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管紫怡如何的糾,如何的拍打他,漣宸翼一昧的哄著懷中心愛之人,不管她如何對自己,希望她這無盡的煩惱都由他一個人來承擔。「紫兒,什麼都不要去想,好好的呆在我的懷中。」沒有想到漣宸翼這句話讓紫怡眼淚掉的更兇猛,漣宸翼看著懷中人突然安靜下來,眼淚濕了他胸前的衣裳。心慌的抬起紫怡的臉,看著淚流滿面的可人兒一靜的掉眼淚。「紫兒,是不是我說錯什麼了?」漣宸翼緊張看著紫怡那張怋著的唇,紫怡只是搖著頭,天知道,看著紫怡一直掉眼淚,從來不會哄人的漣宸翼也就手無策。「紫兒,別哭,什麼都不要想,你愛我就好!」「轟…」紫怡聽見這些話,全身細胞全僵硬,一臉吃驚的望著漣宸翼,連哭都忘了,就這樣愣愣的望著。漣宸翼吻著紫怡的淚水,親柔的一路吻到紫怡的唇邊,輕輕的俯上這張朝思暮想的蜜糖。

紫怡忘記了掙扎,忘記了此刻的安靜,任由漣宸翼吻著。此刻她的腦中流暢著這一句:「什麼都不要想,愛我就好!」原來這句話勝過所有的甜言蜜語,這一刻覺得此刻就夠了。紫怡拋下所有,突然回應漣宸翼的吻。僅僅愣了一秒,漣宸翼內心欣喜不已,吻不由的越加深。殊不知這一吻到他們的海枯石爛,天荒地老!

深吻過後,紫怡安安靜靜的被漣宸翼擁緊懷中,紫怡感受到此刻自己的煩惱都融化在了他的懷抱中,發覺自己藏不住的寂寥終於等到溫暖的依靠。紫怡回過神,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嚇的半死,趕緊推開漣宸翼。「謝謝你!」漣宸翼想到紫怡會突然推開自己,眉頭皺著疑惑的看著不敢直視自己的紫怡。「謝我?為什麼突然謝我?」漣宸翼不計較莫名其妙紫怡推開他,反而在意的是紫怡『謝謝你』這三個字讓他很不舒服。紫怡小聲說「謝謝你,謝謝你不在叫我靈兒!」紫怡覺得自己臉上熱熱的,說完慌忙的轉過去背對著漣宸翼,她這是怎麼了?都活了兩世了,現在是怎麼了,思春了么?漣宸翼笑了,笑得好不得意,一臉的妖孽。

明白過來紫怡的意思,漣宸翼嘴角漾開的笑越來越深,一步邁出去從背後擁住紫怡。「紫兒,以後,不,到老我都這麼叫你,你就是我的紫兒。」紫怡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成功的抓住自己的心了。紫怡在他的懷裡轉了過來,看著漣宸翼問:「漣宸翼,你為什麼會選擇我?我哪裡吸引你了嗎?」漣宸翼深視著紫怡,「因為,三生三世,你永遠都是我的所愛,這是不能改變的事實。不管你到那,我都會把你找出來,我的心永遠都被你吸引!」天啊,紫怡此刻覺得自己不能呼吸了,耳邊回蕩著:「因為,三生三世,你永遠都是我的所愛,這是不能改變的事實。不管你到那,我都會把你找出來,我的心永遠都被你吸引!」這一刻,紫怡所以的防備,身上所有的刺徹底的在這個男人面前完完全全卸下。

漣宸翼看著發獃的紫怡,生怕紫怡不相信自己,緊張的握著紫怡的雙肩,聲聲蘊含深情:「紫兒,我什麼都不想要,愛我就好,你願意褪去你一身的驕傲,愛我好不好?」紫怡笑了,她真的被這個危險男人征服了,不得不承認她真的被他感動了,徹徹底底的愛了。「漣宸翼,我願意去愛你!」漣宸也在以為自己在做夢中,兩人相視而笑,十指緊扣糾纏著,一路歡樂的笑聲久久回蕩在這漆黑的夜裡。兩人很有默契的明白彼此心中的愛意,過多的話也不在說了,千言萬語幻化在這歡聲笑語中。

ps:飄渺苦逼的回來更新了,今天開始天天更了,飄渺也不敢在耽誤下去了。文也快接近尾聲了,嘿嘿…前提是飄渺天天都更很快接近尾聲了。不知道親們看了紫怡和漣宸翼在一起了有何意見?飄渺等著接你們丟過來的炸彈,飄渺飄了…..明天見……..

… 漣宸翼把紫怡送回旭怡宮,臉色很是不好,尤其去看見旭怡宮三字,心裡直冒酸。紫怡一眼瞄過去,發現漣宸翼一臉黑臭臭,以為是自己哪裡惹了他不高興了。堵氣的開口:「漣宸翼,我惹你了嗎?你一臉臭臭擺給誰看啊?」漣宸翼趕緊拉過紫怡緊緊抱著,下巴擱在紫怡頭頂,輕聲哄著:「紫兒,我不是擺給你看的。」紫怡疑惑抬頭:「那是給誰看?難不成是給鬼看的?」漣宸翼被紫怡現在這可愛模樣逗笑了,「噗…紫兒,我是看見那三個字生氣。」紫怡順著他視線看去,不由的嘴角抽動。敢情這傢伙是在吃醋啊,紫怡嘴角扯開一抹笑,心裡確是甜甜的。嘴上還是故意逗漣宸翼,「現在才來不爽,現在知道看見旭怡宮三字不順眼了?以前怎麼不見你這麼討厭呢?時常跑來旭怡宮來調戲本宮時,你心裡怎麼不覺得不舒服啊?現在,難道不是擺給本宮看的?」漣宸翼被紫怡這麼一說,臉一陣紅一陣青的。

漣宸翼滿嘴的抽動,這丫頭說什麼,自己時不時跑過來調戲她?漣宸翼尷尬的輕咳一聲,紫怡偷偷的掩嘴而笑。「紫兒,不許你這麼說,你明明知道那時的我看見你們…」漣宸翼選擇自動省略過去,紫怡也明白是什麼。「那時的我已經被憤怒充滿了,哪裡還來對門匾上的字生氣啊。」紫怡側頭看了一眼漣宸翼,那是因為愛,所以才有現在。對他以前對自己過分的事情也都適懷了。「漣宸翼…」紫怡剛想在說,漣宸翼黑著一張妖孽臉不滿的開口:「乖,叫翼…」紫怡滿頭黑線,叫翼就翼,還加個乖。紫怡白了他一眼,漣宸翼咧開嘴笑著,紫怡無奈的叫:「翼,很晚了,你是不是該回魅國了。」漣宸翼的笑容馬上劍下去,「紫兒,你好狠的心,現在回魅國起碼也要到十幾個時辰,你捨得讓我冒著寒風刺骨的夜晚回去。」紫怡不由的汗顏,一臉的無可奈何,扳著臉站起來直著漣宸翼一陣罵:「漣宸翼,我可警告你,馬上給我消失。十個幾時辰?漣宸翼你就騙鬼去吧,當然,鬼也不會相信你的,以你的身手用得著十個幾時辰回去么?」紫怡不爽的在一次瞪著一臉笑意的某人。

漣宸翼一副可憐兮兮的看著紫怡,「紫兒,真的不能留我嗎?」紫怡瞅著一副像被遺棄的小孩般的漣宸翼,一臉的黑線,「不能!」漣宸翼還是不死心的在問一次:「真的不能?」紫怡分明被他無賴給惱火了,「你…」正想開口,漣宸翼賊笑著說。「好吧,不留那我就走了。」紫怡還在疑惑他怎麼這麼容易就妥協,不料,漣宸翼這張妖孽的俊臉放大在自己面前。正想說話時漣宸翼兩片唇已俯在紫怡的唇上,紫怡瞪著眼睛看他,某人還一臉的笑著。一吻結束,漣宸翼不等自己開口,身影早就消失無影無蹤了。紫怡看著他消失發現笑著,手不自覺付唇上,唇上還殘留著他的味道。不曾感覺到的甜蜜,原來是這樣的。紫怡帶著幸福的笑容入夢,一夜無夢到天明。

「皇後娘娘!皇上請娘娘到玄武殿。」門外太監傳完話,紫怡緊閉的紫目寒冷的睜開,「知道了,本宮一會就過去。」原本只是一句無關緊要的話,門外的公公聽著,雙腿還是不由的輕輕一顫著回話:「奴..奴才告退!」紫怡下榻不悅的喚:「來人,本宮要梳妝。」門輕輕的被宮女打開,顫巍巍的來到紫怡面前,「娘娘!今天暗香姐姐不在,奴婢幫娘娘您梳洗。」紫怡斜眼看去,嚇得宮女趕緊低頭。「暗香,昨晚沒有回來嗎?」宮女心理特別的納悶,娘娘今天太可怕了。「回,皇後娘娘,暗香姐姐昨晚出去都還沒有回來過呢。」紫怡納悶了,這丫頭,昨天叫她先回聖蓮宮,現在人都還沒有回來。紫怡看了一眼宮女,從她身邊走過,話也跟著蹦出來,看沒把人家小宮女嚇死。「嗯,本宮很可怕嗎?」小宮女嚇得趕緊吞吞吐吐回答:「啊…沒有,娘娘很好!」

紫怡無趣別過眼去,「過來吧,還忤在那幹嘛。」一會,紫怡也打扮好了,一身嫩藍衣裙襯托出紫怡一臉春光明媚。一路上紫怡碰見一些妃嬪,個個一臉張著嘴驚訝的看著她走過。紫怡也知道,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導至她許久沒有出現了,現在莫名其妙出現在她們面前,也難怪她們會驚訝。紫怡斜看了一眼漣宸曦,還是一副德行,沒有一點改變。「臣妾參見皇後娘娘!」紫怡連看都沒有看,直接從她們身邊走過,聲音也跟著飄過來:「免禮!」看著紫怡遠去的身影,這些妃嬪恨得牙痒痒。

「姐姐,都是她顏紫怡,現在害得皇上都不來我們的寢宮了。」當然,現在這些妃嬪馬首是瞻的人就是此刻猙獰著一張妖艷的臉的漣宸曦。「銀嬪妹妹,小心禍從口出,畢竟現在她還是皇后,直呼她的名諱小心被有心人嚼了舌跟去。」銀嬪恨恨的瞅著紫怡走的方向,「姐姐,那怎麼辦?我們就這麼放過她嗎?」漣宸翼臉上一片狠毒之色,陰森森的笑著開口:「呵呵呵…不會這麼便宜她顏紫怡的,本宮定讓她入萬劫不復,永不得翻身。」銀嬪和一些妃嬪也被漣宸曦的話嚇出一身雞皮疙瘩來,大家心裡都明白這曦皇貴妃也不是什麼好人,最好別惹到她。

紫怡別有深意笑著,漣宸曦每一句話都入紫怡的耳中,紫怡冷笑,臉色陰霸籠罩著。「想讓本宮萬劫不復?漣宸曦你也太看重的起你自己了。」紫怡這一冷笑不要緊,可把旁邊離她最近的宮女嚇得直接暈過去了,某人還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問:「她怎麼了?」奴才、奴婢一臉的不知所措,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她們的皇後娘娘。「回,娘娘,奴婢、奴才不知。」紫怡看著她們一個個提心弔膽樣,心裡也明了。「算了,把她帶下去,讓她好好休息!」一旁的公公自作聰明的亂傳話:「來人,把這個賤婢拖下去,膽敢擾了皇後娘娘的聖駕。」

紫怡原本走著,一聽這死太監的話不對頭,轉過來瞪了他一眼。「慢著!」紫怡一步步往回,走到太監面前,一雙紫目射出來的凜利把太監嚇得腿軟跪了下來。「孔公公,誰給你這麼大的膽?本宮剛剛的意思你還不明白嗎?本宮何時叫你將她拖下去了?記住,別亂猜測本宮的命令,叫你怎麼做就怎麼做,一條狗就應該有狗樣。」紫怡這些話說出,有些人憋著不敢笑出來,孔公公也不好受,想他還是曦皇貴妃娘娘的人,皇后都不給貴妃娘娘面子,好歹打狗也要看主人,這皇後娘娘分明就是要和貴妃娘娘明著做。

紫怡知道這死太監在想什麼,「別以為你是曦皇貴妃的人本宮就不敢拿你怎麼樣,今天本宮就放過你,下次你可沒有這麼好運。」紫怡說完冷冷一笑,想這樣就完了嗎?不可能。「來人,把孔公公拖下去重大五十大板。」一片抽氣聲,五十大板這孔公公命都沒了。「皇後娘娘饒命啊!奴才不敢了。娘娘饒了奴才吧,皇後娘娘!」孔公公嚇白著臉求饒,紫怡臉上閃過看好戲的神情。「拖下去!」紫怡無視孔公公的吶喊求饒聲,一身嫩藍倩影緩緩回頭,「記得,本宮要是知道哪個陽奉陰違執行本宮的命令,小心你們自個脖子上的頭。」在一眾奴才煞白臉前面,紫怡那險笑著直接走人,那張傾城臉閃過的狠摧殘他們那顆幼小的心臟。

… 「拍拍…」遠遠就聽見孔公公那殺豬的喊聲,紫怡嘴角禽著一抹冷笑,奴才們各個個懷心思,聽見孔公公叫喊深深刺入他們的神經,這皇後娘娘原來不是很好的一個人嗎?現在怎麼變的這麼可怕?「啊,娘娘,您怎麼微回了啊?」旁邊的宮女疑惑的問著紫怡,「跟著本宮就是!」誰都不敢在哼一聲,默默的跟著紫怡。

「姐姐,您看?」銀嬪興奮的指著面前的蓮花池,漣宸曦厭惡看了她一眼,簡直是蠢貨一個。「有什麼好看的,還不是一池的蓮花嗎?」銀嬪也知道漣宸曦的不耐煩,她自己更加討厭她呢,忍著心裡的怒火,忍氣吞聲的開口,臉上帶著無害的笑容說:「姐姐,這你可就不知道了,這些蓮花是皇上親自為皇后種的。」銀嬪故意說是皇上親自種的,其實是紫怡那時和小殘、暗香一起種的,說完故意看了一眼漣宸曦,瞧見漣宸曦臉色不對勁后,心裡得意的冷哼。

「什麼?皇上既然親自為那賤女人種的?看來,顏紫怡你還真是陰魂不散,搶了皇上一個的人愛就算了,連一點都分給我們眾多姐妹。」漣宸曦氣歸氣,說話的分寸她還是懂的。這不,眾妃聽見後面這一句,個個臉上都恨不得把紫怡給生吞活剝,才能解她們心中的恨。紫怡躲在一處聽著她們的對話,眼角早已染閃過一抹殺氣。

「娘娘,饒了奴才吧,皇後娘娘!」漣宸曦皺眉,「這是哪個賤奴才在那亂喊?」銀嬪也跟著扳起臉,「你,過去看看,怎麼回事?」銀嬪指示自己身邊的貼身丫鬟。「不用了,本宮親自看看是哪個狗奴才。」紫怡聽見漣宸曦的話,差點笑破,自家的狗,自家主人親自認靈。漣宸曦不耐煩的皺眉,本來心裡就很不舒服了,現在有人不怕死的在哪裡鬼叫,實在是叫的她心煩意亂非扒了他不可。「走!」漣宸曦像只高傲的孔雀般,身後跟著一些尾巴襯托出她是這個後宮的統領者。

「參見皇貴妃娘娘!」侍衛們統統跪下行禮,「你們這是做什麼?」孔公公本來已經放棄了,聽見漣宸曦的聲音整個人露出像是見了救命祖般。「娘娘,救我!」漣宸曦聽著聲音有點熟悉,但是又好像不是,那是當然了,孔公公前面叫喊,現在聲音都嘶啞了。「大膽奴才,犯了何罪,還有膽求饒。」銀嬪先比漣宸曦出聲,實折是為了顯示自己的威嚴,另一方面是故意為了幫漣宸曦教訓這個狗奴才。「娘娘,是奴才啊,孔際。」漣宸曦聽見孔際兩字,臉色已經變了,狠狠瞪了銀嬪。「賤人!」銀嬪現在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自己剛剛充什麼愣啊,漣宸曦頭抬的高高的走近孔公公。

「說,哪個那麼膽大既然打本宮的人?」侍衛愣了一下,不知該不該說時,孔公公那虛弱的聲音響起:「娘娘,是皇後娘娘要打奴才五十大板。」漣宸曦眼瞪得大大,心裡對紫怡的恨更加濃烈。「又是她,好,好著狠啊,顏紫怡知道是我的人,你都敢打。」漣宸曦明顯是被氣著了,臉色鐵青著,後面的侍衛聽見貴妃娘娘直呼皇后名諱已經嚇得顫抖了。「請你娘娘恕罪,小的要繼續行邢。」漣宸曦氣得一巴掌啪過去。「啪,狗奴才,誰給你的膽,本宮在還由你胡來。」侍衛明顯礙了一巴掌后,頭抬起來恭敬看著漣宸曦回話:「是皇後娘娘給小的膽!」一句話徹底把漣宸曦火山爆發了,後面的妃子幸災樂禍的掩嘴笑。「來人,把這個狗奴才給本宮仗斃了。」紫怡在後面看著,面對這個侍衛忠心而有些動容,她需要的正是這樣的人。有膽,有識。

「本宮看誰敢!」紫怡緩緩的走出來,漣宸翼兩眼睜得大大的,心裡氣的要死,偏偏這個女人身份比自己好高,自己耐和不了她。不得已福身行禮:「臣妾,見過娘娘!」後面妃子也跟著行禮:「參見皇後娘娘!娘娘吉祥!」紫怡冷哼一聲,看著這些持祿保位的妃子投去一句諷刺眼神。「都起來吧!皇貴妃,什麼事情讓你這麼大動干戈啊?」漣宸曦恨恨起來,白了一眼紫怡后開口:「皇后,你為何要動本宮的人?」紫怡一副我不知道的表情,「哦,這孔公公是妹妹的人?本宮不曾聽過,你也知道本宮已經幾月有於沒有出過寢宮了。」漣宸曦一口氣憋不過,一臉通紅的瞪著紫怡,諷刺的開口:「皇後娘娘,你這狡辯的本事又長進了不少啊,看來關在旭怡宮來,皇後娘娘的本事長了不少啊?本宮還多謝皇後娘娘的提醒呢。」紫怡看著漣宸曦一臉的開始得意,有些皺眉起來,這女人有打什麼主意。

漣宸曦看著紫怡一眼,對著紫怡轉了一圈打量著說出:「看來這皇後娘娘深宮待久了,連這後宮現在誰摯掌鳳都不清楚了。」漣宸翼這話一說出,站在這裡的每一個都如夢初醒般恍然大悟。「對啊,皇後娘娘雖然你是皇后,可是現在摯掌鳳印的是曦皇貴妃啊!」銀嬪終於抓住機會,把自己剛剛得罪漣宸曦的事情趕緊計功補過。漣宸曦滿意的對著她一笑,意思是她說的很對。紫怡頭疼的看著這一群白痴女人,不悅的開口:「看來,本宮現在是你們口中挂名皇后了?」漣宸翼臉上閃過一抹狠毒,「既然皇後娘娘心知肚明,本宮就罰皇後娘娘二十大板,皇後娘娘您看本宮是不是賞罰分明?」紫怡笑得好春光燦爛,不仔細看,還真沒有人發現紫怡的笑隱藏著怒火通天殺氣。

ps:飄渺更新了,今天一章,飄渺已經說了哦,每天都更了。。。。。。。。。。。。。。。。。。。。。。。。。。

… 看著紫怡身上散發出來與眾不同的氣質,漣宸曦看紅了眼,腦袋有種沖了血往上冒。「皇後娘娘!本宮現在遵你一聲皇后,是看得起你了,別給臉不要臉,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漣宸曦惡狠狠的警告了紫怡,看著紫怡的眼神像是看見了某種髒東西般。紫怡眼神瞬間四千年寒冰射出寒光,漣宸曦接收到紫怡的目光驚著往後退,本能反應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漣宸曦,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紫怡一步一步逼近漣宸曦,唇邊漾開一抹陰森的笑說著:「知不知道,你剛剛的話足於讓本宮殺了你?殺你,本宮不費吹灰之力。」紫怡依然冷著笑看著漣宸曦的破樣,橫眼掃了在此的所以人。看著紫怡貌似她的眼神,漣宸曦一下子火氣竄上來,指著紫怡叫:「來人,把皇后拖下去仗打二十大板。」漣宸曦看著都跪在地上沒有起來的侍衛一吼:「都愣著幹什麼?狗奴才,還不動手。」

紫怡別過頭一笑,「你覺得他們敢嗎?」紫怡輕飄飄的一句話輕而易舉的勾起漣宸曦的怒火。「她們不敢本宮敢!」漣宸曦臉上一片陰狠,有些得意的靠近紫怡說道:「本宮現在摯掌鳳印,有的是膽。」輕蔑的掃著紫怡笑,朱唇輕啟動:「可你,有什麼呢?還是,有名無實的皇後娘娘?呵呵…」漣宸曦說完對著紫怡又是一陣嘲笑。紫怡望著這張在自己面前扭曲嘲笑著她,紫怡眼神散發出來的殺氣很是駭人,銀嬪和眾妃都覺得背後涼颼颼的,只有漣宸曦得意的笑著。紫怡每走一步,身上的殺氣也隨著她的步伐迸發出來。漣宸曦感受到周圍壓迫的氣息,抬眼一看間笑聲也瞬間停止住。「笑夠了?」紫怡望著漣宸曦說著,眼神散出來的殺伐氣息讓漣宸曦一顫。「你,你你你,靠本宮這麼近做什麼?」

紫怡不由得一笑,現在知道來怕她了?在心裡藐視一番漣宸曦此刻的表現,不由開口冷冷重複漣宸曦剛剛的話:「做什麼?」紫怡臉色一變,眼神凜利瞬間狠狠一巴掌甩過去。「啪…」在場的所以人都愣住,沒有看見紫怡何時出的手,只聽見空氣中響起清脆的巴掌聲。漣宸曦捂著臉頰,雙眼刺紅仇視著紫怡,紫怡氣勢閑定毫無表情冷冷的瞧著。「顏紫怡,你膽敢打我?」漣宸曦瘋了般吼:「來人,把她給本宮抓住,誰敢不從,今天本宮就先殺了他。」漣宸曦一腳踹了離她最近的侍衛,「還不快滾過去!」侍衛毫無要動的表現,身子紋絲不動的跪著。漣宸宸笑了,不知道是急火攻心還是什麼,總之她是真的笑了,想一巴拍過去,紫怡那沒有溫度的聲音飄過:「放肆!」紫怡凝望著跪下面的人一眼,冷音響起:「都跪著幹什麼?都起來吧!」一句話,侍衛們乖乖的氣身了,漣宸曦還在夢中般,以為紫怡的命令沒有敢在聽,不料,奴才,侍衛通通起身謝恩:「屬下、奴才謝皇後娘娘!」

漣宸曦只覺得這些聲音嗡嗡從眼角過,險現氣暈過去,還好銀嬪發現的及時攬住她的身子。銀嬪心裡開始打算著,看著架勢皇後娘娘必定死定了,說不定這家在扇把火燒燒,銀嬪嘴邊算計得逞的弧度沒有逃過紫怡的眼。無風不起浪,這個銀嬪是什麼時候封的?她自己都不清楚,看來,她這個皇后還真是當的真是有名無實啊,紫怡嘴角翹起一抹無所謂的淺笑。「顏紫怡,你笑什麼?別忘了,本宮現在是這個後宮摯掌鳳印的妃子。」紫怡月笑越別有深意,嘴角一勾:「那又如何!」赤裸裸的無視,漣宸曦實在是忍無可忍了,抬起手就想狠狠的給紫怡一巴掌。紫怡快速攔下她半中手掌,眼神陰霸用力甩開她的手,聲音冷冷出口:「放肆!漣宸曦,驟然本宮沒有摯掌鳳印,你也別忘了本宮依然還是皇后,容不得你如此無禮。」

「哈哈哈…無禮?本宮現在對你無禮你又能拿我怎麼樣?」漣宸曦表情感覺狂傲,明顯以為紫怡不能拿她怎麼樣。隱約中聽見紫怡如耳慣雷的聲音響起:「來人,曦皇貴妃於下犯上,目無遵法,將漣宸曦給本宮拿下。」威嚴的語氣,身上如女王般的氣勢散發出無形的嚴厲,只聽見侍衛領命:「屬下遵旨!」兩個侍衛準備上前架起漣宸曦時,漣宸曦冷冷笑著拿出鳳印,果真侍衛在也不敢上前了。「怎麼樣?你能動的了本宮嗎?賤人!」紫怡臉色陰狠起來,整個人身上的氣勢快速散發,整個人如女王端倪著底下如嘍蟻一樣愚蠢的漣宸曦,身上的氣勢象似說:誰也不能違抗她的命令,違抗者『死』!

一愣一愣的瞧著他們高高在上女王一樣的皇後娘娘,所有人都傻眼了,紫怡一聲不響的移到漣宸曦身邊,無視眾人的眼光,直接拿過漣宸曦手上的鳳印,眾嬪妃和一眾奴才們在一次的跌破眼鏡。漣宸曦反應過來大叫:「顏紫怡,你還我鳳印,賤人,還我鳳印來!」紫怡狠狠瞪了她一眼,瑪的,賤人賤人的叫,真是忍你久了你漣宸曦當我顏紫怡是軟泥么。「漣宸曦…」所有人嚇一大跳,紫怡突然大聲叫漣宸曦名字,實在是太突然了。「本宮是這個後宮的主人,你屢次不改,口口聲聲辱罵本宮,棄本宮威嚴何在?今天本宮不治你的罪,豈不是難堵眾人之口。本宮往後何以管理整個後宮?」紫怡說的頭頭是道,把漣宸曦堵死,一張臉死灰的瞪著紫怡瞅。

「皇後娘娘!」紫怡聞聲緩緩轉身,只見著身淺紫衣裳的女子款款而來,頭上的金碧瑤隨著她的步伐耀眼的左右來回晃動,只見女子又緩緩輕啟櫻桃般小嘴道:「如今是曦皇貴妃摯掌後宮,臣妾抖膽問皇後娘娘,如今可有皇上口譯,現如今是皇後娘娘重掌後宮?」紫怡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一語道破,誰也不得罪誰,她自己就是公平的存在。紫怡正想著此人是哪個宮的妃子,剛好聽見銀嬪這隻牆頭草說:「諾貴妃吉祥!」諾貴妃含笑點了一下頭,「妹妹不必多禮!」紫怡怎麼感覺到這個女人無視人的功夫比她還厲害著呢。

ps:飄渺困了,休息去了,明天繼續哈…….寶貝們晚安!

… 「諾貴妃是吧!」紫怡頭抬起來緩緩的開口慵懶的看了她一眼。「本宮想請問一下,這個後宮現在誰最大?」諾貴妃愣了一下,瞧了一下紫怡的表情,面帶笑容向紫怡走來。「皇後娘娘,您說笑了,這個後宮自然是皇后最大!」諾貴妃轉過頭看了一眼漣宸曦,很是不情願的皺起眉道:「曦皇貴妃如今是真正摯掌鳳印的妃子…」

「哦~」紫怡冷笑的瞧著這些花花綠綠的妃子,臉上的笑讓人看了都駭然,彷彿真是火山要爆發的預兆。「這麼說,本宮這頂皇后的頭銜在這個後宮里是個笑話,還是個有名無實的廢后。」紫怡邊說邊橫眼看了眾妃嬪,果不其然,幸災樂禍的不計其數。紫怡無所謂的直視的看著她們各個精彩的表情,突然被紫怡這麼赤裸裸的眼神看著,尤其還是冷森森的看著她們,不由覺得後背涼颼颼起來。各個強裝鎮定嚴肅起來,有些妃位較低的就虛假惶恐的看著紫怡。「皇後娘娘嚴重了,在這後宮里,您就是皇后!」紫怡感覺自己頭頂一片烏鴉飛過,您就是皇后這話等於沒說。

漣宸曦整個人得意橫眉豎眼的瞧著紫怡,指手畫腳的教訓起旁邊的奴才。「你們給本宮聽著,別以上犯上,現在誰才是這後宮的主人你們睜大眼睛看清楚,別到時人頭怎麼掉的都不知道。」銀嬪快速的恨恨瞪了一眼漣宸曦,紫怡剛好撲抓到心裡直冷哼,都是一群胸大無腦的廢物。紫怡看不這麼認為所有妃子都是廢物,至少還是一個諾貴妃,這個女人才是真正厲害的角色。紫怡想到這也看了過去,倆人的目光正好撞到一起,諾貴妃含笑回應紫怡,紫怡只是掃了她一眼不多做任何回應。

就在紫怡轉過頭去那一剎那,諾貴妃的眼神陰沉的瞪著紫怡。「本宮就允許你顏紫怡多得意幾天!」紫怡沒有這閑空管新貴妃還是舊貴妃,只是奇怪這諾貴妃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冷皓旭你真行,你也不是這麼簡單的人物。這一切都是陰謀么?還是這一切都是策劃好的?不管主導者是誰,惹我顏紫怡都是死!紫怡眼眸閃動著嗜血的興奮,漣宸曦和銀嬪正好迎接到,倆人同時打顫著。諾貴妃心裡其實已經打亂了,表面鎮定如若無睹。

冷皓旭默默的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就在此被他一群妃子叼難,心像被針扎一樣痛,疼得五臟六腑都在叫器著。「顏紫怡,你給本宮站住!」紫怡剛抬出去的腳瞬間停下來,很是無辜的轉過去問漣宸曦。「曦皇貴妃,本宮沒有這麼閑空陪你做無聊事,你想要玩,你旁邊一群都是。」諾貴妃掩著嘴笑,紫怡一記白眼過去,貌似一群人裡面沒有包括她一樣。「顏紫怡,本宮告訴你,別放肆過頭了,就算你是皇后又能怎麼樣?得罪本宮照樣給你顏色。」

「噗~曦皇貴妃!」紫怡笑瞬間陰霸看著她,「漣宸曦,本宮遵你一聲曦皇貴妃你就想開染房。」紫怡別過眼緩緩走過去,呵氣如蘭看著諾貴妃:「小心行駛萬年船,一人沉萬人翻!」諾貴妃只是冷冷笑了,「多謝皇後娘娘提點,臣妾會小心行駛,免得自己沉了,別人還在逍遙,」倆人眼神在空氣中碰撞,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侵犯的氣流。

… 「看也看夠了,說也夠明白了,本宮可以走了。」紫怡愉悅的各個掃了她們一眼,看著不同表情的這些妃子,她們打的什麼主意我顏紫怡一清二楚。「你不能走!」紫怡看著出聲阻止自己的銀嬪,有些可笑的望著她接下來的下文。「曦皇貴妃娘娘都還沒有恩准任何人離開,就算你是皇后又能怎樣?你也只不過是一個有名無實的皇后。」銀嬪說的這些話聽在漣宸曦耳里很是動聽,臉色也緩了過來。諾貴妃一副氣憤的看著銀嬪,心裡氣到不行,表面又不能有多大的動作。只能在肚子里咽著:「不成器的東西,盡壞自己好事。」

紫怡及力的穩著自己的情緒,但現在隱忍是助她們長能耐,誰都可以來教訓自己、以及低毀自己,這些都是不能容忍的。看著紫怡雙眼迸發出來的氣憤火焰,銀嬪有些膽怯的往漣宸曦旁邊挪。「一個嬪而已,膽子很大,行!」紫怡嘴角扯開一抹諷刺的弧度,越走越近銀嬪,視線直直盯著她看。聲音朗朗響起,話里透著威嚴。「本宮在怎麼不計,怎麼還是個皇后!」紫怡說著眼神在一次射向銀嬪,左右打量圍著銀嬪轉一圈,不急不慢的在一次開口:「至於你,一個小小的嬪就能直呼本宮名諱?就這一條罪,本宮就能把你打回原形。」紫怡看著銀嬪那不關緊要的表情,分明現在她們就不把她自己放眼在里。很好!「啪~啪啪」在場所有人都不明所然,聽著啪啪清脆的三聲巴掌聲,久久沒有回過神來。直到紫怡冷傲犀利的話語回蕩:「本宮打你算是輕的,記住,下次,你沒有這麼好的命。」所有人看見銀嬪嘴角血跡,倒吸了口冷氣。

「嘖嘖…」漣宸曦一副很惋惜的表情,搖著頭走近紫怡。「我說顏紫怡,你現在是算那根蔥?」冷皓旭這一刻在也呆不下去了,走出去的身體直接被凌封拉住,凌封搖搖頭示意冷皓旭冷靜。「放手!」冷皓旭聲音沒有含任何感情,「朕是說過對她放手,但是朕做不到別人這麼欺辱她,她在朕的心裡都是很重要。」凌封無奈的鬆手,嘆了口氣道:「旭,你還不了解她嗎?她會是這麼容易服輸的人?你看看在場你的妃子有那個會是她的對手?你在等等看,我們靜觀其變。不要忘記我們的目的!」冷皓旭聽完凌封的話,眼神很是暗淡的看著不遠處的紫怡。「是,朕是相信她,朕就是忍不了別人這麼說她,要說要罵必須也是朕來,絕對不允許是別人!」凌封真恨不得一拳打過去,氣憤的隱忍著壓低聲音說:「你醒醒吧!別忘了,她不會是屬於你的,總有一天她會離開的。」聽完凌封的話冷皓旭徹底的像個暴躁狂赤紅了眼。「朕絕對不允許,就這一刻!」凌封是對著冷皓旭,但是他的眼神是射向紫怡的。「旭,你會後悔的!」紫怡感覺到了那恨意的眸光,但是絕對沒有惡意。

紫怡煩躁的柔柔太陽穴,真怕自己一氣之下真把她們都殺了,要在自己上一世她們絕對不止死幾十回。「漣宸曦,本宮也不在和繼續這麼無聊的問題下去了,警告你最後一次,真的別惹姐!」紫怡真的笑了自己了,自己連現代語都用上了。「什麼?姐?」漣宸曦笑著轉頭對著後面一群花花綠綠笑著說:「顏紫怡,本宮何時有你這個姐了,想亂攀關係?沒門,告訴…」漣宸曦你字都還沒有來的及說完,紫怡很煩躁的吼出聲:「閉嘴!」紫怡抬眼那一刻,眼神凜利的恐怖,那是代表嗜血的興奮。「都,說,了,叫你不要在惹姐!」紫怡沒有表情說到這,速度極快的掐住漣宸曦的脖子直接提起來。「你,你你。」漣宸曦呼吸困難的擠出三個你字,紫怡表情陰狠的看著她說:「告訴過你,是你自己要找死的,要怪就怪你嫌你自己命太長了。」銀嬪嚇得倒在地上,心驚膽戰的看著漣宸曦生命慢慢的走向終點。

ps:今天到這~飄渺明天在繼續更。。。。。。。。。。。。。。。。。。

… 紫怡冷眼端倪倒地下的銀嬪冷哼一聲:「你比較會見風使舵!」轉而陰霸的看著漣宸曦因缺氧漲紅的雙臉繼續道:「不像你,簡直就是在找死!」紫怡很是愜意漾開一抹冷笑,瞬間臉整個沉下來。「本宮警告過你不止一次,只有往往像你這種無頭蒼蠅才會這麼愚蠢,當本宮的話不存在,只,有,死!」諾貴妃正想開口,聽見紫怡的話后心裡不免有些驚慌起來。手緊緊攥著手帕,眼睛噴火一樣來回快速的掃了漣宸曦和地上的銀嬪,恨不得現在就解決掉這倆個礙事的蠢女人。紫怡瞧見諾貴妃的表情,眼裡都是笑意,掐著漣宸曦的手也微微的鬆了一些笑著說:「諾貴妃,你應該感謝本宮!」諾貴妃轉眼恨恨的瞪著紫怡,眼裡不明所然道:「皇後娘娘,何出此言?」

紫怡不在看諾貴妃,對著漣宸曦眨眨那雙魅惑的紫眸,魅惑人心的笑著說:「難道你不應該感謝本宮?今天是本宮讓你見識到真正的顏紫怡,你不應該要表示下么?」繼而扭頭看著諾貴妃,紫怡的手又故意掐緊漣宸曦的脖子。「呵呵…」諾貴妃很是藐視的哼哼,「想不到皇後娘娘還是個如此風趣之人,臣妾今日有此榮幸見到真正的皇後娘娘,確實是臣妾有生之年的莫大榮幸!」紫怡突然有種腦抽筋的感覺,這女人忽悠本事不在自己之下,到底是什麼來頭?「皇后!住手!」紫怡想著事情,冷皓旭的聲音吼過來。紫怡還沒有反應過來,冷皓旭已經從她的手中救下漣宸曦了。「臣妾參見皇上!」紫怡看著很老套動作徹底無語,皇上就是好,一來所有人就要行禮。

「皇后,你太放肆了!」紫怡站著筆直看著冷皓旭,一副休了我的感覺。冷皓旭見著紫怡一副志身其外傲然身姿,火一下竄上來。「朕要是在不出來,你真打算殺了她?」紫怡沒有表情的吐出一句無關緊要的話:「那又如何!」諾貴妃抓住紫怡這一次頂撞聖駕的機會她怎麼能放過,急忙開口:「皇後娘娘,放肆!膽敢頂撞皇上,您視這冷皓國的禮儀威嚴何在?」冷皓旭聞言眉頭都皺了起來,諾貴妃見狀眉眼都染著笑。紫怡盡將這兩人細微的表情收盡眼底,聲音不急不慢透著不能質疑的口氣。「諾貴妃,你是聰明人,急功近利可不是什麼好事。本宮還以為你會是這群女人中的出類拔萃,現在看來是本宮看走了眼了。」諾貴妃聽完臉色都白了,都怪自己太著急除掉顏紫怡了,憑什麼自己在這裡出了差錯。諾貴妃憤憤瞪著紫怡。「皇后姐姐恕罪!剛剛是臣妾過激了。」紫怡斜眼看了一下,沒有任何回應,因為此刻不管自己怎麼做都是錯,在自己面前做足了戲,這些女人這麼做都是為了討好某人。

「諾兒,你說的並沒有錯,不需向她道歉。」諾貴妃有些喜出望外,表面還是一副委屈的開口:「皇上!是臣妾的不對,畢竟姐姐她是皇后!」冷皓旭安慰了一下諾貴妃看了一眼紫怡,臉色很不好看,出聲指責紫怡。「皇后!」冷皓旭都還沒有說完,諾貴妃又開始著急提替紫怡求情。「皇上,您就原諒皇后姐姐吧!」紫怡有些看不下去了,冷聲出:「行了,你也別惺惺作態了,這會來叫姐姐,我可消受不起!」冷皓旭上去直看著紫怡的眼睛,「你非得逼朕那麼做嗎?」紫怡很茫然的回視,「你是皇上,你要怎麼做或者該怎麼做不需徵求我。」冷皓旭有些不知所措,真不知道自己改拿她怎麼樣?「你身上刺到底何時你才能卸下,非要扎你身邊的人遍體鱗傷嗎?你何時才會真正在意朕的感受?朕為了你…」冷皓旭哽咽著話也到嘴邊停了下來,因為他看見了紫怡隱忍的淚水,就要奪框而出卻還是倔強的忍著。

ps:明天繼續~。。。。。。。。。。。飄渺飄走了。。。。明天很精彩哦~。。。。。。。冒泡了。。。。。

… 紫怡此刻不想過多顯露自己的情緒,回想起冷皓旭對自己的好,心裡只有滿滿的愧疚,何時對他的愛早已不存在的自己也說不清。期望他不要在對自己這麼好了,沒有辦法在償還他的情意。現在自己能做的只有離開他的視線。紫怡想到這很了你靜的看著冷皓旭說:「皇上,休了我吧!」紫怡沒有用本宮而是我,只是她發現現在在他的面前從來沒有稱我。冷皓旭緊盯著紫怡看,彷彿自己從沒有聽見過這些話,冷皓旭受傷的模樣狠狠刺痛諾貴妃的眼,緊緊扣緊自己的手。這一刻她自己也豁出去了,哪怕不成功也罷,自己在也不能這麼容忍下去,憑什麼她顏紫怡把聖寵視為烏有,這是她們夢寐以求可以得到卻遙遙無期的奢求。

「皇上!能否聽臣妾一言?」諾貴妃深呼吸看著冷皓旭的回答,冷皓旭只是瞧了她一眼應了一下。諾貴妃見著明顯呼吸也放鬆了,嘴唇輕啟著:「謝皇上!」冷皓旭擺擺手說道:「諾兒想說什麼就說。」諾貴妃彷彿看見了希望,喜悅的感覺一下子湧上心田。「皇上,既然皇後娘娘無心在當皇后,皇上何不成全了皇後娘娘。」冷皓旭眼神瞬間狠狠瞪著諾貴妃,話語嚴厲而無情。「避陵諾,你好大的膽子,朕的事情何需你來過問。」冷皓旭緊緊逼近避陵諾,諾貴妃嚇白了臉,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臣妾知罪!請皇上三思,臣妾都是為了皇上好,不得不說。」諾貴妃說完轉過去狠毒的瞪著紫怡,像是想好了後果般在扭頭過來直視著冷皓旭。「臣妾該說的都說了,皇上要殺要罰,臣妾絕無怨言。」

紫怡翻著白眼,這麼急著把自己拉下位,貌似自己和她沒有任何交集,更別說是有仇了。紫怡摸著下巴笑著反駁諾貴妃道:「噗…好一句沒有任何怨言吶,怕是怕你對本宮有怨言吧!」諾貴妃真恨不得衝上去撕爛紫怡的嘴,氣紅了眼低著頭。冷皓旭眼神複雜的看著紫怡喊了聲:「紫兒…」紫怡抬眼看著冷皓旭,紫眸有些逃避的注視著。但是,紫怡心裡突然萌發了一個念頭,有些邪-惡的掃了一下避陵諾對著冷皓旭開口:「皇上!是否本宮說什麼你都會允諾?」冷皓旭愣了幾秒,看著紫怡臉上萌生出來的不懷好意,自己心裡很高興起來,好似原來的顏紫怡又回來了。「皇後有什麼就跟朕說,朕都准了!」冷皓旭什麼都不管了,看著她臉上難得出現的調皮和邪-惡的表情,一鼓腦的都答應了。

紫怡難得的咧開嘴笑了,對著冷皓旭眨眨眼。「皇上此話當真?」冷皓旭洋裝生氣的板氣臉來,「君無戲言!」跪在地上的諾貴妃差點氣背過去,皇上既然忘記了自己。不服輸的開口:「皇上,臣妾等著您降罪!」冷皓旭低頭看了一下,眼神也冷了下來,「起來,自己該什麼身份自己知道,別盡做些讓朕反感的事情。下去吧!」多麼無情的話,深深的刺中自己體無完膚,含著一張楚楚可憐的眼眸看著冷皓旭。「皇上,臣妾真的這麼令你多看一眼也嫌煩嗎?」紫怡快一步,面帶著笑說:「皇上,本宮要說事情是…」紫怡停了下來又看一下氣炸的諾貴妃,現在是自己赤裸裸的無視攔截了她的話,她不恨死才奇怪了。

「皇上,本宮現在繼續做皇后,值到本宮嫌煩的那一天!還有,現在開始本宮要重掌後宮,這後宮障氣太重了,本宮該親自管理了。」冷皓旭至始至終都含著笑聽完紫怡的話,雖然自己內心不希望是這樣,但是,這樣在她離開之前能開開心心的,她想怎麼樣都會完完全全答應。「朕准了!」紫怡看著這些妃子各個煞白的臉色,整個過程都是冷眼看著。「把曦皇貴妃扶下去休息,宣太醫看一下。」紫怡滿頭黑線,現在才想起來叫太醫。看來這漣宸曦也是其中的一個棋子。

ps:。。。。。。。。。。。。。。。。。。。。。。。。。。。。。。。。。。。。。。。。。。。。。。。飄渺明天在來。。。。。。。

… 待宮女扶漣宸曦路過紫怡面前時,漣宸曦那雙蘊含恨意的眼眸瞪著紫怡。眼神交匯的那一刻,紫怡看懂了漣宸曦眼裡不僅僅是對自己的恨,簡直就是恨之入骨。「皇上,本宮看時辰也不早了,大傢伙都散了吧!」紫怡說完看四周一圈,她發現有了他在的氣息,轉而若無其事的看著冷皓旭。「皇后,朕還有要事要處理,就不先陪你了。」紫怡明理的行禮:「多謝皇上,本宮恭候皇上大駕!」冷皓旭知道紫怡是故意這麼說的,此刻聽見,心裡也是喜悅的。「皇,皇上!」諾貴妃情急之下小心的拉著冷皓旭的袖子委屈道:「皇上,您…」冷皓旭一個眼神瞪過去,諾貴妃很識相的閉上嘴。

「臣妾,恭送皇上!」一些妃子動作比平時還快,行禮一氣呵成。冷皓旭在一次看了紫怡一眼,什麼都沒有說消失在她們面前了。諾貴妃看著冷皓旭遠去的身影,轉而氣憤的站起來走近紫怡。「顏紫怡,現在是不是特得意啊?不要忘記了,你在怎麼得意也只是一時的。」諾貴妃說完湊近紫怡,兩眼瞪得大大的看著紫怡咬牙切齒道:「本宮會讓你死的很難看的!」繼而狠狠撞了紫怡肩膀走過去,紫怡冷著臉沒有表情看著撞了自己走過去的諾貴妃妃,不是她不生氣,而是她已經觸犯到了本宮的底線,容許她在多活動活動。

「都還愣著在這幹什麼?都退下!」紫怡一發話,不管是妃子還是奴才,宛如大赦急急忙忙行禮退下了。紫怡橫眼瞪著不遠處看了,轉身也回寢宮的方向去了。紫怡面部表情一直都是冷著的,只有嘴角扯開一抹算計的弧度。「宮主!」暗香一下子串了出來,紫怡豪無意外的瞪著暗香。「怎麼樣?在外面的感覺很好吧?」暗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宮主,屬下就來了那麼一小會。真的!」紫怡白了暗香一眼,「行了,外面什麼情況?」紫怡說著一邊走,暗香表情也嚴肅起來跟在後面道:「宮主,回去屬下詳細告訴您!」紫怡點了一下頭,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

「啪…」喏大的寢殿里只迴響起剛剛的巴掌,外面伺候的奴才宮女全都被打發下去了。「你想壞了本王的好事,簡直活得不耐煩了!」一聲「砰…」只見一女子被甩倒在地,眼神焦距看著高高在上俯視她的人。「主人!是屬下的不對,要殺就殺吧!不過,屬下不服!」女子把頭抬得高高的。「哈哈哈….好一句不服!」男子笑的有些狂,眼神似遇見了獵物般,攥緊女子的下巴。「說,你不服誰?」女子倔強的吐出三個字:「顏,紫,怡」男子聽見反而狠狠甩了一巴掌過去。「本王讓你說,不是要你不服她的。想辦法,解決掉她。」

女子在一次勉強站起來,檫掉嘴角的血跡,表情陰狠說著:「屬下會讓她,死無葬身之地。」男子很滿意女子的表情背對著女子,聲音殘酷的宣布:「記住,殺不了她,你自己提著你的人頭來!」女子明顯顫抖了一下,很快鎮定下來。「請主人放心,屬下一定會親自手刃她。」男子轉過來對著女子看了一眼,丟下一下瓶東西。「這是血散,拿去!」女子明顯聽見臉上散過笑意,「屬下謝過主子!」女子抬起頭那一刻,神秘男子早已消失在寢殿里了。

ps:寶貝們,注意身體,現在天氣也不是很好,前天飄渺感冒了,就沒有更新,今天飄渺好點了,但是還是很難受,咳的難受啊,想到兩天沒有更了,今天來更了。

… 避凌諾看著自己手裡的血散陰險的笑了,仰著頭哈哈大笑,眼裡不明物體漸漸滑落,憤怒不幹的大叫:「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對我?我恨你們,我恨你,顏紫怡!」沒錯,避凌諾眼角流下的正是幻影淚,只不過幻影淚的顏色是暗紅的,只會讓情緒越激動的人陷入半幻想半失明狀況,被下幻影淚的人每到月明之月就會發作,半幻想半失明就是最痛快和難過的時候。避凌諾攥緊拳頭忍受著這折磨,一口氣堵在喉嚨處下不來,憋紅了臉忍受著。

紫怡和暗香回來后,紫怡打發宮女奴才們下去,倆人關在寢殿里商討著問題。紫怡悠閑的往椅子上一坐,眼睛角輕抬瞄了一下暗香,不急不慢一邊品著茶一邊問:「說吧,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暗香直直的站著,正來紫怡往這一瞄,看著暗香可口:「坐下來說,站著幹什麼。」暗香也不客氣,知道紫怡的性格,叫你坐你就坐,在推特那就是在找罵。「謝宮主!」紫怡一個眼神過去,暗香趕緊低頭。「那來那麼多客氣,說正事。」暗香怋著唇,看著紫怡道:「宮主,屬下在聖蓮宮聽見眾姐妹查實,這幾天總是有神秘人出現在宮裡,但是,姐妹都沒有辦法跟上此人,此人武功很了得。」

紫怡一邊聽著一邊思考暗香所說的問題,怎麼感覺這些時日發生的事情就像迷霧森林一樣。「暗香,這件事請我們暫且擱一邊。是不是有另外的事情?」暗香看著紫怡的眼睛彷彿自己被吸進去了般,自己在宮主面前確實是沒有任何防備的。「宮主,目前現在魔教越來越囂張了,不僅僅是多次暗傷聖蓮宮弟子。」紫怡一聽臉色都變了,暗香看了心砰砰跳,不知往下該不該說。「就這麼多?」暗香搖頭選擇站起來說,坐著說反兒不自在了。「被他們抓住的弟子,他們總是在她們的身上變著法子從她們嘴裡知道宮主您,被抓是姐妹都一樣選擇了自斃。」暗香說完也憤怒的不輕,紫怡一個掌風擊碎了桌子,暗香防不勝防嚇了一跳,可以看出來紫怡這次是徹底的動怒了。

沉靜之時,一股冷風迅速往紫怡這,目的是要對付紫怡,暗香反應過來速度的檔在紫怡面前,紫怡輕瞧的推開暗香,眼神犀利瞪著暗香,快速冷聲警告:「不想死就滾一邊去!」暗香趕緊躲一邊,暗暗觀察著動靜。紫怡靜靜觀察被彈開的窗戶,紫怡眼神一下子晃了,紫怡還來不及看清楚是什麼東西襲擊向自己,彷彿已經刺中了般,紫怡既然感覺到威力壓迫到自己無力。就在紫怡感覺自己生命是不是走到這一刻就該結束了,千鈞一髮之際,紫怡落入一個溫暖的懷中。

漣宸翼抱著紫怡撤身,快速把紫怡推一邊,自己全身應付敵人。漣宸翼右手運集羽翼,御防一把劍衝出去,直接把劍擊掉落地。紫怡上前走近漣宸翼,看著窗外說:「哎,我們要不要追出去?」漣宸翼笑著摟過紫怡的身,「不追了,你沒事就好!」紫怡轉過來看漣宸翼一眼,有些生氣的瞪著他說:「早不出來,現在出來很了不起啊!」漣宸翼瞄了一下暗香,暗香像逃命般趕緊退下去。紫怡也發現了漣宸翼的小動作,嘴角禽著笑意看著。「剛剛的劍氣如虹,這殺氣如風,沒有想到還有人這麼急著要了我的命。」

漣宸翼聽紫怡這麼一說,臉色也暗沉下來,眉頭皺著眼神陰暗。「不管是誰,朕都不會讓紫兒少一個頭髮。」漣宸翼在次摟著紫怡道:「沒有想到朕才離開沒有多少個時辰,就有人來刺殺你了。」紫怡在他懷裡轉了個頭看著他:「難道你在本宮走後,你也離開了?」漣宸翼笑著點了紫怡的鼻尖,而後表情嚴肅起來:「紫兒,朕現在先行離開,有事情朕會叫無情通知你的。」紫怡點了一下頭,明白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親自去處理。「放心吧!本宮會自己照顧自己。」漣宸翼摸著紫怡的臉一邊摩擦一邊笑這,低頭輕輕的印一個吻在紫怡的唇上,人也迅速的消失在紫怡面前。

ps:謝謝寶貝們的關心,你們也要多注意身體,飄渺在這裡告訴你們一聲,明天,後天飄渺有可能停更二天,因為飄渺要搬電腦過去那邊的家,可能星期天的晚上會更。望你們諒解啊………………………..

… 漣宸翼走後,望著遠處的紫怡眼目突然冷淡如水,身形速度的移動到屏風后。很快寢殿里閃現身穿嫩藍衣裳臉上蒙著祿綠面紗的年輕女子,只見女子對著屏風報拳彎漆行禮道:「屬下,參見宮主!」屏風後面久久不見回應傳出,女子依然保持這個動作著。「起吧!」聽見聲音同時女子抬頭已經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主人。紫怡只是冷漠的看著她,聲音前所未有的寒冰。「死了多少個?」面對紫怡的問題,嫩藍女子愣了一下,臉色也隨知變了。「屬下懇請宮主,一定要為死去的姐妹報仇!」紫怡眼睛神冷冷撇過去,女子立刻低頭。「報仇?」紫怡冷淡的吐出:「沒用的東西,本宮何時允許你們冒這麼大的險?」女子聞言身子一陣哆嗦,隨之也跪下求罪,「請宮主息怒!屬下,知罪!」紫怡瞪過去,「你是有罪,關於此事之人一一重罰。本宮絕不姑息!」女子忽然適懷一樣,面紗遮掩著的臉淺淺的出現了笑容。「屬下替姐妹們,謝過宮主的不殺之恩!」紫怡也不多說什麼,一個眼神給跪著的女子,女子會意點頭站起身,一前一後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原地。

聖蓮宮「屬下,恭迎聖宮!」紫怡身臨聖蓮宮的消息並沒有人知道,紫怡眼神嚴厲的瞪身後的藍衣女子,女子緩然接收到紫怡殺人似的眼神顫抖的低頭。「哼…」丟下一聲冷哼,裙擺一撩人整個從她們頭頂飛晾到主位上,慵懶的靠著玩手上的玉斑指,唇一張一合吐出:「有人還是不把本宮的話放在眼裡,觸及到本宮的忍耐可是你不能承受的。」低下的眾屬下沒有一個是莫名其妙的,莫名中帶著恐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中,只有一人重重的跪下。「屬下該死!」一句沒有過多的求饒,知道自己又觸犯了宮主的底線,自己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起來吧!本宮知道你這麼做的道理,無謂就是讓她們全來求本宮報仇,。你說…」紫目透出來的深沉沒有敢直視,隨意往下面一指:「本宮說的,可對?」綠衣小丫頭緊張的一吐:「宮主聖明!」紫怡抬頭:「呵呵,不是本宮聖明,而是…」紫怡盡言從主位上站起,戴著紫面紗里的容顏染上一絲怒意開口:「是你們臉上都寫著報仇兩字,帶著這樣的心思你們是不是一起下去陪她們?」聽著紫怡的話,各個臉色都黑了。心思都一致:「宮主太無情了。」紫怡眼瞅著她們的表情,只是一眼帶過。「報仇之事本宮不容你們在提,一切有本宮!」弟子們各個欣喜若狂的謝恩:「屬下,謝宮主!」

剛剛她們還一心認為宮主是無情之人,心裡都帶著一絲愧疚看著紫怡。其實,她們不知道的是,紫怡本來就是無情之人,說要報仇那因為她本身就很不爽,她自己的只有她能動。「去把魅影給本宮找來!」下面領命著手去辦了。「本宮非但要報仇,還要把魔教一一剷除!」弟子都反應過來,喜著讚歎:「聖宮,聖明!聖宮,聖明!」紫怡看著底下激動的大夥出手制聲,底下也安靜了下來。紫怡也撇到魅影的到來,「屬下,參見主子!」紫怡點了一下,「魅影,盡時間查出魔教真正的落角點。」魅影恭敬的領命:「屬下遵從,屬下會儘快著手辦了。」魅影的回答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臉上一絲表情都沒有呈現過。「很好!必要時本宮要知道它們的頭。」

ps:寶貝們,飄渺很悲劇的告訴你們,飄渺是答應星期天更新的,中午飄渺就用手機寫好了要更,隨知道寫好了要更了竟然來個登陸超時,回來飄渺發到qq上,腦熱的把手機重啟了,發現寫的都沒有了。欲哭無淚啊,第二次在寫,寫了一半,又不小心點到了反會,又在一次沒有了,把我氣到沒有寫下去的慾望了。所以現在又重寫,更晚了請大家諒解下。用手機更真是危險啊。

… 紫怡說著在一次別有深意的看著下面的魅影,魅影的視線也直直的看著紫怡,倆人的視線就這麼的對視著。魅影表情更加冷咧了,聲音冷冰冰的開口:「主子,有話您直說,屬下也不是第一次認識。」紫怡不說話眼神有些暗沉的看著魅影,手不自覺的扶著額頭,嘴唇緩緩蠕動道:「暗影現在在哪?」紫怡問出來后,魅影沒有表情的臉上難得出現了表情,臉微微皺著眼睛眯起直視遠方。「主子,這個問題恕屬下不能回答您!」

紫怡聞言,站起身道:「很好!」紫眸一瞪周身攏罩著一股怒火。「本宮說過,任何事情打了本宮這裡,由不得你不說。」威嚴的語氣,蒙著臉的面紗下面也遮不住裡面透出來的冷森殺氣。「住子,恕罪!」魅影伴跪報拳頭是看著紫怡說:「屬下定當會如實回答,但,不是現在。」紫怡不悅的紫眸此刻更加懼冷深沉如冰,整個帶著一股凜冽的冷風步伐緩緩抬步走下來。「好的很吶!懂得跟本宮討價還價了,不錯!」

轉而紫怡來到魅影跟前,手搭上魅影的肩膀,只有魅影自己知道,紫怡搭上他的肩膀並不是這麼簡單。魅影眉頭皺著,眉宇間殺氣更盛。「你覺得,你這麼說了…」紫怡故意停下來,手也跟著她轉過來。「還有活著走出去的可能嗎?」魅影頭轉而看著後面,眼神殺氣怒起,「殺無赦!」紫怡只是看著前方某個地方冷笑,嘴角盪開暗諷的弧度開口:「去吧!本宮看著呢。」魅影身形如鬼魅般晃過去,紫怡背過去臉上的表情沉重著,眼神卻透著犯我著殺的氣息。

「砰…」在紫怡腳下趴著一名女子,紫怡轉過身蹲下來一手抬起她的下巴,「嘖嘖…本宮可真不知道,做卧底能做的這麼光明正大的。」女子頭一撇成功的從紫怡手中脫離,冷哼出聲:「你們也很不賴,今天載在你的手裡算我倒霉,我無話可說。」紫怡笑著起身,「知道這叫什麼嗎?」紫怡一腳踢過去,女子直接被踢遠,「這叫侵入者的悲劇!這齣戲,好看么?」紫怡不知是時候來到女子身邊,擰著她的下顎,「潛伏時間久了,等不急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浮出水面。」此女子正是紫怡的右使,剛剛紫怡和魅影只不過故意演了一齣戲。

魅影一直冷眼觀察著,眼睛里透著冷笑,上去很無情扯下她的面具,手也摸上她臉龐處一扯,一張人皮面具被扯下。「主子,她不是真正的右使。」紫怡點頭,地上的女子也不慌的大笑起來,「哈哈哈,你們就這麼確定我不是,你們有見過真正的右使么?」紫怡一聽,眼睛一眯有些危險的看著她,聲音含著無形的壓迫感。「死到臨頭還敢絞遍,跟你說話只會降低本宮的智商。」女子聽見臉色都青了,魅影嘴角也扯了扯,暗香手扶著一個人過來,兩人聽見額頭都滿是黑線,宮主就是這麼讓她們有時很是哭笑不得。

「宮主,屬下帶來了一人。」紫怡一看,有些瞭然了。「暗香,你上哪裡找到右使?」暗香面色有些不自然,「是….是夫人和暗影交給屬下的。剩下的事情屬下也不是很清楚,把人交給屬下后就火速離開了。」紫怡聽見了也只能冷靜的想,「還有,宮主,暗影受傷了!」紫怡眼神一凜,「怎麼受傷的?」魅影只是靜靜的站著,右使虛弱的開口:「宮主,暗影是為了救屬下被魔君傷的。」紫怡一聽,面色更加怒氣灌通,紫眸盛滿殺氣手捏緊,「魔君?又是魔君,本宮這回絕不手軟。」紫怡紫眸一瞪地上的女子,手上運氣烈火之翼,裙擺和面紗也隨著烈火之翼帶來的風飄起,紅帶黃的羽翼飛速的擊中地上的女子,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來的急就化為灰燼。

ps:飄渺更新晚了,對不住了。。。。。。。。。。。。。。。。。。。。。。

… 誰都沒有說一句話,冷眼旁觀的看著假右使化為灰燼。紫怡的怒火明顯沒有下去,紫色的面紗里的臉色很是沉重,為什麼是她幫了自己?紫怡有些想不通,靈光一閃晃過一個人影,難道是她?紫怡眉宇間都透出不解,皺著面頭轉身看著魅影道:「魅影,你先下去查本宮要的事情,其餘其它事情本宮會另外安排。」魅影眨了一下眼領命道:「屬下,知道!」紫怡點了一下頭出聲:「對了,魅影,本宮還安排了另外一個人與你接應,此事是她和你一起負責。」

魅影疑惑的開口:「主子,此人是誰?屬下要怎麼確認她的身份?」紫怡嘴角扯出一抹笑意,「她叫傾影,手裡有本宮的聖蓮!」魅影心下一震,能拿到主人的聖蓮身份很不一般,像她們跟了主人這麼久都沒有拿到過,連見都沒有見過。「屬下,遵從!」魅影剛轉身,背後飛來不明物體直飛過來,魅影不急不慢轉身手速度接住。魅影一看手裡的東西,臉色一變,臉色也染上了一絲喜悅開口:「主子,這….」紫怡擺擺手,「這是本宮賜你的,拿著吧!」見聖蓮如見聖宮,紫怡手裡一共有五個,小小的蓮花形狀的聖蓮令牌。它不同於真正的蓮花顏色,聖蓮令牌的顏色是梅紅色的。

「主子,沒有別的事屬下先行退下。」紫怡點了一下頭,魅影也速度的離開了。「暗香,先帶右使下去養傷,這段時間你先不要急著回宮,這裡的事情本宮需要你來處理。」暗香恭敬的領命:「是,宮主!」紫怡也隨手給了暗香一個聖蓮令牌,「聖蓮令牌你拿著,還有。要你回宮,本宮會通知你的。」暗香會意道:「屬下,明白!宮主,屬下先扶右使下去了。」紫怡眼神看了一下,「嗯,下去吧!」聖蓮宮的事情就這麼的告一斷落了,紫怡望了望外面的天額,時辰也不早了,紫怡身形消失在原地。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膽敢從本教的手上搶人,找死!」紫怡回去的半路上,明顯聽見打鬥的聲想,本不想理會,聽見來人的對話,有些好奇躲在一邊聽著靜。「哼,想要我死?也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紫怡聞言身體一僵,這個聲音怎麼這麼耳熟?紫怡為了一看究近,身體瞬間移動到隱避藏身觀察著。聽她們的談話明顯可以知道是和聖蓮宮有關,搶人?那不就是本宮的右使是魔教所劫的。紫怡咬牙切齒的瞪著魔君看,魔君全身黑衣包著,只除了頭和臉是沒有包著,一條黑布蓋著眼睛,只留出眼睛處是有開的。

「廢話少說,今天本教一定將你拿下。上!」魔君命令手下全部圍攻,「魔君,有本事和我一對一,叫手下算什麼好汗。」魔君明顯不為過,「好汗?哈哈哈,本教是邪魔歪教,跟好不好汗扯不到一起去。你就老老實實受死吧!」很快打鬥在一次火烈的上演,羽翼噴塗一地,這麼多烈火之翼對付一個鳳舞宇翼明顯是她下風了。肩膀多處被羽翼擊中,女人剛好轉過臉,紫怡明顯身體僵硬著,就算她帶著面紗紫怡也從那雙眼睛可以看出來。紫怡在也看不住了,畢竟她還是她的娘。

紫怡限速的扯下面紗速度的戴上紫色蓮花面具,身後閃現出蝴蝶羽翼出現在影月身邊,也就是紫怡的娘。兩人對望了一眼,彼此心裡都清楚。「什麼人?」魔君不悅的開口:「又來一個送死的!」紫怡眼神一凜瞪過去,「好猖狂的語氣,本宮都還沒有找你算賬,你就想殺了本宮?」魔君一愣,仔細一看,眼神睜大出聲:「聖蓮宮宮主?」紫怡淡淡一撇,聲音凜然。「正是本宮!」紫怡也不怕讓他們知道,狡猾的一笑,「看來本宮的威名並不響亮啊,只知道是聖蓮宮宮主!」魔君嘴角一扯,「知道不知道也不要緊,既然聖蓮宮的宮主都親自出動了,本教怎麼好意思站著看,聽說聖蓮宮眾女弟子各個貌美如花、眉目如畫,不知聖蓮宮宮主是否長的傾國傾城呢?」

… 紫怡眼神危險一眯,看著這個魔君有些眼熟,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本宮今天就讓你看個夠…」紫怡眯著眼邪笑,「知道怎麼看么?」魔君有些不想和紫怡拖延時間,明顯不耐煩了。「抓住你,本教想怎麼看都行,那來那麼多廢話。」這句話成功惹怒了紫怡,「本宮今天定將你雙眼挖下!」影月從紫怡出現,她一句話都沒有說,心裡一直在擔心紫怡的安全。聲音壓低說:「靈兒,你趕緊走,別管娘了,娘自己會看著辦的。」紫怡眼睛上下一撇影月,聲音淡淡開口:「自己看著辦?你現在都受傷了,不想死快點你就安靜的些。」面對紫怡的冷淡,影月一點也不怪紫怡,畢竟都是自己的錯,心裡難免有些難過。

「你們倆悄悄話說完了沒有,本教可沒有這麼好的閒情逸緻看著你們倆。」紫怡惱火的運起星光之翼,白黃藍光迅速擊向魔君。魔君始料不及的閃躲,躲避中運起幽冥鳳羽,白黃藍光和黑色暗影撞擊一起,半空中閃亮了起來。紫怡近身與他糾纏起,兩人不相上下攻擊對方。紫怡眼神犀利,身上濃重的殺氣益出。右手的星光之翼和莫君對打,左手運起菩提之翼,淺粉白光火速擊中魔君胸口。魔君明顯沒有想到紫怡還會菩提之翼,捂著胸口瞪著紫怡看。「魔君?哼,一個假戲子也敢出來冒充。」紫怡終於想到他是誰了,就是上次在皇宮布黑暗結界就是他這個假魔君。「你說什麼?本教就是魔君,哪裡來的假魔君。」

紫怡不以為意的一笑,表情沒有任何波動。「本宮說你是假的就是假的,真正的魔君沒有你這麼蠢。」假魔君被紫怡惹怒了,眼睛暗紅仇視著咬牙切齒的沖紫怡說:「你,說,什麼?本教饒不了你!」幽冥鳳羽被假魔君發怒發揮起來的威力不同凡響,只聽見假魔君怒吼一聲,周身凝聚黑物纏繞起來。紫怡見黑物全部集聚在一起埋沒了假魔君的身影,砰的一聲,黑物全沖向紫怡。紫怡心中一凜,這傢伙不要命了嗎?既然催毀式冥霧。影月速度運起聖光天使,柔淺白光攏罩在紫怡前面,幻化黑霧的纏饒。

「哈哈哈哈,你們都別想跑,本教的真正主人會饒不了你們的。」紫怡有些厭惡的瞪著假魔君,「回去告訴你們魔君,本宮隨時隨地恭候他現身。」紫怡轉過去看了一下影月,「你還好吧?」影月淺淺一笑,「我沒事!」紫怡也不在過多的言語,「本宮今天就饒過你,下次見著本宮你可要繞著走,不然,你必死無疑!」假魔君臉都綠了,怒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憋著臉怒瞪紫怡。「本教今天絕饒不了你,受死吧!」紫怡看著假魔君憋屈樣有些好笑的開口:「慢著!」假魔君運起一半的羽翼也停了心裡,「怎麼,怕了?」紫怡面無表情的冷哼,「怕?怕這個字從來都不會出現在本宮面前。本宮是想叫另外一個人出來陪你好好玩,本宮沒有空在這跟蠢人比劃。」紫怡的話一出,連身後的影月也嘴角也扯開了,魔教弟子有些不敢笑出聲,憋不住的就低下頭。

「想不到聖蓮宮宮主是一個膽小如鼠之輩,那配見我家主人!」紫怡身上帶著殺氣,語怒一出:「攻擊吐不出象牙,有臉跟本宮說話,在多說一句,本宮現在立馬讓你去閻王哪報到。」「你,你你。」紫怡也不在看假魔君,「綠幽靈,出來!」天空之中火速串下一束金光,「幽靈在此,主人有何分付。」小小人兒全身透綠,倆眼鼓溜溜的看著紫怡。「配他玩玩,本宮沒有叫你弄死他,留著他的狗命回去復命。」綠幽靈俏皮轉頭,假魔君兩一眼睜著,看見綠幽靈啊一聲,人整個跑起來。「主人,他跑了,幽靈去追他。」紫怡點頭笑了,紫怡叫綠幽靈有原因的。

ps:今天飄渺三更,前面已經發一更,現在在發兩更。。。。。。。。。。。。。。。。

… 看著糾纏而去的綠幽靈,紫怡嘴角勾起一絲似笑非笑的弧度。繼而扭頭看了一下影月開口:「你沒事我就先走了,這點小傷你自個會處理。」說完頭不回往前走,影月愣在原地看著紫怡遠去的背影出神。對於紫怡的冷淡她現在豪無怨言,思所著紫怡的變化未免太不可思議了,根本就是久經殺伐之人。她相信這個人就是她的女兒,但是,靈魂深處住著的絕對不是。影月看著紫怡消失的方向笑了,人整個笑著消失,身手毫不示弱。

紫怡回到寢宮速度扯下面具,迅速脫下鞋子合衣趟下。一系列動作做完,紫怡閉著眼睛歇息。「哐..」一聲,紫怡緊閉著的眼睛猛然睜開,仔細聽著外面的動近。仔細聽了一會,紫怡乾淨利落的從床上越起躲在床簾旁。外殿從來腳步聲,紫怡眉頭皺著,雙眼發出危險信號。身上猛然聚起無形的殺氣,膽子這麼大,連本宮的寢宮都敢擅闖。紫怡冷眼看著貓著身子一路尋找東西之人,只見蒙著面緩緩靠近床申手拉開床簾冷哼:「顏紫怡,我絕不會放過你!」眼神透出的狠毒紫怡一目了然。女子移到梳妝台邊,一遍遍的找,一邊找一邊滴咕:「在哪裡?到底放在哪裡?別讓我找著,不然有你好看。」借著月光的照射,紫怡看清來人的身形眼睛都是笑意,嘴角勾起冷笑。

「需要本宮幫你找嗎?」紫怡慢悠悠的靠在床邊,眼睛似無似有帶著笑意掃了她一眼。來人驚慌蒙然轉頭,「你怎麼會在這?你不是…」明顯是不可思議紫怡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寢宮,紫怡笑容劍起,面無表情拍了兩下掌。「好,很好!連本宮出去你都了如指掌。」紫怡神速般移到她跟前,「你覺得你可以活著從這出去?」不可置疑的口氣,眼神犀利無比,身上的殺氣驟起,手速度襲擊向來人。「顏紫怡,別以為我會怕你,把東西交出來!」來人反應夠快迅速和紫怡交手起來,房間里的動靜外面根本就聽不見,來人頻閉了所有聲響。

「聖光天使?看來你進步了不少。」紫怡一個拳圈運著聖光天使擊過去,來人一個越起彎身躲過,彎著身嘴角帶著一抹得意之色。猛然間右腿強運起夢幻天使襲擊紫怡的下腰,紫怡眼角一冷,眼神發出核人氣息,一個轉身鳳舞羽翼跟著她轉的弧度襲擊過去,來人躲避不及肩膀重重被擊,人整個飛撞到屏風一起倒下。頻閉的結界也隨著她重傷而化解,紫怡也不揭穿她,故意一步一步走近她,慌忙之中來人勉強搖晃站起,眼睛恨恨的瞪著紫怡開口:「別得意太久!」猛然撞窗而消失,紫怡在原地低了一下頭淺笑著,眼神也越來越深沉懼冷起來。

「主人,皇后寢宮有動靜。」只見一名男子筆直的站在壁外,裡面傳出與生俱來冷語。「哦,現在如何?」男子還是一副剛剛的動作,「人被皇後娘娘打傷了。」裡面沉靜了,一會從裡面傳出一陣余悅的笑聲:「哈哈哈…下去吧!」一秒男子消失了。「皇後娘娘!」紫怡緩緩睜開蒙松的雙眼,慵懶的聲音響起:「何事?」宮女小心的推門,「回娘娘,各宮娘娘前來給您請安呢。」紫怡對她招手,宮女有些后怕的走過去,「各宮娘娘?昨晚想必是來偷鳳印,今天各宮娘娘就來請安?有趣,有趣的很。」紫怡臉上那笑很是深不可測,宮女見著後背出了一身冷汗。

ps:呼呼…..飄渺來更新了,今天只跟了一章。。。。。。。。。。。。。。。。苦逼啊~

… 紫怡一出來,有些人臉色很不好,有些都是做表面功夫。紫怡一一掃過去,臉色是帶著一絲的笑意看著她們。「臣妾,給皇后姐姐請安!」紫怡難得看見她們這麼齊聲的時候,頭微微撇過去冷笑了一下。「本宮,有招待不周的地方,望各位妹妹諒解。畢竟這旭怡宮很久沒有這麼熱鬧了,今天難得妹妹們都來了,這歡聲笑語是免不了的。」紫怡是在諷刺她們嘰嘰喳喳,花紅柳綠的晃她眼花。看著下面個個面面相闔的妃子,不動聲色的瞧著她們。

諾貴妃眼裡的不甘紫怡一一收進眼底,諾貴妃那股恨意臉上眼睛里都透的清清楚楚。諾貴妃狠狠瞪了站自己前面的人,要不是這個廢物辦事不利,今天也不是這個局面,恨不得挖了她。胸口上下起伏著強裝笑意的開口:「皇後娘娘,正是知道您這裡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熱鬧了,所以妹妹們擔心姐姐會悶出病來,這不,都來請安順便陪陪姐姐嘮嘮家常。」紫怡皮笑肉不笑的點頭,「妹妹們的這份心意,本宮心領了。」

紫怡沉默了一下,表情很是苦惱的開口:「只不過,昨夜裡本宮寢宮來了刺客,怕這會這裡不安全。」紫怡故意的話一出,下面不知情的詐了一鍋。紫怡眼角都是笑意,故嘆無奈的唉聲嘆氣道:「可惜,可惜了,她被本宮中傷了,本宮還是沒有抓到她。」下面開始七嘴八舌的詢問,只有兩個人臉色特別的精彩,一個是突然放鬆的表情,另外一個是恨的牙痒痒的。對於她們虛偽做假的關心,紫怡都是略略點頭帶過。

紫怡這邊是算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這邊卻是緊追不捨是一綠一黑的身影,左右上下的晃來晃去。「站住!」一聲稚嫩的聲音響徹整個樹林。「在跑,我就不客氣了哦!」前面的人腳一瀉,僵著身背對著一動不動的在那裡。「你想怎麼樣啊?我的小祖宗!」沒錯,這倆人就是綠幽靈和假魔君。綠幽靈拍拍手,嘴裡還叼著一根草慢悠悠的走過來。「老兄,我不想怎麼樣,只是,主人說叫我好好跟你玩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