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出十分鐘,金榜落滿一個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名號。

看著呈上來的金榜,常玉真人亦禁不住滿心激蕩…… 「金榜已成,誅魔聯盟,正式成立!」

「一月之期已到,本座宣布,從即刻開始,到今日太陽落山,是那魔頭最後的期限。」

「如若日落之前,那魔頭還不現身受死,本座將以誅魔聯盟盟主之名義發布命令,追殺到底!」

「……」

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聲音回蕩在群山之間,久久不絕,又驚動飛鳥走獸無數,一派歡騰。

便是隨著這聲音的傳出,彷彿丟下一顆炸彈,瞬間天機坪呼聲震天。

「誅魔聯盟萬歲!」

「常玉掌教萬歲!」

「誅魔聯盟必勝!」

「犯我青城者,雖遠必誅!」

「犯我長生天威者,雖遠必誅!」

「林老魔何在,還不快快出來受死?」

「林老魔,日落之時你若還不出來,誅魔聯盟勢必將你天涯海角,追殺到死!」

「……」

炸了。

熱血激蕩,群情奮勇。

天機坪內外,除卻蜀山置身事外並天魔門暗暗恥笑,剩餘人等,一個個如同打了雞血一般,拚命嘶吼,歌功頌德不斷。

聽著周圍陣陣聲浪,劍如風心中一面鄙夷,一面又暗感有趣。

某一刻,他打趣道:「日天兄,你不說你就是那個林老魔嗎?

看,青城山都下最後通牒了,說日落之前你要不出面就殺出去呢!

還有周圍這些人,叫得很歡啊,都在叫你出去受死,這能忍啊?」

充滿揶揄,目光卻也沒在林昊身上。

很顯然,他這就是隨口說說,開開玩笑。

林昊卻點了點頭:「的確不能忍。」

劍如風一呆,下意識回頭,眼見林昊真準備進場,當即也嚇了一跳,慌忙就要拉住。

只是這個時候已經拉不住了!

林昊的身法比想象中要快,他拉到的,僅僅是林昊遺落原地的殘影。

我能看到準確率 等發現拉了個空,在看去,林昊卻是已經突破封鎖線走入天機坪。

這時負責戒嚴的青城弟子也反應過來,只是還不等追上前,劍如風已經先一步衝進天機坪。

突然闖入的兩個不速之客,場面迅速變得安靜!

劍如風卻管不了那麼多,苦笑道:「日天兄,開個玩笑而已,沒必要這麼較真吧?

快走快走,這裡可不是什麼好地方,萬一被發現你是從外界進來的,那就糟糕了……」

顯然還沒意識到林昊是來幹嘛的。

林昊卻也沒動,認真道:「我沒開玩笑,我說過很多次了,青城公子是我殺的,我就是這些人所謂的林老魔。

我還說過……」

「你還說過那夜你趕走了所有人,救了我,我信,我信還不成?

好了好了,咱們趕緊走,別湊這熱鬧!」

林昊話沒說完,劍如風已經急吼吼打斷。

嘴上說信了,可事實上,顯然他是不相信的。

此刻,他只想趁著還沒人追究,趕緊帶著林昊離開,要不然可能就要出大事了。

只是很顯然,這個時候再想走已經晚了。

「何方宵小,竟膽敢擅闖誅魔大會現場?」

「好大膽子,青城執法弟子何在,速速與我拿下?」

「哼,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沒規矩了,理當嚴懲!」

「……」

怒斥聲聲。

安靜的場面,儼然又有喧鬧起來的架勢。

而就在青城執法弟子即將入場拿人的時候,忽然石台上常玉真人抬了抬手。

「住手!」

語落,場面再次沉寂。

顯然是認得劍如風的,常玉真人溫和笑道:「如風師侄既然來了,為何遲遲不入場,要等到現在?」

隨口一問,倒也沒有責難之意。

說完又把劍如風身份介紹了一遍。

直到這個時候,此前那些人才知道進來的到底是什麼人,方才那般說話多麼不妥。

可即便如此,也不是每個人都怕了!

惠靜師太冷哼道:「蜀山弟子果然不同凡響,大概是從來不用給任何人顏面的!」

指桑罵槐。

看似針對劍如風,實則嘲諷金劍真人,嘲笑蜀山弟子沒教養。

緊隨其後,蒼雲真人亦搖頭道:「此舉不妥,即便不顧慮我等顏面,可此處是青城山,是誅魔大會現場,不論如何應該給主人面子。」

言下之意,劍如風不給青城山面子,蜀山不給青城山面子。

這話就言重了。

饒是明明沒這種心思,一擠兌,青城山眾人臉色分外難看,常玉真人也有種被架在火上烤的感覺。

二人之後,人云亦云,對劍如風表示質疑者不在少數。

天魔門的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金劍真人也沒說話,一則心裡好奇,二則他也不能明著說就是不給青城山面子。

劍如風倒是想解釋,可問題在於,他現在似乎沒法解釋!

難道要他說本來沒打算進來,是追著林昊進來的?

難道要他說林昊自稱就是那個林老魔,要來滅青城山?

都不能說。

是以急得腦袋冒汗,他卻半天憋不出一句話。

難得見蜀山弟子這般模樣,難得見他如此狼狽,接下來的時間,周圍質疑的聲音越發多了。

某一刻,神農公子驟然發難:「若只是劍如風你,倒也罷了。

畢竟你是蜀山弟子,不算外人,看在蜀山的面子上,大家也不會責難於你。

但是他呢,他怎麼回事?」

「沒錯,劍如風,你自己擅闖會場擾亂秩序也就罷了,帶一個不明底細的外人進來算什麼?

是看不起我們這些宗門世家,還是說從根本上看不起青城山?」

玉公子大義凜然。

二人之後,除卻天劍公子和百花仙子,那也煙雨樓九層幾乎所有人都站了出來,大加斥責。

面對這些指責,劍如風也沒想過要推卸什麼。

只是還不等他開口將事情扛下來,林昊淡然開口道:「你們不是都在等候本帝嗎?

既如此,這天機坪,本帝為何不能來?」

靜!

這一開口,沒能理解其中之意,很多人呆住了。

劍如風頭皮發麻,苦笑道:「日天兄別鬧,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各位前輩,各位道友,別誤會,這位只是我的一個朋友,這次……」

一面阻止林昊,一面準備將事情扛下來。

只是還沒說完,林昊又道:「本帝林紫霄,來自外界華夏柳城。

若是這樣說你們不明白,那麼換個說法,本帝,就是你們所謂的林老魔……」 靜!

跟著劍如風進來的人叫林紫霄,來自外界華夏!!

林紫霄,是誅魔聯盟的終極目標,也是所有人嘴裡的林老魔!!

聽著這話,全場都傻了。

劍如風也快要哭了。

見過愛吹牛的,就沒見過愛吹牛的,尤其是,這吹得連自己都信了啊!

只是,他又怎麼能看著林昊「自尋死路」?

是以,趕忙打哈哈道:「大家別誤會,我這位朋友比較另類,沒事就喜歡說點大話。

別當真啊,其實諸位也都看到了,他哪裡像是老魔頭了,他也根本沒那個實力啊!」

還在幫洗白。

似乎對這個說法也比較能接受,聞言,四周氣氛鬆懈,緊跟著鬨笑四起。

「逗,真逗,原來林老魔就長這樣!」

「哈哈,原來林老魔是個帥哥哥,長見識了呢!」

「這位公子,有道侶了嗎,若是沒有,不妨考慮一下小妹,小妹懂很多的喲!」

「……」

紛紛調侃,取笑之聲不絕。

神農公子冷笑:「越來越放肆了,當日煙雨樓九層你如此說也就罷了,本公子只當聽了個笑話。

可今日你卻依然如故,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豈容你放肆?」

顯然不僅僅是鄙夷嘲笑,還準備追究責任。

玉公子也跳了出來,哈哈大笑:「跳樑小丑,嘩眾取寵,你以為這樣就能抬高自己的身份,讓人高看你一言?

最強中醫 錯!

大錯而特錯!

你這般放肆,非但不會讓人高看你,反而會讓人更加鄙夷,還會為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你?林老魔?哈哈哈哈,這是我這輩子聽到最大的笑話!」

「林紫霄,你若是林老魔,本少就是林老魔他爹!」

穿越之女配的悠然生活 「你若是林老魔,本公子當面吃屎,說到做到!」

「……」

一個接一個。

無聊之人,無知之人,總是那麼多。

蜀山眾人之中,劍如雨本來也準備諷刺兩句,卻被金劍真人搖頭攔下。

可終究金劍真人也沒說什麼,只是目光狐疑!

旁邊不遠,惠靜師太蒼雲真人就沒那麼好脾氣了。

惠靜師太宣了個佛號,淡然道:「林施主慎言,有些話是不能隨便說的。

不論你從何處來,外界也好,長生界也罷,既然施主來到此處,便當知此處是何等所在!」

「沒錯,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此處是青城山,乃是誅魔大會現場,在場如此之多的長生英豪集結,所為者,便是誅滅那林老魔頭。

小子你若只是無心闖入,雖會受到一定責罰,但無性命之憂,但若你在執迷不悟,那就是咎由自取自尋死路,怪不得人。」

蒼雲真人冷笑出聲。

他這話音一落,算是奠定基調,很快場面又變得安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