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要!”秦小雨皺皺鼻子,“我要去找孟林老師!”

“咱倆不是要做男女之事麼,找那麼個傢伙幹嘛?”聽秦小雨要去找孟林老師,葉飛揚趕忙勸解道。

秦小雨瞥了他一眼,“愛去不去,走起!”之後,小腰一扭一扭就向前踏去。無奈之下,葉飛揚只能跟了過去。

孟林雖是合豐大學的老師,可他神龍見首不見尾,不要說知道他住址就能見到他,就連校長找他,都不一定能找到,除非事先商量好了,否則根本沒有可能。

丁雨涵走前,給秦小雨的聯繫方式,是最新的,因此秦小雨和他商量好,今天在金帝苑娛樂城見面。

出了學校,兩人叫了輛車,之後就到了金帝苑娛樂城。

還別說,金帝苑娛樂城,不愧爲凌蘭市最大的娛樂城,儘管這是白天,但出入娛樂城的人,可是如螞蟻一樣多,還好葉飛揚有杜飛給的會員卡,因此,兩人也是從貴賓通道,找到了孟林給的房間。

此時,一名身穿西裝,帶着墨鏡,眼神幽深,似是有心事的四十多歲男子,正大口大口抽着煙。

如此一人,怎麼也不像學校中的老師,倒像是落魄的北漂窮小子,還好他胸口,彆着一張會員卡,不然能否進入金帝苑娛樂城都是問題,當然,這是葉飛揚對男子的第一印象。

人家能成爲國際知名模特導師,自然有人家的獨到之處,“莫非,搞文藝,搞藝術的都這樣?”

若不是秦小雨跟男子打招呼道:“孟林老師!”葉飛揚真想上去跟他勾肩搭背,“兄弟,你是藝術家吧,我是流浪歌手,咱倆去流浪吧!”

男子點點頭,顯然,他對秦小雨並沒興趣,但這不是說秦小雨姿色魅力不夠,只是他現在心事重重。點點頭後,他就將目光放在了葉飛揚身上,“你能幫我解決這件事?”

男子一口娘娘腔,若不是爲了幫秦小雨,葉飛揚真想上去揍他一拳,“TMD,怪不得你老婆跟人跑了啊!敢情你TMD是個娘們兒!”

當然,葉飛揚以貌取人,以聲笑人有點不對了!可TMD,這男子的聲音,就是那麼令人招人煩!

葉飛揚點點頭,“算是吧!”

“算是?”男子鄙夷的看了葉飛揚一眼,“哎呀呀,你行不行呀!不行,就直接走人,可不要耽誤我功夫!”說這話的男人,還擺出了蘭花指,那姿態真像妓院中的老鴇,在對付不起錢的嫖客說:“哎呀,沒錢還來我們妓院!”

葉飛揚滿心怒火,真的,對於這種人,他若是不揍,確實有點過了!

可就在他要出手時,秦小雨柔嫩的小手,卻是攥住了他,“孟林老師,我男朋友打架很厲害的,給我們三天時間,我們一定給你解決這事!”

“三天?”葉飛揚抱怨的看着秦小雨,“作死呀,他要是讓我橫跨太平洋,去殺****,你也要讓我去啊!”

被葉飛揚這一瞪,秦小雨忽然知道說錯話了,就要改口,但還沒等他改口,卻見葉飛揚陰笑一聲,“橫跨太平洋也行,不過,事成之後,你要給我點好處!”

“好滴!”秦小雨莞爾一笑。

“是初夜,還是初吻?或是摸摸你的咪咪呢?”

葉飛揚滿是得意,似是這次真要得手了。

而在秦小雨的解釋下,孟林也是不情願的說道:“行吧,不過,這事要是搞砸了,被殺了我可不管!要是覺得可以的話,就來籤協議吧!”

“謝謝孟林老師!”秦小雨甜甜一笑,之後就跑到孟林跟前,握筆開始簽字。

“簽字人:秦小雨!”

“嗯?”孟林一看落款人不對,不由瞪了秦小雨一眼,“這張該他簽字,那張纔是咱倆的協議!”

“那就換一張吧!”秦小雨詢問道。

孟林搖搖頭,“我就一張!”

“那好吧!”秦小雨點點頭,隨即在協議上補了幾個字:“簽字人:秦小雨(葉飛揚老婆)”

“現在可以了吧?”將協議簽好後,秦小雨也是遞給了孟林。

孟林點點頭,“可以!那張你簽上字吧!”

“嗯!”應答一聲後,秦小雨便籤上了自己的名。

一份是生死協議,是孟林爲撇清葉飛揚執行任務被殺與自己有關的協議,一份是葉飛揚完成任務,秦小雨得到孟林指導的協議,一式兩份,每人保留一份。

因此,握着這份協議,孟林就等着葉飛揚執行任務的結果。

而在看完兩份協議後,葉飛揚才明白,孟林爲何如此難聯繫,感情是怕仇家找上門啊!

還好他碰見的是葉飛揚,若是換做別人的話,這份協議就相當於死亡通知書。

做好這一切後,孟林纔將事情的經過講了出來。

而在他講述下,葉飛揚也是明白,自己要報復的,是一名叫李剛的男子。

這傢伙是凌蘭市,一家器械廠的老闆,由於手裏有錢,並且有着有權勢的舅舅,因此壞事也沒少幹,像孟林的老婆,就是李剛勾引過去的。

當然,孟林要是男人一點的話,他老婆還能跟人家跑?

反正就一句話,孟林就是個廢物!

交代完整個事件後,孟林也是留下了兩千塊錢,之後酸了吧唧的就離開了房間。 包間中燈光昏暗,又只有葉飛揚跟秦小雨兩人,氛圍如此好,若是就此放過,那豈不是浪費了嗎?

因此,葉飛揚也是撫摸了秦小雨秀髮一下,“小雨呀,這種氛圍,我們是不要要做點什麼?”

“當然要做啦!”秦小雨點點頭,“外面有檯球桌,我們戳檯球去!”

“我說的是在包間裏,做點什麼?”葉飛揚伸手去摸秦小雨的俏手,但還沒等他靠近,秦小雨卻是將桌上的兩千塊,裝進了錢夾中,“兩千塊錢,應該能買件衣裳了吧!”

“靠!能買件?”葉飛揚暗歎一聲,“哥哥身上,這一身加起來,都不夠五十塊錢!兩千塊,足以讓我穿好幾年了!”

“真的?”葉飛揚的話,也是讓秦小雨大吃一驚,不自覺的,她竟是如看寵物一樣,看着葉飛揚,“你不會在逗我玩吧?你全身加起來,都不值五十塊?”

“當然!”葉飛揚拍拍胸膛,可當他細想,才明白不對,“衣裳只值五十塊,要是小兄弟嘛!應該值好多!要不要摸摸這無價之寶?”

“無恥!”秦小雨瞪了他一眼,“好啦,戳檯球去吧!”

“慢着!”葉飛揚打斷道:“小雨呀,我覺得幫孟林這事,我一點好處可都沒撈到啊,雖說我葉飛揚很善良,但你也不能這樣欺負我啊。爲了你,我可是連命都壓上了啊!難道你不表示表示嗎?”

“嗚嗚……”秦小雨故裝可憐樣,“就知道欺負人家,好啦,請你吃好吃滴!”

“斷頭飯?”葉飛揚瞥了小雨一眼。

秦小雨拍了他一下,“烏鴉嘴,你的身手,不要說一個啦,就連十個百個,都不是你的對手!別以爲,你一人放倒李強他們百十人,我沒看到!”

“可那時候,不是有紫嫣幫忙嗎?”葉飛揚狡辯道。

秦小雨攥起小拳頭,“還在狡辯,找打!要是不想被打,就跟我走!”

“額……”這一刻的秦小雨,倒不像弱女子,反倒像大姐大,整的葉飛揚一臉錯然,“好吧,但要是對方有槍怎麼辦?”

“有槍?”秦小雨心頭一震,說真的,葉飛揚的身手是好,但要是對方有槍,趁葉飛揚不注意,給葉飛揚一槍的話,就算葉飛揚身手再好,他能逃過子彈的速度?之前,孟林說過,李剛有個有權勢的舅舅,顯然他手裏還真有槍支。

被提醒到的秦小雨,頓覺自己做了多麼愚蠢的決定,“秦小雨呀,秦小雨呀,你怎麼這麼笨呢?這麼簡單的事,你怎麼沒想到呢?要是對方真有槍的話,那葉飛揚去了,不相當於送死嗎?要真是那樣,你這輩子還有臉活下去嗎?”

再次看向葉飛揚,她眼中卻充滿了不捨,“咱不去啦!”

“不去了?”葉飛揚擺擺手,“那不行,不然你就得不到孟林的指導了!”

“那也不去!”這一刻的秦小雨,倒沒了之前的任性,竟是一把摟住了葉飛揚,“我不能失去你!我不讓你去,不讓你去!”

“可咱也不能失信於人啊!”葉飛揚享受的摟着秦小雨,小手不斷在秦小雨後背摸,似是想趁機解開秦小雨的內衣。

秦小雨緊緊摟着葉飛揚,似是隻有在葉飛揚懷中,她纔會覺得安全。

雖說,她想成爲國際模特,是想接替母親,完成未完成的夢想,但因爲這個失去葉飛揚,她做不到,她真做不到!

因此,她也是緊緊摟着葉飛揚,任憑自己胸前兩摸雪白嫩肉,擠壓着葉飛揚,並且某個部位,還被葉飛揚小兄弟頂着,她卻渾然不知,只知道摟着葉飛揚特別舒適,特別有安全感,以至於葉飛揚差點將她胸罩解開。

察覺到不對的她,趕忙踩了葉飛揚一腳,“壞人,你想幹嘛!”說着,就想掙脫葉飛揚。

而她這一腳,也是讓葉飛揚身體猛然一顫,某個雄起的東西,恰好撞了秦小雨某個部位一下。

頓時,秦小雨就哭喪了起來,“嗚嗚——你欺負人,欺負人!”

“小雨呀,我哪有?”葉飛揚解釋道:“明明是你踩了我一腳啊!”

“那你也不能解我內衣啊!”儘管秦小雨允許葉飛揚,擁抱自己,佔自己小便宜,但她還是有尺度的,至少不許讓葉飛揚做脫衣服的事。

而在她哭喪下,葉飛揚也沒了之前的火氣,趕忙安慰道:“小雨呀,哥哥錯了,哥哥錯了!你讓哥哥怎麼樣都行,你不要哭啊!”

調戲女孩子,葉飛揚會,但哄女孩子,葉飛揚並不會,特別像秦小雨這種,之前,雖說秦小雨每次都裝的很生氣,很傷心,但她並沒哭過,所以,看到秦小雨哭了,葉飛揚竟不知所措,那樣子,就像男人看到老婆要生了,卻不知幹嘛一般。

而他越是不知錯所,秦小雨哭的越是厲害,以致最後葉飛揚都開始喊人了,“來人啊,來人啊!”

但不幸的是,爲了不讓外人打擾自己,孟林早把這裏的人支開了,因此就算葉飛揚喊破嗓子,也沒人聽見。

無奈之下,葉飛揚只好癱坐在秦小雨面前,哀求道:“姑奶奶啊,不要哭了,只要不哭,讓我幹嘛就幹嘛,真的,求你了!”

“嗚嗚……”秦小雨繼續哭泣着,“那我要不讓你報復李剛呢?”

“不去!絕對不去!”葉飛揚右手上揚,保證道:“誰要去,誰是孫子!”

“好孫子!”這話一出,本還哭泣着的秦小雨,頓時笑了起來,“嘻嘻,好孫子,剛纔你可是叫我姑奶奶了,來,再叫一聲!”

“敢情你是裝的?”看到秦小雨這幅表情,葉飛揚真的連自殺的心都有了。

若是說,秦小雨之前的演技,是用來騙別人的話,那她如今的演技,卻是用來騙自己的。

不自覺的,葉飛揚趕忙退出了幾步,“保持距離,免得再上當受騙!”

“(*^__^*) 嘻嘻……”秦小雨拌了個鬼臉:“我演技有沒有提高嘛?有沒有嘛,告訴人家嘛!快點啦!”

“我覺得還是離你遠點好!”之前還是雷聲赫赫,現在又溫柔的如小貓一樣,這着實讓葉飛揚接受不了,生怕過會兒秦小雨又把自己欺騙,葉飛揚也是飛快朝包間外跑去。

整的秦小雨呼喊個不停,“幹嘛呀,你剛把人家內個了,就跑呀!還是不是男人啊!” 第二天,當秦小雨跟王紫嫣還在睡夢中時,葉飛揚便是悄悄離開了出租房。

當二女醒來時,葉飛揚已找到孟林指定的鋼鐵廠——李剛鐵廠。

還沒進門,兩名保安便是攔住了他,“凡不是本廠員工,禁止入內,不想死的話,滾一邊兒去!”

相比於其他地方的保安,這兩名保安則要暴力了許多,驅趕葉飛揚同時,還不斷將警棍打開,發出噼裏啪啦的脆響聲,那架勢似是葉飛揚再不走,他們定然將葉飛揚放倒。

葉飛揚打量了兩人一眼,之後便掏出了幾張老人頭,恭敬的朝兩人遞去,“兩位大哥,我有個親戚在裏面幹活,還請通融通融!”

“原來是來找親戚的啊!”接過老人頭的兩人,同時擠了下眼,之後態度就發生了三百六十度,熱情的問道:“兄弟,這鐵廠太大,不知兄弟找的親戚是誰,我們這裏有所有員工的信息,要不來看看?”

葉飛揚點點頭,“行啊!”隨後,便跟着保安走進了門口的小房間。接過信息表的他,也是快速定位到了李剛的房間,朝兩人道謝一聲後,葉飛揚就朝李剛房間房間走去。

別看李剛很有錢,但多半時間是住在廠裏的,因爲他怕住在外面,被報復他的人殺掉。

還沒等葉飛揚靠近李剛房間,就聽到高亢的【呻】吟聲,傳了出來,順着這個聲音,葉飛揚便來到了李剛房間門口。

沒有敲門,對着李剛的房間使勁一踹。

“蓬!”

一聲巨響過後,房門便被踹開了。

此時,一男一女正赤【裸】裸的在牀上,大戰着。被房門踹開聲驚擾到的男子,勃然大怒,怒罵道:“TMD,是誰?”

而在他怒罵中,葉飛揚也是走進了房間,嚇的那名女人趕忙竄到被窩中,穿起衣裳,而李剛則一點都不害羞的走下了牀,“TMD,你想死啊!”

說着,他就從牀邊抽過了刀,狠狠朝葉飛揚劈去。

葉飛揚叼着菸捲,又瞥了李剛一眼,“我最煩別人赤身【裸】體在我面前,不想赤身【裸】體死在我面前的話,就把衣裳給我穿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