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屑?柳清緣感覺老黃說的很不靠譜,何凡除了喜歡對凶獸下手以外,完全沒有別的相同之處,拚命鍛煉,摧殘自己?這開什麼玩笑,那傢伙腦子裡想的全是怎麼吃!

「校長,這事不管怎麼說,執法隊知道這事,按照流程來走,何凡若是上告,進化學校必定要給出賠償,而且名譽受損。」

老黃說道,頓了頓又道:「特別是現在這個敏感時期,再出現普通人受到進化者欺負事件,被人推一把,爆發出大量的類似事件,那進化者的特有福利,就難說會不會變動了,最好的辦法是你直接給賠償,把事情了了,順便你也可以藉此機會,敲打他們。」

校長思索片刻,點頭笑道:「我明白了,進化學校的名聲很重要,律法也不能違反,我不會讓黃隊長為難,我去和何凡商量商量。」

柳清緣獃滯,何凡吃了那麼多凶獸,便宜全佔了,還能拿賠償?為什麼被關進去的不是我?

不過,她也明白,何凡只是普通人,現在更是進化者妄想症患者,被關在這裡,不說受到驚嚇,還有生命危險,完全是進化學校的鍋。

至於何凡怎麼進來的,校長也不傻,存放凶獸之地,豈會沒有看守?監控少了兩分鐘,這兩分鐘是怎麼回事,他心中很清楚。 校長去找何凡私下商議,只要搞定了何凡,剩下的就是進化學校內部的事情了,他可以慢慢處理。

柳清緣也想走,被老黃叫住,神色嚴肅地道:「柳清緣,接下來不得不麻煩你了。」

「我能幫什麼忙?」柳清緣問道。

「等回到執法局,我給你辦一張臨時監護人的證書,以後就勞煩你看好何凡,別讓他亂來。」老黃叮囑道:「何凡這種患者,沒有人看著,很容易去找進化者和凶獸搏鬥,以至於送了性命。」

柳清緣:「……」

你確定不是和我開玩笑?和凶獸搏鬥,何凡有這個膽量,但是,沒有凶獸,他怎麼去搏鬥?至於進化者,也沒見和何凡主動和誰動手過,周文那次,也是周文先挑起的。

「何凡無親人,也沒有朋友,只有你這一個朋友,麻煩你了。」老黃想了想,又道:「我會給你辦些補助,補償你,你看好何凡,別放出去亂來就行。」

放出去亂來……這話聽著,怎麼這麼彆扭?

何凡被校長拉到一邊,遠離了眾人,校長才一臉沉痛地開口:「這次是進化學校對不住你,進化學校不會推脫自身責任,願意給你一些補償。」

何凡愣了愣,這麼爽快?

「當然,這補償不能太過分,比如你不能進進化學校學習什麼的。」校長提前說道,至少把這個想法給掐滅了,進化學校可不想要一個進化妄想症患者。

「那能進學校看書么?我是一位九級進化者,馬上就要涅槃了,卻不懂進化知識,這讓我怎麼涅槃?」何凡很茫然,至少,他對於涅槃,是一點信息也不知道。

「這個沒問題,進化學校圖書館基礎知識隨你看,這是一張特批卡,只能在一層。」校長果斷遞過去一張,隨便研究去吧,還涅槃?進化妄想症患者想的都這麼深遠么?

「你也知道,我這人比較窮,又沒有一技之長什麼的。」何凡一臉憂慮。

「沒問題,我給你這個數。」校長伸出一根手指。

「十萬?太摳了吧?」何凡面色不好看了,你可是校長啊,逼格怎麼能這麼低?對了,還有件東西:「校長看看這個。」

登錄網路,將視頻點開,校長臉都綠了,這特么是蠢貨么?謀殺被謀殺對象拍視頻?這要是讓執法隊看見,老黃就不是這個態度了,絕對是律法程序走起。

「視頻發我一份,然後刪掉,這樣,先不談錢的事情,你還有什麼條件,一併說了。」校長想了想道。

「我覺醒的能力,校長也看見了,每日過著吃不飽的生活。」何凡嘆息,連自己都吃不飽,還有什麼心思想別的事情?這點必須解決!

「待會給你送幾頭凶獸屍體過去。」校長爽快地道,他也只能送屍體了,送活的,這位妄想症患者和凶獸來一下子,他又有麻煩,而且城市內,除非得到執法局許可,否則禁制飼養凶獸。

「剛才說好的,這份也打包。」何凡指了指那鍋肉,那可是巔峰期凶獸燉的。

校長臉色發黑,都賠你幾頭了,還惦記這鍋?

「好了,就這些條件了。」校長擺擺手阻止他繼續提條件,壓低聲音道:「我們商量下,錢的事情,我給你一百萬星元,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一百萬?什麼條件?」何凡瞪大了眼睛,兩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上輩子他就窮怕了。

「條件很簡單,無論誰問你,補償你多少錢,你都不能說具體數字,就算說,也只能往多的說。」校長低聲道:「只要你答應,你剛才的條件,我都滿足你。」

何凡:「……」

往多的說?校長,我發現,你才是真的坑啊,難道你這錢還能報銷?

「能不能多給點?」何凡有些貪心,這校長怕是要吃下不少,才給自己一百萬,你是不是有些不夠意思?而且,這明顯是要讓自己背鍋!

「不能,這是進化學校內部的事情,你答應,就這麼定了,要是不答應,律法程序吧,反正擔責任的不是我,進化學校名聲毀了就毀了。」校長面色淡然,好像不在乎名聲的事情。

「好吧,我答應了,但我還有條件。」何凡又說道。

「你不用說,我懂。「校長一副我懂的表情,拍了拍何凡的肩膀,笑道:「柳清緣是這次第一,放心吧,柳清緣,將何凡帶回去,那鍋肉也帶走。」

說到這裡,校長壓低聲音到:「那一百萬,三天之內打給你。」

「校長,我……」

「別忘了我們的約定,回去好好努力,說不定哪天就真成進化者了。」校長直接離開,讓柳清緣將何凡拖走。

「我,我的菜刀啊!」何凡一臉痛苦,我還想要把好菜刀,你這些東西都給了,就不能再給把菜刀么?

「什麼菜刀?」柳清緣一臉迷惑地看著何凡。

何凡懶得搭理她,因為她,自己的上好菜刀沒了。

「校長給了你什麼好處?說出來,看我用的上不。」柳清緣話鋒一轉,目光灼灼地看著他。

「你想幹什麼?我們關係還沒好到無私分享的地步。」何凡一臉警惕地看著她。

「抱歉,以後我會是你的臨時監護人,你以後歸我管。」柳清緣一臉得意地道。

「臨時監護人?什麼時候的事情?」何凡一臉懵逼,我馬上就十八了,上班都上了很久了,還要什麼監護人?

「黃隊長給的,讓我看好你,不要將你放出去亂來。」柳清緣淡淡地道。

這執法隊是假的吧?我求救,救出一個監護人來?

「你有校長電話么?」何凡一臉凝重地問道。

「要校長電話幹什麼?」 風光的女人 柳清緣皺眉。

「我覺得,把第一名給你,換成一把上好的菜刀,更值得。」何凡正色道。

「我是第一名?這是校長給的補償?」柳清緣面色一喜,拖著何凡走的速度更快了,完全不給他跑回去的機會。

何凡後悔了,為什麼沒有早點說出自己要菜刀,不要給柳清緣什麼第一名,這怎麼就成了自己的監護人了?執法隊還特么管我有沒有監護人?

我說的是實話,我真是進化者,你們不信,我有什麼辦法? 何凡被柳清緣拖回家,執法隊也收隊走人。

校長看著陳山和梁慶,面色冷了下來:「梁慶,你們出去,陳山和林楊留下。」

打開屏障,隔絕外面,陳山心中有些慌:「校長。」

「你還知道有我這個校長?」校長冷冷地看著他,又掃了眼林楊:「你看看這是什麼?」

林楊看向校長,那是一份視頻,周文埋伏坑何凡的視頻,面色大變,連忙道:「校長,肯定是有人借用我的名義,栽贓陷害!」

這兩個蠢貨,不是說都刪掉了么?為什麼校長這裡還有一份!

「借你名義?那怎麼沒借我名義?」校長冷笑一聲,面色陰寒地道:「你知道這次,付出多大代價,才擺平何凡么?」

陳山張了張嘴,不敢說話,林楊識趣地垂頭。

「六千萬,整整六千萬星元!還有進化藥材,基因液!」校長近乎咆哮般說道。



陳山內心在噴血,校長,你在逗我?何凡敢張口要這麼多?

「他敢要六千萬?」林楊震驚了,那可是六千萬啊,還有進化藥材,基因液,林楊的心在慌,小心地問道:「校長,您答應他了?」

「不答應能怎麼辦?律法程序,你們一起進去?學校名譽受損?」校長冷冷地道。

總裁的蜜寵嬌妻 陳山看了眼林楊,心中暗嘆,還是太年輕了,六千萬,何凡當然沒要這麼多,這明顯是校長要的!

「稍後我列一個清單,你們三天之內,給我補齊了,補不起,那律法程序,你們進去待著。」校長寒聲道。

「校長,這,這是不是多了點?」陳山面色發白,講點道理行不?這點事,你直接坑我這麼多?

「你們在背後乾的事,別以為老子不知道!」校長怒吼出聲,指著陳山鼻子罵道:「多?你以為老子願意賠?還不是你們惹出來的,何凡那驢脾氣,不賠就執法局!」

說完,校長來到陳山身旁,低聲道:「你乾的那些事,暗地裡殺了多少人?執法局若是查出來,你全家夠殺么?」

陳山面色真的變了,身子都在抖,吞了吞口水,苦澀地道:「我賠。」

「三天。」校長丟下一句話,直接離開。

「舅舅?」林楊顫聲看向陳山,不知道他為什麼答應,這賠償下來,他們自身老底都被颳得差不多了。

「別說了,賠償之後,這事就算了。」陳山搖搖頭,拉著林楊離開,他沒想到,自己私下乾的事情,校長會有所察覺,現在沒動自己,只要賠償,想來沒有證據。

若有證據,校長第一時間會將他送去執法局,因為,這事校長扛不下來,是死罪!

校長又將梁慶帶入辦公司,依舊是震怒一番:「何凡要了賠償,你們之前是什麼主意,誰都清楚,三千萬,進化藥材,基因液,稍後給你一張清單,補齊了好說,補不起,全都給我去掃大街!」

梁慶:「……」

剛訓了陳山,不是應該讓我當正的么?讓我賠償?

「要不是進化戰甲太貴,真想讓他們賠幾套戰甲出來。」校長低聲自語,嚇的梁慶連忙答應,三千萬就三千萬,賠得起。

「十年到了,盟主要換了,這次新盟主,最有可能的是一位進化學家,普通人,遵守律法行事,城市之內人類平等,拿好進化者福利就夠了,手盡量別往普通人身上伸,上面一直在儘力維持平衡。」校長好似呢喃,又好似說給梁慶聽。

梁慶沉默,東方聯盟盟主,十年一輪換,進化者和普通人輪流來,當然這些普通人也不凡,基本上都是進化學家。

進化學家上台,第一步肯定是推廣進化學,然後就是普通人地位,權益,因為進化者和普通人從未平等過,明面上維持的平等,暗地裡死了多少人,梁慶很清楚,他知道校長的意思,身為進化學校的人,必須遵守律法,因為進化學校屬於聯盟的。

聯盟的勢力都不遵守律法,這律法要了還有何用?

這個世界雖然是以進化為主,但普通人不是沒有地位,那些進化學家,雖然是普通人,但能讓進化加速,打造進化戰甲,一瞬間可以打造出一支強大的隊伍,抗衡,甚至斬殺進化者,上面也一直努力保持一個微妙平衡。

進化者也有進化者福利,那就是獵殺凶獸積累功勛點,可以購買,甚至換取某些錢買不到的東西,一些最先進的進化產品,一些市面上禁止出現的,進化者都可以憑藉功勛點購買。

而普通人,也只是在城內平等,沒有功勛點,永遠買不到那些東西,這是獨屬於進化者福利,不對普通人開放。

何凡家。

「今天,你就老老實實待在家,吃你這鍋肉,哪也不要去。」柳清緣看著何凡,叮囑道。

「你待會一起吃不?有好東西。」何凡一臉認真地道:「我試過了,無毒。」

「我先去學校,到時再說。」柳清緣丟下一句話,直接離開。

何凡撇嘴,這鍋肉有些涼了,熱一下,順便將那瓶藥劑也放進去,一起燉了。

燉著肉,何凡內心期待,九級之上,就涅槃了?等自己衝破九級,成就涅槃,再去進化學校看書補充下知識。

這次何凡打算多燉會,在小屋時間緊張,凶獸太多,吃的有些急,太有嚼勁了,這次搭配好東西,自然要慢慢處理。

看著凶獸數字,在增加,不斷上升,何凡取出自己的食譜,記錄下來,以後打算時刻記錄,詳細到每分鐘,出現什麼變化。

重生之巨變 燉了兩個多小時,數字穩定下來,+15!

何凡關火,這數字已經徹底穩定了,不升也不降。

給柳清緣打電話,電話很快接通,但對面鬧哄哄的:「柳清緣,回來吃飯。」

「你自己吃吧,學校為我舉行慶功會。」柳清緣略帶高興地道,拒絕了他的好意。

「好吧,反正我也懶得和你分享。」何凡撇嘴,要不是馬上就要有一百萬入賬了,我才沒這種好心情。

看著這鍋肉,兩個小時已經消化了不少,何凡敞開了吃,進化法運轉,幫忙煉化暖流,增漲進化之力。

「好辣,夠味。」何凡哈著氣,這藥劑很夠勁:「這是什麼調料,我現在吃著都感覺辣喉嚨,跟前世喝烈酒一樣。」



隨著凶獸肉吞下,暖流增加,何凡身體數字終於衝破了90大關,一股神秘氣息在體內浮現,沒有感受到所謂的涅槃枷鎖,腦海中閃過幾道被光球包裹的生靈畫面。

一個光球,包裹著一條金色神龍,盤旋著身子。

一個光球,人身蛇尾,媧祖!

一個個光球,神秘的身影,古老的神話傳說,神龍,鳳凰等一一閃現,最後一道光球,最為平凡,正是他自己!

所有畫面一閃而逝,何凡有些迷糊,緊接著是一股惡臭,體內再次伸出雜質,體魄翻天覆地變化,比九級的時候,強了最少兩倍!

何凡心中疑惑,為什麼會出現哪些光球畫面?

緊接著,又是一道進化法在腦海中浮現,是成就涅槃的法門,掌控體內每一分力量,淬鍊體魄,讓身軀強化到一定程度,涅槃之門自然打開。

何凡獃滯地看著數字,92%!

說好的九級之上就涅槃呢?這92%是什麼鬼?

何凡心中很迷惑,想不通,只好先去洗澡,把身上雜質處理掉。

清洗了一個小時,出來繼續吃肉,最後全部吃完,身體數字只有97%,沒有衝上涅槃,對於什麼涅槃枷鎖,一點也感應不到。 柳清緣還沒回來,何凡繼續掌控全新的力量,這股力量太強了,吃完所有凶獸肉的他,現在比之前,強大了至少三倍。

何凡運轉新的進化法,熟悉力量,新的進化法屬於輔助型的,可以幫他快速掌控新增的力量,直至掌控體內每一份力量,運用隨心。

之前的進化法,則是用來修鍊提升。

有了新的進化法,何凡掌控起來很快,只用了一個小時,就基本上熟悉了,但距離進化法要求,掌控每一分,運用隨心,還有些距離。

忙活完,洗完碗筷,何凡直接睡覺。

「何凡!」

迷糊中,何凡被一聲尖叫驚醒,嚇的他連忙從床上起來,穿衣走了出去,發現柳清緣臉色很震驚,手中拿著那個藥瓶。

「幹什麼,大晚上不睡覺,真以為是我監護人?」何凡不滿地嘟囔,我現在一隻手都能將你按著錘。

「你,你這是哪來的?」柳清緣聲音在顫。

「撿的。」何凡撇嘴。

「裡面的東西呢?」柳清緣捏瓶子的手在發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