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等龐大海動手,張青峰從側面一腳將樹怪腦袋踹斷,耳聽「咔嚓」一響,樹怪倒地,但晃了下頭,居然又把歪掉的腦袋扶正,舉著爛的不成樣子的長矛對著張青峰撲了過來!

安琳拿出烏茲衝鋒槍對著樹怪腦袋就是一個三連射,樹怪被爆頭,腦袋冒出一縷黃霧,倒地後身上的樹藤散開,露出一具人類的骸骨,但很快便完全消融,與外面那些被神石感染過的生物如出一轍。

安琳說:「這些應該是倖存在這裡的食人族,不過已經和絞殺榕同化了,想殺掉它們只能攻擊頭部,別的地方沒用。」

張青峰沒槍,外面雖然死了不少人,但戰場被aw打掃的一乾二淨,他也沒能撿到武器,乾脆搶過龐大海的一根拐棍,掂了掂,分量足夠,挺順手,問:「接下來怎麼辦?」

安琳說:「當然是找到神石,然後設法離開。」

張青峰指著aw所在的黃金高台:「會不會在那裡?」

安琳搖頭:「不大可能,這裡面有一所日本人二戰期間建造的實驗室,神石應該早就被他們搬去實驗室了。」

張青峰點頭同意,根據以前掌握的情報,實驗室應該在地下河旁,既然是地下河,入口肯定就在城市邊緣的山壁,兩人抬著龐大海,躲開樹妖的同時盡量避開aw的視線,向城市深處跑去。

看到的樹妖越多,張青峰就越驚訝,這些樹妖無疑都是人類變成的,有土著食人族,也有鬼子兵,這從他們手中腐朽、但卻依舊不願意放棄的武器中就能看出。

但讓人感到驚訝的是,這些怪物的體型卻大小不一,有些生前明顯是食人族的樹妖,身高居然能達到三米多,而且生命力極強,頭部被突擊步槍擊中數槍都不死,依舊狂吼著沖向金字塔頂的aw,只有腦袋徹底被打碎才會倒下。

aw似乎搜索金字塔頂無果,很快向另一側撤退,有他們吸引火力,張青峰和安琳的壓力小了不少,偶爾有幾個落單的樹妖撲過來,張青峰都是一棒子砸頭直接解決。

純金的大棒子足有上百斤重,張青峰用的很順手,可惜就是太軟了,連續砸死好幾個樹妖后就變形了,張青峰順手扔了,再奪過龐大海的另一根拐棍兒,弄的龐大海心疼不已:「你丫別扔啊,用完了還我……」

張青峰沒理他,要錢不要命的毛病慣不得!

眼看已經要繞到aw前面了,前面突然一串子彈掃過,同時斯內克的聲音響起:「福克斯,兩小時還沒到呢!」

安琳也不客氣,舉槍朝aw那邊打了一梭子,笑道:「別那麼小家子氣嗎!你就當有時差好了。」

這話明顯胡攪蠻纏,斯內克冷哼一聲不再廢話,兩伙人同時朝城市深處前進,各自清理樹妖的同時還不忘互相來一梭子

不過樹妖們明顯對人數眾多的aw更感興趣,張青峰他們這邊壓力不大,穿過城市后,他們率先看到了地下實驗室的入口。

入口就位於山壁正中,是封閉的,明顯是現代建築,類似於工事,鋼筋混凝土結構,兩扇大鐵門緊閉,張青峰上前推了一下,紋絲不動,很顯然是被封死的。

安琳從背包里掏出兩塊c4,往門縫處一粘,轉身隱蔽,按下起爆器,鐵門被炸開一個「人」字形的缺口,兩人拖著龐大海的擔架直接鑽進,然後張青峰就看到安琳又在入口布置了一套連環雷,顯然是給斯內克留的。

看著七八枚手榴彈成串兒的連在一起,張青峰就感到肝兒顫,果然最毒婦人心……

實驗室內部一片漆黑,安琳再次搖亮一根熒光棒遞給張青峰,張青峰接過掛在腰上,兩人抬著龐大海向內部走去。

走了不遠,前面開始出現岔路,兩人都不知道路,還是龐大海貢獻了一把,將僅余的「金箍棒」當鞋扔,隨便猜了個方向繼續走。

又走了一段兒,張青峰突然有種汗毛直立的感覺,還沒等他說話,前面突然出現了幾個黃色的亮點兒,這種亮點兒張青峰眼熟的很,鬼子遺兵的眼睛就這樣,他立馬警惕,揮手示意隱蔽。

前面的人也發現了他們,不過卻沒立刻攻擊,而是用日語大聲喝問,這讓張青峰很意外,實驗室里有鬼子遺兵存在並不稀奇,但稀奇的是對方居然保持著理智!

要知道所有被神石感染的食人魔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會本能的攻擊普通人,因為在他們眼裡普通人就是食物,是獵物!

就連火力強悍的aw,都是先和鬼子遺兵打了一仗,把他們壓制住之後,才能達成合作協議的,也就是說,攻擊普通人已經是這些「食人魔」的本能反應了,難道實驗室里的鬼子遺兵沒被神石感染?

還是說他們雖然已經被感染,但卻已經消除了同類相食的副作用了?

張青峰覺得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些。

日語安琳熟,聞言立馬回答,邊說邊拿出強光手電筒打開想往前照,對面馬上語氣嚴厲的說了句什麼,似乎想要阻止她,不過安琳手快,光線依舊照到了對面身上。

看清對方的一剎那,張青峰頓時嚇了一跳:對面居然是幾個「蛇人」!

上半身是人,但下半身卻是巨蟒,就跟傳說中的女媧似的!

只不過這些「蛇人」上半身還穿著鬼子軍裝,手裡舉著百式衝鋒槍,帶頭的蛇人手裡則是拿著一把王八盒子!

光線照射的瞬間,張青峰甚至清楚的看到,對方黃眼瞳孔瞬間細成了一條縫,單手遮眼的同時又厲喝了幾句日語!

張青峰舉起龐大海的最後一根拐棍就想戒備,卻聽安琳低聲道:「別動,聽我的。」

然後安琳開始連聲道歉,語氣顫抖,似乎十分恐懼,不過張青峰知道,她肯定是裝的。

對面的幾個蛇人似乎有些惱怒,卻沒翻臉,反而說了一大串,似乎在解釋什麼,安琳也回答了幾句。

對話完畢,蛇人似乎在商量什麼,安琳趁機低聲說:「我跟他們說我叫百武直美,祖父是百武晴吉,戰爭已經結束了,不過日本並沒有戰敗,只是和談了,我來就是為了接他們出去的,忽悠他們帶我們去實驗室的核心,估計神石就在那裡。」

張青峰疑道:「那他們就信了?」

安琳點頭:「信了。」

張青峰頓時有種匪夷所思的感覺:果然,扯淡一樣的好話誰都願意聽,真實的壞話卻誰都不愛信。

正懵著呢,對面的蛇人又說了幾句話,然後前面亮起一團火把,帶頭拿王八盒子的少佐「蛇人」游到三人面前,低頭看著張青峰。

這些「蛇人」身材高大,足有三米,而且似乎不止是換了個下半身那麼簡單,張青峰甚至可以看到其他器官也都有爬行動物的特徵,甚至手臂和頸部都長滿了鱗片,看起來都有些像減肥后的「公娜迦」了,尤其一嘴變異的獠牙,給人一種極為強烈的壓迫感。

當然,張青峰並不太怕,畢竟比這玩意還可怕的東西他也沒少見,不過他還是裝作很害怕的樣子,只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然後就聽見旁邊龐大海「咯咯咯……」牙都開始打顫兒了……頓感演技愧不如人。

蛇人看了兩眼突然張嘴問了句什麼,張青峰趕忙一鞠躬,聲音顫抖的說:「前軲轆不轉后軲轆轉思密達!」

身後的龐大海則是振臂一呼:「呆削本帝國板載!板載!」

安琳趕忙一把按住龐大海,嘰里咕嚕的又解釋了幾句,好在蛇人似乎警惕性不高,點了點頭,帶頭向前走去,同時示意他們跟上。

安琳吁了一口氣,低聲說:「你們倆別亂說話了,尤其是大海,你那新疆味兒日語千萬別再賣弄了!瘋子應對的不錯,我剛才順水推舟,解釋說你們兩個是韓國人,是我的幫手,還說思密達現在依舊是帝國的僕從國,你們都是為大東亞共榮圈奮鬥的有為青年。」

對於安琳編瞎話的本事,張青峰是徹底服了,很快,三人便跟著蛇人們來到了一處寬廣的空間,中間是一處巨大的「花壇」,純金的!

正中是一枚籃球大小的石頭,石頭下面擴展出去數米範圍的白色「地毯」,而且石頭和地毯還發出白色的幽光,隱隱可以照亮周圍的景象。

不用說,這塊石頭就是所謂的「神石」,而它下面白色的「地毯」裝物質,就是所謂的「隕落之苔」了。 安琳趕忙一把按住龐大海,嘰里咕嚕的又解釋了幾句,好在蛇人似乎警惕性不高,並沒有追問,帶頭向前走去,同時示意他們跟上。

安琳吁了一口氣,低聲說:「你們倆千萬別亂說話,尤其是大海,你那新疆味兒日語千萬別再賣弄了!瘋子應對的不錯,我剛才順水推舟,解釋說你們兩個是朝鮮人,是我的幫手,還說思密達現在依舊是帝國的僕從國,你們都是為大東亞共榮圈奮鬥的有為青年。」

對於安琳編瞎話的本事,張青峰是徹底服了。

實驗室很大,卻沒科幻的感覺,因為到處是混凝土和鋼鐵結構,連窗子都沒有,讓人覺得死氣沉沉的,與其說是實驗室,倒不如說是一處軍事基地,亦或是說監獄更恰當些。

再次經過一道鐵閘門后,兩側出現了應急燈,這讓張青峰很是驚訝,看來即便與世隔絕了數十年,這座實驗室依舊在正常運轉著,有電力供應就能說明這一點。

很快,三人便跟著蛇人們來到了一處寬廣的空間,應該就是實驗室的最核心部位。

這裡是一處圓形的大型房間,高數十米,上面密布鋼鐵滑軌,吊裝著各種器材,直徑足有上百米,中間是一處巨大的「花壇」,花壇正中是一枚籃球大小的石頭,石頭下面擴展出去數米範圍的白色「地毯」,隱隱冒出發出白色的幽光。

不用說,這塊石頭就是所謂的「神石」,而它下面白色的「地毯」狀物質,就是所謂的「隕落之苔」了。

周圍是一圈掛著布帘子的房間,有的被布簾遮住,大部分則是開敞的,可以看到裡面都是手術台,上面還扔著刀具、鋸子、鉗子之類的工具,一些布簾上還有噴射狀的血跡,但都已枯黑,顯然不是近期噴上去的。

最大的一座手術台足有三十多米,由兩塊半圓形的巨石拼成,就在花壇邊不遠,兩側還有鋼軌,似乎兩塊巨石是可以移動的,上方的鐵軌道懸挂著鐵鉤、鐵鏈一類的調運工具,還掛著幾台巨大的電鋸,檯子下面滲落著一層黑色血漬。

這麼大的手術台,顯然不是給人類預備的,不過此刻所有手術台上都空無一物,顯然很久沒用過了。

一路走來,張青峰的心情已經不能用「驚訝」來形容了,「匪夷所思」這四個字還差不多,因為他見到的「人」不少,無一例外全穿著鬼子軍裝,但也無一例外的,全部都失去了人類的形態,被「改裝」……亦或是說「變異」成了半獸半人形態的怪物。

下半身是巨蟒的最多,其次蜥蜴、蜘蛛都有,甚至還有長著人腦袋的蝙蝠,不想可知,這些半獸人,全部是原實驗室的研究人員。

而且這些「半獸人」明顯與外面那些被神石感染的「食人魔」有區別,因為他們的神智都十分正常,最起碼看到活人沒流口水,似乎人肉並不在他們的食譜之內。

根據這點可以斷定,他們確實已經掌握了消除「同類相食」後遺症的方法。

「蛇人」少佐帶他們來到了實驗室最內側的一個屋門前,先敲門,再大聲說了幾句話,裡面傳來一個男聲,應該是讓他們進去,蛇人少佐推門一示意:「都走!」

龐大海一愣神兒:「啊?走?去哪兒?」

張青峰狠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閉嘴,鬼子兵懂漢語的不少,露餡了不好圓。

不過好在蛇人少佐似乎沒聽懂,安琳點頭示意了一下,三人進去。

裡面是一間辦公室,辦公桌后坐著一名頭戴日本軍帽的老鬼子,領章上兩枚金星,赫然是一名鬼子中將!

進門后,少佐對中將說著什麼,應該是在彙報,中將保持著完全的人類形態,但從眼眸中的黃色判斷,他肯定也不是正常人。

彙報完畢后,少佐敬了個禮出去,中將目光掃過張青峰,眼神凌厲,擇人而噬,甚至讓他不由自主的肌肉繃緊,下意識的就想防備,好在他早有準備,強忍著垂下頭裝作害怕,不敢與對方對視。

中將緩緩開口:「你們不是朝鮮人,是支那人!」說的居然是漢語。

龐大海嘴快:「太君,屋裡挖正經八百的棒子思密達,良民大大滴!」

張青峰頓時想踹死他。

這話一出,安琳嘴再好使也圓不上了,一臉無奈,用日語說道:「他們兩個確實是中國人,但我的確是日本人,家祖百武晴吉,曾任第十七軍司令,我以家祖名義起誓,所說家世絕無虛言。想必您已知道,戰爭在七十年前便已結束,而這些年世界格局變化很大,中日兩國已經實現邦交正常化……」

聽安琳在那胡扯,中將不置可否,少頃,插了一句:「晴吉……還好嗎?」

關鍵時刻,安琳福至心靈,答道:「不太好,歸國之後後遺症發作,卻無法覓食,第二年便去世了,對外宣稱是精神病發作。」

說完表情恭謹的問道:「請問您是……」

安琳的回答似乎讓中將消除了一些戒心,回道:「我與你祖父是舊識,忝任第十八軍司令長官。」

安琳立馬一個大幅度的鞠躬:「原來是安達閣下!」隨即疑道:「不過您不是……」

安達中將語氣有些自嘲:「剖腹盡忠嗎?我們這種人,如果那種小傷就能死掉的話,也不必如此煩惱了……」

兩人越聊越開,大多數用日語,偶爾也用漢語,估計是安琳刻意引導的,所以張青峰斷斷續續也能聽出大概意思。

安琳十分聰明,絕口不提與神石有關的半句話,只是說來的原因是想弄清祖父的死因,以及驗證他日記上記載的事,同時表達了對帝國野望破滅的深深不甘,十足十一個狂熱的右翼軍國主義者。

而安達也是防備越來越松,問詢的話也越來越多,看樣子這老鬼子也挺想了解外面的事的。

不過在安琳提到迎接他們回國時,他卻搖頭拒絕:「如果帝國依然有制霸全球的野望,我會將實驗室的研究成果貢獻出去。但據你所言,此時帝國已經失去了擴張的野心,所以我會繼續率領部下守住這個秘密,等待帝國有合適的領導者出現,再為帝國盡忠。」

安琳說:「現任首相安倍是堅定的右翼鷹派……」

安達搖頭:「但由你所言可以判斷,他是個純粹的八嘎,不足以成事。」

安琳眼睛一轉,語氣焦急的說道:「但這個秘密已經守不住了,米國鬼畜們也派出了一支戰鬥力強悍的特種部隊,此刻也已進入實驗室,我怕到時候他們……」

安達語氣傲然:「米國鬼畜?他們如果敢來的話,只能有去無回!」

話音剛落,敲門聲起,蛇人少佐面色慌張的推門進入,大聲報告了幾句什麼。

同時外面傳來急促的槍聲。

安達「豁」的一下起身,怒聲說了幾句,然後帶頭向外走去。

張青峰趁機問:「你們都說了什麼?」

安琳低聲道:「老鬼子叫安達二十三,徹頭徹尾的軍國主義者,詳細的事後再說……斯內克他們已經打進來了,咱們得跟著出去,萬一兩邊不打先聊天,拆穿了咱們可就歇菜了!」

說罷兩人再次抬著龐大海跟出。

實驗室內,兩伙人已經開始對峙,斯內克的手下還剩十多個,鬼子的獸人步兵則有三四十號,只不過張青峰之前看了,包括那名少佐在內的鬼子獸人,軍裝上的標識全是紫色的,也就是說全是「關東軍第一百部隊」的獸醫,戰鬥力有限。

實驗室門口躺著兩名鬼子獸人的屍體,全部是爆頭,看樣子即便消除了後遺症,但這些獸人的弱點卻沒變,依舊是爆頭死。

看樣子斯內克確實夠橫,根本沒打算協商,進來先弄死倆,這下又可以坐山觀虎鬥了。

不過兩邊卻沒立刻開打,斯內克掃了眼花壇正中的神石,然後說了句什麼,用的也是日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