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股悠揚古老的氣息,從石門之中飄揚而出。

這股氣息,似是與天地永存,與日月一般,恆久不變,世間蒼宇,盡數融於其中。

大道法則,似是也蘊藏在了這股氣息裏頭。

一名身軀魁梧的男子,從沉睡的水晶棺裏頭坐起,猛然之間睜開了眼睛。

一瞬間,他的目光,似是穿過山嶽河川,橫跨九州大地,萬里星辰皆在目光之中,浩瀚無邊的宇宙,似是也盡收眼裏。

只看見他放大的瞳孔當中,呈現出一片悽慘之景,一名名真仙,自高空之中隕落,哀嚎不絕,遠在龍虎山上所發生的一切,在這一刻,都在他的目光之中,看得清清楚楚,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動靜。

“這兩人……”

他喃聲說了一句,一股力量,似是從他的身軀之中爆發而出,浩瀚如汪洋大海,不斷迴旋,逆天而上,震碎九霄。

這一刻,他的瞳孔之中,倒映出兩個身影。

仔細一看,竟是李長生和李浩玄。

穿越女配重生紀實 男子面色冰冷無情,從石門當中走出,站於懸崖峭壁之上,面前,飄落的大雪,一片悽迷,將眼前的景象化作一片雪白。

世間萬物,在這裏,似是都被嚴寒所覆蓋。

然而,這冰冷的白雪,千萬年來,卻未曾澆滅他心中的那團火焰。

這一次,洶洶的火焰,越發旺盛。

“我……來……了……”

他一字一句,似是與天言,與地語。

話音落下,他整個人,化作一道神芒,震天而起。

一瞬之間,連綿雪峯,發出了轟鳴的巨響,似是塌沉一般,恐怖的力量,驚天地而起,顫萬物而生。

萬里喧囂,剎那之間,如陷入一片寂滅。 一名佝僂的老太婆,面色枯黃,雙目卻是有神。

這一刻,她朝着龍虎山的方向望去,面上神色越發變得猙獰。

許久之後,她怒吼一聲:“李長生,你殺我兒孫,拿命來……”

話音落下,老太婆震天而起,化作滾滾煙雲,剎那之間,瞬息萬里,不到片刻,便來到龍虎山外頭。

只看見雲海一片黑漆漆,似是濃霧繚繞一般,沉沉的威壓,轟鳴而下,如同要震碎天地,澎湃的力量翻涌不斷,洶涌至極。

老太婆面容如厲鬼一般,可怖至極,一手探出。

“轟”

巨大的聲威,綻放而出,直穿虛空,剎那之間,便朝着龍虎山高空之中的李長生和李浩玄襲來。

一時之間,衆人心中一顫,連忙擡頭看去。

“胡三太奶……”

“是胡三太奶奶……”

在場的保家仙,感應到老太婆的氣息,心神一震,激動無比,似是看到了希望一般,紛紛開口驚呼。

李長生與李浩玄,察覺到凌厲的殺意,直衝而來,不敢大意。

只看見兩人回身打出一擊攻勢,整個人不斷向後飛退閃避。

猛烈的攻勢,不斷在高空之中爆炸,如同火山噴發一般,炙熱的氣浪飛涌而出,鋪天蓋地,雄厚的力量,震動四方天地,羣山坍塌不止。

https://ptt9.com/18873/ “黑風姥姥?”

李長生面色一暗,眉眼微微一眯。

他與黑風姥姥的分身交手過,自然知曉,這黑風姥姥實力驚人。

新風領地 沒想到,這龍虎山一戰,竟然將黑風姥姥也引過來了。

騰騰的氣浪,似是捲成天龍一般,咆哮不止,剎那之間,貫穿虛空,萬物蒼宇化作一片迷濛,恐怖的氣息,掃蕩而來,橫跨長空,將戰場分割開來。

激戰當中的衆人,被這股強大的氣息所震駭住,紛紛停手,向後退去。

“怎麼回事?”

張天師眉頭一皺,看向遙遠的天際。

此時此刻,上百名保家仙,已經被李長生和李浩玄,坑殺大半,一部分被收入了乾坤袋之中,只剩下四、五十人,聚集在一起。

另一頭,李長生、李浩玄、張天師、老者、顧遠寒、胡萬里凌空而立,並做一排。

“恭迎胡家三太奶奶……”

只見衆保家仙高呼一聲,面上露出了恭敬的神色,目光之中,閃着精光。

胡三太奶奶出現了,這一下……保家仙如虎添翼。

老太婆佝僂着背,臉上露出了陰邪的笑意,似是一瘸一拐,緩緩地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她一出現,四周空氣仿若凝固一般,全場寂靜下來,讓人幾欲窒息。

這……就是胡三太奶?

衆真仙看到此人,一時之間,心中微微一顫。

畢竟,胡三太奶在保家仙裏頭,輩分極高,自身實力也強大無比,平日裏頭……就算是保家仙的人,也未必有機會見到她。

見到這等人物出現,李長生等人,也不由得小心謹慎起來。

“你便是胡三太奶?”

李浩玄陰沉着臉,看向了那老太婆,似是有些驚詫。

畢竟,他自認爲自己半人半屍,看上去已經足夠駭人了,沒曾想,這老太婆身上的氣息,似是比她還要古怪,陰森至極,若不是知曉她乃是仙,恐怕……李浩玄還當她是魔呢!

“小娃娃……你們殺我子孫,好大的膽子……”

胡三太奶擰着臉,瞪大了眼珠子,大喝一聲,看上去氣勢逼人。

“三太奶奶,我們終於等到你來了……你可要爲我們做主啊……”

胡天剛面露悽慘之色,連忙開聲喊道。

話一出口,一干保家仙,紛紛開口附和。

衆人一眼望去,這保家仙已經去了大半,許多保家仙慘死在李浩玄這個傢伙的手裏,超乎了在場真仙們的預料。

原本還以爲,上百名真仙,足以撼動天地,沒曾想……今日一戰,竟然讓人目瞪口呆。

“兒孫們放心,今日……三奶奶給你們做主……”老太婆氣勢驚人,大喝一聲,整個人猶如有神威加身一般。

李浩玄見狀,冷冷一笑,說道:“你個老妖婆,縱容子孫後代,佔我道教祖庭……十惡不赦……我們還沒開口追究,怎麼反倒是你先來叫囂了?”

這一羣人當中,就屬李浩玄最爲格格不入,自身半人半屍,原本也是大奸大惡之人,剛纔這一番話,從他的口中說出,倒是讓不少人爲之側目。

張天師白眼一翻,跟一旁的顧遠寒嘀咕了一句:“李浩玄這傢伙……真是影帝來着,不拿奧斯卡真是可惜了……好人壞人他都能演……”

“現在都是一條船上的,不要拆臺……”

一旁的老者,似是聽到張天師的話語,乾咳了一聲,提醒說道。

“嘿嘿!”

張天師咧嘴一笑,這纔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胡三太奶眉眼微微一眯,凝神看向李浩玄,緩了半晌,發出了陰陽怪氣的聲音,說道:“你便是那李耳的三弟?”

“正是你爺爺我!”李浩玄面色一震,絲毫無所畏懼,邁步從衆人當中走出,氣勢洶洶。

“好……好……”胡三太奶聽到他那一番話,氣得咬牙切齒,牙花子都要嘬碎了,惡狠狠地說道:“李家真是個出人才的地方……竟然還有你這種半人半屍的怪物……哼哼……要我說,相比之下,我保家仙一族,汗顏得很啊!”

這老太婆眼神可是尖得很,一眼便看出李浩玄的身體之中,存留着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知曉這李浩玄所修煉的術法神通,與其他人有所不同。

不過,對於李浩玄來說,老太婆這一番話,他早前聽別人唸叨,耳朵都要出繭子了,自然是不會生氣。

只見他陰森一笑,說道:“老妖婆……你要不服氣,可與我一戰!正好……我殺了你不少的徒子徒孫,這些小動物湊一湊,弄個滿漢全席差不多了……現在,就差一盤主菜了……剛好你這老妖婆送上門來……”

胡三太奶平日裏頭高高在上,何時聽過這樣的嘲諷?

這一下,徹底氣得頭頂冒煙,整個人猙獰着臉,猶如厲鬼一般,大吼一聲:“黃口小兒,口出狂言……你出來……讓我殺你……”

話音落下,整個人一拂衣袖,化作一道淒冷的寒光,直衝李浩玄而來。 兩股神力在高空之中碰撞,剎那之間,掀起一片狂潮。

胡三太奶威勢驚人,已經達到了大羅金仙的實力,不在李浩玄之下,有她出手,衆保家仙高呼連連,一時之間,戰意滔天,爲胡三太奶擊鼓助威。

自龍虎山開戰以來,一路戰歌不斷,激昂萬分,雙方打了一天一夜,不分勝負。

整片龍虎山,更是淹沒在一片硝煙之中,若不是有鎮天鎖地塔封存此處,只怕早已經讓世人驚恐萬分。

真仙開戰,勢同水火,所到之處,萬物崩裂坍塌,一片殘破廢墟。

滾滾塵煙,不斷沖天而起,遮天蔽日。

浩瀚煙雲,似是化作巨大的陰影,籠罩天地。

“天狐九變……”

胡三太奶一聲長嘯,整個人神光掃蕩而出,周身上下,似是熠熠生輝,無盡的霞光,顫動天地而落,淹沒山嶽河川,貫穿茫茫天地,鋪卷而來。

衆人目瞪口呆,一時之間,驚駭萬分。

之前雖聽聞胡三太奶實力驚人,但在場之人,皆未見過這老太婆出手,今日一見,果然超乎人們的想象。

一干保家仙,更是亢奮至極,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色。

“胡三太奶萬歲……殺了這些道門中人……”

“胡三太奶縱橫千古,鴻威蓋世無雙……”

“……”

衆保家仙齊聲呼喊,滔天的戰意,似是沖霄而上,巨吼聲如同驚雷一般炸響,響徹羣山之間。

李長生等人,深吸了一口氣,神色凝重,不敢大意。

只看見高空之中,李浩玄踏空而上,漫天屍氣橫空而起,似是化作無盡神力,巨大的道門法印,於虛空之中震盪而出,燦燦發光,九州之上,江海似是被這巨大的能量所牽引,震勢而上,直衝雲霄。

“老妖婆,吃我一記……”

李浩玄大吼一聲,面色陰森,一拳轟出。

“轟隆隆”

巨響連綿,不斷崩裂的虛空之中,浩瀚的光華飛射而出,與胡三太奶打來的攻勢相互碰撞,漫天光霞飛舞,越發絢爛奪目。

一道道聲威,轟鳴不絕。

兩人交戰當空,狂涌而出的氣浪,浩浩蕩蕩,直朝着四面八方侵襲。

“退……莫要被傷到……”

人羣之中,一人高呼。

其餘衆人,反應過來,不敢小看,連連向後退去,留出一大片空地,供胡三太奶與李浩玄熱戰。

兩名大羅金仙交戰,威勢早已經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瞬息之間,天搖、地動、山崩、海嘯、斗轉星移,一片朦朧,讓人眼花繚亂。

“天狐九變”一出,異象紛呈。

虛空之中,只看見數只神狐顯化而出,寒光大耀,剎那之間沖天而起,如化作神龍之威,巨大的能量似巍峨青山,直朝着李浩玄橫壓而下。

“屍骸成山!”

李浩玄感受到巨大的壓力,不敢大意,面色一厲,大吼一聲。

只看見大地不斷搖顫,發出了“轟隆隆”的巨響,一瞬之間,地面漲裂而開,一條條巨大的溝壑,顯化在衆人眼前。

緊接着,只聽見深淵之下,似是傳來了厲鬼尖嚎之聲,淒厲無比,讓人汗毛悚立。

衆人驚駭萬分,目光朝着大地之上看去。

黑暗的力量,從深淵裏頭瀰漫而出,這顯露出來的溝壑,似是有萬丈深,直通幽冥地獄。

陰森森的氣息狂涌而出,只看見一具具乾屍,殘破不堪,腐臭沖天,卻是動作伶俐無比,快如閃電,從深淵之下爬出,惡鬼的叫聲,震盪在整座龍虎山上,不知道的人,興許還以爲這裏化作一片人間煉獄。

漫天殘屍沖天而上,與高空之中神威浩瀚的神狐糾纏在一起。

神狐威勢驚人,仰天長嘯,所到之處橫掃千鈞,巨大的能量爆發而出,恐怖至極。

然而,雖是如此,但漫天殘屍數量驚人,讓人爲之驚歎,若非親眼見到,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這小玄子的術法神通,真是讓人驚訝!”

張天師臉上露出了驚詫的神色,乍了乍舌,跟李長生說道。

李長生之前,倒也從其他人那裏,見過這門術法神通幾次,不客氣的說,將臣與後卿,作爲殭屍王,一樣熟悉此門術法神通。

不過,這門術法神通,倒像是被李浩玄改良了不少,施展出來,威力更加駭人。

“天狐九變威勢巨大,只怕這些殘屍,抵擋不住……”

顧遠寒喃喃說着,一時之間也看呆。

“我看未必……”李長生面色凝重,淡淡地說了一句。

“額?”

幾人微微一怔。

就在這時,高空之上,數不盡的殘屍,似是佔了上風,一時之間,密密麻麻,將幾隻神狐圍住,神狐雖然氣焰驚人,但久戰之下,竟然氣勢上弱了幾分,有些寡不敵衆的樣子。

“呼啦”一聲。

漫天殘屍蜂擁而上,黑暗的氣息鋪天蓋地,暴戾之氣縱橫而來。

衆人目瞪口呆,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怎麼回事?”

“這……怎麼可能……”

在場衆保家仙,更是齊齊臉色大變。

所有的人,都非瞎子,只看見殘屍撲上,咬住了天空之中的神狐,一層又一層的殘屍,如同狂潮一般,一波接一波而來,殺之不盡。

不多時,幾隻神狐,竟然被殘屍淹沒,神狐身上發散出來的力量,被這些黑暗的殘屍不斷啃食,越發黯然。

漸漸,淒厲的吼叫聲傳出,天空之上,幾隻神狐,被數不盡的殘屍啃食得一乾二淨,消失無蹤。

“哈哈哈……老妖婆……看來你‘天狐九變’這門神通,不過如此……”

李浩玄仰天大笑起來,整個人得意萬分。

這威震三界的術法神通,竟然被他擋住了,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莫說是他,就連胡三太奶,似是也意想不到,臉色鐵青,難看到了極點,嘶吼連連,叫道:“小娃娃,莫要得意,你以這種邪門術法,毀我神通,此等下三濫的手段,讓人不齒!”

“什麼齒不齒的?你這一把年紀了,還有牙齒嗎?”李浩玄冷笑連連說道。

胡三太奶聽罷,咆哮道:“我要撕碎你……”

話音落下,雙臂一揮。

“轟隆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