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百五十億三…”

衆大佬雖然恨得咬牙切齒,卻又不甘輕易放過這塊肥肉。

再加價,衆大佬也沒有了先前的豪氣,每次都是最低的加價。

饒是如此。

又經過幾輪的加價後。

標的物的價格,更是直指一百六十億的大關,已經觸到真正價格的底了。

“三垚集團出價兩百億!”萌萌那邊,又一次給出了新的報價。

“尼瑪!”

“臥槽!”

不怪大佬們修養不好。

實在是三垚集團太特麼氣人了。

一百六十億就已經是他們承受的極限了,秦垚直接加到了兩百億,這貨是嫌錢燒的慌,還是特麼就是故意來氣他們的?

衆大佬鬱悶的想吐血。

“還不出手嗎?”秦垚真正的目標還是江盛等勢力,故此他纔不惜喊出兩百億的天價。

不過讓秦垚失望的是,在他吩咐萌萌喊出兩百億之後,江盛等勢力那邊卻沒有絲毫的反應,難道秦垚失算了?

“萌萌,趕緊催促落錘吧!”多花出幾十億的價格買下標的物,對此秦垚其實並不心疼。

三垚集團恰好缺個總部。

拍下青龍集團總部,稍稍修飾一番,抖火總部也有了着落。

而以現在魔都的發展局勢來看,青龍集團總部大廈,隨着時間的推移,價格只會高不會低。

所以,這筆買賣秦垚是穩賺不賠的。

萌萌這邊正欲出言提醒工作人員落錘,包間那邊終於有人出言了。

“江家出價二百億一千萬!”江盛的保鏢很快給出了一個報價。

雖然只加價了區區的千萬,卻也正好明確了江家的態度,明眼人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龍家出價兩百億兩千萬!”

“陳家出價兩百億三七萬!”

“盛家…”

包間裏的幾大家族接連給出自己的報價,致使原本已經心如死灰的大佬們,瞬間又燃起了濃濃的希望。

不管怎麼樣,青龍集團的總部大廈,絕對不能落到三垚集團手上。

事關大佬們的面子問題,是絕對不能忽視的。

江盛等背後勢力出手,也恰好表明了他們的態度,三垚集團,他們剛定了。

“終於坐不住了嗎?”如果此時有人仔細觀察秦垚,不難發現,秦垚的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秦垚自語了一聲,旋即又吩咐萌萌道:“繼續提價,加到三百五十億!”

小丫頭收到秦垚的指令,當即舉牌。

“三垚集團出價三百五十億,還有沒加價的?”當局的工作人員說話都打起哆嗦。

三百五十億的價格。

直接溢價了接近兩倍。

這樣的一個局面,絕對是魔都拍賣史上史無僅有的。

他不得不感慨一句,三垚集團太特麼豪橫了!

近兩倍的溢價,誰敢接?

還有誰?

“這孫子!”

“特麼的,這貨是要上天啊!”

此刻,不僅僅現場的大佬坐不住了,就連包間裏的各大勢力也有些坐不住。

秦垚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

就是要跟他們硬鋼到底。

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

全部包括在內。

這樣的一個姿態,讓這些一向自詡高人一等的隱世家族,如何能受得了?

“江家出價四百億!”

“盛家出價四百億一千萬!”

“龍家…”

江家等隱世家族忍不了了。

真要讓秦垚得逞,他們這些隱世家族豈不是太掉面子了?以後還如何在魔都立足?還如何統領魔都的一衆大佬?

說到底,這就是面子與尊嚴問題。

必須一爭到底,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

“龍家出價四百億兩千萬,請問三垚集團還要繼續出價嗎?”工作人員不得不出言詢問三垚集團的態度。

因爲他突然發現,三垚集團不知不覺間,已經成了本場拍賣會的核心。

不管是任何標的物出現,只要三垚集團一插手,其他勢力全部都只有靠邊站的份。

等今晚的拍賣會結束,今晚的事情傳揚出去。

可想而知三垚集團會造成多麼大的轟動了。

僅憑一己之力,就把魔都的各大勢力玩的團團轉,甚至連隱世家族都吃了個悶虧,誰特麼要是再敢說三垚集團寂寂無名,當局的工作人員第一個不願意。

“不用了,區區的一個青龍集團大廈,三垚集團還真沒放在眼裏!”萌萌代替秦垚迴應,原話一字不落傳入衆大佬耳中。

衆大佬…心裏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

江盛等勢力..要不要這麼無情?

麻痹的,你看不上青龍大廈,你瞎雞兒轟擡個幾把的價格?這不是純粹的沒事找抽嗎?

秦垚如此這般哄擡逼價真的好嗎?

總而言之,各大佬鬱悶的想要吐血。

如果眼神能殺人,秦垚怕是早就被千刀萬剮了。

太特麼氣人了。

故意哄擡價格也就算了。

鬥氣俏冤家:pk冷血總裁 合着到頭來,繞了這麼大一圈子,丫居然突然退出了競爭,這特麼果然應了那句話,人至賤則無敵。

由此可見秦垚是有多賤了! “這個秦垚不簡單啊!”龍家的包間裏,龍淵悠悠一陣感嘆。

此刻,他們要是再看不出秦垚的心思,乾脆直接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說白了,秦垚就是來攪局的。

最終的目標則是直指三七地塊。

假假真真、

真真假假。

不知不覺中挑起各大勢力之間的矛盾。

將各大勢力玩弄於鼓掌之間。

籍此控制拍賣會的節奏。

讓拍賣會徹底跟着他預設的路線走下去。

即使陰謀。

又是陽謀。

早在各大勢力準備出手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入套。

“秦垚,我還真是小看你了!”江盛半眯着眼,眼神之中更是閃爍着懾人的寒意。

拍賣會的節奏被秦垚控制。

就意味着,各大勢力淪落成了被人牽着鼻子的老牛。

一旦他們再出手,就會全部落入秦垚的圈套。

縱使最後他們能拿到三七地塊,代價也是極其巨大的,這對任何勢力而言都不是一個好兆頭。

尤爲讓人咬牙切齒的。

關鍵他們還不能拿人家秦垚怎麼辦。

入也得入。

不如還得入。

只能眼睜睜跳進秦垚替他們挖的坑裏,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所以,江盛恨啊!

要早知秦垚這般混蛋,江盛說什麼都要提前對他進行制裁。

而今倒好,他們全部成了棋子。

這種被人牽着鼻子走的曹丹感覺,讓江盛氣的直想罵娘。

“龍家出價四百億兩千萬,小哥哥,你倒是落錘啊!”伴隨着三垚集團退出競價,整個拍賣會現場靜的落針可聞,見當局的工作人員半天沒有響應,萌萌主動出言提醒。

而萌萌的行爲,又代表了秦垚的意思,完全就是秦垚在背後主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