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丁雨晴也蒙了,這陸羽是不是瘋了?她很清楚,如果不是陸羽正式並且嚴肅的要求,各位師兄是不會這樣「幫忙」的,可是如此局面,恐怕只有師尊那樣的人物處在陸羽的位置,才能夠化險為夷。陸羽沒有練過武功,又如何躲避這些帶著內力呼嘯而至的燈籠?這,這不是自殘嗎?

丁雨晴身邊的幾位嬪妃也都瞪大了眼睛,用手掩住了張大的嘴。

有的人不忍心看見這一幕,竟然閉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 包小聽是一名狡猾的黑客,掌控着許多不爲人知的信息。

據說那個使徒的企鵝羣就是包小聽黑進一臺臺搜索‘使徒’關鍵字的電腦建立起來的。

說實話,包小聽是個很有能力的人,林小北一度懷疑他接近自己的目的。

【叮,第六使徒Skr,您已收穫一名使徒作爲追隨者,由於您身具《魔魘》與《永恆》兩枚使徒稱號,您的追隨者數量得到擴充,目前1/40】

至強使徒對追隨者擁有生殺予奪的權利。

包小聽自願成爲林小北的追隨者,這讓他安心不少。

但使徒稱號只能控制人的命脈,卻不能控制人的思想,包小聽能在300萬惡貫滿盈的試煉者中拿到666絕不會簡單,林小北對包小聽仍存疑慮。

可林小北知道,現在還不是刨根問底的時候。

第三使徒威脅在前,他的海洋霸主計劃必須實行,首要的第一步,就是利用白依依公測玩家的身份佔領一個魚人據點作爲根據地。

此刻,白依依早已悠悠醒來,她很驚惶,她聽到那個藍色的龍蝦人竟然在說人話。

她裝着昏迷,卻豎起耳朵偷聽。

她聽到了使徒的隱祕,還有絕望羣島的計劃,這個死要錢的和龍蝦人絕不是普通的玩家。

可就當她準備質問林小北時,龍蝦人說等您做完這個任務,那女人就沒用了,可不可以賞給我。

這話裏的意思,就連傻子都明白,林小北和龍蝦人正在用她進行交易,她要玩蛋了。

白依依不敢聲張,直到林小北叫醒她才裝作幽幽轉醒。

“勞資一個文化人兒,非逼我變得粗魯是吧?”

“嚶嚶嚶…….你不守信用!”

泛着森寒微光的彎刀架在脖子上,白依依不敢反抗,同意了跟隨林小北去找魚人的據點。

私下裏,她已經在密謀着脫身計劃了。

就這樣,各懷鬼胎的三人整裝向藍色龍蝦人據點進發。

【叮,您的隊伍發現一個藍色龍蝦人據點】

林小北、白依依、包小聽躲在搖曳的灌木叢中,觀察着據點環境。

這個據點就像一個小型的村落,中間三三兩兩的茅草屋聳立,外圍則是一排柵欄,一隊手持鋼叉的藍色龍蝦守衛在柵欄邊緣的一塊石碑旁。

看樣子,這塊石碑就是建築型定風石了,它立在哪裏,那塊地方就會呈現出一塊無風帶。

【叮,您消耗MP5點,對一名藍色龍蝦人使用精準探查成功,獲得信息如下】

【怪物名稱:龍蝦守衛兵】

【種類:海洋種(藍色龍蝦人)】

【等級:10級(普通)】

【氣血:300】

【攻擊:45】

【防禦:5】

【速度:30】

【特性:挖地道】

【技能:鋼叉突刺,鋼叉投擲】

這普通的怪都有點猛啊。

“包小聽,這裏有多少這種龍蝦人?”

據包小聽說他就是來自這個魚人據點的,林小北打聽着。

“哥,這個據點有56只龍蝦人,大多在5-8級,10級的守衛兵只有20個,還有一隻龍蝦頭領,它是15級的精英級Boss!”

“56只全部解決太麻煩了,你有什麼好的辦法沒有?”林小北皺眉。

“這樣吧,哥,我去把Boss引出來,到時候只要你擊殺它,我就有把握說服剩下的龍蝦人歸順我。”

包小聽打着自己的小九九,雖然林小北給他畫的餅很誘人,但誰都不想被別人控制。

15級的Boss屬性強悍得令人絕望,如果林小北死了,他能獲得自由,如果林小北挑了整個據點,他就能收服一隊龍蝦兵,何樂而不爲呢。

聽到包小聽的話,林小北眼睛一眯。

根據包小聽的描述,這些龍蝦人都具有一定智慧,只要逮住他們的頭,是很有可能兵不血刃的佔領這裏。

但是Boss出動,小弟難道不動嗎?

“你是要我站在56只龍蝦人中間殺Boss嗎?”

林小北話音幽幽,這麼明顯的借刀殺人做法,他已經對包小聽產生了嚴重懷疑。

“哥,你連lv.60的骨龍領主Boss都能殺,不會連15級的精英Boss都殺不了吧?”

包小聽面容驚慌失措,掩飾着他的心虛,隨即又做恍然大悟狀,開始了他的毒辣試探。

“哎呀,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從試煉場出來後我們的天賦等級都下降了,哥,你要是不行,我可以把那些小怪一個個騙出來,單獨擊殺。”

說完話,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林小北。

根據他的觀察,林小北在現世應該無權無勢纔會畏懼第三使徒,現在遊戲中也選擇了沒有勢力的玩家身份作爲起步,如果那讓血屠夫和骨龍Boss死於非命的神祕手段也失效的話,那麼就只能對不起了。

“那就去一個個的引吧。”林小北笑着拍了拍包小聽的肩。

包小聽的試探並不高明,林小北看出來了,他故意不露聲色讓包小聽引怪,他想看看這包小聽到底想搞什麼名堂。

“那我去了啊。”

轉過身,包小聽的臉上毒辣之色一閃而逝。

這時,看着不遠處的包小聽正和一個魚人守衛對話,白依依眼珠亂轉。

“喂,死要錢的,這裏面好多怪物,萬一那隻龍蝦出賣我們怎麼辦? 逆世為凰:帝女權傾天下 保險起見,帶我跑吧,我再給你加20萬!”

白依依害怕的語氣,卻說着意味深長的話語。

她要挑撥林小北和包小聽的關係,她要這兩人內訌,她要林小北帶着有任務的自己逃亡,拖到遊戲下線,她就安全了。

“那就是40萬了!好多錢啊!老闆,馬克思說金錢的每個毛孔都滲透着鮮血,你們這樣的暴發戶是不是一身都是姨媽啊?”

林小北尬聊着,跑?開什麼國際玩笑嘛,不管包小聽叛不叛,只要龍蝦Boss一出來,他就立刻吹牛逼收網。

“你才一身姨媽呢,你全家都一身姨媽!”

遇到這種智障,白依依氣急。

突然,她聽到不遠處包小聽的談話。

“#@#……%&;%@#¥@¥……!”

(魚人語:快去報告首領,敵人的座標是1257,623)

“他背叛你了!他告訴了那個魚人我們的藏身位置!死要錢的,快帶我跑,快,不然就來不及了!”

白依依急切。

“那機裏哇啦的魚人語你也懂?”林小北瞪大了眼睛。

“你忘了,我的天生技能是外交……..啊…….”

就在白依依催促林小北跑的時候,‘沙沙沙’周遭灌木劇烈搖晃。

‘轟’,沙土漫天而起,白依依的面前一個比包小聽還大3倍的猙獰蝦頭破土而出。

“啊….好大的怪物!”一聲驚叫,本能促使着白依依拔腿就跑。

可是。

‘轟隆隆’,她的腳邊又是一陣沙塵飛揚,七隻龍蝦守衛兵個個手提鋼叉,面露猙獰,切斷她的退路。

緊接着,‘踏踏踏踏踏’灌木中藍色蝦羣涌動,幾十只藍色龍蝦也跟着瘋跑過來,將這裏圍了個水泄不通。

“呼喝!”龍蝦們鋼叉交替,彰顯着他們的聲威。

從小養尊處優的白依依哪裏見過這種陣仗,恐懼,驚悚,她跌坐在地。

完了,這次死定了!白依依陷入絕望。

“咳咳,老闆,你坐着當吃瓜觀衆也得注意點形象啊,走光了。”

這個調侃的聲音,是死要錢的,白依依本能的兩腿一緊,隨即一股無明業火佔據了她的心扉,她指着林小北怒罵出聲。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是你,都是你這個智障非要來這個鬼地方,我做鬼也不……嗯?…你!”

怒罵的白依依一怔,眼前的林小北哪裏還是林小北,那瀟灑的黑絲披風,那令人心醉的寶石彎刀,還有,還有那張蒼白的假面,向她走來的分明就是一尊暗夜中的詭笑魔鬼。

魔鬼披風橫擺,鬼魅般的聲音響徹整個魚人據點。

“龍蝦首領以及龍蝦守衛兵們聽令,我,以第六使徒《永恆魔魘》之名,命令你們,統統,自裁!”

‘自裁’、‘自裁’、‘自裁’…….

山林間的迴音猶如魔音迴盪,白依依看到龍蝦首領以及近前的七隻龍蝦守衛如列兵般整齊劃一,他們眼含驚懼,卻高舉鋼叉做着慷慨就義的動作。

‘噗嗤’

藍色的鮮血灑滿大地。

‘噗嗤’

七隻龍蝦守衛兵不甘倒地。

‘噗嗤’

‘噗嗤’

‘噗嗤’

…….

只餘下血厚的龍蝦首領帶着絕望與控訴不停的傷害着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