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股金黃色的光霧,從他的身軀之中綻放開來,一下子沒入了牛角虎獅獸的身體之內。

牛角虎獅獸想要叫喊,卻是叫不出來,身形微微一顫,“砰”的一聲巨響,倒在了大地之上,揚起一片煙塵,似是暈眩過去。

李長生飄飄然,從牛角虎獅獸的口中出來。

三教弟子見狀,嚇得雙腳癱軟。

這牛角虎獅獸,乃是黑袍護法的坐騎,在十萬大山之中,一切勢力都知曉,但凡見到這牛角虎獅獸,就代表了黑袍護法已經來了。

這頭怪獸平日裏極其兇殘,受黑袍護法驅使,一個不如意,就會吃人性命,衆人都知曉它的厲害。

萬沒想到,今日,如此厲害的一首怪獸,還沒到片刻的時間,就被李長生給制服了。

三教弟子們個個落荒而逃,朝着深山密林裏頭的方向而去。

楊玄子等人大喜,連忙將手一揮,喊道:“李前輩,千萬不要讓他們跑了……”

烏月村裏頭,許多龍虎山弟子們,趁勢追了出來。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三教那些蝦兵蟹將,就無需再追,你們在此等候,我去追那黑袍護法便可……”

話音落下,便朝着黑袍護法逃跑的地方追去。

山林裏頭,只感覺四周草木,被風驚動得“嘩嘩”作響。

黑袍護法御空逃了一陣,便沒了力氣,轉頭見沒有李長生的身影,才鬆了口氣,落到了山林之中,繼續往黑巫教總壇的方向逃去。

普通人修煉,受肉體凡胎的限制,並不能長久的做到御空飛行,所以當初這黑袍護法,才弄了一頭牛角虎獅獸。

萬沒想到這一次,三教圍剿烏月村,卻是吃了一個大虧,這樣的事情,就算是打死黑袍護法,他原先也想象不到。

想到剛纔蠱老被李長生無上法印金光吞沒的那一瞬間,他就感覺心中直髮顫。

蠱老如此厲害的一個人物,竟然就這樣沒了?

換成是誰,黑袍護法都相信,但是此人是蠱老,這個老奸巨猾的傢伙,黑袍護法直到現在都不敢相信。

但蠱老確確實實是被金光說吞沒,沒了蹤影。

所以在那一刻,黑袍護法整個人都完全被嚇傻了,連想要與李長生一搏生死的念頭都沒有,捨棄心愛的坐騎牛角虎獅獸,轉身便逃。

黑袍護法一臉凝重,一路之上,心頭直髮顫。

這一下回黑巫教總壇之中,也不知道應該如何交代。

教主給了自己如此多的弟子,隨同鬼蠱堂、降術門一同前來圍剿烏月村,如今竟落得一個大敗的下場。

想着想着,黑袍護法一臉的懊惱。

正在這時,他身後的密林之中,傳出了“沙沙”的聲響。

黑袍護法整個人心中一驚,連忙回頭去看。

只看見密林之中,一個年輕人,笑眯眯地,走了出來。

“李長生?”

黑袍護法臉色一變,說道:“你的速度,怎會如此迅速?”

李長生咧嘴一笑,說道:“那牛角虎獅獸看着兇猛,卻是不頂用,我就輕輕一下,它就暈過去了……”

“什麼?”

黑袍護法嚇得整個人連忙向後退去,說道:“你要做什麼?”

李長生說道:“做什麼?當然是要宰了你……要不然,追了那麼遠的山路幹什麼?難不成吃飽了沒事幹,散步好消化不成?”

“你……”

黑袍護法大驚,剎那之間,連忙擡手,衣袖一動。

“轟”的一聲。

一股磅礴的力量,像是從他的衣袖當中震盪而出,直震得四周草木碎裂,直朝李長生而去。

李長生“哈哈”一笑,腳下不斷邁步而出。

每走一步,與黑袍護法之間的距離,就像是縮短了幾丈。

這每一步,看上去倒是尋常,卻像是縮地成寸一般,恐怖至極。

黑袍護法巨大的力量衝擊而去,還未等黑袍護法自己反應過來,只看見李長生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那股力量前頭,那力量也不知道怎麼的,就跑到了李長生的身後頭。

“啪”的一聲。

力量擊打在李長生身後頭的蒼天巨樹之上,瞬間將那棵大樹擊倒在地。

李長生卻似是根本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臉上掛着笑容,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黑袍護法的心,猶如掉入了萬丈深淵一般,這一刻,寒意直布全身毛孔。 “你……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黑袍護法驚恐地說道。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心隨大道,心之所在,道之所在。”

他說得玄乎得很,但鬼才相信他說的話。

https://ptt9.com/30750/ 不過在這一刻,黑袍護法也顧不得分析李長生所說的話是真是假,回過神來便想要跑。

“你跑不掉……”

李長生的聲音響起,再見他一步邁出,瞬間就到了黑袍護法的面前。

一隻手搭在了黑袍護法的肩膀上。

黑袍護法身子一顫,差一點摔倒在地,這一刻,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

恐懼已經侵襲他的內心,他也絲毫沒想要反抗。

一道金黃色的光芒,一閃而出,沒入了黑袍護法的身軀之中。

黑袍護法瞪大了眼睛,整個人臉色一變,栽倒在了地上。

李長生淡淡地看了黑袍護法一眼,隨後便朝着黑森林的方向看了過去,眼神之中盡是深邃,喃聲說道:“下一站,該就是黑巫教的總壇了……”

話一說完,深吸了一口氣,轉身便朝烏月村的路而去。

此時,烏月村的外頭,楊玄子帶領着一干龍虎山弟子,還有衆多的村民,將那牛角虎獅獸圍得裏三圈外三圈。

“你瞧瞧……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你看這眼珠子,比我整個人的身體還大……”

“那可不?剛纔一張嘴,差一點把李兄弟都給生吞了。”

“還好李兄弟乃是神仙下凡,又豈是這隻怪獸能夠隨意吃掉的?”

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看着面前的這頭怪獸。

大牛和老丁,更是繞着這頭怪獸,走了一圈,隨後停在了楊玄子的身旁,問道:“楊兄弟,這怪獸,你可見過?”

楊玄子聽罷,眉頭微微一皺,看了看牛角虎獅獸,搖了搖頭,說道:“我長這麼大,只聽說過,洪荒古獸有奇異之種,身材龐大,御空而行之時,遮天蔽日,氣勢滔天,但是……卻是從來沒有親眼見過。”

“這難道就是你所說的洪荒古獸?”大牛瞪大了眼睛,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楊玄子疑惑着搖了搖頭,說道:“應該不是,我聽師父說,洪荒古獸早已經失去蹤跡許久,想來應該是滅絕了,即便還在,怕也不是那黑巫教的黑袍護法能夠收服的,這隻牛角虎獅獸,估計只是什麼變異的怪獸罷了。”

洪荒古獸,天生自帶強悍的力量,能夠移山填海,震懾天下。但有一點,卻是與一般的獸類有所不同。那就是一般的獸類,可以通過修煉,變化成爲人身,又或者是飛昇成仙,但是洪荒古獸卻是不能,它們的力量,乃是天道賦予的,從一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擁有,雖然極其厲害,一般妖怪都不敢招惹它們,但是它們卻無法化作人身,更不可能飛昇成仙。

楊玄子繼續說道:“我看門派之中的古籍之上,曾有記載,人們所發現的最後一隻洪荒古獸,是周朝時期,再之後,就沒人見過洪荒古獸了,但時間歲月已久,許多事情,無從考證,興許在人世間的某處地方,某座荒山野嶺之中,還藏有洪荒古獸,那也說不準。”

大牛和老丁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一顧地點了點頭。

“我看,等李兄弟回來,問問他,應該就能知道了。”老丁說道。

楊玄子也點了點頭,說道:“李前輩所知甚多,乃我不能及,想來這隻怪獸的來歷,他應該是知曉的,要不然,他怎麼會僅僅只是將這頭怪獸擊暈,而沒有殺死?”

劍道獨神 “什麼?你說什麼……它只是暈過去?”

衆人聞言,嚇了一跳。

一時之間,只看見所有的人,“嗖”的一下,連忙向後退去。

原本村民們還以爲,這頭怪獸已經被李長生所殺了,這才大膽上前來圍觀的,沒想到聽到楊玄子這麼一說,立時心生膽怯。

萬一這怪獸突然醒來,李長生不在,那村民們可怎麼辦?

剛纔看這怪獸,威勢洶洶,一嘴巴張開,感覺能將幾個活人同時吞下去的樣子,可怕至極。

楊玄子和一干龍虎山弟子,有道法在身,自然是無需害怕,這怪獸萬一醒來,他們要逃,還是能逃得掉的。

此時,只看見李長生的身影,從山林裏頭出來。

村民們見狀,這才鬆了一口氣。

“李前輩……”

“李兄弟……”

衆人連忙開口叫道。

李長生微微點了點頭,一笑,說道:“那黑袍護法,已經被我解決了,這下沒事了。”

衆人大喜,一時之間,都歡呼起來。

“咦……對了,李兄弟,你說這怪獸,是什麼東西?”大牛開口問道,十分好奇。

李長生說道:“本就是一隻尋常野獸罷了,估計是被黑巫教的黑袍護法,用了什麼邪術來祭練,才養成了這副模樣……放心,別看它體積龐大,其實道行卻是不咋地,那黑袍護法,估計也就是拿它來當個交通工具罷了。”

“哦……”大牛點了點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楊玄子眉頭微微一皺,說道:“那李前輩,你留着它,要做什麼?”

他心中卻是明白得很,李長生要殺這隻怪獸,只需要彈指之間,便可做到,如今僅僅只是將這頭怪獸擊暈,那想來必定是有用處的。

李長生一笑,說道:“我也缺個交通工具,這怪獸馴服之後,可供我們使用,到時候來往進出於十萬大山,也就方便得多了。”

“原來是這樣。”楊玄子明白了。

李長生說道:“放心吧!到時候我將一縷神識,打入這怪獸的腦海之中,於它睡夢之中,將它馴服,待它醒來,自然就會溫順許多,也不敢隨意傷害他人性命。”

話一說完,李長生走上前來,一手掐起法印,口中唸唸有詞,隨後輕輕一摁在了牛角虎獅獸的額頭之上。

只看見一道金黃色的法印,瞬間沒入了牛角虎獅獸的大腦袋裏頭。

村民看得咋舌,不禁誇讚連連。

楊玄子站在一旁,說道:“李前輩,那如今三教之事,該如何做?”

李長生聽完,一笑,說道:“我們只殺了一個黑袍護法而已,對於黑巫教來說,是驚天大辱,對於鬼蠱堂與降術門來說,卻是無礙,如今……該是我們主動出擊的時候了……你等好生休息,明日一早,我們便進軍黑巫教總壇。”

“只殺死一個黑袍護法?”楊玄子怔了一下,有些疑惑,說道:“那蠱老呢?”

“蠱老?”李長生淡淡一笑,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說道:“那個老傢伙,確實不簡單……”

“什麼意思?”

李長生說道:“我殺死的蠱老,並不是真正的蠱老。” 楊玄子一怔,說道:“什麼意思?”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我剛纔所殺的,不過是蠱老的一縷分身罷了。”

“分身?”楊玄子吃了一驚,說道:“他的一縷分身,就如此厲害?剛纔動起手來,昏天黑地,絲毫不比那八殘神師弱上分毫。”

李長生說道:“這蠱老活了許久,是個老奸巨猾的東西,三教聯合圍剿烏月村,估計他的心裏,多了一絲心眼,於是特意弄出一個祭練許久的分身,來到此地,其實……他這麼做,倒也是對的。”

“對的?”楊玄子眉頭一皺。

李長生點頭,說道:“倘若我們烏月村不堪一擊,那麼八殘神師和黑袍護法,再加上岷山七聖,就已經足以將我們烏月村踏平的,他若親自前來,豈不是多此一舉?”

楊玄子說道:“倘若那八殘神師和黑袍護法,再加上岷山七聖,都無法將烏月村踏平,那麼,他就沒必要親自涉險,來此一趟?”

李長生笑道:“不錯……”

楊玄子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他還真是聰明得很。”

李長生冷冷說道:“我們掃蕩十萬大山,如今黑巫教首當其衝,它們鬼蠱堂,自然是不需要強行來當出頭鳥。”

楊玄子說道:“他們只需要坐山觀虎鬥便可,降術門則不一樣,降術門的弟子,遍佈天下,即便是這十萬大山之中,容不下他們,他們一樣可以轉到南洋一代去。”

“是這個道理,沒錯。”

十萬大山裏頭的黑巫教,可以說得上是最爲純粹的“巫”。蒙古的薩滿教,雖然也繼承了黑巫教的一部分“巫”文化,但並未能真正做到勾連天地的意念,至於東北區域的“薩滿”就更不用說了,本質上都與蒙古的薩滿有所區別,更別說相比十萬大山裏頭的黑巫教。

……

鬼蠱堂。

一間香檀瀰漫的房間裏頭。

這房間倒是十分乾淨整潔,絲毫沒有一絲雜亂,沒有任何的蠱蟲。

但是在這間房裏,卻坐着兩位鬼蠱堂地位最高的人。

一人便是蠱老,另一人,則是鬼蠱堂的蠱主。

蠱主身穿錦衣玉服,看上去倒是頗有一番威嚴氣勢,非同小可,只感覺恍如有天威降臨,籠罩住一般。

一旁的蠱老,面色似是十分憔悴,看上去奄奄一息,如同一個風燭殘年的糟老頭,但是雙眼卻是囧囧有神。

“蠱老……你此番化一縷分身,參與圍剿烏月村,可有回訊?”

蠱主開口問道,面上一片平靜,看不出有任何的神情。

“咳咳……咳……”蠱老用手捂住嘴巴,乾咳兩聲,顫顫地說道:“那李長生,非同小可,怕是不好對付。”

蠱主說道:“你仔細說來聽聽。”

蠱老說道:“那李長生,乃是受張道陵之命前來十萬大山,此次與三教作對,完全是早有預謀,想來必定是做了萬全的準備,不可小看。”

“張道陵?”蠱主聽到這個名字,似是有些驚訝,不過臉上的神色,卻是一點變化都沒有,只見他用手輕輕指了指天上,看向蠱老。

蠱老似是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笑,說道:“一縷化身。”

蠱主聽完,心裏放鬆了許多,緩緩地說道:“一縷化身,所能承載的力量,畢竟有限,也非不可殺死。”

張道陵之名,對於十萬大山的邪惡勢力來說,就是一個噩夢。

所以,即便強如蠱老、蠱主這樣的人物,也不得不小心謹慎一些。

甚至,這一刻,他們覺得,連在這個房間裏頭說話,都會被人所聽到一樣。

蠱老輕輕拍了拍手,只看見一道光霧,瞬間化出,形成一道薄如蟬翼的屏障,將他與蠱主籠罩在了其中。

做完了這一切,蠱老開口說道:“他那一縷化身,未能親臨十萬大山,所以……對於他的力量,我們也只能揣測罷了……不過……我所說的,重點不是在他。”

“不是在他?”蠱主眉宇微微一動,說道:“你是指那個李長生?”

蠱老點了點頭,說道:“不錯。”

蠱主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他即便再有能耐,又能如何?”

蠱老這次,搖了搖頭,說道:“他憑藉一人之力,逼退三教聯合,那岷山七聖,也覆沒在了他的手裏。”

“哦?”蠱主聽完,淡淡一笑,說道:“如此說來,倒有些意思。”

蠱老緩緩地說道:“我那一縷分身,也……”

說到這裏,他頓住了,禁不住乾咳了幾聲,面上似是蒼白了幾許,沒有一絲血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