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是有人在這裏入殮了無盡的戰意,他們用這股戰意蘊養這些荒古異種。使它們血液充滿暴戾,鎮守這裏,如果我猜得不錯這一切都是佛家得道那個高僧的手筆,其他人沒有這麼大的魄力。用戰意鎮守這一方。怪不得千古無人可登上廟橫山…..”陳蕾認真道,似乎想通了一切。

戰意橫空,撕裂天地,蒼天都在崩潰,皓月灑輝,無窮無盡的殺意、戰意都在爆發,。震碎了多多烏雲,迷濛之氣都被掃空,不斷有陰兵加入戰場。地面這一刻宛如鬼門關洞開……

“殺啊…….”

“殺!”

“我若血灑長空,子孫後代定當富貴不饒,爲後世戰出一片藍色的天空。”

“我若生還。拜將封侯亦平地掘萬丈高樓。生不拜將,亡而稱雄,爲了殺出一個未來,殺出一個明天….衝啊!”

“沒有誰能長生不老,爲了後世子孫,死而無憾!”

戰戈生輝。長矛裂天,無盡的寒光淹沒東之涯。到處都充斥着喊殺之音。殘肢斷臂滿地,鮮血淋淋,滔滔殺意席捲蒼天,蒼穹扭曲,月光染血,蒼天都充滿了悽然之意。無盡的血雨飄落地面,樹木枯萎,地面漆黑,出現了一個又一個深孔,全部都是被血雨砸出的痕跡……

“沒錯,我曾經聆聽過高僧講道。這裏是他運用大法力葬下的一片戰場,是一個朝代戰死的勇士,這是他們的戰魂不滅,也是他們的存在才鎮守了這裏的寧靜。你們看見的那些荒古異種其實是這一片土地的守墓人而已,或者叫做亡靈守護者。”忽然他們之中出現了一個鬼影,站在佛子身邊出言道。

咻,佛子等人嚇了一跳,一蹦三尺高,渾身嗖嗖直冒寒氣,他們不知道自己身邊何時多了一個鬼,居然沒有絲毫感應,這分明就是那座古墓之前的鬼影,此刻居然開口說話了。

“你……你….你怎麼到…..到這裏來了?你….你是誰?你想….想幹什麼?”佛子全身發寒,說話都在打哆嗦,牙齒打顫,因爲這個鬼影說他聆聽過廟橫山之上的高僧講道,讓他立地成佛,數千年來鎮守東之涯。

“你是誰?想幹什麼?”文詡噌的一聲雙翼風雷翅出現在手裏。虎視眈眈的看着鬼影,殺意凌冽如刀,如要割裂一切。

“我是應劫之人,曾經殺太多的人,死後遭劫,不墜;輪迴。永留時間,承受無盡孽火燒身的痛苦。我曾名白起。”鬼影淡淡道。

“什麼,你是白起?你是那個坑殺了四十萬大軍的人,號稱萬古殺星。原來你在這裏承受無盡的孤獨和黑暗的痛苦。”文詡震動,心裏掀起了滔天駭浪。

白起是誰?歷史上赫赫有名,萬古殺星,一次性坑殺了四十萬大軍,其一生之中殺人如麻,頭顱都可以壘成一條長城了。鮮血都可以划船了。

“如此說來這些士兵都是那個時代的軍魂?因戰而滅,爲戰而生。戰魂被帶來了這裏,戰至天地毀滅。”文詡恍然大悟,明瞭一切。

“現在我已經遁入佛門,在這裏守山,所以我叫守山人!每到月圓之夜,這裏就會殺意無限,這些陰魂就會出來沐浴月光而戰,崩碎匯聚在邊荒的人世間的惡氣。”守山人如此道,身影漸漸模糊。

“什麼佛家還收你這個殺人如麻人?有沒有天理?”徐玫冷哼道。

“佛有云,萬物皆可渡化,我當然可以入佛門。我已經放下屠刀。”守山人淡淡道,彷彿這一切與他無關。(未完待續) ps:說實話我想寫出三個人戰鬥得天崩地裂的場景,不過有點模糊

說實話守山人是白起死後的靈魂,這有點悚然聽聞!

血雨飄零,嗚咽之風在東之涯颳起,戰魂不斷征戰殺伐,殺意無限,整片天地都在顫慄,天空的雲朵被崩碎了又重組,然後再度崩碎,彷彿是一個毀滅、重生,不斷重複的過程。

最恐怖的是這些荒古異種眼眸赤紅,仰天長吼,戾氣震古今。他們立在四方,對月吞吐精華,東之涯轟隆隆之音愈加狂暴浩大,有無盡的混沌從虛無之中砸落下來,在平原的盡頭沒入而升騰,無邊無際。猶如千軍萬馬奔騰,天地崩塌,整個東之涯都搖搖欲墜,但是戰魂征戰還沒有結束……..

“能不能讓我們登上廟橫山?”敬若志低聲道,他是對着守山人說話,顯然在試探。

“嘎嘣!”守山人駐足,地面深陷,無盡的殘魂虛影在他四周漂浮,密密麻麻,無窮無盡,這是他生前殺的人,如果不將這些殘魂渡化,他永世無法輪迴。

“不能!誰也不能踏足廟橫山,打擾高僧成道之地的寧靜,除非你們從我的屍身之中踏過…..”守山人不善而堅定地說道。他絕對不會讓人踏足廟橫山,因爲那是佛家高僧成佛的地方,留有曠古絕今佛家真義存在,或許可以教化萬丈滾滾紅塵,斬斷塵世孽火。

一提到廟橫山,守山人一下子就警惕了起來,一下子遠去,出現在孤墳旁邊,虎視眈眈的看着文詡等人。殺意滔天,其周圍出現了黑色的閃電,轟隆隆的佈滿廟橫山的路上,可謂是寸步難行。

“我想朝聖,上去叩首,膜拜我們佛家一脈最偉大的聖者。”佛子摸着發亮的光頭說道。他這是在提醒對方他是佛家傳人,應該能夠有豁免權吧?

“誰也不行,誰也不準上去。”守山人發怒,鬚髮狂舞,渾身黑色閃電亂躥,而且周圍鬼影綽綽,他發怒了,誰敢覬覦廟橫山就是他的敵人,他絕對不允許的存在。

“殺了他們!”守山人瘋狂了。他是白起的靈魂,煞氣沖霄,一旦爆發會驚天動地,可以號令萬鬼,然後東之涯戰局平息,戰魂全部持着戰戈和長矛向着文詡、佛子等人殺來,殺氣如龍,所過之處飛沙走石。狂風嗚咽,血色風暴持續。鬼哭狼嚎之音不止。文詡等人變色,臉色漆黑而鐵青,身上毛髮根根豎立,感覺到麼莫大的危機。

“我靠,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爭對我們?他瘋了?”佛子屁股着火似的跳了起來,憤憤不已的大叫道。

“喂。我是佛家傳人,怎麼連我也針對?”佛子指着白起的靈魂大吼,憤怒而委屈,太坑爹了,不帶這麼戲耍人的。太找事情了。

“不是你提廟橫山,我們不會被千萬戰魂圍攻。閉上你的烏鴉嘴,那是他的禁忌,不允許任何人提及,現在已經爆發了。”文詡大怒道。

“我也是好意嘛,想拉拉關係,讓我們提前登山嘛。”佛子委屈道。

“好了,不僅僅戰魂過來了,連荒古異種都殺過來了。”敬若志和徐玫幾人也是大吼道,情況危急到了極點。

東之涯光芒無盡,平原之上喊殺之音動天,氤氳迷濛成片,殺氣四溢,戰到了狂暴,禪經五字符紋撐起一片安全的空間,佛子不斷誦經,古佛禪杖發威橫掃一方,徐玫已經調集了天地大勢圍攻,以天地爲爐,不斷橫掃,陳蕾和敬若志守護一方,但是他們辛辛苦苦的抵抗卻有點渺小,畢竟戰魂無盡,數以千萬計…….

“殺!”文詡發狠,五字符紋銜接成一條龍,轟然衝出,擊潰了一大堆戰魂,卻無濟於事,但是更大的危機來臨,裂天鷹、血犀牛、拜月天狼、隆玥雞都撲殺了過來,帶起陣陣雷鳴之音,撲殺下來,殺機爆棚了。

“轟!”文詡手裏雙翼風雷翅出現,舉起手一舞,一道風雷之光橫掃,數以千計的戰魂泯滅,天空之中的裂天鷹潔白的羽毛之上爆發出火星,然後幾片白色羽毛灑落而下,帶着裂天鷹的鮮血。裂天鷹在雙翼風雷翅之下受了傷,而且翅膀被斬傷了。

“殺出一條血路,登上廟橫山,白起的靈魂依舊是瘋子,他還是殺意不減。”文詡持着風雷翅縱橫,抵擋住了裂天鷹、血犀牛、拜月天狼的攻擊。雙翼風雷翅雷光閃爍,青色風聲刺耳,伴隨着文詡的攻擊而閃動,連拜月天狼這些都被擊飛,傷口密佈。

忽然,守山人大怒的聲音傳來,他逆衝而上,在山腳之下攔下了一個身影,這個聲影模糊,帶着蓑衣和斗笠,他的身影泯滅不定,虛幻而模糊,如果不是他觸動了封印廟橫山的封印,就是白起化爲的鬼魂亦難以發現他的存在。

“是陰界的妄語者,他想借着我們調開了這些阻力登山。太卑鄙了,居然潛伏在一旁,想摘取勝利的果實,不可饒恕,妄語者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文詡仰天震怒,手裏的風雷翅愈加危險,轟然爆發,文詡一躍而上天空,

雙雷翅化爲一柄閃爍着青紫之色的刀狠狠斬下,轟的一聲,拜月天狼哀嚎,額頭的彎月痕跡破開,然後淌血。其頭顱被斬碎,然後一分爲二,被斬於雙翼風雷翅之下。

文詡轉頭殺向裂天鷹,終於藉助風的力量將裂天鷹殺死,就算如此他也不好受,畢竟荒古異種不可小覷,讓他氣血虛浮。他提起氣向着遠處衝去,手上紫色的雷電環繞,轟的一聲砸向守山人和妄語者之間。

“既然被發現了,那就一起登山吧。”妄語者看着文詡裂開嘴笑道,眼睛裏面充滿莫名的色彩,饒有興致的看着文詡手上的雙翼風雷翅,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忌憚之色。

咻!妄語者手裏出現青竹,青竹消失。化爲一道青光橫空而過,然後血犀牛和隆玥雞哀鳴,腦袋被青竹洞穿,顯然妄語者用大神通斬掉了這兩隻荒古異種,更是橫掃了一片戰魂。

“你們都要死,都要死!”守山人大吼。蒼穹染血,赤瓊千萬裏,欲要淌血,從虛無盡頭垂落下來的霧氣都變成了血色…….

“斬!”文詡持着風雷翅狠狠斬下,轟隆一聲將唯一的古墳都斬得崩塌了,一道道紫色閃電更是蔓延向廟橫山山腳之下的白起和妄語者,這是無差別攻擊,絕對是殺機爆棚。

“你放開手攻伐,這邊我們撐着。”陳蕾和敬若志、徐玫三人大吼。讓文詡心裏安穩了許多。沒有了後顧之憂,他的戰力可以直線飆升,可以戰到爆表。

“斬掉你們!廟橫山不是誰的私有產物,也不是你說不讓誰上就不讓誰上,讓誰上去就讓誰上去,所以……….你們都給我去死吧。”文詡怒吼道,雙翼風雷翅突然變大,出現在他的背後不斷的煽動。紫色雷電陣陣,噼噼啪啪的衝向白起和妄語者。殺意如刀,可以斬破一切,伴隨青色的風刃裂天。

“我說你小子瘋了,我們的敵人是他,斬掉這是充滿煞氣的陰魂,就可登上山頂。看到山頂的神廟…你來到這裏難道不是爲了即將出世的神葬之物?不打敗他,你我如何得神葬之物?”妄語者躲過一條紫色閃電,手裏青竹閃爍,撐散了一道道風刃,但是卻被逼得有點相形見絀。

“陰界之物也不是好東西。妄語者你身爲陰界大能蟄伏在這裏居然想摘果實,實在是罪不可恕。”文詡大怒不已,怒斥妄語者。誰都知道妄語者是陰界的大能,但是這一次確實是很讓人不恥。

“既然如此,那就戰到底,最後一個登上廟橫山的人就會得到逆天造化。”妄語者身上的蓑衣和斗笠落在地面,其狠狠一抖青竹,然後騰空而起全身陰氣爆棚,陰風怒號,天雷陣陣。無盡的陰氣化作殺意沖霄。

轟!

白起手裏出現一柄屠刀,大殺四方,征戰文詡和妄語者,和青竹、雙翼風雷翅硬碰,兩者之間鏗鏘之音不絕,火星沖天…..

文詡擁有極速,飛奔上下,風雷翅化作的雷刀可斬斷一切,磕在青竹和屠刀之上爆發出陣陣刺耳的轟鳴,他在征戰,他在殺伐,殺意充斥雷刀之上,他和風雷翅契合不到極致,難以斬斷屠刀和青竹,也能難以將風雷翅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我以雙子地勢格局的臻意爲鑑,破除一切阻礙,戰!”文詡怒吼,風雷翅閃動,捲起無邊風暴,他出現在白起身邊,雷翅橫掃,將虛空都撕裂了,將白起掃出數十丈,渾身冒陰氣。

“轟!”青竹恰到好處的出現,將白起打出數十丈。然後橫掃文詡,青竹爆發光芒和符紋,符篆密佈,無數鬼影沖天,他要格殺文詡。

咚!

紫色了點夾雜着青色的風密佈,青竹搖曳,哀鳴,上面的符紋被震散。文詡喋血風雷翅,風雷翅震動,然後將青竹折斷一截,硬生生將妄語者拍飛出去,妄語者差點因此散盡。

“殺!”

白起張口吞噬戰魂,渾身凝練了無數戰意,直接披頭散髮衝了過來,周圍不斷炸起數丈之高的塵土。

“咻!”

妄語者一閃出現,青竹直接洞穿白起額頭,然後將戰魂打散出去,眼眸冷冷的看着白起和文詡。

“今日做一個了斷!”妄語者愈加冷酷,陰氣沖霄,無盡的陰氣蒸騰在東之涯………..但是廟橫山卻在輕顫,有佛音,佛唱、佛鈡之音傳出,更有稀稀落落的紫色氣體、氤氳而出。 ps:

要到光棍節了啊,爲了避免光棍節,我們這裏明天有一個萬人相親的節目,我準備去瞄一眼,看看美女啥的…………..

大家咬破理解我們光棍的痛苦吶!

恩,提前祝福大家光棍快樂!!!哈哈……..

對了,近來天氣漸冷,大家注意保暖別感冒了!

那啥,十一月還沒有月票呢。有的給一張別讓我們光着屁股跑啊………收藏和推薦有多少要多少

東之涯戰火滔天,鏗鏘之音震裂天空的雲朵,不斷有喊殺之聲衝上雲霄,戰鼓之音驚動四野。風水走向的力量被調動了起來,針對萬千戰魂而去,殺意無限,天地都在顫慄。

文詡、白起、妄語者三人的戰鬥已經晉級到了白熱化,三人騰空而起,短暫的滯留天空,相互殺伐,文詡擁有雙翼風雷翅佔據上風,一刀劈下,刀光夾雜風雷的力量將地面都斬出數丈之長的裂縫,更是將偷襲而來的青竹磕飛,文詡發狂似的逆衝想妄語者,

妄語者帶給他的危險感覺更強大,甚至難以琢磨,絕對比白起的戰魂還要恐怖。妄語者是陰界的巨頭之一,鎮守忘川河畔,鎮守黃泉路的盡頭,鎮守奈何橋一端,可謂是一個很重要的關口,他一杆青竹上至九天,下至九幽,恐怖無比,連陰界很多大能都不敢小覷,甚至十殿閻王都要忌憚幾分。

“妄語者,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肯定請了幫手,是不是帝?他是不是入主陰界巨頭之位了,到底是不是代替了引路人和守路人的位置?喊他出來吧,你擋不住我們的,”文詡大笑道。蔑視妄語者,他手裏的風雷翅的力量很大,遇強則強,甚至達到了極致。

https://tw.95zongcai.com/zc/62906/ “你不過一個後輩而已。真以爲持有神葬之物就可以比肩我們這些上古前輩?小子,讓你看看我妄語者真正的力量。”妄語者仰天怒吼,其眉心之中射出一道驚天的陰氣之光衝上天空的盡頭,然後妄語者全身出現了一層漆黑的甲冑,其全身都被濃烈至極的陰氣包裹着…….

“殺!”

文詡怒吼,風刃橫斬而下,轟隆一聲斬在妄語者的身上,雖然妄語者退出了數十步,但是文詡也是一震,風雷翅都在顫慄。其上紋路閃爍,無形的風的力量向着文詡手中的刀匯聚而來。

“滾!”

白起並不弱,崩開了山石衝了出來,手裏一柄滴血的屠刀將東之涯都染得盡是哀鳴和哭嚎。他向着文詡斬下,讓文詡脊背生寒。雖然用風雷翅避開了,可是文詡也依舊被斬傷了一條手臂,血液滴落,染紅了風雷翅,上面的紋路活了似的,龍吟陣陣,紫色雷光沖霄。

“以我之名。以風雷翅之威,斬!”文詡發狠,騰空而起,刀上染血,讓他更加契合了,他怒斬而下。地面開裂,山石崩開,整座山都被從中間破開了,轟!驚天爆炸響起,妄語者被斬傷。臉頰上出現一道猙獰可怖的傷口,讓他差點被立劈掉。但是白起也被硬生生的斬斷了一條臂膀。

“沒用了。你們只會讓我更加契合風雷翅,神葬之物的強大是你永遠都想不到的。即使你是妄語者又如何?”文詡張開帶血的嘴吼道。這一刻他和神葬之物契合度達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可以發揮出八成的力量,妄語者都可以被他劈死,白起更不行,他可以將他斬斷。甚至他感覺天都可以被他斬斷一個豁口。

“嗯?出來,躲躲藏藏算什麼?”文詡眼眸一動,風雷翅發出刀芒斬向他們的來路,剎那間山石衝空,亂石穿霄。半截山體被斬斷,一個魁梧的身影從滿天的煙塵之中衝了出來,持着一對晶瑩剔透,充滿裂紋的牛角,綻放出不朽的七彩光輝,將山石都破開了,和東之涯的迷霧相得益彰。

“靈覺不錯,看來你有資格面對我了。”持着佈滿裂紋的牛角的魁梧身影淡笑道,他手裏的牛角閃光,直接和文詡的風雷翅抗衡,兩者之間風雷涌動,東之涯都在滾動山石,要崩塌了似的。

天地暗淡無光,在兩樣神葬之物的輝映之下顯得陰沉沉的,煙塵瀰漫,莫名的氣機流轉,神葬對碰的爆炸將戰魂掃滅了不知道多少。

“帝!!!”文詡咬牙切齒。風雷翅煽動,神光沖霄,晶瑩剔透的風雷翅充滿爆炸性的力量,文詡血液裏面的因子都在沸騰,風雷翅恐怖到了極致,文詡忽然一閃而逝,出現在帝身邊,紫色雷電光球狠狠的壓下,要將帝鎮滅在東之涯,葬在無盡的戰魂之中。

“文詡,你還是太嫩了。”帝手裏的太牛號角變大,一舞就將紫色雷電光球拍飛,然後蔑視的看着文詡,他心裏卻很忌憚文詡手裏的風雷翅,畢竟風雷翅擁有的速度和爆發力是特長,甚至可以越級而戰。

“不要廢話,帝,別忘了我們的任務……….不要戀戰,上山去。”妄語者將癲狂的白起砸開大吼道,他已經染血了,將白起都打散了三次,但是這裏規則很詭異,白起戰不死,死了又生龍活虎的出現了,撲過來,讓他傷透了腦袋,一條靈魂手臂都被斬斷了,最後還是以他**力凝聚陰氣恢復的。

“知道!”帝冷哼道,天牛號角發出嗚咽如哭泣的聲音,讓無盡戰魂倒地,連白起都受了影響,被妄語者藉此機會打散,然後他們幾人迅速衝向廟橫山,天牛號角生輝,號角之音開道,短時間就衝進了廟橫山…….

“休走!”文詡眼眶欲裂的大吼道,風雷翅發威接引佛子等人,。緊跟而上,風雷翅神威無盡,似乎天雷迸發,將擋在他們身前的戰魂全部擊潰,文詡更是劈出一道神光將白起鎮壓,緊隨妄語者其後進入了廟橫山。

轟隆隆……..他們剛剛一進來東之涯就被無情的迷濛霧氣和雷電籠罩,那是因爲規則暴動降下的懲罰。無數戰魂哀嚎,如浴火而生,白起狂怒,狠狠的衝向廟橫山。想要追殺文詡等人…….但是廟橫山這一刻變得紫氣盎然,山體連頭樹木山石都變得晶瑩剔透,無數紫光飛射出來,將白起狠狠的洞穿,讓白起眼裏閃過一絲畏懼,痛苦嘶吼而不敢上前!!!

他被下了詛咒不得離開東之涯、不得上廟橫山,否則他不會這麼安分守己!他千年修佛,今日被打破,又被殺意衝昏了腦袋,註定難以善終。

“哪裏跑。前面兩個老毛子,佛爺來了。”佛子跟個野人似的提着古佛禪杖,衣衫襤褸的追趕着,大喊着,在山林之間穿梭。讓人真的懷疑這貨就是一個未開化的猴子。

“他們肯定早有準備,妄語者是陰界的潛藏大能,這一次肯定是負責神葬之物的奪取。”敬若志陰沉道。

“必須阻止他們,加上山頂的古廟裏面是否存放着針對陰界的寶物。”徐玫眼眸閃爍。

“讓我試試……”徐玫經過文詡用風雷翅的加速,速度並不低,雙手結印的同時向着妄語者和帝攻伐,折斷了一路上的古木。在山石之中飛躥。

“小心!”文詡一把拉開陳蕾,因爲山體透發出無盡的紫色,一股恐怖的威壓降臨,出了他和帝。其他人都是一顫,那股紫氣讓他們汗毛倒豎,感覺到了無比大的危險降臨。

轟!

整個山體樹木都在透發無盡的紫芒。似乎有莫名的神威要透過山體衝出來。讓人駭然而膽寒。真的是太詭異了,廟橫山從沒有人登臨。只知道每一天的紫氣東來懂事這個方向。大部分紫氣都被這座山吸收了,只有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才逸散到了外界,滋養了外面的天地。

“你們別亂攻擊,如果廟橫山染血。那麼誰都難以逃脫天譴,這是邊荒,是東之涯,是東之盡頭。”妄語者和帝臉色大變,緊張的對文詡等人怒吼道。

“哼!帝,不要以爲持有天牛號角我就對付不了你。還我父親的命來,廟橫山是玄學界禁忌之地,豈是你們這些死而不散的可以覬覦的?”文詡臉色猙獰的怒吼道,發瘋似的欲要撲出去,但是卻被陳蕾緊緊拉住了,在這裏他們實力都被壓制了,除了文詡和帝,其他人很難以自由發揮,這就是廟橫山。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道震耳欲聾的佛音從山頂傳來,伴隨着黃鐘大呂的佛鈡之音,整座廟橫山都在顫抖,讓人有一種皈依佛門的衝動。

“靠,成精了,還有佛音,是成佛那個老禿驢的聲音麼?”文詡嚇了一跳。

“那是佛爺的佛祖!”佛子野人似的衝出來,翻着白眼道,差點將古佛禪杖拍在了文詡的額頭。

“這裏禁止殺伐,否則會引發天譴。”妄語者陰沉道。

轟!

山林之中躥出一隻紫色的兔子,但是它一蹬腿山石飛濺,夾雜着千萬均的力道砸向衆人,這隻兔子全身毛髮倒豎向着帝衝去,眼眸之中射出瑩瑩紫光。

砰!帝雖然用天牛號角擋住了,可是還是被蹬入了山石之中,讓他狼狽不堪。

所有人悚然,一隻兔子都這麼厲害,猶如吃了仙藥,實在是詭異無比。

兔子一躍數丈,撲向陳蕾,毛髮如鋼針,轟!的一聲將陳蕾撞出去撞在一顆古木之上,直接噴出了鮮血。砰!佛子倒黴了,被一個兔腿蹬上天空,哇哇大叫,古佛禪杖上面都出現了兔子腳印……

咻!敬若志用墓葬之術將自己葬了,但是出現的墳墓都被兔子蹬開了,徐玫調動風水大勢而來,才堪堪避過。

“哪裏來的兔子,異種麼?”文詡飛撲而上,和兔子硬碰硬也被掀飛出去,砸在佛子身上。

咻!兔子消失了,來得快,去得快!留下一地面面相覷的衆人,這時候才發現妄語者都一顆石頭刻成的蘿蔔壓着,嚎叫都沒有發出來。

這裏妖異得邪門,詭異得讓人毛骨發寒,真的恐怖無比! ps:..感謝丹王子的萬賞和月票!!拜謝,

廟橫山紫氣盈盈,古木蒼老而如虯龍,花草綻放的生氣磅礴,每一株花草都充滿了生機和芳香,而且這裏的山石和草木似乎都有靈魂,都會移動,讓人坐立不安。

特別是這一隻不知道從何處蹦出來的兔子,恐怖得驚人,都被戲耍了一通,暈頭轉向,甚至找不到去路了,這纔剛開始登山而已,誰也不知道後面還有什麼危險。

“那隻兔子呢?佛爺要拔了它的皮,將他燒烤了喝酒。”佛子狼狽不堪的爬起來,到處找那一隻紫色兔子,他莫名其妙的被蹬上天,這算什麼?他一落地就提着禪杖到處找兔子了,嚷着要吃兔子肉。

“是不是你是佛家的傳人,特別照顧你?”陳蕾艱難的爬起來,看到佛子的樣子忍不住笑道。

“毛線,這上面的老禿驢肯定不是我們佛家的大能成佛,不然爲啥針對我,將我一個人踹上高空?”佛子憤然道,直接將禪杖釘在一顆樹上。

轟!樹木搖曳,灑落下無盡的葉子,將他們的視線遮掩,但是這時候廟橫山輕顫,接着佛子等人頭暈目眩,居然被一股力量拉扯到了另一個地方,而且帝和妄語者不知道在哪裏,顯然已經被傳送到了不一樣的地方。

“讓你多活一會。”文詡怒道,居然被傳送開了,算什麼?

“我的禪杖!”佛子哀嚎,因爲禪杖不見了,咚!一個黑影從天而降砸在他身邊,不是他的禪杖是什麼?

這裏充滿了詭異,猶如無盡迷霧籠罩,真的詭異無常。手都不敢亂動。因爲這裏被紫氣籠罩,誰都不知道到底產生了什麼異變,畢竟這是邊荒的最後一座山,

“據說廟橫山充滿危機,這裏的草木山石姐通靈,估計是因爲看出我們兩方有恩怨故意將我們分開來了。是不想我們彼此征戰,破壞了這裏的寧靜,難道這座山真的有靈?”文詡低聲道,充滿震撼和懷疑,如果猜測成真,豈不是說暗中有一雙眼睛看着他們,想到這一點他就忍不住臉色發寒。

“還說這裏有佛家高僧得道,因此得名廟橫山,我怎麼覺得佛家之人道這裏來背耍得更慘呢?”佛子忍不住嘟囔道。還在耿耿於懷。

“快去山頂,妄語者和帝持有天牛號角,肯定一路向上,我們落後太多肯定會錯失良機。”徐玫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妄語者絕對是有備而來,而且有帝的開路,幾乎暢通無阻。

有神葬之物開道,加上帝和妄語者同爲大能。這座山很難擋住他們,他們如果還耽擱時間肯定會誤了大事情的。

“不會這麼容易。這座山裏面成精的東西太多了,可謂是步步危機,這些動物擁有靈性和佛性,肯定會阻止我們上山頂,但是不會殺死我們,否則剛剛那一隻紫色兔子就會讓我們亂了陣腳。”文詡想了想說道。

一提到那一隻紫色兔子。 電影世界大紅包 幾人都是臉色尷尬而莫名,有點扭捏,畢竟他們被這一隻兔子戲弄得太慘了,灰頭土臉,一個個連兔毛都沒有摸到。特別是那隻兔子的腳跟神腳似的,一個兔子蹬到處一片人仰馬翻,煙塵瀰漫,甚至連古佛禪杖都留下了一個清晰的腳印,當然不會讓人懷疑它一身皮毛堅硬得嚇人。

廟橫山從外面看充滿寧靜換個迷霧,偶爾有紫光照耀出來,晶瑩剔透,這裏的樹葉都幽若紫金鑄造而成,炫目而光彩四溢。但是進入之後才發現這裏充滿了佛氣與靈氣,還有一些已經異變的生物…….

文詡幾人找了一條充滿荊棘的山路向上攀爬,這裏岩石陡峭,而膈手,但是有的地方偏偏有光滑如玉…..紫色的藤蔓結實如龍筋,很難斬斷,而且山石道路崎嶇,要登到山頂很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