得不說這嘲諷風痕的修士,的確不弱,十個回合之後刀駭已經有些下風。

「靈器只差,不算弱勢。」望著空中的刀駭,青逸帶著尷尬的說道,不知他再次的所有修士皆能夠看得出。

又是一次對撞,兩者再次分開。

「孫子,老子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刀修。」屹立空中右手一翻,濃濃的霸氣由體內散發而出。

「刀修這兩字,就你、也配說。」嘲諷之意絲毫不減,這一次他如此冒頭,斥責風痕,雖受人指使,但他也想在同輩之中聞名一番。

而看著空中的刀駭,冷鋒微微一笑,低聲說出三個字。

「霸刀決」

; ??此時刀駭、霸氣盡顯,在空中縱橫馳騁,一股捨我其誰的霸意瀰漫在其左右。

這一刻論道亭之內,便是許多凝神也不得不凝眼相看。

而冷鋒則是微微一笑,這刀駭雖然只是初懂,霸刀決,但看其樣子的確是一位刀修的坯子,這霸刀決贈與他,也沒算辱沒了其名聲。或與今後的某一天他也會成為一方巨擘的存在。

而一旁的青逸與安芷雪等人都看向風痕,這一幕很是相似,在靈谷大比之上風痕便是用此招數兩招之內便將刀駭擊敗的。 賴上帥總裁:人家要翻身 但此後便不見其施展絲毫,這一刻竟然見刀駭這般施展,青逸倒好,安芷雪等人不得不深意的看著

「哼,外干中虛。」那之前嘲諷的修士、望著刀駭不屑的說道,在他看來,此刻的他與之前完全不一,無非是使用了什麼的增強功力的秘術。但這種秘術往往只是片刻間。

隨後其也激發起自己運行的功法,一股強盛之勢緩緩散出,當與刀駭的霸氣相比卻相差不少。

「小子,這是你爺爺剛學會的秘術,今天就拿你磨刀了。」

說完,橫刀側立,紫色之氣瀰漫而出,那之前青逸贈與的大刀此時漸漸化成濃紫之色。

說完一刀劈下,這一刻,漫天蒼穹,儘是紫氣,將整個論道亭都瀰漫而至。

「這是霸刀十一式。」冷鋒雙眼深邃的看去,這一招他總共遇見兩次,第一次是復興寒施展,當初施展之後便已經靈力虧損不堪,不知刀駭會如何。

果不其然,刀駭大喝而出。

「劈山裂海」

巨大的刀廓,在虛空之中瞬間凝成,以力劈之態,直向亭中那修士劈去。

而那修士望著大刀襲來,臉色頓時凝重,他也不是愚昧之人,但此刻箭以在弦,他已沒有後退之餘地,一咬牙揮出那許久未使用的戰技。

那是一座小型的山嶽,小巧而巍峨,且散發著絲絲莽荒之氣。

山嶽決

一道眾所周知及普遍的強盛戰技,已經聞名數百年,但修鍊實在苛刻,諸多修士不乏為其死去。沒想到這修士竟然修鍊而成,看其狀況也不向第一次施展。

這是一道巨大的,碰撞之聲,這論道亭、之前曾有化空修士在內爭鬥,之前銘刻的陣法早已將兩者造成的氣勢粉碎不堪。

「噗」

那是鮮血突出之聲。

冷鋒定眼望去,此時的刀駭在空中傲然屹立,臉色看不出有何異樣,而另一旁,那之前嘲諷自己的修士此時已經重傷倒地,臉色蒼白不堪,衣領之前還有絲絲血跡。

「你不是很猖狂嗎?」刀駭的聲音再次傳出,但他的眼睛卻看向落寒。

這句話響徹整個論道亭,不知是說給倒地修士聽,還是說給落寒聽。

「今天老子就廢了你。」

說完大刀再次縱起,那紫色之意更為的昌盛,身軀透出之氣,比之前更為的霸道。

刀駭可沒有什麼擔心的,此處殺一個修士,最多禁閉幾日,相信以穹平子的威懾,不會將自己殺死的,更何況是對方大言不慚,不知死活。

這是霸刀決的第二式,比之前那一招更為霸道,一刀落下,四周響起鬼神之聲,紫色刀廓再次顯現。而在刀廓之上,彷彿冥現眾多哀吼之聲。

「天荒地亂」

冷鋒微微一笑,這刀駭對刀的領悟的確不凡,短短几日便已經將第二式領悟而出。

刀廓緩緩落下,馬上就要滅殺場中修士。那之前嘲諷的修士,望著那大刀降臨,雙眼看向落寒,眼中的哀求之意,渴望這落寒出手相救。

而此時的落寒依然閉眼不聞,彷彿這一切跟他沒有關係一般。

大刀將至,距那修士不足一尺之時。

突然,一道身影浮現,瞬間便將那重傷的修士放置別處,而那大刀落在地上,如同金石相交一般,竟然沒有絲毫痕迹顯現,可見這論道亭是如何之深測。

這一刻便是一直閉眼的楚南也睜開雙眼,雙眼帶著凝重與忌憚。

「暗、影」

這一次不止楚南一人開口,便是落寒等五人也不由的鄭重而起。

「是他。」安芷雪不由得驚呼而起。

「他是誰。」冷鋒猛然回頭向安芷雪問道,這位修士既然能讓楚南等人露出凝重之色,可見定不是無名之輩。

「地宮,暗影。」安芷雪帶著驚鄂的說道。

這是一個行走在暗夜的修士,他的手上沾滿了無盡的鮮血,人妖協議尚在的時候,他便已經違背協議擊殺下等修士,可見其是多麼氣魄,若不是安芷雪處於大家族,這種信息根本得不到。

地宮,一個信息與暗殺的阻止,他們的眼裡沒有人道兩個字,只要有足夠的錢財,你想要的東西幾乎都能得到。即便是盟域的落家,相信這地宮也會屠宰。

而這個暗影,便是楚南這一輩修士的勁敵,他曾遭遇數次化空的追殺,甚至在一年前都有傳言他已經死去,今日的再現使得那之前的傳言不言而破,但也讓所有知道他的修士,再次忌憚而起。

「天靈谷行事依舊如此呀。」暗影露出笑容看向楚南。

他也不是第一次與天靈谷打交道了,之前在虛境及御境之時,天靈谷的行事作風便是如同現在刀駭這般,狠辣,不計後果,孤傲,不留餘地。所以才導致今日這般情景。

「傳聞,你被化空修士擊殺,難道這是你自己傳出的?」楚南雖然忌憚暗影,但孤傲之態沒有去掉半分。

「不愧是天靈谷高徒,我想閉關一段時間,而那化空不過是被我反殺了。」暗影露出詭異的笑容,那時候的他才凝神後期。

而此時的刀駭也不再空中滯留,他清楚接下已經不是他的戰場。

「誰讓你走了。」望著後退的刀駭,暗影頓時厲聲喝出。

這一刻頓時寂靜無聲,只有場中刀駭的呼吸之聲,兩招揮出,刀駭體內的靈力以消去近半。即使刀駭不知曉暗影的身份,但看楚南等人的凝重之意,心裡也不由得打起鼓來。

「刀駭,回來。」就在所有人沉寂的時刻,冷鋒一道聲音喊出。

他這一喊,使得所有修士目光看向冷鋒,而在冷鋒的眼中卻只有暗影一人。

「風痕」暗影露出一絲笑容,眼中儘是驚奇之意,他感覺楚南會為此子出頭,著實想不到竟然會是這個御境輩的修士。

話音剛落,刀駭便起身回往,不知曉為何、此時的風痕他竟然有點點依託感。

「找死」

暗影突然歷喝,一道攻勢便向刀駭攻去,其意很是清晰,你讓刀駭歸去,我偏不讓。

攻勢轉瞬即逝,犀利之意直逼刀駭,這是奪命的一擊,面對暗影、刀駭一聲大吼,霸氣再次凜然而起,瞬間霸刀決第三式施展而出。

「生靈塗炭」

這一刻刀駭身旁儘是刀意,無畏之氣嶄然而出,這一招引發出絲絲的天地之意。

「砰」

一道浩瀚的碰撞之聲響徹而出。那刀駭的攻勢直接將其襲來的靈力碾壓而過,向暗影逼置而去。

而在浩瀚聲之後,望著襲來的攻勢,暗影露出一絲笑容。

「有意思。」

瞬間又是一記攻勢。

那是一道漆黑的靈力,如同彎弓箭羽一般,那勢不可擋之勢,直接破碎了刀駭的霸刀決。

突然一聲龍吟吼出,黑色的劍龍瞬間浮現虛空之中,猛張大口,直接將其吞噬而掉。

正是冷鋒祭出的劍龍,可在劍龍吞噬不足一息,那黑芒便直接破龍體而出,再次向刀駭襲去。

「凝」

冷鋒一聲大喝

破滅的劍龍霎那化作一朵蓮花,擋在刀駭身前,墨黑的蓮瓣散落空中,這劍意凝結的劍蓮,如同真實蓮花一般。

「砰」

又是一道相撞之聲,冷鋒的蓮花破裂,但也將暗影的攻勢攔下。

而在蓮花破滅的一瞬,坐在高台上的冷鋒、也深深一顫,這是破滅之後的反噬。

總裁老公寵上癮 劍蓮雖然破裂,但刀駭完好如初,瞬間便消失在虛空之中,臉色煞白的處在冷鋒一旁,那一刻他已經感到了死亡的威脅,就那麼近,離自己不過數尺,若不是風痕相救及時,恐怕此時的他已經不在人世。

歸來之後,連忙取出數顆丹藥吞服而下,這霸刀決著實霸道,難怪風痕之前曾說利弊自持,想到此處又看了一眼風痕。

「不愧是九州盛會的冠軍,師弟的評價沒有言虛。」暗影帶著笑容的看著冷鋒。

聽聞暗影的話語,他的師弟,瞬間讓冷鋒想到一人。

黑煞

那在九州盛會屬於暗地的存在,在芒碭山凝神遺迹之中,曾與其打過幾次交到,那行事作風,與眼前這暗影著實有些相似之處。

「閣下謬讚了」冷鋒站起鄭重的說道。雖然沒有言明針對天靈谷,但那向刀駭發出的致命一擊,又何嘗不是在打天靈谷的臉。若冷鋒沒有攔下那一擊,這個耳光將會響徹整個論道亭。

「有沒有謬讚,我心裡清楚。」

頓時暗影臉色一厲,隨後雙手迅速捏印,一聲大喝傳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