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時的有的戰士被鼠羣給撕碎,地上留下一灘灘的鮮血,場面血腥而又殘忍,幾個女孩子嚇得臉色蒼白,還好現在人比較多,裝備上來說,還是比較充足!

秦巖闕突然想起什麼,急聲對我們說:“千萬不要用火,現在這裏要是被點燃了,首先被燒死就是我們”

秦巖闕這話,將準備掏出火油瓶故伎重演的趙向前,立馬鬆手,看了看眼前形式,一陣後怕!

就在我們感覺到有些絕望的時候,地面再一次轟隆隆的響起,這聲音幾乎將我們的精神被擊潰,現在已經無法阻攔,如果再來一羣,那樣我們沒有絲毫的生還可能!

聲音是從高塔的方向衝過來的,這就讓我們前後夾擊,現在想要退到高塔,那幾乎是無異於自殺,前有狼,後有虎!

趙傳飛突然喊道:“你們看,是李牧,那後面竟然是李牧在驅趕着!”

趙傳飛的這句話,無異於晴天霹靂,這李牧還能驅動這些變異的鼠羣,最震驚的要數李達,看到李牧那一刻,冰冷的臉上,也終於露出了一絲微笑!

當我們看到是李牧的時候,我們的心也終於放鬆了一下,這會應該有救了,不過很快的,李達便道:“不是李牧,而是消失了鼠王,那隻金色的鼠王!”

一聽到鼠王,趙向前高聲喊道:“金毛鼠王大老爺,你的鼠輩要吃我們了,!”

我一聽這話,不禁一樂道:“趙向前,你不是最怕鼠王的麼?”

趙向前不樂意道:“那是我對鼠王的一種敬重,鼠王是老前輩,我可是後輩!”

洪流不到一分鐘時間便來到了我們的面前,那是一羣比變異鼠羣還要龐大的鼠羣,只是個頭要小上很多,只是比平常老鼠大一圈,這些鼠羣衝着我們前面的變異鼠羣而去!雙方開始了一場真正數種羣大戰!一時間血流成河,兩個種羣都是有着龐大的數量級,這可是一場世紀大戰!

趙向前看到靠近自己的金毛鼠王,哈哈大笑道:“鼠王老爺子,這次真虧了你啊,要不是你,我們可真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金毛鼠王看着趙向前這曲躬卑膝的態度感到很滿意,咧嘴一笑,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拍了拍趙向前的腿,李牧看到李達,本來冰着的臉,一下舒展,激動的說道:“哥,看到你,太,太好了!”

李達很罕見這麼激動的說:“好啊,來了就好,沒事就好啊!

收藏,收藏,收藏 儘管步法已經是天人合一,但是這也只能爲爲陳俊贏得一點短暫的時間,等到蛛網完全合攏,他也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必須得想其它辦法!”陳俊心道,他不能坐以待斃!

咻!咻!咻!

從戒指中換出落日熔金劍,陳俊右手猛地遞出!

萬劍追蹤!

若論鋒利,亡靈之劍顯然比不上這把落日熔金劍。

一道道黑色的劍影從落日熔金劍中飛出,直射向魔眼紫蛛王的那八隻眼睛。

哧!哧哧!

黑色劍影在碰到那紫芒的一個瞬間,全都化爲烏有!如粉沫般散開!

“果然是不行!”陳俊雖然早知道會是這種結局,但是他還是忍不住要一試。連小龍都毫無辦法的高級妖獸,憑陳俊這不入流的劍法,自然只能是無功而返,白白地浪費靈元力!

“還想掙扎?死去吧!”魔眼紫蛛王彷彿是下了最後通牒一般,巨大的身子猛一收縮,八隻眼睛中所放射出的紫芒更盛,交織在一起,向仍然在苦苦掙扎着的陳俊轟去!

轟~~~~

陳俊這時候已經避無可避了,因爲蛛網已經縮小成一個直徑爲兩米的圓球,哪怕他身法逆天,也不可能躲得過去!

他被那八道交織在一起的耀眼紫芒打中,身子拋飛而起!當他落到地面的時候,蛛網已經將他整個人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了!

陳俊嘴角掛着一絲殘血,他在半空中的時候就已經吐了一大口鮮血!

“看不出,你的身體居然還很強壯!”魔眼紫蛛王道。

它顯然沒有注意陳俊身上所穿的那件冥王玄衣,若不是有它在,陳俊是絕對抗不過這一擊的!

一隻高級妖獸,哪怕是低階的,都最少相當於一個靈皇,而陳俊只是個靈宗,跨越兩個等級,他沒被魔眼紫蛛王全力發出的那一擊給轟死,已經是個奇蹟了!當然,這之中冥王玄衣固然發揮了最大的作用,但是陳俊的身體自從修煉過《大手印》之後,在他自己都不清楚的情況下,已經發生了一些改變,變得更加堅韌。

魔眼紫蛛王見陳俊居然還沒死,巨大的身子又猛地一縮!

陳俊看見它這個動作,嚇得魂飛天外!這是要再下殺手了!

靠着冥王玄衣已經硬扛過一次了!如果再來一次,即使冥王玄衣不會有任何破損,陳俊的五臟六府也承受不住那種程度的打擊了!

要死了麼?陳俊不甘心啊!

他瘋狂催動體內的靈元力,在其丹田空間內,那座巨大的火山微微地顫動起來,隱隱有爆發之勢!

拼了!現在已經是生死時刻,雖然有些擔心如果丹田空間內的那座大火山突然爆發會造成十分嚴重的後果,可能當火山爆發的那一個瞬間自己的身體會因爲承受不住那兇猛強大的力量而自爆,但是那也只不過是一死!總比被這個魔眼紫蛛王轟死要強得多!

轟轟~~~~

丹田空間內,火山的震動越來越劇烈,山體上有很多石塊都紛紛往下滑落。

轟~~~~~

終於……一道濃濃的赤色岩漿沖天而起,同時陳俊也感覺到自己丹田空間內正有一股力量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急速增加。這種力量是來不靈元力,而是他已經頗爲熟悉的血魔功力!

靈元力與血魔功力本是兩種不同的力量,但卻被陳俊融合在一起。

陳俊將那股強大的力量迅速四散開來,從丹田空間內溢出,迅速地流佈全身!然後,猛一發力!

啪!!

一聲響!蛛絲竟然應聲而斷!

陳俊狂喜!這是何等強大的力量啊!

不過,陳俊現在還來不及慶祝,因爲那八道交織在一起的紫芒已經向他轟來,距離不超過一米!

嘭!

陳俊雙掌推出,這是《大手印》第一層中所記述的掌法,雖然陳俊是第一次使用,而且還有些生疏,但是好在他此時體內的那股血魔功力十分的強大!兩隻大大的黑色手印飛出,在那紫芒剛剛要轟到陳俊的時候迎了上去!

譁~~~~

紫芒四散!同時陳俊的身體也如一根箭矢般再次拋飛!不過,這一次,他所受的傷倒是不重。

嗵!

陳俊掉到地上,把潮溼的大地砸出一個大坑,他不敢停留,連忙從大坑裏爬起來,想再次催動體內的血魔功力。

不過……他卻發現,無論他怎麼催動,他丹田空間裏的那座大火山卻再也不肯動一動,只是從火山口冒出一絲絲黑氣,跟之前一樣!但卻又有一點不同,那絲絲黑氣明顯比之前要粗壯不少,而且在火山腳下,還出現了大地!

丹田空間內出現了大地,陳俊記得很清楚,《先天純陽》裏面說那是代表着靈王的境界!

從靈宗到靈王,陳俊所用的時間只不過短短數月,而且他還沒怎麼修煉,這固然很令人驚奇,畢竟一般人是不可能有這麼快的速度的!不過,陳俊可絕不是一般人!

擁有魔帝血魔功力的人能是一般人嗎?得到佛金呤牛《大手印》傳承的人能是一般人?當然不是!

在陳俊經脈還未斷之前,小蘭的師父如夢大師就曾經說過,陳俊每入魔一次,實力就會有很大提升,所以,他僅僅兩次入魔,就能夠從靈士一階上升到靈士九階。後來雖然經脈盡斷,不能入魔,但是血魔功力卻是儲存在他丹田之中的,修煉《大手印》之後,無論是靈元力還是血魔功力都直接由身體來運轉,而脫離了經脈,雖然效率很低,但是擁有血魔功力這麼個大寶藏,他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仍然要比同一級別的人高出不少!

由於效率低,所以才導致不能入魔,但是這樣卻也因禍得福,當每一次血魔功力大爆發的時候,他的實力便會直線上升,而又能不被邪力所侵,以至於喪失理智。

不過,這種機遇卻是可遇而不可求,並不能夠掌控,要不是魔眼紫蛛王逼到陳俊面臨絕境,他也不能令血魔功力爆發了!

可是,就算他一躍成爲靈王,他跟魔眼紫蛛王之間的差距依然很明顯,那是境界的差距,而境界就代表着實力!

魔眼紫蛛王顯然很意外,陳俊怎麼能夠掙脫它的蛛網,它當然不知道,陳俊當時所爆發出的血魔功力是多麼的強大!

嘶——

魔眼紫蛛王再次吐出蛛絲,想把陳俊罩住。

已經吃過那蛛網苦頭的陳俊這次自然是萬分小心,急忙運起已經達到天人合一之境的“葵花逐日”,躲閃過那道蛛網,向着那魔眼紫蛛王巨大的身軀跑去!

對付實力比自己強,而又行動遲緩的對手,當然要打近身戰了! 第371章:意外發生

由於鼠王領來的鼠羣,攻擊我們的的幾乎就沒有了,藉着這個機會,我們幾乎是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急速的衝向高塔!

這座高塔真的是很高,站在高塔下,我們顯得自己非常的渺小!

等平靜下來之後,秦巖闕,張燁,黛絲莉,查理德羅等人不可思議看着地上這隻靠着趙向前的金色大老鼠,我向秦巖闕等人介紹道:“師長,各位前輩,這就是我們先前說的那隻金毛鼠王,上次就是鼠王救了我們,這已經是第二次救我們了!”

我沒想到的是,等我說完,秦巖闕,張燁他們幾個人竟然對着鼠王彎腰說道:“鼠王大義,救我們予生死,實在是感激不盡!”

金毛鼠王咧嘴一笑,露出一排尖牙點點頭,很牛逼的擡起兩隻毛茸茸的爪子擺了擺手,我們已經對於這隻極度人性化的鼠王是見怪不怪了,倒是查理德羅,黛絲莉等人看的目瞪口呆!

我有時候甚至很贊同趙向前說的,這金毛鼠王就是成了精的,除了不能說話,跟人幾乎是沒有多少區別,張燁低聲道:“各位,你們有沒有發現,這鼠王看着很是眼熟,總有種在哪看到過感覺!”

田石思考了一會,一拍腦袋道:“就是在這裏,你們還記不記得當年在一座小廟之中,供奉就是一隻金色的老鼠!”

彭家春也道:“我也想起來了,當年我們還很好奇,甚至是百思不得其解,這怎麼會供奉一隻老鼠呢?現在想明白了,應該就是供奉的這隻鼠王!”

趙天宇搖頭否定說:“我覺得不會是這隻鼠王,一隻老鼠的壽命哪有這麼長,要真有這麼久,豈不是成精了麼?”

趙向前怪異的看了看趙天宇道:“二叔,你不覺得這鼠王已經成精了麼?!”

趙向前的話,讓金毛鼠王有些不滿,在趙向前腿上嘩啦了兩下,嚇得趙向前趕緊賠禮道歉:“鼠王前輩,我可沒有絲毫不敬的意思,我這是說了一個事實!”

秦巖闕沉思了一會道:“這事我們暫時就不要討論了,走吧,進入這座高塔,想必就能進入最後的地方了!”說完,第一個踏入破爛不堪的院子,院子四周已經幾乎全部倒塌,中間是一個大廣場,廣場上,倒塌的石柱,雜亂不堪的砸在地上,本來平整的地面,現在也是坑坑窪窪的!

高塔有九層,走近了纔看得出來,這上面已經是佈滿了歲月的痕跡,細小的裂縫,在整個塔身上蔓延,看的我們有些心驚肉跳的,真怕這高塔突然倒地,將我們砸在地面!

高塔的第一層大門是兩扇巨大的石門,大約有兩米左右,上面刻滿了繁瑣的花紋,只是歲月太久,花紋幾乎已經磨平,無法看清楚到底記載的是什麼,這石門給我們第一眼感覺就是:厚重!

五六個人上去,用力的將石門推開,石門發出刺啦刺啦的摩擦聲,這扇關閉了上千年甚至更久的大門,再一次迎來了客人!

一股潮溼的味道從裏面飄蕩而出,我們紛紛閃避,這石塔存在時間太久遠了,裏面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已經爛沒了,萬一要是有什麼有毒物質,那可不是鬧着玩的!

等過了五六分鐘之後,感覺沒有多少怪味飄出來的時候,我們打開手電筒走了進去!

重生軍嫂猛於虎 裏面是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這些手電筒發出的光芒,照不了多遠,看上去就像是漆黑的天空之中,閃爍着幾顆暗淡的星光!

就在我們四處查看的時候,意外發生了,沉重的石門重重的自己關上了,守在外面的三名戰士沒來及進來,就被關在了外面,接着轟隆隆的聲音衝着我們這邊跑過來,我臉色一變,大聲道:“快去開門,那些變異的老鼠又來了!”

我們急匆匆的走過去,這石門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卡主了,一動不動,任憑我們怎麼用力,都無法移動分毫!

外面發出驚恐的聲音:“開門,快開門,它們又來了,啊,巨蛇來了,巨蛇!”

接着就是一陣槍聲,槍聲戛然而止之後,一聲聲瘮人的慘叫聲從外面響起,很快便沒有了動靜!

我有些頹廢的坐在地上,一時間還無法從剛纔的慘叫聲中恢復過來!

就在我們都陷入了沉默的時候,石門發出巨大的撞擊聲,外面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用力的撞擊着這道石門,這聲音一下就將我們喚醒!

趙向前驚恐問道:“什麼東西在撞石門?”

收藏,收藏,收藏 靠着天人合一的身法,再加上剛剛又突破到靈王境界,陳俊現在雖然還處在劣勢,但是他卻信心滿滿。

嗖!

腳下一跨,一朵巨大的葵花出現在他腳下方圓二十米的範圍之內,跟最初的只是一個兩米的赤色葵花相比,這朵葵花顯然要大出好多倍了!自然,速度也快了許多倍!

魔眼紫蛛王雖然有八隻眼,但是陳俊卻發現他的視力似乎並不大好,往往陳俊跑過去好半天,它才反應過來,不過也好在它視力不好,不然陳俊豈不是難逃魔掌!

嗖嗖!

腳踩葵花,陳俊快速來到魔紫蛛王的巨腿旁,縱身一躍,跳到魔眼紫蛛王的背上,他現在是靈王的境界,這魔眼紫蛛王雖說高大,但也只是幾十米的高度,對於他來說,還是很輕鬆的!

這魔眼紫蛛王也同樣有着大大的腹部,陳俊如法炮製,反手握劍,劍尖向下,猛一發力,嘭!一股幽黑的火焰自落日熔金劍劍身之上躥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