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知道何時,小太妹終於停止了魔性的笑聲,程燁也正兒八經的問了一句:

「你也相信我腎虛嗎?」

「事實如此,so?」

小太妹無辜的攤開懷抱,默默的注視著程燁。

兩個人對視了很久,終於,程燁敗下陣來:

「隨你怎麼認為好了,反正,我腎虛補腎虛,沾光的人也不是你!」

「咦……」

小太妹頗為嫌棄的哼了一聲,默默的挪動臀部,讓開了一點位置!

在程燁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小太妹嘴欠的來了一句:

「不好意思,智障會傳染,我只是想要保證我的人生安全!」

哼!

呵呵!

如果不是因為我還要開車,手裡握著方向盤,今天說什麼都要狠狠的揍你一頓!

心中這樣想著,他一踩油門,速度瞬間飆升。

遠處有萬家燈火,在黑暗中閃爍著,高樓大廈,微風吹過,似乎要傾倒,撲面而來的沉重。

別墅里,邱母守著一桌子剛做好的飯菜,從香氣四溢,等到了茶涼。

排骨湯已經冰凍起來,上面浮滿了一層的葷油。

邱母用筷子攪了兩下,百無聊賴!

抓起手機,撥了邱雲清的電話,那邊等待了幾秒鐘后,電話接通了。

「雲清,你大概還有多久回來?」

電話一接通,邱母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男人高大的背影,徘徊在醫院走廊里,幽幽的燈光,恍惚不定。

病房裡,柳文倩從被子里伸出頭來,睜大眼睛看著窗戶外的人影!

邱雲清抬眸看了眼柳文倩,又低下頭,俊眉緊皺:

「今天晚上回不去了,改天我去看你!」

「說話不算話的人,鼻子會變成皮諾曹的鼻子……」

邱母打趣道,喋喋不休的話語,聽著邱雲清頭疼:

「媽,我現在真的很累,很疲憊!」

「好了好了,今天晚上不用回來了,我先吃飯了,不等你了!」

後面絮絮叨叨的說了不少,諸如:

煲湯那麼久,都不回來喝一口,那麼長時間不回家,都不思念家裡的老母親之類的……

邱母道:

「說了明天回來,明天可不能繼續欺騙我,必須回來,聽到沒有?今天晚上的事情,就跟你這樣算了……」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明天一定會回去,哪怕地球爆炸!」

邱雲清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的保證說道。

今天下午下班以後,他起身,拿了外套,正準備出門回家,就被保姆的一通電話打到了醫院。

電話里說,柳文倩突然感覺肚子不舒服,下身見了紅,可能是流產的徵兆,需要在醫院接受治療。

所以,就有了現在的一幕。

邱雲清心中想著,或許是他的手段太過溫柔,才會讓一些蠢蠢欲動的人,肆無忌憚的犯錯,且一次又一次,越發的肆意猖獗。

掛斷電話后,邱雲清推門而入,進了病房裡:

「收起你的心機和手段,我不是言辰風,也不是言老爺子,不會對你心存憐惜!」

揭開柳文倩身上蓋著的棉被,一股子冷空氣迅速流竄進來,冷熱刺激作用下,柳文倩睜開雙眸,睡眼惺忪!

「我知道你一直沒睡,在我面前,你不必偽裝!」

聞言,柳文倩索性推開被子,不再偽裝。

她坐正在病床上,形容憔悴,臉色蒼白,是提前花了妝的緣故。

女人低下頭,右手撫摸著肚子,眼底情感複雜交織:

「可是我肚子裡面懷了你的孩子,不是嗎?」

成神風暴 「呵!」

邱雲清冷聲嘲諷說道:

「柳文倩,你不覺得自己活得越來越可悲了嗎?」

不等柳文倩回答,邱雲清劈頭蓋臉一頓訓斥:

「你想一想,你的人生目標是什麼?你每天有沒有為之奮鬥?有沒有為之付出?人活在世界上,總是要有一個追求的,雖然你過去的人生目標令我感覺到不齒,卻也好過現在庸庸碌碌得活著,毫無追求的活著,像個攀附在大樹上的蚍蜉!」

她不敢置信的抬起頭,黯然神傷:

「原來,至始至終,在你心裡,我竟然是這個模樣的?」

她心心念念所堅持的,最後都將給予她以傷害。

修真高手混都市 多麼諷刺! 柳文倩鼓起勇氣,縱身拉著邱雲清的衣袖:

「邱雲清,在你心裡,現在的我算什麼?」

冰冷的西裝,一如他帶給人的感覺,冰冷且無情。

剛才,他在外面是給其他女人打電話的吧!

超凡卡神 她心中猜測著,越發拒絕聽到真的答案。

儘管,他本就沒想解釋說什麼。

聞言,男人狹長的眼角,自她的臉頰掃視過去,清冷的語氣,不帶絲毫的感情波動:

「懷了我孩子的女人!」

他的目光,至始至終,都只注視著病房的門口。

燈光斑駁,灑在地上,樹影婆娑,有風吹過,便翩翩起舞,螢火蟲在草叢中低飛,夏蟲不住的鳴叫,不知疲倦,晝夜不息……

他不知道自己曾經做了什麼,讓她產生了他對她有情的錯覺。

從此刻開始,他將秉持最冰冷的態度,將柳文倩蠢蠢欲動的心思,徹底凝結成冰。

病床上,女人一身病服裹著生病的軀體,臉色蒼白,艷紅的唇瓣,也失去了往日最驕傲的色彩,神色間,儘是謙卑。

時光兜兜轉轉,到後來,她還是成了自己從前最討厭的人。

為了一個男人,而活得失去了自我!

柳文倩淚流滿面,沖刷了厚厚的bb霜,蕩漾開淚痕,像是粉牆掉了漆:

「邱雲清,你究竟有沒有心?」

重生之第一影后 她一手撐在床上,特別費力氣的樣子,一手握著,捶打在胸口處,似乎在埋怨命運的不公平。

面對她的質問,邱雲清轉身過,背對著柳文倩:

「經常出問題,不妨就在醫院裡面好好待著,為了你好,也是為了孩子好。」

什麼?

女人眼眸緊眯著,神色一凜,腦海中電光火石閃現而過:

「不,邱雲清,你又想囚禁我?」

「是你自找的,不是嗎?」

男人不為所動,冷聲反問!

鬧鐘響起,打破小小的病房裡壓抑的氣氛。

柳文倩關掉手機鬧鐘,美眸掃視過一條剛收到的新消息。

目光閃爍了幾秒鐘,她抬頭,無懼無畏,和邱雲清對視:

「爺爺叫我明天回家吃飯,你不能囚禁我,否則,言家不會放過你的。」

「呵!」

他還驚訝,電光火石間發生了什麼,她竟然底氣十足,和他較勁兒。

原來,是有了言老爺子當擋箭牌!

不過,她以為她撒謊了,他就一定會草木皆兵,嚇得畏手畏腳?

有生之年,他最討厭言家的人,沒有之一!

男人冷凝的雙眸,周身氣息內斂:

「在他們都給我下手以前,我先對你下手,到時候,你記得擦亮眼睛,看看到底是誰更快一些,誰更勝一籌!」

柳文倩一言不發,神態自若,波瀾不驚的表情,絲毫沒有謊言被揭穿的恐懼和退縮。

難道,她說的是真的?

邱雲清心中暗自想到,又觀察了幾秒鐘,幾秒鐘過後,他改口說道:

「把憑證給我看看!」

柳文倩打開手機,遞給邱雲清:

「諾,爺爺發的簡訊!」

看過後,邱雲清轉眸看向柳文倩,意味深長道:

「有兩把刷子!」

助理下樓,幫柳文倩辦了出院手續。因為第二天要陪著柳文倩一同回言老爺子家,所以,直接載著柳文倩回家居住,相安無事的過了一宿。

早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

男人稜角分明的臉,曲線流暢,淡漠的神色,疏遠且高貴,透露出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尊嚴。

單薄的白色襯衫加身,自領口向下,解開了兩顆紐扣,再向下去,是結實的腹肌線條,勾勒著完美的腰身,周身若有若無的散發著男性荷爾蒙氣息。

辦公桌上,倒映著女人凹凸有致的身型,新來的助理滿懷期待的看著面前優秀的男人,心中小鹿亂撞。

她對自己的魅力一向有信心,只要是她看上的男人,絕對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但是,等了很久,言辰風依舊沒有抬頭的意向。

李薇有些心急,埋首整理衣襟,確定自己儀容沒有問題后,方才出聲:

「言總,您好,我是人事部昨天剛招聘的新助理,我姓李,名叫李薇!」

女生獨有的柔軟細膩的聲音,在耳畔回蕩著,言辰風如夢初醒,抬頭,俊眉皺了皺,那一剎那,李薇在他的眼神中,看出了自己似乎不應該來這裡的錯覺。

下一秒鐘,言辰風開口道:

「女的?」

李薇大跌眼鏡,這是多久沒有見過女人了?

還是說,她的扮相,實在太像男人?

「總裁,您是在和我開玩笑嗎?」

她低下頭,羞澀的笑了笑,雙手不自然的整理著衣服。

說實話,她也很不喜歡公司的黑白色制服,但是,人事部三申五令的提醒著,進了公司,就必須穿上公司統一的制服……

「言總,您要是覺得這身衣服不好看,偏於男性化,我就回去換一身好看的再來?」

說話間,李薇不安分地走上前兩步,言辰風這才看清楚她的容貌。

白皙的皮膚,還算精緻的五官,或許是妝容的問題,看起來,有幾分故作老成的味道在裡面。

再向下看去,言辰風才懂,為什麼她一心想要換回自己的衣服。

一身職業裝,依舊掩蓋不住她凹凸有致的身型,前凸后翹的身材,修長的大腿,白皙嫩滑,扔出去,又將掀起「腿玩年」的老梗。

不過,男人微微眯著眼眸,眼底傾瀉著流光,右手自然而然的撫摸上下巴:

這些,和他又有什麼關係。

他起身,走向李薇,女人正糾結著衣服的穿搭,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才抬起頭。

面前,一張俊臉不斷的放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