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三個武將同時點頭,並信心滿滿地走上了盤龍域的中心位置。

只是,當三人看清自己對面的情況時,有些不知所措。他們看到洛秦、葉斷文和胡一斷如三個連體兒般黏在了一起,且三人被一個黃色的,閃着金光的保護層所籠罩。

帝國武院的人都一陣惡寒,三個大男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如此親密!

考級八級的武將一陣鬱悶,心道:讓我纏住葉斷文,這怎麼纏?於是他大吼一聲:“葉斷文,是男人就出來跟我大戰三百回合!”

葉斷文使勁地思考了一下,在思考自己當不當這個男人,或者是在思考自己算不算男人。最終,他扮了一個十分娘氣的鬼臉。

這個八級武將被激怒了,自己從小被家族當做天才來培養,自己也確實是個天才,帝國出類拔萃的青年才俊,剛剛二十出頭就已經達到武將八級。一般人看到自己都是敬仰和豔羨。何曾被人這般禮遇過?他覺得不單是葉斷文,那個洛秦和胡一斷都在羞辱自己。

於是他高高躍起,身上的勁氣行雲流水般開始聚起,並匯聚到自己的掌上,輕輕一推,一個手掌形狀的勁氣,向葉斷文等三人拍去,手掌越變越大,當到達葉斷文三人面前時,已經一人來高。

手掌正拍在了洛秦釋放的防護罩上,洛秦、葉斷文和胡一斷在金黃色的護罩裏,如一顆彈球,被飛速撞擊了出去,砸在盤龍域的結界上,又彈向了別處,再被結界攔截,再撞向別處……如是往返。這個金黃的“球”,被撞擊的速度飛快,於是,盤龍域裏,就看到這顆金黃色的球到處亂撞,引來一陣陣驚呼。

終於,金黃色的球慢慢停了下來,裏邊的洛秦、葉斷文和胡一斷完好無損,這個護罩只是顏色稍稍變淺了一點兒。三人在護罩裏,對着這個八級武將齊齊呲牙,露出微笑,並伸出右手,攥拳,拇指齊齊向下,對他比了一個鄙視的動作……

柳雲在盤龍域外,看到了整個過程,頻頻點頭。他唯一擔心的就是胡一斷,昨天晚上做演示,他只是從天上往下落,就吐了老半天。今天看來,似乎撞了這麼多下,他也沒有任何異常。

於是柳雲對秦小冉比了一個厲害的手勢說道:“看來昨天的訓練是有作用的。”

秦小冉小臉一揚,“那是,昨天我扔了他整整一宿,從地面扔上天,落下來,再扔上去……”

柳雲很讚賞地點頭說:“下次有諸如此類的任務依然交給你。”說罷,再次看向了盤龍域中心的比鬥場。

此八級武將已經徹底被激怒,也不顧什麼行雲流水的動作,什麼風流倜儻、瀟灑絕倫的身姿,直接欺身向前,一拳拳、一掌掌、一腳腳踢在了洛秦、葉斷文和胡一斷的金黃色護罩上。

萌寶神助攻:首席大人,請站好! 另外兩個莆陽系的武將也加入了亂打的行列,只要這個光球到了自己的攻擊範圍,就一陣猛轟。

而載着洛秦、葉斷文和胡一斷的金黃色光球,被打得到處亂撞。盤龍域裏,本來正在津津有味觀看比斗的人們,都紛紛退出到了盤龍域外,因爲不知什麼時候,這顆光球就會向自己襲來,又不能出手打,這是別人的比鬥,那隻能躲,與其到處躲,還不如退出去。

退出盤龍域的人裏邊,就包括衛敬原和寧慈。柳雲對着兩人攤攤手說:“你看,我不進盤龍域是有道理的,你們不是還要退出來?”說罷,一臉的得色。

衛敬原和寧慈就假裝聽不到,假裝聚精會神地關注着盤龍域裏的比鬥。

也不知盤龍域裏,莆陽系的三名武將,對着這個黃色的光球轟擊了多久,三人已經停了下來,彎腰在那裏開始喘粗氣。一小半是因爲累,一大半是因爲憋屈。他們從沒這麼憋屈地進行過比試,打了大半天,連正主兒的邊都沒摸着。

黃色的光球也再次慢慢停了下來,裏邊的洛秦、葉斷文和胡一斷,眼睛微眯,似乎在打盹,胡一斷還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更是把莆陽系的三名武將氣得夠嗆,喘氣的聲音更粗重了……

莆陽系那個八級的武將,看了看黃色的光球,眼睛一亮,說道:“我們再努把力,你們看,這個防護罩的顏色已經黯淡了許多,相信它挺不了太久。”

另外兩人的眼睛也是一亮,於是,鼓足精神準備繼續轟擊。

只見胡一斷推了推貌似已經睡着的洛秦說道:“他們說你的護罩貌似要破掉了。”

洛秦慢慢睜開眼,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點點頭“哦”了一聲,便扭動了一下他渾圓的腰肢,胡一斷手上畫了一個金色的符咒。

洛秦、葉斷文和胡一斷的保護罩再次金晃晃、閃亮亮,且似乎比剛剛那個更厚實了。

WWW ▲TTκan ▲¢ 〇

莆陽系的三名武將差點吐血,心道,這要打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如果他們永遠不出來,我們只能在外邊等着他們在裏邊餓死了?!

同時,一股深深的無力感籠罩着三人,三人的氣機一滯……

青殊在盤龍域外眼睛一亮,喃喃道:“就是現在!”

盤龍域比鬥場上,洛秦、葉斷文和胡一斷三人也抓住了這個機遇。

洛秦突然撤去了三人的保護罩,剛剛還睡眼惺忪的葉斷文眼睛猛然睜大,手裏射出一道針一般的勁氣。胡一斷手裏早已準備好一個金黃色的漩渦狀符咒,當那針一般的勁氣從這個符咒中穿過,又複製了兩道一模一樣的勁氣,一共三道勁氣,一起射向了莆陽系的三名武將。

莆陽系的三名武將也發現危機到來,連忙提氣準備抵禦這次進攻。胡一斷卻默唸咒語,一個灰色的“咒”字出現在了莆陽系三名武將的頭頂,三人發現自己積攢勁氣的速度突然一滯、緩慢了下來。

還沒搞清楚狀況,葉斷文發出的勁氣,連同複製出來的兩道勁氣已經到了近前,並直接射穿了三人的肩窩,將三人打翻在地,久久不能站起來,勝負已分!

同時,洛秦和胡一斷也直接坐在了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氣,他們也已經拼盡了全力,剛剛看起來的雲淡風輕,完全是爲了麻痹對手。

盤龍域現場一片寂靜,所有人在震驚中無法自拔,真正交手,只是一個回合,就分出了勝負,且勝方毫髮無損,完勝!

沒有人敢小瞧這個組合裏的攻擊擔當葉斷文和防守擔當洛秦,同樣,也沒有人敢小瞧這個看似毫無用處的胡一斷,雖然單把他拎出來,是個任人宰割的角色。這場比鬥,能如此乾淨利落的取勝,且己方毫髮無損,這個胡一斷功不可沒。

所有人都記住了今天的這個組合,以前從未出現過的組合形式,竟有如此大的能量……

柳雲數着自己手裏的金幣,瞬間就多出了五倍。當然,姜玲、杜英、秦小冉、溫玉、溫碧和青殊,甚至剛剛贏得比鬥勝利的洛秦、葉斷文和胡一斷也都悶頭數着自己手裏的錢。

柳雲再次把自己手裏的金幣全部拿了出來,包括剛剛贏得的金幣,都拿了出來,高聲叫道:“第二局,我賭我能進盤龍域!”

立刻有帝國武院的工作人員收取了柳雲的賭注,並記錄了柳雲的押方,當然,恐怕柳雲是唯一一個押能進盤龍域的人。

柳雲瞄向了姜玲、杜英等人,大聲說道:“我已經下注了!你們呢?”

姜玲、杜英等人,包括洛秦、葉斷文和胡一斷依然在數錢,好像沒聽到般。

柳雲很氣憤地說:“你們覺得我會輸?”

姜玲、杜英等人繼續無視,還在數錢,貌似能數出花來……

—————————————————

跨年了,2016年最後一天,今晚準備連更兩篇。但對於一個一週有可能斷更四、五天的小說,連更兩篇實在不是一個值得炫耀的事情,只爲能在如此大喜的日子裏,慰藉一下我孤獨滴心靈。無量佛、彌陀佛~~ 帝國武院院長衛敬原和武將考級官寧慈,還沉浸在剛剛的比鬥失利中無法自拔。他們沒有輕敵,甚至已經高估了對手,選擇了最厲害的三人,自認爲穩操勝券。

讓八級武將去纏住葉斷文,就算葉斷文再厲害,也要全力抵禦吧?雖然洛秦防禦力很強悍,攻擊力卻基本爲零,落敗也是早晚的事情。至於胡一斷,衛敬原和寧慈就沒把他當盤菜,是個順便就能解決掉的人物,但最終,貌似這個人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衛敬原和寧慈看着高高掛在空中的豔陽,十分悲壯地想道:我們,竟然被只有氣機,卻無半點兒勁氣的清王,給打敗了。雖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交手,但起碼可以看出,清王對勁氣配合的理解高於自己……

但,還沒有結束,還有一次機會,清王誇下海口,必進盤龍域。衛敬原和寧慈咬牙切齒地看着柳雲,心道:就不信這次你還可以順利過關。這,可是盤龍域!

柳雲看着如利劍般直入雲霄的盤龍域結界,小聲向秦小冉問道:“你的陣法已經部署好了吧?”

秦小冉眨巴着大眼睛點點頭:“部署好了,昨天向我爹爹求援,爹爹給了我好多晶石和靈石,昨晚我就潛入了這裏,在盤龍域周圍部署了陣法。”

柳雲笑着點點頭,“那就好。威力如何?能幫我進盤龍域的結界吧?不然,我可就出大丑,吃大虧了!”

秦小冉一臉的自信,“那還用說?這個陣法的複雜程度比我在家部署的地獄火陣法還要複雜,陰陽五行、星象八卦均在我陣法的考慮範圍內。真正啓動起來,一定讓人拍案叫絕!”

柳雲滿意地點點頭,準備向盤龍域結界走去,剛邁出了腳,又收了回來,不放心地問:“那……會不會能量太大,把盤龍域給毀了。然後把我也給燒進去?!”

秦小冉使勁搖着頭說:“放心吧,不會的。本來我也擔心會這樣,但現在我完全不用擔心了!”

“……”柳雲莫名其妙地看着秦小冉,問道:“什麼意思?”

秦小冉的小臉立刻苦了下來,唉聲嘆氣地說:“我發現,我根本無法啓動這個陣法。就好像……就好像我根本沒有部署過這個陣法一樣!這種情況,以前我從沒有遇到過。”說罷,臉上寫滿了委屈,旋即欲泣的樣子。

柳雲很無語地看着秦小冉。心道:你還委屈,該委屈的是我吧?!

青殊從後邊拍了拍柳雲的肩膀說:“殿下儘管去,如果殿下被彈回來,我會盡力接住殿下的,儘量不讓殿下出太大丑。”

秦小冉也安慰着說道:“如果殿下缺胳膊少腿,我們大家也能照顧你的後半生。你儘管放心去!”

柳雲被感動得熱淚盈眶,“你們都太會安慰人了!”

這時,寧慈幸災樂禍帶着淡淡嘲諷地說道:“殿下,你當盤龍域是這麼容易進的嗎?盤龍域自古便矗立在這裏,甚至要追溯到上古時期,比帝國的歷史還要久遠。它,是所有陣法的鼻祖,想用陣法破盤龍域結界,殿下你想得多了!”

柳雲看着寧慈輕蔑的微笑,恨得牙癢癢,原來這廝早就知道我們的計劃,甚至秦小冉昨晚偷偷在盤龍域周圍部署陣法,他都知道,卻到這個時候纔跟我說陣法沒用,還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其心可誅!

柳雲雖然暗恨,卻沒有辦法。他最大的倚仗就是秦小冉的陣法,期望可以利用陣法幫助自己進盤龍域的結界,雖然有作弊的嫌疑,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還是姜玲貼心,走到柳雲面前說道:“殿下認輸吧!爲了這個,頭破血流不值得。”

柳雲剛要點頭,就聽寧慈那令人生厭的聲音再次傳來:“殿下難道連試一試的勇氣都沒有?萬一殿下天賦異稟,老天開眼,讓殿下過了呢?”

柳雲由衷覺得,這個寧慈,呆在帝國武院有些屈才了,去帝國書院耍嘴皮子,他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柳雲現在很尷尬,被寧慈架上了臺,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可週圍看客的眼神,慢慢都聚起了些嘲弄和戲虐。

有人小聲建議:“殿下,身體要緊,早些認輸吧!”有人就建議:“殿下,不試試怎麼知道呢?”還有人這樣建議:“殿下,身爲王爺,不試一下就退縮,不妥;試過後可能傷身,也不妥。哎呀呀,殿下自己權衡吧!”……總之,看熱鬧不嫌事大!

柳雲對這些打嘴炮的看客很是不滿,他們不是在爲自己考慮,完全是在添油加醋,唯恐天下不亂。同時,柳雲也下定決心,既然進也是丟人,退也是丟人,那連盤龍域都沒有摸過,都沒有感受過,就認輸,也太虧了!

於是,柳雲盯着盤龍域紫黑色的結界,一步步向前走去。杜英默默跟了上去,悄聲說道:“我跟着你,以防不測。”

柳雲感激地看了杜英一眼,繼續全神貫注地向盤龍域走,越接近盤龍域,越能感受這個結界的龐大和巍峨,那如有實質的結界利劍,直插雲霄,說不盡的滄桑和古樸。

周圍看熱鬧的人也都看向了柳雲,眼裏閃着欲罷不能的興奮,他們想看一個堂堂的王爺,是如何被結界震飛,甚至震暈,如果再出點兒血就更完美了。

這裏邊,寧慈對柳雲的怨念最深,畢竟,莫名其妙在柳雲手下輸了一場,他看着柳雲一步步走近了盤龍域,咬牙切齒地默唸道:“看你以後如何擡得起頭來!”

而柳雲,此時已經無暇去顧及這些看客的感受了。隨着他慢慢接近盤龍域,他竟有種靈識脫出本體的感覺,身體不由自主地向盤龍域靠過去。那種靈識出體的感覺很微妙,就像自己在向盤龍域走,又像是自己看着另一個人在走向盤龍域。

柳雲恍惚地在想:這就是盤龍域的作用?柳雲也只是恍惚了一下,就繼續跟着這種空靈的感覺向前走,越走,越覺得眼前的盤龍域很熟悉,就像……就像它本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跟在柳雲身後的杜英,本來緊跟着柳雲的步伐,生怕他出現一點兒意外。但慢慢地,她秀眉輕皺,且漸漸拉開了與柳雲間的距離。杜英很迷惑,她離柳雲最近,卻越來越看不清柳雲,甚至慢慢地,從心底產生了絲絲恐懼……

當柳雲站在了盤龍域結界的前面,杜英已經開始向後退去,這時的柳雲她已經完全不認識,那種恐懼的冰冷由心而生……

而旁邊的衆多看客不會在意這些,似乎一場戲要到達**,全部一眨不眨地盯着柳雲,看着柳雲擡起了手,所有人心中大呼:“摸上去,摸上去……”

看到柳雲的手觸到了盤龍域的結界上,很多人甚至忍不住興奮地拍起了手。心中高呼:“被彈飛!被彈飛!……”

“咦?!”異常興奮的人們瞬間被極度不可思議的神情所代替。於是,黑壓壓的看客人羣此時靜謐得可怕,所有人都一眨不眨地盯着盤龍域結界前,那個用手觸摸結界的人。

此時的柳雲,意識已經完全模糊,他只知道,自己所觸摸的東西很熟悉,是一種深入骨髓的熟悉,於是,他用手感受着這個盤龍域結界。

而盤龍域結界在柳雲的觸摸下,竟如一隻萌寵般輕輕晃動,那插入天際的劍狀結界哪還有一點兒巍峨的氣勢,在柳雲輕輕的撫摸下,竟似在對着柳雲撒嬌……

所有在場的人全部張大了嘴巴,驚掉了下巴。

接着,柳雲潛意識地默唸道:“萬年一夙,墨守期至,歸來吧!”

於是,盤龍域結界一陣猛烈的晃動,“盤龍域”結界上的三個大字一閃,就向着柳雲的手心吸去,紫黑色的結界順着柳雲的手掌,快速被吸進了柳雲的身體,一時間,盤龍域裏風雲變幻,裏邊的一切都在被無情的毀滅,包括武將考級的十個黃色結界,同時破碎。

盤龍域裏,風雲攪動,京師的天空,都被盤龍域的巨大變動,攪出了一個大大的漩渦。

在一個遙遠的無名山上,五個老者看向了京師的方向,這五個老者正是五位洪垣天師,他們互相看了看,都默默搖了搖頭,一人默唸道:“該來的,總會來的!” ……

身處其中的柳雲,全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那龐大的盤龍域結界,以可見的速度,被柳雲吸進了體內,直到結界全部消失……

直到這時,柳雲才恢復了知覺。盤龍域裏偌大的比鬥場早已被夷爲平地,不止如此,還被破出了一個大坑。大坑裏的東西,不單讓在場的所有人再次大吃一驚,也讓柳雲和姜玲細思極恐。他們互看了一眼,都從各自的眼裏看到了驚駭。

恐怕大坑裏的東西一直被盤龍域所掩蓋和保留着,現在終於重見天日。大坑裏,是一個偌大的廣場,廣場上,擺放着很多東西。在場的人都不認識,包括柳雲和姜玲。但他們知道,這裏放着的東西,是科技的產物,因爲裏邊的很多機械,有着地球上飛機的影子,卻比地球上的飛機要先進得多。甚至可以看到飛碟……

難道這些纔是這個世界的歷史?那麼,地球上的那些所謂科技,難道也來源於這裏?以及地球上的文明,其實是我們抄襲得他們?柳雲和姜玲互相看着,眼裏聚起的疑惑和震驚越來越濃。

那又是什麼,讓這些科技深埋地下,深埋於歷史的長河中?姜玲苦苦思索着,接着,她看了眼周圍這些身懷勁氣的人,深深嘆口氣,得以釋懷。恐怕因爲他們的出現吧?!

就在柳雲和姜玲浮想聯翩的時候,一顆火球“呼”地一聲,從天而降,將大坑中的所有東西全部點燃,瞬間就灰飛煙滅。秦小冉部署的地獄火陣法啓動了……

“快救火!快救火!盤龍域不能就這樣毀了啊!”帝國武院院長衛敬原大吼道。

寧慈也異常焦急,很多人釋放勁氣,期望可以壓制住火勢,但都以失敗而告終。這烈火真如秦小冉所說,比她在家裏部署的地獄火陣法更加複雜,威力也更強大。

很多人眉毛燒沒了,髮髻燒沒了,鬍子都燒沒了,還是不能控制住哪怕半點兒火勢。

最終,所有人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柳雲,因爲他們見證了柳雲那詭異的一吸,將盤龍域結界吸進了自己的體內。

衛敬原和寧慈臉上、身上都是灰黑,來到柳雲面前,雖然很是不甘,但還是深深一鞠躬,衛敬原說道:“請殿下幫忙,保住盤龍域,這盤龍域是帝國的瑰寶,不能毀在我們的手裏!”

柳雲看了看狼狽不堪的衛敬原和寧慈,又看了看所有注視着自己的眼睛。輕輕點頭,並向前跨出了一步,高聲宣佈:“盤龍域,我進來了!這局賭局,我又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