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聲大吼,六大洞天境強者紛紛出手。

「天行劍!」

「斬!」

「滅!」

「亡!」

那少年模樣的洞天境強者最先出手,他手中長劍,普通黑鐵鑄造,但此刻在其手中,卻是一瞬間綻放萬千劍光,凌厲無比,鋒銳刺空,將火龍駒身上的一塊塊鱗片、血肉撕裂。

「吼!!」

火龍駒發出滔天怒吼,它猶如天柱般的粗大蹄子踏下,在虛空燃燒烈焰,將那少年手中的長劍給直接融化、破碎。

「快出手!」少年大吼出聲。

「翻天印!」

又是一個洞天境強者出手了,那是一個身披黑袍的老者,他手掌一翻,頓時一尊巴掌大的鐵印出現了,被老者拋出后,頓時變成了山嶽般大小,沉重、古樸,似乎有著萬鈞之重。

這翻天印,必定是法寶中的極品!

「嘭!」

山嶽般的翻天印轟然落下,將火龍駒龐大的獸軀給砸落大地,無數山嶽古木崩塌,景象駭人。

「好!」

看到這一幕,眾人都是神色一振。

「四季劍術!」

「春夏秋冬!」

六大洞天境強者中,一個女子出手了,她手中握著一柄劍。

一劍出,周圍空間,都是開始四季交替,春雨、夏光、秋葉、冬雪,每一種異象,看似稀鬆平常,但都是充滿無限殺機。

這種劍術,絕對是武學中的珍品。

「四季劍法,這女子,莫非是大晉帝國一流勢力中最為強大的宗門之一,春秋門中的強者?」底下人群中,有人低聲驚呼,認出了這女子的身份。

「大晉帝國,一流勢力,春秋門的強大武學?」

林寒潛伏在一個山洞中,此時神色一動。

這四季劍術,擁有著春夏秋冬這種大自然輪迴交替的奧妙之變化,最少恐怕也是王級武學中的精品存在,甚至是比大日乾坤劍還要高級的皇級武學。

皇級武學,那可是神通境級別的蓋世強者,才有資格獲得和修行的武學。

這四季劍術,值得學習。

若是自己掌握,可彌補自己劍道武學上的匱乏。

惡魔總裁的寵物老婆 畢竟,在天火大國這種地方,大日乾坤劍這種半皇級劍道武學,恐怕是最高級的存在了。

此時碰到一個偷學春秋門這種大晉帝國一流勢力的傳承武學,林寒自然不會錯過。

「黃金神火!」

沒有任何遲疑,林寒激發腦海中的黃金神火,消耗魂力,趁著高空上那春秋門女子還在出劍,他快速描摹四季劍術的形和意,留待日後慢慢參悟。

「吼!」

當那四季劍術,衍化春夏秋冬四個輪迴交替的異象,轟擊到火龍駒身上,頓時讓這強大凶獸咆哮出聲。

它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轟隆」

火龍駒巨大的獸軀猛地竄起,踏著四個燃燒烈焰的粗大蹄子,朝著遠處飛速跑去。

「不好,這孽畜要逃走!」

六大洞天境強者紛紛驚呼,他們付出如此大的代價,自然不甘心讓火龍駒就這麼跑了。

「轟」

「轟」

「轟」

六大強者眼神驚怒,朝著遠處追趕而去。

轉眼,火龍駒和六大強者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漆黑深邃的大荒密林深處。

林寒這個時候,才從山洞中走出來。

他看著周圍崩塌的群山、破碎的參天古木,還有被火龍駒大戰時候焚燒乾枯的千米大地……

林寒暗暗咋舌。

火龍駒這種古老凶獸,桀驁不馴,破壞力太強大了。

真不知道,古老年代馴服火龍駒、讓其成為自己坐騎的人族皇者和大帝們,是如何做到的。

「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

有人出聲,眼眸有著驚恐。

「沒錯,快點離開這裡,若是那火龍駒再返回,那可就完蛋了。」

周圍眾多倖存下來的傭兵,紛紛出聲,被嚇破了膽。

林寒也是踏步離去。

這一趟,他不僅收穫了眾多赤色靈花,更是描摹了一套可能是皇級武學的四季劍術,來自大晉帝國一流勢力春秋門,可謂是大獲豐收。

諸天無敵代練系統 若是吞噬那赤色靈花,參悟了四季劍術,林寒知道,自己的實力,肯定會有一個質的突破。

寵你入骨:小妻乖一點 「希望慕容霸刀那傢伙安全離開了。」

林寒環顧四周,沒看到慕容霸刀的身影,他呢喃一聲,不再遲疑,轉身離開這片被大戰毀滅得滿目瘡痍的荒丘之地。 漆黑夜幕之下,倖存下來的傭兵,都是快速離開這片被毀得滿目瘡痍的荒丘之地。

不過,由於月黑風高,回去的路,在這種漆黑大荒密林中,基本辨別不出來。

「嗡!」

漆黑天幕下,升起了一堆堆篝火。

一群群人圍著各自的篝火,準備在此度過一夜。

此時,林寒也加入了一群傭兵中,圍繞著一堆篝火。

「無論如何,在這裡,還是多謝小兄弟先前的提醒。」一個傭兵咧嘴一笑,頓時出聲望向林寒說道。

這群傭兵,大多數都是先前受到了林寒的啟發,才紛紛快速躲入那荒丘下的各個隱蔽處。

不然,他們現在,恐怕已經被大戰波及,成為了屍骨,甚至是屍骨無存。

「無妨。」

林寒笑著搖了搖頭。

「不知小兄弟是哪裡人,如此年紀輕輕,就已經認證了九級傭兵,出來闖蕩歷練,看來小兄弟是某個大勢力中的天才弟子。」那傭兵是個面容憨厚的大漢,看到林寒如此年輕,不由好奇問道。

話落,周圍不少傭兵都是紛紛望過來。

顯然,他們對於林寒這個神秘強大的少年傭兵,都是無比好奇。

「我來自天火大國,天劍門。」林寒笑了笑道。

這些,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告訴這些傭兵也無妨。

「天劍門?」

「天火大國境內那個巨頭勢力?」

「怪不得小兄弟你有著天縱之姿,原來來自這種大勢力。」

聽到林寒口中的「天劍門」,眾多傭兵都是目光露出敬畏之色。

在他們心中,這種巨頭級別的大勢力,是他們這些流浪傭兵,永遠觸及不到的存在。

夜色漸深,眾人笑談,準備休息,第二日返回。

林寒找尋了一個隱蔽的位置,盤膝坐下,默默修行。

期間,他以吞噬了一朵朵赤色靈花,只覺得一股股強大充沛的火屬性本源之力,在四肢百骸中涌動,最後匯聚丹田,不斷壯大他的靈元。

修為,就在這麼一步步穩固當中。

夜半十分。

空氣,似乎顯得愈加冰冷,甚至是有些刺骨。

「嗡!」

盤膝而坐的林寒,覺察到了一些什麼,突然睜開了雙目。

而就在他睜開雙目的瞬間,一種無比恐怖的威壓,頓時從整個天穹覆蓋下來。

「吼……」

遠處大荒密林深處,黑暗中,傳來了一聲讓無數人毛骨悚然的嘶吼,仿若一頭被埋葬地底千年的洪荒巨獸,脫困而出,要掙脫封印,崩裂大地。

吼動山河,震撼星月!

一種來自靈魂上的顫慄,讓這片密林中休息的所有傭兵都是一瞬間驚醒。

「發生了什麼?」

「那吼聲是什麼?為什麼我感到了一種來自靈魂上的戰慄?」

「莫非,火龍駒沒死,它再次歸來了?」

一眾傭兵神色驚駭,想要快速離開這片兇險之地。

「轟」

但就在所有人都要離開此地,遠處漆黑的大荒密林黑暗中,陡然一股慘烈的氣息沖霄而上,大地崩裂,無數古木被一種強大的氣流給吹飛到了高空之上。

幾乎就在下一刻,兩個燈籠大、仿若赤色大日在燃燒的巨大獸眸,從那片黑暗中快速接近,直接朝著眾人所在的方向逼迫而來。

「是它!」

「火龍駒,它竟然沒有死,還回來了?」

縱然這些傭兵都是刀尖上舔血的凶人,但此時看到了那黑暗中突然顯現出的燈籠大獸眸,充滿一種無與倫比的凶煞之氣,所有人如墜冰窖,呆立在原地。

「快跑!」

一道驚恐的大吼聲響起,眾人紛紛反應過來,要朝著遠處潛逃。

但火龍駒太強大了,它縱然此刻渾身傷痕纍纍,但碰到這些傭兵,怒意滔天。

「你們這些人類,竟然敢捕殺偉大的火龍駒,簡直是該死!」

老氣橫秋的聲音,從火龍駒的猙獰巨口中傳出,它如龍似虎的龐大獸軀猛地一動,粗大如天柱的蹄子,燃燒烈焰,轟然踏下,將大地崩裂、燒灼。

「啊!」

「啊!」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無數在此休息的傭兵,根本來不及逃走,全部被那火龍駒踩成碎片。

這片大地,一瞬間被這頭凶物,以無數傭兵的血液染紅了。

煞氣滾滾,震蕩長空。

此時,火龍駒這頭絕世凶物,站立在那裡,仰天嘶吼,似乎在宣告自己的威嚴,不可侵犯。

「好強!」

一處隱蔽的草木中,林寒潛伏在那裡,他看著空地上那身軀雄偉的火龍駒,有些口乾舌燥。

先歡不寵:錯上他的牀 這種絕世大妖,傳承古老年代的血脈,太強橫了,縱然重傷垂危,也不是一般武者能夠覬覦的。

那最後六個追趕這火龍駒的洞天境強者,恐怕凶多吉少。

此時,火龍駒殺了所有傭兵,並沒有發現潛伏草木深處黑暗中的林寒。

它整個身軀完全直立了起來,那碩大的龍頭,此時緩緩抬起來,張口一吸,周圍的月光都是黯淡了一些,顯然照射下來的月之精華,被其吞吐,在恢復自己的力量和獸軀。

林寒此刻近距離觀看這有著百丈高大的火龍駒,幾乎有種遮蔽星月、籠罩天穹的感覺。

「走。」

林寒看到這火龍駒在恢復力量,自然是小心翼翼,準備離去。

若是等這火龍駒完全恢復,自己藏身之處,恐怕要被一瞬間發現。

「嗯?竟然還有一個螻蟻,躲過了我的探查?」

驀地,一道沉渾有力的聲音在夜空下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