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直以來,他與她以禮相待,不敢往前一步,是對的。

因為再往前一步,可能學長,家人,哥哥……都不是。

雖然這些,根本不是他想要的。

從來都不是他想要的。

可他最不願看到的還是,哪天可能與她……形同陌路。

張璐明顯沒料到蘇歌竟會是這個答案。

她竟然當著許洋的面這麼表態?

她是真的不喜歡許洋嗎?

如果她有哪怕一點想和許洋在一起,也不至於說出這麼絕情的話吧?

畢竟,這可是當著許洋的面啊……

而且兩人在實驗室相處了那麼久,她看得出來,許洋對這個賤女人,應該不是毫無感覺的。

兩人將來或許是有希望的。

可是她,直接把將來的路給堵死了。

做得可真絕啊。

「張同學,該你表態了吧?」

蘇歌說完話也沒看許洋的表情,而是執拗的看著張璐。

這個時候,張璐不管怎麼表態都對她無益。

因為,她和齊飛剛剛分手,如果她表現出對許洋有意思,無疑是在承認她是個三心二意用情不專的女人。

而如果她現在表明態度和許洋絕對不可能,對許洋沒有一點想法,那她今後要是再想勾引許洋,可就不再那麼合乎情理了。

「我……」張璐下意識看了眼許洋,見他面無表情,她想了想,「我也只是把學長當成哥哥,所以失戀了看到學長才會一時情緒失控,我和阿飛剛剛分手,我對感情這件事正絕望,怎麼可能對其他人有別的想法,不過等我走出失戀的陰影,將來的事,誰說得准呢。我將來和誰在一起,你也管不著吧?」

「張同學這回答模稜兩可,倒像是還是對許學長有想法的意思?張同學所說的失戀的陰影,張同學確定還沒走出或者說,真的有陰影嗎?不過許學長既然已經給了張同學一個肯定的答案,張同學何不也乾脆一點,給許學長一個肯定的答案呢?」

「你……」張璐真是沒想到蘇歌回這麼咄咄逼人,一張臉乍青乍白。

「張同學明知道許學長來實驗室早,專程大早的來這裡等著許學長向他發泄心中憤懣,而許學長又是親口說,和張同學面都沒見過幾回,張同學的所作所為,實在讓人浮想聯翩啊。張同學要是想證明自己不是三心二意用情不專的女人,話也不要說得那麼模稜兩可,說得乾脆一點嘛,很難嗎?」

「好,好,蘇歌,你不就是想聽到我說我和許學長不會有可能嗎?好,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對許學長,沒有那個意思,我和許學長,是不會有可能的!」 聶甄的長嘯聲響徹天地,頓時讓這些成名強者勃然大怒,萬無極立馬怒斥道:「聶甄小兒!你不過就是僥倖殺了一個元境四段的修鍊者而已,居然如此狂妄自大,難道你以為在座這些強者都是泥捏的不成?!」

「小畜生,接下來本法王親自出手,看我不將你的手腳全部打斷,好叫你知道,你究竟是有多麼廢物!」日月法王也大聲喝罵道。

乾龍淡淡道:「聶甄,你不過就是一個實力有些強大的地聖境修鍊者,雖然一時僥倖斬殺了一兩名元境高手,但如果你因此就自鳴得意的話,可就太天真了,地聖境修鍊者終究只是地聖境而已,這點修為註定了你無法戰勝我們,你過於囂張的話語,註定只會成為一個笑話!」

聶甄冷眼旁觀著在場這群人,淡淡冷笑道:「你們看不起我地聖境的修為?」

「哼哼……不過就是一個地聖境而已,難道還必須要我們看得起么?」趙暘不屑地冷笑道,四周的強者們紛紛面露不屑,顯然,一名地聖境修鍊者,無論他展現出多麼強大多麼妖孽的實力,終究只是一名地聖境修鍊者而已。

聶甄點了點頭,冷笑道:「既然你們看不起地聖境,那好,那我突破給你們看。」

說罷,聶甄從納戒中取出一枚丹藥,直接吞入口中。

「哼哼……你小子胡吹什麼大氣!你進入火山前才人聖境,哪怕是因為吸收煉化了異火的關係,突破到了地聖境,這才突破了多久?半個時辰還是一個時辰?你這就想突破天聖境,你小子做夢吧?!」聽到聶甄的話,趙日升頓時嘲諷道。

天輪法王不滿道:「我說諸位,這小子已經被嚇瘋了,難道我們要等著這小子在這邊發瘋么?大家時間都很寶貴,我看還是一人一拳把這小子解決了,各自交差完事如何?」

朱管家的隕落讓天輪法王心頭不知道為什麼,產生了一絲陰霾,他迫切想要快點解決了聶甄,以免有什麼後顧之憂。

乾龍點了點頭,淡淡道:「這幾條狗命算你們的,不過聶甄手中的異火老夫可就要預定了,諸位沒問題吧?」

其餘人都點了點頭,說實話異火雖然好,但並不是必須的,不是主修火屬性功法的人,很少有人用得到。

就在眾人打算出手的時候,突然一陣靈力罡風從聶甄的體內釋放出來,連在聶甄身旁的林東東,都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這小子是怎麼回事?!」

「他怎麼突然之間爆發出這麼強悍的靈力波動?!」

就連天空中那些元境強者,都忍不住為聶甄爆發出的這股靈力感到震驚。

乾龍的眼神里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采,忍不住喃喃道:「不可能……這不可能的……它……他居然要突破?!」

乾龍的眼光何其毒辣,自然看得出來,聶甄現在的狀態正是要突破的時候。

「怎麼可能!他才突破地聖境多久?!就是軒轅一族,也沒有聽說過哪個天才在突破地聖境之後,僅僅一個時辰就再度突破天聖境的!這肯定是這小子施展的障眼法!」趙暘連忙反駁,但從他閃爍的眼神中還是可以看出,現在就是他都不確定聶甄到底是使用了某種障眼法還是真的在突破。

「嘭!」

一聲悶響從聶甄體內釋放出來,瞬間以他為中心,四周的空間都產生了扭曲,一股股靈力氣浪將四周吹得塵土飛揚!

突破了!

聶甄居然真的在大庭廣眾之下突破到天聖境了!

「怎麼可能……」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副見鬼了的表情,顯然聶甄妖孽般的表現,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嗖!」

只聽到一道破空之聲從塵煙中傳來,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聶甄已經化為一道流光衝破天際,下一秒就出現在了趙日升的面前!

「你……你想幹什麼?!父親救我!」趙日升眼神中充滿了驚恐,面對全身覆蓋著赤黑相間的靈氣,宛如殺神一般的聶甄,他甚至連抵抗的勇氣都沒有。

「小畜生,你找死!」趙暘見聶甄的目標是趙日升,連忙出手阻截,而就在這個時候,墨麒麟突然橫在趙暘的面前,一拳朝趙暘砸了過去!

「該死!」趙暘雙眼迸紅,有心不顧墨麒麟的攻擊直接朝聶甄衝去,但是墨麒麟的攻擊實在是太強大了,趙暘可以肯定,如果自己真的不顧一切朝趙日升衝過去的話,恐怕自己會先被墨麒麟重創!

不得已,趙暘只能收手抵擋墨麒麟的攻擊。

與此同時,萬無極的反應最快,此刻已經朝聶甄沖了過去,打算趁著聶甄要殺趙日升的時候,將聶甄擊斃。

然而,可惜的是,萬無極才剛剛準備動手,鬼鬼已經手持長棍,橫在萬無極的面前,擋住了萬無極的去路。

就在這個時候,聶甄已經抬起手,一把扣住驚慌失措的趙日升的脖子,然後用力一擲,將趙日升拍入地下,就落在林東東面前不遠。

「跪下!」聶甄低吼一聲,電光火石一般沖了出去,同時釋放出自己的氣勢,直接壓垮了正欲起身的趙日升。

趙日升根本無法抵擋聶甄的氣魄,「噗通!」一聲跪在了林東東的面前。

說時遲那時快,趙日升剛剛跪下,聶甄已經落到了他的上方,一拳就將趙日升的腦袋轟碎了!

林東東目瞪口呆地看著這這一幕幕上演,她知道聶甄是為了給自己報仇才故意這麼做的,但是眼前發生的一切,已經超出了林東東的理解範圍。

在眾目睽睽之下,強敵環繞的情況下,聶甄居然肆無忌憚地殺人,好像敵人才是被包圍的一樣。

斬殺了趙日升之後,聶甄並沒有就此罷休,看到天空中眾人終於反應了過來,打算群起而攻的時候,聶甄一揮手,從他的納戒中竄出了兩道身影,同時聶甄大吼一聲道:「弟兄們,全力出手,不用留情,不要放過一個!」 張璐為了給自己留下最後一點自尊,丟下話就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了。

蘇歌目送著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希望你說到做到。

你可以去傷害世上任何男人,但是,請別傷害她身邊這些善良的人。

他們值得好姑娘,而不是渣女。

蘇歌收回目光,才發現許洋已經一聲不吭的走了。

他獨自一人走在空蕩蕩的走廊里,背影看起來竟是那麼落寞和蕭條。

蘇歌這才意識到什麼,急忙跟上去。

「許學長,對不起。」

許洋開實驗室門的時候,蘇歌終於追上了他。

當即誠懇的給他道歉。

許洋開門的動作頓了一下,隨即自然的推開門,聲音聽起來很隨意自在的問道,「什麼?為什麼道歉?」

她難道知道,他不想聽到她的那個答案嗎?

他一直,不敢往前一步。

可她,真的一點都不明白嗎?

「我不是故意要對張璐咄咄逼人,也不是一定要強行掐掉許學長的桃花,因為張璐現如今到底是和齊飛分手了,和許學長,將來其實是可以有多種可能的。

就是我覺得張璐這人,不適合許學長你,她不是什麼良人,所以我才希望,許學長最好能夠不要和她有太多交集,不要給她利用的機會,我不知道許學長能不能懂我的意思,總之,我是希望許學長能夠擺脫掉她,最好是徹底擺脫掉她,因為我不希望,許學長可能在將來某個時候,被她傷害。」

強婚總裁太霸道 蘇歌知道男人其實是不太能看得懂女生的,尤其一些心機婊,白蓮花,男人似乎完全沒有鑒別能力。

因此還是很擔心,她剛才的所作所為,在許洋看來是不是太自私了。

畢竟張璐看起來對許洋是有一點意思的,硬生生的被她逼得說了那一番話,完全就像是在棒打鴛鴦。

雖然她心裡是為了許洋好,可許洋未必懂啊。

蘇歌緊張的兩個小手絞在一起,亦步亦趨的跟在許洋身後。

許洋聽后臉上卻並無太大變化,「我能聽懂你的意思,我也可以感覺到,張同學不是一個心思簡單的人。所以,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我又怎麼可能會怪你呢。」

許洋話說完,拿過實驗室的白大褂,淡淡遞給蘇歌。

蘇歌卻並未穿上,只是抱在手裡,「許學長,不管怎麼樣,還是很抱歉,我剛才和張同學的對話,對許學長可以說十分無禮,你不怪我,我很感激。」

「小歌。」許洋目光突然認真朝蘇歌看來,「我們之間,還需要說這麼客氣的話嗎?」

「呃……」蘇歌遲疑了一秒,「我覺得這個,可能還是原則問題,畢竟人犯了錯,還是需要道歉的。」

這個和關係的深淺沒有關係。

「什麼原則問題,什麼道歉啊,你們在說什麼啊?」

萬候一等人走進實驗室,蘇歌這才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

剛在外面耽誤了不少時間。

不過虧得剛才的事沒讓這些人撞見。

不然事情就變得更加尷尬了。 「兒子!聶甄小畜生,我要你為我兒子陪葬!」看到自己的兒子被聶甄如砍瓜切菜一般殺了,趙暘頓時五內俱焚,恨不得立馬將聶甄撕碎。

天輪法王此時也大吼一聲道:「一起上!殺了他們!」

剛剛痛失愛子的趙暘第一個就動手了,甩開墨麒麟后,不顧一切朝聶甄沖了過來。

但趙暘剛剛甩開聶甄,突然發現,一個巨大的黑影將自己籠罩過來,甚至方圓數里內都被這個巨大的陰影籠罩。

同時,趙暘看到面朝自己的那些修鍊者們,同時都露出了一個見鬼了的表情,眼睛瞪得老大,嘴巴長得更是能塞下一個雞蛋了。

「怎……怎麼了……?」趙暘心頭一跳,猛地回過頭去,定睛一看頓時目瞪口呆。

墨黑色的身軀,獅頭、鹿角、虎眼、麋身、龍鱗、牛尾……

在自己頭頂的,哪裡是什麼壯碩的大漢?!居然是一頭傳說中的麒麟神獸!

「吼!」

墨麒麟釋放出自己的本尊真身來,朝著天空中怒吼一聲,光是麒麟神獸吼出來的氣浪,就令四周修鍊者們身上的靈氣同時一滅。

「不……這不可能……它……它居然是麒麟神獸?!聶甄有一頭麒麟神獸護法?!」趙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在場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

「麒麟神獸……這小子的氣運得有多強?!」原本一直當自己是看客的乾龍,此刻完全震驚了,麒麟神獸作為諸天宇宙中站在頂尖的神獸,其血脈有多麼恐怖?

甚至相傳,麒麟神獸的一滴鮮血對修鍊者來說都是大有脾益的,可眼前居然有一頭活生生的麒麟神獸出現在他們面前!

「吼!」墨麒麟大吼一聲,龐大的身軀一動,直接朝趙暘撲了過去!

趙暘大驚失色,連忙拍出兩道掌風,想要抵擋墨麒麟,可那兩道威力不俗的掌力落到墨麒麟的身上,居然連一個印子都沒有留下!

而墨麒麟猛然抬起一對前爪朝趙暘抓來,獸爪一揮,兩道爪子形狀的光芒從墨麒麟的獸爪中沖了出來,直逼趙暘。

「哇啊!」

趙暘猝不及防,頓時慘叫了一聲,自己的胸口已經留下了兩個深可見骨的爪印。

與此同時,墨麒麟在空中左衝右突,無數修鍊者被墨麒麟這麼一衝擊,就被撞成肉泥,死於非命!

「居然有這種事情……」萬無極看得簡直目瞪口呆,他做夢也沒想到,事情居然會這麼發展。

可還沒等萬無極反應過來,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尖叫:「喔噠!」

萬無極詫異地回頭望去,只見一隻渾身金毛的神猴,手持元境長棍朝自己砸了過來!

「這貨也是神獸?!」

萬無極臉色大變,施展出全力的鬼鬼,外加元境一段靈器的增幅,已經足以與萬無極一戰,甚至威脅到萬無極的性命!

「萬火朝……」萬無極剛剛雙掌凝結火焰,打算施展某種火焰武技。

然而,鬼鬼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還沒等萬無極的攻擊出現,只聽到它大喊一聲:「朝你妹!」

「轟隆!」堂堂元境七段的強者,居然就被鬼鬼一棍子砸飛出去!

就在一片混亂的時候,有一名元境二段的修鍊者正好被墨麒麟掀飛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他爬起身子一瞧,林東東就在他面前。

「這裡不還有個軟柿子么!」他看到林東東,連忙朝她沖了過去。

林東東身受重傷,現在肯定還沒恢復過來,他有信心可以將林東東斬殺,也算是為自己剛剛被墨麒麟掀翻報一箭之仇。

林東東顯然也發現了這個修鍊者的目標是自己,正有些驚慌的時候,突然她卻看到原本氣勢洶洶的修鍊者,看著自己的背後就像看到了鬼一樣。

還沒等林東東反應過來,這名修鍊者就已經落荒而逃,林東東正欲向後方看去,卻看到一匹潔白無瑕的白馬從自己的身後沖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