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得已,洛文讓丘媛和自己一起,雖然自己是個火爐呢。

「還算有點良心,哼。」丘媛白了一眼洛文,看來平時裝一裝柔弱估計洛文更容易上當。

「等下你就在灰機背上和小白待一起,別出手算了。」

「好啦,我不出手就是,我躲的遠遠的行了吧。」丘媛輕聲回應道。

洛文一愣,這突然的溫柔讓他措手不及,這酥酥軟軟的聲音讓他有種強烈的保護欲。肯定中邪了!洛文心想,我怎麼想要保護她……

話說殺手們看著洛文眾人魚貫而出。

「是這些人吧?」一名黑袍魔法師問到。

「是。」一名中間武士回到。

「目標出現,行動!」黑袍魔法師說到,全然沒發覺洛文等人走後沒多久又有一批人出了旅店。

洛文等人出的是往石頭城方向的這個城門,已經提前把地形給偵查好了,察覺到了有人跟蹤之後,洛文帶路走向了預定的埋伏地點。

出城門離開官道向山上而去,怪石嶙峋之間有條小道,中間有條小溪從山上而下,這山頂上有個小平原,正適合決鬥。 洛文眾人剛站定,跟蹤的人就到了。

殺手們大搖大擺的出現,也不需要什麼陰謀詭計,這種壓倒性的優勢讓殺手們一點也不想用詭計,當然,警惕對方的詭計還是很有必要的。

顯然黑袍法師就是殺手們的老大,黑袍舉手示意停,隊伍就停在了洛文眾人對面兩百米遠,這是個安全距離,行家。先是觀察了一番周圍的地形,看了看環境,沒有察覺出埋伏。

黑袍法師冷冷的一笑:「精英培訓計劃的十個人都在這裡了,很好!知道來找你們,倒是也爽快。既然帶我們到這裡來了,想必有點陰謀詭計,使出來吧!」

惡魔前夫請靠邊 洛文哈哈一笑:「你們實力太強了,我就算使點陰謀詭計也是沒用,倒不如正大光明的干一場,死的死的乾脆點!」

「好!就憑你這句話,我會給你們一個全屍的!上!」黑袍法師一揮法杖,示意武士們可以上了。

三名高級武士沖在最前面,一名重劍,三名長劍。除了三名魔法師,其他中級武士全都跟著沖了上去。洛文這邊還是以小胖子和萬小松兩人打頭陣,萬里和包打聽側翼,金手指遊走,眾魔法師在最後這種陣型。

小胖紙和萬小松兩人緊握火元石重劍,手心都出汗了。小胖子一聲大吼:「來啊!你們這群王八蛋!」然後就和迎面而來的那名重劍高級武士碰在了一起。

小胖子和揮砍而來的重劍來了一次硬碰硬,這還是那名重劍武士沒有使出鬥氣,不然長達一兩米的鬥氣芒就可以把小胖子給解決了。硬碰硬小胖子居然抗住了,不過後退了一米遠,而且氣血翻騰差點就吐出血來。那名高級武士卻一愣,果然是精英培訓計劃的人才,這小胖子中級武士居然能硬接自己一刀,再來一刀試試!

戰鬥才剛開始就火爆非常,以小胖子為首的幾名武士使出了渾身解數堪堪的抗住了殺手們的進攻。這還得益於眾人站的這個地方地形狹小,如果夠寬,肯定是攔不住的。左邊是通往山頂的峭壁,右邊是凹凸不平的怪石,阻擋了殺手們的推進。

殺手們也有種玩一玩這些小屁孩的心思,想著慢慢折磨他們,所以四名高級武士並沒有用鬥氣。

黑袍魔法師在後面微微一笑,這種一邊倒的戰鬥他們三個魔法師都不用出手,組織還派他們來處理這幾個小屁孩,簡直是浪費時間。這麼簡單的任務,上個組怎麼都完成不了,真是夠白痴的。

正在得意間,突聞喊殺聲從兩方傳來,一方是在洛文等人後面,一方是在他們的後面。從洛文後面出現的人的是五名中級武士,文大師徒兒的朋友們。而黑袍魔法師後方的人是文大師的三位高級武士師弟還有文大師的那兩名中級武士徒兒。

黑袍為首的三名高級魔法師只是愣了一下,就知道這些人是奔他們來的,毫不猶豫念咒語,向五人釋放而去。風系,水系和暗黑系三種魔法轟響五人,五人連蹦帶跳的躲閃著。

話說殺手的三名高級魔法師被拖住了,洛文他們的壓力就減輕了一大半,而且加入的五名中級武士加入了小胖子他們的戰鬥,以二打一抗住了四名高級武士,再加上灰機,辛巴和獨角犀,還有追風馬這四獸的協助,小胖子他們的壓力也大減了。

在這種混戰的局面下,洛文這幾名魔法師也只能單點了。

一時間,這小平地上好不熱鬧!刀劍碰撞聲,魔法轟擊聲,慘叫聲,咒罵聲……把山頂的積雪都震的抖動。

其中一名高級武士殺手猛的一揮劍逼退一人,直撲在後面的洛文幾人。這些小火球,風刃,冰槍,地刺讓他煩不勝煩,打定主意要先幹掉這些魔法師再說。

「小心!」在一岩石後面躲著的丘媛時刻關注著戰鬥,更關注著洛文。看到殺手撲向洛文,馬上發出警告並且立即一道風刃激射而出直射殺手的咽喉。由於殺手動作太快,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撲倒了洛文身前一米遠,好在丘媛的這一道風刃,殺手看到風刃襲來不得不避開。這一避開,給了洛文反應時間。

在殺手再次揮刀而來的時候,洛文從戒指里拿出一個圓球扔向殺手,殺手一愣,單手接住了。「什麼玩意兒」洛文一聲「爆」,殺手手中的圓球嘣的一聲就爆炸了。

一身慘叫混在爆炸而起的血霧之中,一陣風吹過,只見這名殺手一隻手已經被炸斷了,上半身密密麻麻的血洞,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好在埃爾和扎克在爆炸之前就默契十足的立起了土牆擋住了向四周激射的鋼釘,不然自己人都要被殃及到。

這一爆炸也把所有的殺手們都驚醒了,原來這些小屁孩除了這十名援兵之外還有其他手段,難怪膽敢帶他們到這裡來一戰。這是交戰以來死的第一個人,還是一名高級武士。這刺激到殺手們了,這些小屁孩居然還想反殺!豈有此理!

雖然死了一名高級武士讓洛文眾人壓力驟減,但是這也讓殺手們更加的拚命,刀刀見血,劍劍指喉,戰局頓時進入白熱化階段。

「按計劃開始!」洛文一聲大喊,眾兄弟心領神會,「怎麼還不回去?!」這是洛文對丘媛說的,現在戰況真是激烈的時候,照顧不到她。

「不回去,我也能戰鬥,不要小看我了!」丘媛站在了洛文身後。洛文也沒時間和丘媛爭辯了,計劃已經開始容不得延誤一秒。

所有的武士拿下了背上背著的盾牌,一手拿武器,一手拿盾牌,死命的扛著。由洛文先行發射一枚火球射向一名中級武士殺手,其餘眾人集體魔法攻擊這名殺手,這名殺手哪經得起這麼多魔法攻擊,慘叫都沒來得及就死了。這就是洛文的計劃,點殺計劃,先幹掉低級武士,由小胖子眾人抗住高級武士,最後再集體幹掉高級武士。

連接四五名殺手死在了集體魔法攻擊之下,小胖子眾人的壓力越來越小,小胖子和萬小松乾脆把盾牌一扔,死抗高級武士。

在後面的黑袍法師三人雖然和幾名武士糾纏在一起分不開身,但是還是關注著洛文這邊的進展,眼看著勝利天平在向洛文等人傾斜心頭很是著急。

黑袍法師一咬牙,從兜里摸出一顆四級暗黑系魔晶放在手上開始吸收。要知道雖然三級魔晶只簡直十五金幣左右,但是四級以上的魔晶因為比較稀少又難獲得,基本上是上百金幣一顆了,難怪黑袍法師捨不得呢。

一句艱難冗長的咒語在另兩名魔法師的掩護下釋放了出來,黑色的霧氣開始瀰漫,聞之作嘔。 這正是暗黑系的高級大範圍傷害魔法,劇毒之霧!需要消耗釋放者全身魔力而釋放,殺傷範圍巨大。

「我去你大爺!撤!」正在騷擾的六名武士見勢不妙立馬閃人。只是來助拳的,可不是來玩命,見勢不妙立馬就撤正是江湖豪傑的優良作風。不過還算義氣,在臨走之前大吼一聲:「快閃啊,劇毒之霧啊!」

黑袍法師三人在霧氣之中動也不敢動,有黑袍給他們加持的暗黑之盾護身倒也算無事,只是這種盾不能動,一動就失效。三人就靜靜的看著劇毒之霧在黑袍的控制下朝洛文等人飄去。

「劇毒之霧!我去!撤,所有人都撤!」洛文在課堂上可是聽老師講解過這個暗黑系高級魔法,如果是聖魔導使出來可以滅了一座城的人口,此時不撤更待何時。

殺手們本來是背對劇毒之霧的,聽到洛文這一聲喊,有個高級武士回頭看了一眼,嚇得魂飛魄散:「我¥#%#……不管我們死活啊!干!撤!」

不過退路已經被劇毒之霧覆蓋了,此時唯一的路就是洛文他們背後這條路,這個時候的場面就很搞笑了。本來剛才還打的你死我活的雙方,在劇毒之霧的追趕下紛紛撤退。在撤退的路上就連互相砍兩刀的興趣都沒有,畢竟劇毒之霧的移動速度很快,誰還有心思打架啊。

在逃跑大軍最後面的是幾名殺手,被劇毒之霧籠罩了之後跑了幾步就栽倒了在地上。幾人一死引發了更大的恐懼,後面的殺手想跑,可被前面的人擋住了,左右兩邊又是山石爬又爬不上去,急的有殺手開始拔刀砍向了自己的同夥。這可精彩了,被劇毒之霧滅,被自己人滅,隊伍後面慘叫連連。

「埃爾,扎克!快!土牆,地陷,地刺!」洛文一聲喊,埃爾和扎克立刻心領神會,把技能釋放在殺手們的腳下。只有挨著洛文他們近的那幾名殺手幸免於難,後面的殺手統統的中了招。被埃爾和扎克這麼一拖延,後面的殺手被劇毒之霧追上了,慘叫了幾聲就安靜了。

在洛文眾人尾巴後面的幾名殺手,包括三名高級武士,雖然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伴被埃爾和扎克坑了,但是卻無力反抗,只有加快速度緊跟著洛文眾人以免被一鍋端。

這一發狂的奔跑,已經跑出了決戰地幾百米遠了,前方就是一片開闊地,只要到了開闊地就安全了。但是後面的劇毒之霧的速度更快,又吞了幾名殺手。

現在隊伍最前面的是騎著戰寵的諸人,第二梯隊的是文大師的助拳團,最後就是殺手們。現在殺手們只剩七人了,而且還受到劇毒之霧的威脅。

一名高級武士殺手心頭怒火攻心,被自己人坑了不說,還吊在隊伍最後受到前面那群魔法師的威脅,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鬥氣爆發,揮刀砍向前面一名武士。武士正在發力狂奔呢被後面突然這麼一刀偷襲得手,慘叫倒地。這是文大師徒兒的朋友,一名中級武士。殺手得手之後再次揮刀砍向前面一武士,這就是一種「我不好過也不會讓你們好過」的心裡,沒其他意思。

不過被洛文看到了,洛文豈能不管,再怎麼說也是來幫忙的,不能見死不救吧,不然自己也過不了自己這關,拉住灰機返回。洛文是和丘媛一起的,突然返回,讓丘媛措手不及,問:「怎麼了?」

「救人!」洛文讓灰機加快速度,不然被劇毒之霧覆蓋了那名武士也就完了。

這一刻,丘媛被洛文深深的感動,這是一真性情的男人,值得託付終身,丘媛花痴般說了一句:「帥呆了……」

「啊?什麼?」聲音太輕,洛文沒聽見。

「哦,沒什麼。」丘媛臉一紅,抱住了洛文的腰,緊緊地。

洛文被這一抱搞得神魂顛倒。這娘們,什麼時候居然想著吃我豆腐……

洛文在殺手砍向第二個人的時候及時趕到,灰機的地刺和自己的火球冰槍雙重打擊之下,這高級殺手才住了手,狠狠的看了洛文一眼。

灰機大嘴一張把那名受傷倒地的武士叼在口中,然後轉身。這麼一耽誤,洛文成了隊伍最後一名。

「我來試試。」丘媛突然說。

「什麼辦法?」洛文想不到一名初級魔法師能有什麼辦法對付劇毒之霧。

「至少能讓爭取點時間。」丘媛不廢話,法杖一舉,念動咒語。初級風系魔法師只有風刃這一基礎技能,洛文倒想看看丘媛能怎麼辦。

的確是風刃,不過丘媛發出的風刃讓最前段的劇毒之霧偏斜了一點點,再急速念動咒語,連續發出幾個風刃之後,最前段的劇毒之霧偏斜的範圍更大了。

如此偏斜之後,的確能夠拖延一點點時間,不過在黑袍的控制之下很快就調整了過來。這麼一點點時間,大部隊剛好進入了開闊地。

進入開闊地大家都舒了一口氣,馬上能就分散了,能跑多遠跑多遠。後面的黑袍也無奈了,這是他能控制的最大距離了,嘆了口氣:「走吧,這次任務失敗了。」

「老大,他們呢?」另一名魔法師問到。

「他們?留他們何用,打那麼久都沒打下來,沒被劇毒之霧幹掉都不錯了!我會向組織彙報這一切的。」黑袍惡狠狠的說到,絲毫也沒在意自己的同夥們的生死。

話說這邊眾人見劇毒之霧消散不見了之後。

「大哥,還打不?」一名殺手問到那名高級殺手。

「打毛線啊!黑袍都放棄我們了還打個球!走,回了,回去一定要配合我,一定要讓組織懲罰這個老匹夫!」殺手們紛紛掉頭打算撤退了。

「呵呵,想走?」洛文一直注意著這群殺手們的動向,現在自己這方的優勢明顯,不趁勝追擊這不是傻子么?洛文眼神一示意埃爾和扎克,三人同時從懷裡掏出一顆小圓球,扔向殺手人群里。

眼見三顆小圓球迎面而來,這名高級殺手一冷笑,什麼不入流的暗器,就像這樣暗算與我?一劍橫掃想把三顆小圓球劈在半空中。劈是劈中了,不過卻爆炸了。

「轟轟轟」三聲爆炸混雜著鐵釘等東西激射向殺手們,猝不及防之下,多人被打成了蜂窩。

趁他病要他命!

「上!」洛文一顆爆米花炸彈扔了過去,眾人一窩蜂的沖了上去。

除了三名高級武士見勢不妙跑的快了之外,其他殺手都被消滅的乾乾淨淨。一把大火把殺手們的屍體給燒的乾乾淨淨,洛文嘆了口氣:「實力啊,還是實力,如果我們也是高級的話他們一個也別想跑。」

「師兄,你現在裝逼可真是深藏不露啊,我們中級的時候就能幹掉高級的了你還想咋的。」小胖子調侃道。

「咳咳……啊,那個……兄弟們,那咱們回去了吧。」洛文老臉一紅,小胖子老說出實話好讓他尷尬。 這場戰鬥無人死亡,只是一些輕傷和幾個重傷。這多虧了文大師的朋友們,告別了文大師的朋友們,眾人回到了旅店。一進大門就看到了文大師喝著小酒一人一桌,這顯然是在等洛文。

「呵呵,回來啦。」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文大師笑呵呵的對洛文招了招手,洛文示意好友們先行上樓,自己和文大師單獨聊聊。

「還行吧?」

「還行。」

「只要以後你來臨城,我都可以幫你,不要忘了我託付的事情就行。」

「泰安帝國不分發晉級藥草么?」

「過了年齡了,被認定為沒潛力晉級的人是沒資格分到的。」文大師無奈的嘆了口氣,「畢竟草藥有限,但是武士眾多。」

「你可是武士協會的副會長啊,也不行?」

「不行,好東西還是留個年輕人嘛,畢竟年輕人才是國家的未來。像我這樣的老頭子都是被認為沒希望晉級的了,不會給我浪費的。你儘力就是,如果搞不到我也不會怪你的,只要有一點希望我也很高興。」文大師無奈的聳了聳肩,又說道,「既然事情辦妥了,你是打算出發了?」

「恩,越快越好。跑了幾個,他們還會再來的,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那祝你們好運。」

「借你吉言!告辭!」

是的,洛文打算今天下午就走,祝公子派的殺手等級越來越高了,看來不把他們殺掉誓不罷休,甘公子的死又使他們被通緝,兩方勢力追擊之下,洛文不想在一個地方呆太久,容易暴露。最好的方法就是游擊戰了,這樣安全。

眾人整理好了行李之後低調的離開了臨城,雖然通緝令就在城門口告示處,但是洛文的化妝術還是讓大家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

有了高原矮腳馬,速度提高了不少。不過有一個人高興,一個人不高興,高興的是牛角,終於不用再和那冰冷女人一騎了。不高興的是丘媛,心頭猜想洛文是不是個正常男人,自己裝柔弱,裝強硬都沒讓他激動過呢?

且不說這兩人各自的小心思,此時洛文的心裡卻有一千隻***飛馳而過。臨走的時候文大師的三名高級武士師弟來找到洛文,說是因為這次他們幫助了洛文,洛文已經答應給他們幾人帶晉級草藥,說是他親自答應的,還是文大師告訴他們的,讓他們興奮不已。所以特別來旅店送別眾人,還硬塞給洛文一些乾糧路上用。

看著那三人高興的樣子,再說的確對他們幫助甚大,洛文不忍傷了他們的心,就默默的答應了吧,不過文大師這隻老狐狸挖的坑洛文深深的記住了。

臨城到石頭城走管道的話只需要兩天時間,但是因為官道上有設卡檢查,所以眾人還是走的小路,用了三天時間終於看到了石頭城的影子。

石頭城背靠一座被泰安帝國老百姓稱之為聖山的雪山,山頂終年積雪。山頂一座石頭城堡,據說是泰安帝國歷代的守護神大人所在地,是第一代守護神幾位土系聖魔導聯合施法建造而成。建立在高原湖畔的石頭城用大塊大塊的石頭堆砌而成,城內所有建築物都是石頭建造而成,據說最古老的石頭建築已經存在了幾千年了。一進石頭城,就讓人能感受到大氣磅礴,這種氣勢不身臨其境是無法感受的。

眾人第一站是先去和白灰傭兵團匯合,根據事先的約定,由夏丘去聯絡到馬小姐,馬小姐才知道白灰傭兵團在哪兒。

馬家,也算是泰安帝國的古老家族了,在石頭城貴族區有一棟像城堡似的大房子。夏丘和洛文兩人來到了馬家,大門門房見是兩個魔法師找馬小姐,看著兩人的眼神怪怪的:「確定找十一姐的?」

兩人一愣:「什麼十一姐?就是和丁管家一起的馬小姐。」

「哦,那就是十一姐,稍等。」

良久,馬小姐出來了,看到夏丘和洛文來了非常高興,趕忙招呼兩人進門。帶著兩人越走越偏僻,到了一間獨門小院,馬小姐請兩人進屋:「到了。」這裡已經是這小城堡的最外圍了,獨立的一個小院,就兩間房,冷冷清清的。

「你怎麼住這裡?不是馬家大小姐么?」夏丘一愣,心頭有點酸楚。

「十一姐而已,你沒聽門房喊我十一姐么?沒關係啦,住哪兒都一樣。那間房是我母親的,這間是我的,進來坐吧。」馬小姐柔柔的說到,「隨便坐吧,都是熟人了,別客氣。」柔柔的笑了笑,這讓夏丘更是心酸。以為她是馬家大小姐,卻在這偏僻角落。

三人一番閑聊,聊了聊眾人在來的路上幾番生死戰聽得馬小姐跟著緊張,這一緊張起來吧,就越來越靠近夏丘,最後乾脆緊握夏丘的手聽夏丘說了。洛文就當沒看見,夏丘臉皮厚也不在乎。

故事說完,洛文問了白灰傭兵團住哪兒,就打算走了。

「哎,等等我啊。」夏丘看洛文意思要走了,也打算跟著回去了。

「你不再坐一會兒再走?」洛文眼神示意了一下,而馬小姐則可憐巴巴的看著夏丘。

「額,不太好吧,孤男寡女的。」夏丘扭捏道。

「跟我裝什麼啊……我先走啦。」洛文呵呵一笑,裝什麼裝,我還不知道你想什麼。剛準備推門而出,有人率先推門而入,動作太大,洛文差一點就撞在了門上。

「十一!哦?居然藏了兩個男人在呢,這些事情還是少點為妙,免得父親大人不高興。十一啊,叫你去洗下碗,今天來的客太多,廚房忙不過來了,快點啊!」一名微胖的女子只是看了洛文和夏丘一眼,就對著馬小姐一通說然後就走了。

「我要去幫忙了,你們還是先走吧,下次不要來找我,我會去找你們的。」馬小姐進屋換了一聲樸素的衣服沒理兩人就走了。

兩人感覺出來了,雖然馬小姐和母親住在這獨立小院,但是好像地位低下一般,廚房缺人手居然也叫她。夏丘決定去看看,好吧,那就去看看,洛文也跟著去。

悄悄的跟著馬小姐左拐右拐的來到廚房,眼前一幕讓夏丘差點暴走。 馬小姐正蹲在地上洗著面前一大盆碗筷,刀叉。洗碗也就算了,剛才來叫她的那名女子正坐在馬小姐對面,時不時的拿起兩個碗扔在盆子里,濺起的水花打到了馬小姐的臉,這可是冬天啊,還是用的冷水洗碗。這種侮辱人的舉動並沒有讓馬小姐有什麼不滿,依然低著頭洗碗。

「呵呵,出去了一趟就翅膀硬啦?還隨便帶男人回來,提前告訴你吧,今天老爹搞的這場酒會有一半就是為了你。不要想著其他男人,你很快就要嫁出去了。」這女子趾高氣昂的說到,「不要以為認識幾個字就了不起了,賤婢就是賤婢,哼。」

夏丘在外面看到這一幕激動的就要衝上去暴打那女人了,被洛文拉住:「稍安勿躁,你沒看馬小姐沒什麼反應嗎。別激動,這可是人家家裡,走吧,我們回去等她。」兩人返回了馬小姐的小院。

良久,馬小姐回來了。見兩人還沒走,馬小姐一愣,再淡淡的一笑,說到:「你們看到了?」

「嗯,為什麼不告訴我?」夏丘氣憤的問到。

「以前大家只是萍水相逢,也沒必要告訴你們。」馬小姐淺淺的一笑,「不過既然你們都看到了,如果我不說的話你怕是不會賴著不走吧?」這個「你」當然就是指的夏丘。

「坐吧,聽我慢慢說。」馬小姐把那一套被冷水濕透了的衣服換了下來,又變成了大家閨秀的馬小姐。

原來馬小姐大名叫馬千千,是馬家現任族長的第十一個女兒。不過她是她老爹一次喝醉酒結的果,母親是一名馬廄的下人。雖然也是親生的女兒,奈何她老爹重男輕女,一直想要個兒子,大房又對她們母女兩人各種刁難,族長老爹看著他們可憐的份上才給了他們這角落裡的獨立小院,從此以後沒有再過問過。

幸好馬千千從小讀了些書,認識些字,大房就讓她負責一些其他人不願意乾的路途遙遠的買賣,可能也是巴不得讓她被路上的山賊給殺了,免得看著心煩。幸好馬千千聰慧,這麼多年來來往於各個帝國都是安然無恙。

「這是大家族的悲哀,女兒就是聯姻的工具,更不用說我這種出生低下就連聯姻也輪不上我。幸好二哥對我照顧有加,才沒有被他們欺負太過。」 蜜寵十年,顧少求放過! 馬千千平靜的說完了。

洛文和夏丘兩人聽完,也不知道該如果接話,房間里安靜了好幾秒。

「好啦,別擔心,我沒事的,你們回去吧。」馬千千反而安慰起兩男人來。

夏丘約定明天來看她,兩人才離開。待兩人走遠,馬千千默默的嘆了一口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