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三個香爐的香座上插上了三支香,然後又拿了兩個蘋果上面各插上了一根紅燭,擺在了安魂符兩邊,一個簡單神龕祭臺就做好了。

我從揹包裏面拿出附着女鬼思思的木牌,放在安魂符前祭煉着,現在是六點多,五個小時後就是子時,子時就可以開始祭鬼了。

飯送了過來,我並沒有開燈,再大的地方,只要有點點火光我就能看的很清楚。

一邊吃着飯一邊看着那些香和燭,在它們快要燃盡的時候,我就趕緊續上,這個時候是千萬不能斷的。

而且每次換香,我都需要念祭煉咒語。

這些都不麻煩,我要和思思祭鬼爲伴的請求,不知道思思會不會答應,如果她不答應的話,那纔是最麻煩的。

時間轉眼來到了九點,屋子裏面已經煙霧瀰漫了,我剛換上三炷新香,唸完咒,走到陽臺呼吸新鮮空氣,這才發現下面的路燈居然全部滅了。

“關燈幹嘛?省電?”我皺了皺眉頭,定睛看着下面的人工湖。

從這上面看,這人工湖圓的可怕,而那兩座假山,似乎正處於陰陽魚的眼睛位置。

而在假山的周圍,湖水形成了一個旋渦,這旋渦在白天的時候是沒有的。

現在雖然關了燈,但我還是看的很清楚,那旋渦的表面,隱隱有很多個黑霧旋渦。

“秦先生,您睡不着嗎?”旁邊陽臺突然換來602女生的聲音。

我轉頭看去,那個女生也和我一樣站在陽臺上,只不過她是在眺望遠方的風景,而我是在觀察這詭異的人工湖。

我笑了笑說道:“我出來透透氣。”

“噢,秦先生,可以問您一個問題嗎?”

“可以。”

“像您這樣的男生,會喜歡什麼樣的女生?”女生笑着問道。

“喜歡像我女朋友一樣的女生。”我心不在焉的回答道,盯着那旋渦的眼神卻越來越凝重。

那黑色的霧氣是從湖底滲出來的,這種黑霧,不是陰氣就是邪氣,總之絕對不會是沼氣。

“您女朋友是什麼樣的女生?”女生繼續問道。

我轉頭看着她問道:“下面的路燈,爲什麼會關?”

“我聽說是因爲風水問題,九點之後,暗湖保平安,聚水方得財。”女生解釋道。

“哦。”我點了點頭,這說法是扯淡,九點關燈,肯定是爲了不要讓人看到那假山附近的旋渦。

可是這旋渦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

想不明白,我直接轉身準備進房,隔壁的女生開口說道:“秦先生,如果實在無聊的話,我可以過去陪您談談情,說說愛。”

“不用,謝了。”我走進客廳,關上了門,這裏面煙霧的濃度已經合適祭鬼了,可惜的是時辰還沒到。

我沒有再出去,從小聞習慣了,這些味道對我來說並不算太難受。

香火祭鬼,陰氣養鬼,這些香火的氣息,是祭鬼的能量來源。

換上新的香燭,我拿起書,繼續看了起來。

子時的鬧鐘準時響起,我放下書,站起身來,房間裏香火的濃郁程度更加的合適了。

爲了保持香火,我連空調都沒開,房間裏面很悶熱。

脫掉了身上已經被汗水浸溼的衣服,我走到了祭臺前面。

拿下木牌,右手壓在上面,能感受到裏面女鬼思思對外界的渴望。

一把香灰撒在木牌上,我捏起劍指,以香灰爲紙,畫出了一道祭鬼符。

“天靈地靈,祭鬼祭神,急急如律令!”我低聲唱咒,雙手在木牌上一抓,直接把女鬼思思拉了出來。

思思一出來,魂體有些虛浮,不過周圍那濃郁的香火讓她舒服的**一聲。

她閉上了眼睛,鼻子瘋狂的吸食着屋內的供香菸。

“好舒服~~”思思一臉的享受,魂體也慢慢的穩固下來。

思思是孤魂野鬼,沒有家人祭拜,尤其是頭七天,那是魂體最飢餓的時候。

現在她就像是餓了很多天的人,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頓饕餮盛宴。

孤魂野鬼,是所有鬼魂中最可憐的,由於長時間沒有香火的祭拜,魂體會越來越虛浮,直到魂飛魄散,徹底消失。

我站在一旁沒有說話,要談事兒,得先讓她吃飽。

“慢慢來,不着急。”我笑着說道,然後抓起一把新的供香,全部點着,插進了香爐之中。

濃郁的供香菸飄出,這樣能保證房間的香火只增不減。

思思猛的撲了過來,頭湊到了貢香上面,瘋狂的吸食着。

足足過了一刻鐘,思思睜開了眼睛,她此時的魂體已經完全凝實,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無虛浮跡象。

“剛纔是祭鬼的術法嗎?”思思開口問道。

她也知道如果光靠她自己,是沒有辦法這麼快速吸收香火來達到穩固魂體效果的。

我點點頭說道:“算是前期準備吧,我要和你聊聊。”

…… 「哼,不要臉,什麼第一美人,哪裡如我了?」依點點在風清羽的識海中醋意翻天,居然有人打她看中的人的主意,簡直不知死活!

風清羽看著夢若惜,眉間緊促,並沒有像別人看見第一美人這麼興奮,反而覺得有些煩躁。

「該死的,怎麼會掠走這麼一號人物!我再出現,定會引起軒然大波……」風清羽暗暗自責,腦子在急速運轉,尋找可彌補的辦法。

「紅顏禍水!」依點點努嘴不滿的提醒道。

「閉嘴,你不是紅顏禍水?若把你丟出去,整個聖域都會被你禍害!」風清羽暗暗傳音喝道。

「可是人家只想禍害你一個而已……」依點點直接坦白道。

風清羽:「……。」

夢若惜看著風清羽不耐煩的神色,以為自己的失態引起他的不滿,頓時有些不知所措,雙手攥著衣衫不斷搓揉。

「這就是喜歡的感覺么?呼呼呼。。…。好緊張!」夢若惜內心狂跳,甚至不敢直視風清羽。

「在下一介散修,你可以幫我安排一個合理的身份嗎?我不想引起騷動。」風清羽試探性的問道。

滄桑沙啞的聲音悅耳至極,有一股難以拒絕的磁性,這麼多年的成熟在這一瞬間爆發,自信的風清羽覺得對夢若惜實戰美男計也會成功!

「好好聽的聲音,他骨子裡有一種讓我臣服的氣質,他的容貌、戰力,身份,全是我想要的,家族也會同意引進這樣一位天才……」夢若惜心底暗暗下了決定。

「安排身份?這個沒問題!有一個身份可以瞞住所有人,只要我和老祖說下,聖尊來了都查不出!」夢若惜如小雞啄米一樣點頭,生怕再引起風清羽的不滿。

「什麼身份?」風清羽問道。

「以我的未婚夫出場,就說我們從小見過一面,私定終身,然後你離開了夢氏一族的領地,今天才回來找我,這樣除了我,沒人可以揭穿你的身份,你看可以么?」夢若惜主動揭開面紗,絕美的容顏出現在風清羽的面前,美的令人窒息,連依點點都覺得此女真的好美,不愧是當世第一美人。

風清羽在施展美男計,可是夢若惜更是直接施展美人計,想把風清羽直接拿下。

可是風清羽卻眉間一簇,這樣的身份等於把夢若惜也推進了火海,一旦自己搶走馭風術,牽連的可不止夢若惜,還有夢氏一族。

「不行!」風清羽果斷的拒絕了,自己的事情不能害了那麼多無辜的人,更何況夢若惜在主動幫助自己,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更不明白一旦自己暴露,會引來多大的風暴,但是他還是有底線的。

「怎麼?你心疼?捨不得?」白虎皺眉,人間的第一美女在它眼中不如一頭普通的老虎,一看風清羽拒絕了這層絕佳的機會,不禁惱怒的質問道。

「與私人感情無關,我是想復仇,但是有自己的底線和原則,若把夢若惜牽扯進來,那我和當年屠殺風沙城全城的人有什麼區別?」風清羽冷冷的回道。

夢若惜顯然沒有想到自己脫了面紗,根本沒有讓風清羽動心,反而拒絕的如此乾脆,臉色雖然有些難看,心很酸,可是卻湧出了更多的鬥志!

「我可以征服天下男人,就不信征服不了你!」夢若惜攥緊拳頭,凝視著風清羽,眼神充滿了堅定。

「拒絕的好,要不我去扮演你的女人,反正只要不是孤身一人就不會那麼吸引人注意了……」依點點一看風清羽直接拒絕,頓時喜笑顏開,笑嘻嘻的提議道。

風清羽直翻白眼,若依點點出現,恐怕自己就算不是風神一脈的人,也會被無數精英強者圍毆致死,然後她會被強者抓走當奴隸!

「你跟我走,我有另外的身份安排給你!」夢若惜決定化被動為主動,拉著風清羽就朝烽火廣場衝去。

……。

此刻,三大神器外加馭風術已經被拿出來展示了,引來無數人瘋狂,風清羽恰好出現,看著風之主神的最強秘術,馭風術,體內的風之本源在瘋狂涌動,兩者勾動,讓馭風術更加奪人心魂。

風清羽頓時一驚,連忙壓制體內的風之本源,如此遠距離,若暴露的身份,就算自己的修為再強十倍,也不可能拿走馭風術。

夢若惜帶著風清羽再次出現,引來眾人的注意,再次成為了焦點,蘇欣一眼就看出了風清羽的本源,心如翻江倒海,外表卻沒有任何變化。

「你果然會來搶馭風術!」蘇欣掃了風清羽一眼,便轉移了視線,生怕暴露他的身份。

慕言上前攬住蘇欣,或許是也怕她的舉動暴露風清羽,直接擋住了她的視線。

「欣兒妹妹,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雙修道侶,羽輕狂,我們從小就私定終身,最後他意外走失,如今才找到我……」夢若惜故作主張,宣布了風清羽的身份,頓時引來軒然大波。

風清羽猛然想掙脫夢若惜的手,卻被白虎王直接咬合,怎麼也掙脫不了。

蘇欣氣息凝滯,小手不禁握緊慕言的大手,雖然明知道夢若惜在幫風清羽掩飾身份,心中也不是滋味。

「果然是人中龍鳳,配得上若惜姐姐。」蘇欣強顏歡笑,淡淡的說道。

「風清羽,如果你不配合,老子走了,才不幫你搶什麼馭風術,管我鳥事!」白虎王感受到風清羽的猶豫,頓時警告道。

「在下羽輕狂,見過蘇欣仙子,見過公子。」風清羽眯著眼睛看著眼前二人,故作不認識的樣子,讓人沒有半點疑心。

蘇欣因為看見風清羽被夢若惜強勢收走,雖然情況待定,依舊有些吃味,慕言因為蘇欣的變化,更是醋意滔天,不過這兩人的醋味顯然都沒有依點點來的濃郁。

「靠!等本姑娘可以出現的時候定秒殺了你!什麼第一大美人,敢搶我的人!」依點點大怒,恨不得直接衝出來和夢若惜一較高下,卻被白虎王死死壓制在識海內。

夢若惜宣布有了道侶,引起無數人醋意飆升,這一堆積起來,整個廣場上都聞到了酸味。 東皇太淵找到了夢氏一族的老怪物,皺眉問道,「夢兄,夢若惜的道侶是怎麼回事?怎麼從未聽你們提起過?」

夢千年蒼老的面孔像千年的老樹皮,滄桑不已,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知道無數秘聞,可是此刻卻也迷惑的搖了搖頭道,「老夫不知道,只知道她小時候的確有個很要好的朋友,但是有沒有私定終身這回事老夫就不知道了,不過我明白,她是不會拿自己的聲譽開玩笑的。」

「夢兄,你要明白,我要找的人可是上面要的,一旦此人真是那個人,受牽連的可不止夢若惜一個人!我希望你查明白!」東皇太淵警告道。

夢千年眉間緊促,顯然是知道這次精英大賽的目的,不禁悠悠嘆道,「若此人真是風清羽,無需你說,我自會清理門戶,與之劃清界限!」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若此人真是風清羽,那麼這件事和夢家無關,只會追究到夢若惜的頭上!到時候你別護著就好!」東皇太淵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夢家的入夢術太讓人膽寒,若夢若惜一死,夢家再無人可以把入夢術修鍊到巔峰了!

等你與我相遇 一夢千年,和活死人沒區別,只要被夢家的人勾入夢中,多半會老死夢中,所以夢氏一族人數不多,卻很強大!

夢千年深吸一口氣,對著身邊一個中年人說道,「去把若惜和那個男子都帶到這裡來,我要親自查探!」

東皇太淵一見夢千年親自出手,頓時笑了,入夢術一旦施展,除非風清羽的修為超越夢千年,否則他的記憶將一覽無餘,是不是和夢若惜私定終身也可以查得出。

很快,夢若惜和風清羽牽手而至,或許是為了掩人耳目,風清羽並沒有鬆開夢若惜的手。

睥睨眾生的雙眸面對聖尊強者沒有絲毫的怯意,紫發飄逸,蒼勁的面孔加上超絕的戰力,夢千年首先對風清羽是滿意的,認為他配得上夢若惜,可以納入夢氏。

「若惜,到身後來。」夢千年低沉的說道。

夢若惜不敢違背老祖的意志,鬆開風清羽的手,默默的到了夢千年的身後,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盯著風清羽,不斷的點頭暗示著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