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僅如此,這個據點所損失的人,他們也會補齊。”

林詩詩道:“還有,他們把周元吉帶走了。”

“嗯。”

李雲點點頭。

周元吉被帶走,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李雲也沒有感到意外。

三天之後。

這個據點的人補齊了,又達到了21人。

不僅如此。

邪月的高層還宣佈,把林詩詩從三星成員升到了四星管理,讓她做這個據點的首領。

恰好,原來那個首領大個子已經死了。

所以,他們便把林詩詩提拔到這個位置上。

林詩詩把這個好消息立刻告訴了李雲。

李雲自然很高興。

林詩詩爬的越高,越能弄清楚邪月。

接下來的日子裏。

林詩詩接替了原來大個子的工作。

她開始瞭解到邪月的運行,以及一些其它關於邪月的信息。

展眼便過了十天。

林詩詩完全熟悉了這些工作。

對於這些天裏瞭解到的關於邪月的信息,她毫無保留的都告訴了李雲。

李雲把這些記在心裏。

準備最後的時候,對邪月的信息做個總結。

這日。

李雲想到有段時間沒有回龍庭總部了,便準備與林詩詩一起回去。

深夜。

李雲與林詩詩溜出了夜色舞廳,趕往了龍庭總部。

龍庭總部內。

只有李小嵐與李子規在,其他人都不在。

李雲讓人去叫他們來。

不久。

柳英紅、譚麟、王維梓三人來到了這裏。

衆人聚在一起說話。

王維梓道:“龍主,這些日子你們的收穫如何?”

“還不錯,現在林詩詩坐上了一個管理位置。”

李雲笑道。

“龍主你們也太厲害了,這麼快林堂主就成管理層了。”

柳英紅笑道。

“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管理,離邪月真正的管理層還有點距離。”

林詩詩笑道。

衆人開始聊起最近發生的事情。

期間,李雲問起,龍庭有沒有事情要處理,不過柳英紅三人皆搖頭。

然後,他們又開始聊起外界發生的大事。

就見柳英紅道:“對了龍主,最近外面發生了一件大事,你們聽說了嗎?” 聽柳英紅說,最近外界發生了一件大事。

李雲一無所知。

他與林詩詩很少外出的。

“什麼大事?”

李雲看着柳英紅,說道。

“外界傳出消息,風雷武館正在煉一件世上最頂級的聖器。”

柳英紅道。

“聖器?”

“人們把兵器譜前十的武器稱爲聖器,通常這類武器威力極大,整個天下也就十件。”

“原來是這樣,風雷武館想煉出一件頂級聖器,野心倒不小。”

李雲明白的點點頭,隨後微微冷笑了一下。

“龍主,你知道風雷武館煉製聖器的原材料是什麼?”

“是什麼?”

“原材料是一隻神獸之腳。”

李雲聞言,便想起上次在古墓中遇見的周常。

他還被這傢伙打暈了,以後要是遇上饒不了這傢伙。

當初在古墓中爭奪至寶時,如果李雲沒記錯,有一隻神獸之腳被周常搶走了。

如今看來,風雷武館煉製聖兵的原材料神獸之腳,應該就是這隻神獸之腳了。

想想也是。

這神獸之腳可是至寶。

它的血肉可以用來煉藥,它的骨骸、毛髮、鱗片等,可以用來煉製武器。

總而言之。

神獸之腳的用處有很多。

“用神獸的腳鍊制聖器,或許還真能讓他們煉出來。”

李雲說道。

“是真的有機會煉出來,聽說風雷武館爲了煉成這件聖器,請了十八位赫赫有名的煉器大師,其中,便有天下第一煉器師—歐陽東華。”

王維梓開口道。

煉器師和煉藥師一樣稀少,兩者的地位在世上是同等的。

每個煉器師都非常珍貴。

像這種煉器大師,那更是珍貴之極。

整個天下都沒有多少。

其中,天下第一煉器師歐陽東華,那是世上響噹噹的大佬。

一般人見都見不到的。

“風雷武館還真是大手筆,竟然請來這麼多煉器大師,甚至還有天下第一煉器師。”

李雲笑了笑。

“當然了,也就風雷武館這樣的大勢力,才能請來這麼多煉器師,不然,誰請的到?”

柳英紅說道。

李雲笑笑。

說實話。

這件事跟他關係不大,不管風雷武館請來多少煉器師,要煉什麼兵器,都妨礙不到他。

他現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儘快查清楚邪月。

然後,得到最後一塊玉佩。

又聊了一會兒,李雲與林詩詩便回夜色舞廳了。

….

這日。

林詩詩接到上面的一條命令。

這是她成爲管理之後,接到的第一個任務。

任務內容:伏擊張氏武館,從館主手裏搶走一株珍稀靈藥。

根據可靠的消息,張氏武館的館主張澄前兩天帶人出城找靈藥。

結果,被他找到一株珍稀靈藥。

此時,張澄正帶着人和靈藥回城。

林詩詩要做的就是在半路上伏擊張澄,把珍稀靈藥搶走。

很快。

林詩詩把任務告訴了所有人。

然後,帶着人出城了。

來到城外之後。

林詩詩停在了一條進城必經過的路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