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丁浩!

在丁浩消失的半年時間裡,李牧雲曾經橫掃記名弟子五院所向披靡,拿回了本該屬於他的一切,但是,他很快就對這種沒有挑戰性也沒有對手的遊戲感到厭倦,直到六峰六座之中突然有前輩出現,將他和梁飛雪、李蘭三人提前收入到了內門之中。

在未完成記名弟子修鍊之前,就被提前破格收入六峰六座,這樣的事情,在問劍宗的歷史上很少發生,所以對於三人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殊榮。

而在六峰六座之中接觸到的功法和戰技,顯然要比記名弟子時精妙了無數倍,又能獲得難以想象的修鍊資源和各種輔助,三人本就是超級天才,修鍊速度自然是一日千里。

當再次回到記名弟子五院,李牧雲和梁飛雪都以為自己和丁浩之間的對決,將以丁浩的徹底落後而畫上句號。

但是誰能料到,上天的玩笑並沒有就此罷休。

回來才知道,原來丁浩就算是沒有進入六峰六座,照樣將整個宗門都鬧了個雞飛狗跳,照樣以他獨特的方法,震驚了整個宗門,即便是他們身為六峰六座一員的榮耀,也無法掩蓋丁浩用刀劍打出來的赫赫威名。

而眼前擂台上發生的一切,讓李牧雲和梁飛雪兩人,都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丁浩很聰明,他將來自於金剛小呆的巨大神力,全部巧妙地轉移到了擂台地面,悄無聲息地震碎了整個擂台。」

「一種很精妙的技巧,能夠用到如此潤物細無聲的地步,令人嘆為觀止!」

「不只是這樣,丁浩每一次出手,都將【金剛十二殺】的破綻和弱點全部都找了出來,他顯然是有意識地幫助小呆完善殺招,經此一戰,以小呆的天賦,他一定可以將【金剛十二殺】完善到一個很可怕的地步!」

「這是丁浩習慣的做法,有點兒老好人,但的確很管用,很多人和丁浩敵對的人,都會因此而成為他的朋友!」

「很好,半年不見,他沒有落後,沒有讓我失望!」

「大哥有把握嗎?」

「把握?很難說,不過,就算是丁浩很強,也還不足以讓我喪失鬥志。」

梁飛雪和李牧雲的低聲對話,落在了身邊兄弟們的耳中,陳勝等人不禁都心生感慨。

老四孫九天是其中感觸最深的一個。

記得當初在第一次五院大比之中,丁浩面對大哥二哥的時候,只能是苦苦掙扎,玄氣境界上差了太多太多,最終只不過是憑藉著那一招奇怪的防守劍式,僥倖才勝了半籌,勉強登上了第一的寶座。

當時大哥二哥雖然沒說什麼,但是七義盟其他的兄弟,都對那個結果非常不服,憋著一口氣要在下一次的大比之中,徹底將丁浩打趴下。

但是現在呢?

近一年時間過去,第二次對決有可能到來的時候,眼前的丁浩,已經不知不覺強大到了這種程度,連驕傲自負如李牧雲大哥,也不得不親口承認,對上丁浩並無十足把握。

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堅信大哥李牧雲無敵的孫九天,在這一刻,突然產生了一絲絲動搖。

而且,他心中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一次大哥李牧雲從天劍峰迴來,有什麼地方發生了某種微妙的變化,這是一種直覺,孫九天只是覺得奇怪,卻無法說清楚這種變化到底源自於哪裡。

……

與金剛小呆一戰,對於丁浩來說,只是一個臨時的小插曲,但是對於很多其他人來說,卻是年終大考開始之後,最為精彩的一場對決。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競爭開始變得越來越激烈。

來自各院的真正的高手,開始展開一場場龍爭虎鬥,針尖對麥芒一般的苦鬥時有發生,一場場明星級別的重量比賽,終於開始先後上演。

呂狂一刀擊敗老對手王小石!

李殘陽擊敗了七義盟老六陳啟東。

小武痴陳勝擊敗了東毅。

李伊若擊敗了南宮正。

蕭承宣擊敗了孫九天。

林信擊敗何飛魚。

任逍遙擊敗了玉珏瑤。

慕容煙織擊敗了丁勝偉。

李牧雲擊敗蕭承宣。

梁飛雪擊敗林信。

任逍遙擊敗陳勝。

呂狂擊敗李殘陽。

李伊若擊敗慕容煙織。

一場場的比賽,一次次的歡呼,一個個勝者的誕生,一滴滴灑落的汗水、鮮血和熱淚,一聲聲不甘的嘆息,還有那折斷在擂台上的刀劍和倒在擂台上的身影……

無數人的命運,在這一刻被改寫、定格。

丁浩的對手基本上都選擇了棄權,哪怕是【運道超人】任逍遙這樣的人氣選手,在抽到丁浩之後也直接放棄了比賽。 「怎麼可能?我居然抽到了丁浩?該死,我的運氣怎麼會變得這麼差?難道丁浩能剋制我的運氣?」

小胖子很鬱悶。

幾乎所有人都達成了共識——

如今的丁浩,是不可戰勝的,與其消耗實力與丁浩鏖戰,還不如進入敗者組重新尋找機會。

時間在激烈的角逐之中飛快的流逝。

轉眼之間就是六天時間過去。

也不知道是誰率先傳開,關於丁浩和李牧雲之間的一劍之約,重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很多人這才想起來,在當初的第一次五院大比之中,李牧雲以王者之姿橫掃一切一切對手,唯有在面對丁浩的時候,因為無法破解丁浩的【閉門謝客式】,高傲自負的李牧雲擲出長劍,主動退賽。

當時兩人之間有過一劍之約,李牧雲發誓,下一次交手,定要破解【閉門謝客劍式】。

如今一年時間過去,不論是李牧雲還是丁浩,兩人的實力都已經有了跨越式的增長,如果再次對決,誰才會笑到最後?

這次對決,被炒的越來越熱。

臨近最後一天的時候,抽籤結果宣告出來,李牧雲和丁浩這兩位公認的奪魁大熱門,終於在半決賽之中碰面了。

遠處的巨型觀禮台上,包括掌門人李劍意在內的許多宗門內外各大勢力的頭頭腦腦,一一現身。

按照問劍宗的傳統,為了表示對於記名弟子的重視,每一屆的年終大考,掌門人和六峰六座的掌座,都必須出席。

李劍意一襲白衫如雪,容貌俊雅,儀態威嚴地坐在主座的位置,他的身邊是包括羅峰主在內的六大峰座,以及其他問劍宗的實權巨頭。

平日里不食人間煙火的巨頭們,此時也都在低聲議論著這場即將開始的龍爭虎鬥,在問劍宗之中向來不算是高層的腹黑男王絕峰,不知道因為什麼,竟然也罕見地出現在了觀禮台座位上,而且位置還比較靠前。

演武場之中,決鬥擂台的周圍,人山人海,水泄不通。

記名弟子五院之中每一個叫得上號的高手,幾乎都出現在了人群中,他們不願意錯過這樣一場真正屬於記名弟子的高端對決。

黑壓壓的人頭彷彿是黑色的逆流一般,四周一片詭異的寂靜。

每個人都屏氣收聲,定定地看著擂台上那兩個風華絕代的身影,生怕錯過他們的任何一個動作、任何一句話。

擂台上。

「我們的對決,似乎比預想之中來的早了一些。」李牧雲王者之姿,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自有一股令人欽佩的風度。

丁浩知道他這句話的意思。

李牧雲是何等驕傲自負的人,他原本想要在決賽的擂台上和自己碰面,這樣他才能當著所有人的面擊敗自己這個宿敵,踩著自己的屍體,踏上五院第一人的寶座,用一場酣暢淋漓的決賽大勝,挽回第一次無緣大比的遺憾,然後將他的名字,永恆地鐫刻在這一屆記名弟子名單的最頂端。

「是嗎?可惜在我看來,半決賽和決賽沒有什麼不同,因為最終勝利的那個人,一定是我。」丁浩的目光,在李牧雲右手的手腕和胸部掠過,微微皺了皺眉頭。

「你比以前變得尖銳了許多。」李牧雲右手緩緩從袖子里伸出來,輕輕一握,一柄由紫色玄氣凝聚而成火焰長劍緩緩地形成,散射出驚人的金屬質感。

玄氣如刀!

這是進入大武師境界的象徵,玄氣可以凝結出兵刃和鎧甲了。

紫色的火焰熊熊燃燒,充斥著一種詭異高貴的氣息,丁浩眼中的疑惑更加濃郁,難道我真的猜錯了,那個操控赤紅色火焰的青銅鬼臉面具人,並不是李牧雲的化身?

「拿出你全部的實力吧,一柄玄氣神兵,還不足以戰勝我。」

丁浩說著,身邊的空氣盪起一串串透明漣漪,四柄純銀色的寒霜神兵,仿若是穿越時空而來一般,緩緩地浮現,守護在丁浩的身邊,在陽光的照射下寒芒刺眼。

空氣之中寒氣大作,宛如瞬間從初春來到了寒冬。

人群中響起一片不可遏止的驚呼。

一念之間,玄氣凝結成為兵刃鎧甲,對於無數記名弟子來說,簡直就是神話一般的存在,想不到今天在自己的同一輩人之中,真的有人做到了這一點。

傳說之中【玄氣如刀】的大武師境,終於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李牧雲看了看丁浩身邊漂浮著的四柄寒冰巨劍,再看看自己手中有點兒孤單的紫色火焰長劍,傲然一笑,道:「很多時候,數量不一定決定勝負。」

丁浩嘴角浮現一絲弧度,輕輕一揮手。

咻!

四柄寒冰巨劍同一時間飆射而出,宛若四道流光,帶著無盡的寒氣和殺意,灑下漫天劍網,朝著李牧雲絞殺過去。

李牧雲微微一笑,身形一晃,瞬間在原地消失。

砰砰砰砰!

連續四聲爆裂聲傳出來,像是一座隱藏在虛空之中的透明冰庫被砸碎,一塊塊銀色冰塊驟然濺射,其中夾雜著紫色火焰的火星,一股白紫相間的霧氣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四柄冰劍,瞬間被李牧雲的紫色火焰之劍,摧枯拉朽一般地斬碎。

下一瞬間,李牧雲的身形,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丁浩頭頂五六米高空,以一個類似於金剛小呆【沉膝殺】的姿勢,凝滯虛空。

他面色肅穆,口中念念有詞,雙手握著紫色火焰長劍,身體之中迸發出無窮無盡的火焰,席捲天地,灌注在了紫色之劍中。

紫色長劍於是發生了異變。

瞬間膨脹了數十倍,足足二十多米長,五米寬,紫色火焰繚繞在劍刃之上,猶如魔焰,有著一種攝人心魄的力量,彷彿只要看上一眼這魔焰,就會連靈魂都被灼燒。

四周大多數觀戰者,不得不在這一瞬間選擇閉上眼睛。

這柄巨劍實在是太過於巨大,以至於李牧雲這個主人,在巨劍面前都渺小像是螻蟻,簡直就可以忽略不計。

這顯然是一門極為可怕的戰技。

「灼世之炎·斬!」

李牧雲大喝一聲,宛如操控著遠古惡魔力量的戰神一般,手臂一沉,紫色魔焰巨劍對著丁浩,開天闢地一般斬了下來。

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清晰氣浪,在巨大劍刃兩側急驟的分開。

彷彿是天刃犁開空間壁障。

————– 又彷彿是海神化開汪洋狂瀾。

人們毫不懷疑,這一劍落下,足以瞬間連巨大擂台以及周圍的地面,徹底斬為兩段,一種沛然莫御的絕望之感,在周圍每個人的心中不可遏止地沸騰。

相比較之下,丁浩的身形,渺小的簡直可以忽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