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下一刻,福老爺已經反應過來,大喝一聲,往後面退去,靠近的一個青瓷花瓶就這樣被他龐大的身形給撞擊到地上去。

隨著「嘩啦–」一聲響,借著這個機會轉移楊羽的注意力,下一刻,從黑暗之中,瞬間飛奔出四個黑衣人來。

「別動。」

楊羽早就知道周圍的情況,面對如此情況,他自然不放在眼裡。

見那幾人出現,他只是淡淡的揚起手,將四隻青羽鏢祭出,待那四人同時從四個角落之中出現的時候,他手中的青羽鏢亦是朝著那四人飛了出去。

聲音起時,那四人剛剛出現在明與暗的交接之處,還未等他們出現,便被青羽鏢之上的強悍靈氣給擊退了回去。

爾後,青羽鏢直接擊打在了四個黑衣人的肩頭,下一刻,慣性起,楊羽話音剛落,那四人便被四隻青羽鏢給釘在了牆上。

周遭的花盆花瓶物件被靈氣打落,瞬間破碎的聲音四起。

伴隨著清脆的聲音,楊羽的話語又淡淡傳來。

「諸位若是亂動的話,下一刻,刺透的就不是你們的肩膀了。」

說話間,手指輕微凝聚,四隻青羽鏢得令,從那四個黑衣人身上脫離而去,再次回到了楊羽的手中。

隨後,在福老爺不可思議的眼中消失不見。

「嘭–」

隨著身體墜落地面的聲音,那四個黑衣人掉落在地上,花盤花瓶破碎的聲音也瞬間終止。

「你–」

這速度之快,也就幾個呼吸而已,福老爺目瞪口呆的望著,雙腿一哆嗦,直接摔在了地上去。

肥胖的身體抖動得厲害,他又怎能不知,若是這人想對自己出手,在剛見面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沒命了。

「你們滾,我有話要對你們老爺說。」

楊羽四處看了一眼,那四個侍衛面面相覷,默契的點頭,隨後隱藏了身形,不多時便消失不見。

「……」

看著侍衛消失在自己眼前,福老爺才覺得絕望。

在生死面前,錢財都不如命來得重要。 見那四個侍衛走遠不在身邊,楊羽這才轉頭,對著福老爺,一臉的誠懇,認真道。

「來此是有事和福老爺相商,自然還不想取走你的性命。」

聽到現在自己性命無虞,福老爺終於覺得安心了很多。

穩住身形的抖動,剋制住心中的懼怕,福老爺哆嗦著嘴,小心翼翼的問道:「大人有話好說,切莫傷了小兒性命。」

「呵呵,果然在你心裡,小兒子比大兒子重要。」

楊羽淡漠的一笑,順手拉過一張椅子,緩緩坐下,那一刻,他覺得福少爺挺可悲的。

「……」

福老爺心中不解,汗水撲簌簌的往下掉落,一見他這雲淡風輕的模樣,他更是害怕。

華服擦拭著臉上的冷汗,心中百轉千回,不知道這人想要說些什麼。

「難道是我那不孝兒子派來試探我的?」

福老爺在心中想,若真是如此,這件事情便有迴旋的餘地。

眾所周知,福老爺是想將福家家產交到小兒子手中,從來他都是在利用大兒子。

因為福少爺確實比福小少爺能力強,但是大兒子實在是太桀驁不馴,無法馴服。

相比,小兒子就好很多了,口才又好,長相又俊美,女人緣也好。

許多生意,也都是小兒子出面,這才讓事情越來越簡單順利。

「自己看看吧。」

楊羽說著,手指一動,指間瞬間出現一個紫色的小石頭。

那是他將發生在福少爺身上的事情記載下來的石頭,在之前,才剛剛煉化的。

「什麼?」

福老爺心中一驚,他還沒有見過如此漂亮的石頭。

https://tw.95zongcai.com/zc/45574/ 當他話語起時,那紫色石頭便在楊羽的操縱下,開始慢慢放映在福少爺身上發生的事情。

也就是在福少爺身前,與向中貫和那些侍衛拚命的經過。

楊羽看著福老爺快速變幻的神色,心中冷哼,凡人都一個樣。

可怕,噁心,算計,陰暗,不堪!

時間慢慢過去,福老爺初始還算是淡定,似乎都沒有多少心理波動,在他眼裡,大兒子只是可以利用的工具。

從小到大都是這樣,只因為大兒子的母親地位低下,對他生意沒有多少用處,加上大兒子不喜歡自己。

福少爺的母親也被福老爺遣散到了另外一個地方去,那個地方比福小少爺所居住的府邸要小許多倍,只配備了兩個丫鬟,連一般的侍衛都捨不得陪備。

偶爾得空的時候,福少爺會回去看看母親,但是這種時候是比較少的。

比較在他心裡,他還是討厭母親的,要不是母親的地位能夠再尊貴些,那麼自己便不會得到這樣不公平的待遇了。

但是,事實是沒有辦法改變的,當他清楚的認識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已經暗暗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今,自己都要努力拚搏一把。

再怎麼說,他也是福老爺的親生兒子。

如此,正合了福老爺的心意,自己的兒子自然是比外人可信任得多。

初始,他看到大兒子在侍衛之中苦戰,一身血色,眼睛泛著血紅,帶著無盡的仇恨,似乎是想要將天地都毀滅個乾淨。

這樣的兒子,他無數次的見到過,一直以來,福少爺都是用這種眼神看他的,作為父親,他已經習慣。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偏心,但是無奈,每一次遇到事情的時候,他總是在心裡不自覺的偏向小兒子。

最終,他看到向中貫將大兒子殺害。

也就是在福少爺咽氣的最後一刻,他在兒子的眼中看到的深深的不甘心。

就算頭顱被向中貫斬下,他的眼睛也沒有閉合上,最終屍身分離。

高老莊 最後一刻的眼神,深深地刺進了福老爺的心,也許是在這一刻,他是真的後悔了。

再怎麼說,那也是自己的親兒子!

身子顫抖得越發的厲害,原本輕微的冷汗,此時整個人已經被冷汗給浸透,看起來就好似站在大雨中一般。

擱置在冰冷地面的手指顫抖得厲害,身下,已經是一片濕潤,仿若下身液體已經奔騰。

「如何?」

楊羽收了最後那一絲憐憫,轉頭不帶任何色彩的望著福老爺。

福老爺慢動作的轉頭過去,顫抖的手指微微指向那紫色石頭,指著最終消失的畫面,一字一句的認真問道。

「那裡面的……真是吾兒?!」

這樣厲害的大兒子,他從來沒有見到過,若是當初大兒子這般對待自己,只怕自己已經不能活著站在這裡了。

「呵呵,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認得了嗎?」

楊羽失效,福少爺也是悲哀,不過好在死了還能被利用一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福少爺也是十惡不赦,和福小少爺相比,兩人做的壞事可是罄竹難書的,就算死個百十回也算是便宜了他們兄弟。

這一點,這兩個從小就不和的兄弟,倒是難得的相同。

「那樣的兒子,我未曾……見過。」

手臂慢慢垂下,冷汗澆灌的背脊,此時似乎有冷風吹過,一下子就吹到了他的心窩裡面去。

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福老爺見楊羽淡漠著不說話,抬頭望了望,哆嗦著唇角,慢慢的問道。

「他因何至此,據我所知,他是極其能夠忍耐的那一類人。」

雖然不是很在乎,畢竟也是自己的兒子,他被人殺害,作為父親,心中還是有些愧疚和不舒服的。

「忍耐都是有限度的,或許這一次,忍耐到了極限了吧。」

楊羽瞟了福老爺一眼,看樣子他是懼怕裡面的血腥,而似乎根本就不太在乎兒子的生死。

見之,楊羽又繼續道:「因為一個女人而已,他本想與關青衫搶一個女人,本來已經逃脫,誰知道被追殺,最終寡不敵眾,身亡在山中。」

「……」

這話福老爺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見楊羽似乎是並不願見到他這個樣子,於是福老爺裝腔作勢的擠下了幾滴眼淚來。

楊羽見之,心中更是不爽,忍不住冷哼道:「別裝了,我們早就得到消息,這兒子根本就不是你親生的,所以,他的死對於你來說,反而是有利的!」

這件事情,是之前華青花費了大力氣查到的,只因為她無聊的覺得,福老爺父子三人似乎並不相像。

加上偷聽之時,偶然聽福宅老家丁說起福少爺的母親。

因為好奇,加上無聊,她便去查了,這才得到了這些消息。

不過,並不是十分肯定,只是她的猜測而已。89 「什麼?!」

福老爺正假惺惺的擦拭著眼淚,一聽這話,身子瞬間僵直,悄然的挪開阻擋視線的手腕,往楊羽那裡看去。

楊羽臉上帶著刀疤,雖然已經不太明顯,但是此時楊羽正是居高臨下漠然的看著這他,如此姿態,更顯楊羽的可怕。

加上之前楊羽一招便將那四個侍衛制服,要知道,那四個人可是落城數一數二的高手。

也是因為這個,福老爺才敢將旁邊的侍衛僕人丫鬟遣散,獨自和楊羽說話。

比較小兒子的事情,還是不要張揚的好,否則一旦被仇家找上,自己的兒子就沒了。

福老爺的表情實在是太可笑,一向不苟言笑的楊羽見之,也忍不住笑了。

嘲諷似的笑,越來越放肆。

片刻笑畢,楊羽這才慢慢道。

「你能夠瞞過別人,卻瞞不過我們。」

楊羽正色,瞟了一眼一臉懼怕的福老爺又自顧自說道。

「在你迎娶大兒子母親之前,就已經有過一位夫人,但是那個女人身子不好,最終因為有孕不慎與胎兒一起殞命。

後來,你遇到了大少爺的母親,那個時候,她已經有了身孕,但是不明顯。」

楊羽頓了頓,帶著過往之事的漠然神情繼續道。

「你聽一個跑江湖的說,必須找別人的兒子替你兒子死,才能夠為福家傳宗接代。

於是你便將大少爺的生父殺害,最終強迫大兒子的母親嫁給你,不久之後,大少爺出聲。

幾年之後,你又新娶了一位夫人,就是小少爺的母親,小少爺的母親確實給你留下了小少爺,但是也因為難產最終殞命。」

這些事情極其隱秘,知道這件事情的下人奴僕,包括當年給福少爺接生的奶娘他都悄無聲息的處理了。

按理說這麼多年過去,再也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了才對,可是為何,這個剛剛與自己見面的人竟然將當年的事情如數家珍。

彷彿就在旁邊親眼見過一般!

可怕,非常的可怕。

冷汗涔涔,福老爺不敢多言語,楊羽述說完畢,又繼續道。

「因為大兒子是你養大的緣故,所以最終越長越像你,最後再也沒有人懷疑這件事情。

但是從始至終,你都是在利用他,並且還利用他的血祭養陰鬼,目的就是為了個小兒子續命。」

連自己家中祭養陰鬼的事情這人都知道,福老爺聽完,身子往後退了退,旁邊的椅子撞翻,連續將旁邊的花盤給撞擊在地上去。

破碎之聲再起,但是現在,他已經顧不上許多了。

楊羽在他面前,從房頂投下的微弱陽光,還能清晰的見到他的影子,但是此時,在福老爺面前,楊羽比鬼還可怕。

拳頭緊握,整個人似乎身處地獄,楊羽見之,自嘲道。

「你或許很好奇,為何我會知道這些,連當初給你提出祭養陰鬼的那個江湖術士,在你的多方尋找下,也最終將他滅口了。」

楊羽淡笑,隨後反問道:「福老爺,你看我說得可對?」

「你……你怎麼可能知道?!」

這件事情,按理說這個世界也只有他一個人知道,連大兒子他都瞞著,只說是為了家族的繁榮,需要他的血液做滋養。

福少爺為了得到福老爺的信任,自然會願意獻出鮮血。

這下,福老爺是真的坐不住了,有種潛藏在內心深處的秘密突然被人撕開,暴露在陽光底下,任人隨意窺探的感覺!

那種感覺非常的不好,讓福老爺整個人都不舒服了。

「祭養陰鬼,不能逾越十八次,而你早已超過了這個數次,福少爺命本長,也最終敵不過你的心狠,這才殞命在偏僻的山中,連屍體都不得完整。」

楊羽看他樣子,比先前懼怕了許多,又繼續道:「知道了福少爺的生辰,再略微推算,再加上又知道了福小少爺的生辰,如此,事情便明了了。」

這件事情也是在之前,得到福小少爺的生辰八字之前推演出來的,也是因為這個,他才在福宅之外停留了片刻。

還特意的去觀察了福宅的地理走勢,在福宅最繁華地理位置最好,最適合住人的地方,卻沒有被福老爺居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