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一切還沒有這麼快完。原本已經平穩住的空間再一次撕裂開來,這一次甚至比妖蠻之地顯現出來的那一刻還要來得龐大。

這一次又是有著東西顯現出來,出現的是一塊巨大的石板,顯得極其古樸。

這塊石板的形狀聖城的妖蠻都是知道的,這塊巨大的石板就是聖地入口那石板的放大版。

「難道,真的跟掌控者有關係?」方陽是進入過聖地的,他也有見過聖地入口處的石板。

不光是方陽這麼想,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妖蠻也都是這麼想的。所以,他們並沒有對皇城進行攻擊。只是漂浮在空中,看著那巨大的石板。

「這一切,都是你搞得鬼。」孫超皺著眉頭,對著那石板怒聲道,他似乎也知道掌控者的存在。

「哈哈。」

在石板之中發出笑聲,方陽一聽就知道這是掌控者的聲音。

「各得所需,你們猴族不也一直想著突破那片天地,索性,我就成全你們,而我也就脫困了。」

掌控者的話音落下后,那塊石板開始出現一條裂縫,裂縫貫穿整塊石板。

在聽到掌控者的聲音之後,那從皇宮中出現的神秘強者氣息波動很大,隨後,他的身體融入了黑暗中,竟然暗中隱遁了。這期間,孫超和那巨蛇雖然察覺到了,但他們並沒有阻止。

在那神秘強者隱遁之後,下方的宰相的耳朵一陣抖動,隨後他眉頭一皺,狠狠的看了方陽一眼之後,他竟然也走了,明明面對方陽時,宰相有著絕對的優勢。

在神秘強者和宰相隱遁之後,石板上已經被裂縫布滿,掌控者似乎就要出現了。

看著石板的裂縫在延伸,孫超沒有阻止,他知道,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那他也沒法阻止了,聖地會毀滅,掌控者會重現。

……

深深的看了空中一眼后,方陽選擇了遠離,雖然鮮血在沸騰,但現在的方陽還插不了手,不說那巨蛇,就是那些普通的輪轉境妖蠻,方陽就都難以對付,除非完全不顧身體,使出超越自己承受能力的界王拳。

方陽身上的紅色氣焰消失了,他沒有使出界王拳,那紅色氣焰太容易吸引注意力,而且,界王拳對於身體來說是一種負擔。

在紅色氣焰消失后,方陽的身上開始有淡淡的綠光浮現。

使用界王拳所造成的傷勢,用世界之心的生命能量恢復起來也相當緩慢。

在方陽剛剛離開的時候,他就聽到嘭的一聲,他知道那石板碎裂了。

「哈哈…千萬年了,就算用我的小世界困住我又如何,現在,我走出了另外一條路,那群老混蛋,誰有參與我都知道,你們給我等著…」

在聽到這個聲音后,方陽轉過了頭,果然,在石板碎裂之後,掌控者從中出現,這一次,方陽依舊沒有能看清楚掌控者的面貌。

掌控者出現之後,一股如山如岳般的氣息也伴隨著他而出現,那股氣息完全碾壓空中其他的存在,就算是孫超以及那巨蛇都沒有辦法比擬。

這就如同一個巨人與螻蟻之間的差距,在這股氣息之下,孫超竟然都沒有辦法行動。

「小猴子,我記得之前曾見過你,想不到現在你都這麼大了,還成了一族之長。」掌控者緩慢飛到孫超身前,伸出手,揉了揉孫超的腦袋,而孫超竟然沒有辦法閃躲開。

「你們不用擔心,畢竟在我的小世界中生存了那麼久,就如同我的子民一般,我不會管束你們,那片小世界也送給你們,現在的我已經用不著了。」

「哈哈,從體內誕生混沌,從混沌中涅生出屬於自己的世界,錯誤,這真是極大的錯誤,無論小世界變得多強大,那都比不過自己身軀的強大,自身才是最重要的,現在,我就要找回我原本的身軀。」

大笑聲之後,掌控者的身影消失了,那股壓抑的氣息也消失了。(未完待續。。) 「吼!」

在掌控者離開之後,那些剛才被壓抑著的輪轉境妖蠻都咆哮起來,許多都變化為龐大無比的獸軀,從空中砸落下來,所有的輪轉境妖蠻之中,也就孫浩沒有出手。

而且,那巨蛇再次撲向孫超,跟孫超大戰起來。

……

嘭!

方陽直接撞穿了一堵牆壁,他沒有時間去繞路,這樣行走起來才是最快的,現在的方陽必須儘快的離開皇城,皇城已經成了妖蠻的地盤,隨處一看,都是可以看到妖蠻的存在,而且,這些妖蠻都在追殺著人類。

咻!

方陽的一記手刀劃過,重劈在一個妖蠻的後頸處,那妖蠻立即倒地,不過,方陽並沒有殺死那妖蠻,只是讓他昏迷過去,至於之後的事情,方陽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一路上,方陽若是有遇到妖蠻襲擊人類,都會出手將妖蠻擊倒,然後直接離開,他所能夠做的只有這些了,能幫就幫。

「你們趕快跑,逃出皇城,這裡現在太過危險。」

「謝謝,謝謝。」

方陽看著一大家子人朝著前方跑去,眼底有著欣慰。

現在的方陽有著一定的能力,只要不遇到輪轉境妖蠻,方陽很容易就可以全身而退,所以,在路上只要有遇到,方陽都有選擇幫助他們。

……

「吼!」這是一隻猛獸,是混在妖蠻中竄出妖蠻之地。來到皇城的猛獸。

這隻猛獸的模樣如同獅子,不過這隻獅子極其龐大,光是高度都有著兩層樓高。全身則為金色,更是有了兩個頭。

「雙頭金獅子,九級猛獸!」

雙頭金獅子極其兇猛,就算是那些九級妖蠻看到它,那都是要繞路走,不想跟雙頭金獅子硬拼。

此刻,雙頭金獅子正悠閑的在大街上行走。它從沒有這麼輕鬆過,在這裡遇到的人類太弱小了,不像那些頂著獸頭的妖蠻。這裡的人類簡直是一掌就能拍死一大片。

嘭!

雙頭金獅子搖搖晃晃的行走著,不管是看到人類也好,妖蠻也罷,都是一爪子拍過去。基本上都沒有能抵擋得住。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怪物到底是什麼?」寧寧在街上奔跑著。她身上的黑衣已經有著破損,露出如白玉般的手臂,不過,那些妖蠻和猛獸可不會留手,什麼玉都沒用。

一路奔逃,寧寧靠著自己的身法躲過了許多的妖蠻和猛獸,但在一次被十數個妖蠻包圍時,寧寧還是受傷了。

「快了。再有數百米,就可以逃出這如地獄般的皇城。」

在皇城之中。寧寧不敢全速的奔跑,只能緩慢前進。

寧寧自身的實力並不強,所以,在危機重重的皇城之中,她必須小心謹慎,方才能躲過危機。在一路上,寧寧可看到不少的八級,甚至九級武者被妖蠻們撕成碎片。

這些八級、九級強者可比寧寧要強得多,只是他們不夠小心,不然只要沒有遇到那少數的輪轉境妖蠻,他們是可以順利離開皇城的。

寧寧已經有些筋疲力盡了,這不光是**方面的,還有精神方面的疲倦,她需要時刻留意身旁的一切。

嘭!嘭!

雙頭金獅子走動間極具威勢,特意施展出自己的力量,將地面踩出一個個巨大的窟窿。

「雙頭金獅子。」寧寧一驚,她立即想要掉轉過頭,往另一個方向而去,就算是繞道,寧寧都不想遇到這雙頭金獅子,這可是猛獸,比之妖蠻更加的可怕。

不過,在寧寧要調轉過頭的時候,雙頭金獅子也發現了寧寧的存在。

耗費的力量太多,寧寧也沒有再能控制好自己的氣息,有了一絲破綻,這才讓雙頭金獅子發現的。

嘭!

雙頭金獅子龐大的身軀飛撲向寧寧,那速度太快,寧寧根本沒辦法閃避,實力差距太大。

「我就要死了嗎?」寧寧的腦海中想起很多,但全部都是圍繞著一個婦女,最後的那一刻也定格在那個婦女的身上。

「母親,寧寧真的沒辦法了,寧寧就要死了,多希望能夠再讓你抱一次。」寧寧閉上了眼睛,她已經沒有辦法了,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安靜的面對死亡。

眼見著,雙頭金獅子的手爪就要拍中寧寧時,一道紅色的光芒閃現,方陽包裹於紅色的氣焰之中,沖了過來。

嘭!

方陽抱著寧寧翻滾到了地上,雙頭金獅子的手爪拍擊在地面上,那一塊地面整個被拍擊的深陷進去。

「我,我沒死!」寧寧一睜開眼睛就看到自己被一個渾身散發著紅色氣焰的男子抱住,「你是,方陽?」

方陽還沒來得及點擊,寧寧就又尖叫了一聲。

「小心。」

其實,在寧寧還沒開口的時候,方陽就已經感覺到了。

咻!

寧寧只感覺身體一輕,她就看不到方陽了,在一瞬間,方陽出現在正欲拍下手爪的雙頭金獅子身前,肘部攜帶著恐怖的力量,頂在雙頭金獅子的腹部。

「快走!」

一記肘擊之後,方陽沒有再多理會,他身上的紅色氣焰消失,緊捏住寧寧的手,朝著皇城外奔去。

在奔跑中,寧寧轉過頭,看向那還直立著的雙頭金獅子。

嘭!

雙頭金獅子龐大的身軀倒地了,方陽剛才的那一肘將雙頭金獅子的生命終結了,九級的雙頭金獅子在方陽使出界王拳之後,根本不是對手。

寧寧轉過頭,看著方陽的側臉,她有些震駭,她難以想象,剛才那可怕的一擊就是面前這個男子使出來的。

而且,想起剛才的那一抱,寧寧臉龐上一抹紅潤閃過。

……

方陽和寧寧已經可以看到皇城的城門口了,不過,在前方卻有著一場激烈的戰鬥,那看守寶庫的輪轉境強者和一個輪轉境妖蠻。

這兩人的戰鬥極其的可怕,輪轉境之下的武者根本沒辦法接近,方陽看到一隻猛獸不顧死活的衝上前去,想要偷襲那輪轉境強者,但僅僅被兩個輪轉境強者碰撞中的餘波碰到,就立即變成了粉末。(未完待續。。) 方陽和寧寧還沒有動作,甚至,方陽還沒有決定是要硬闖還是繞道,那戰鬥中的雙方就都眉頭一挑,看了過來。

那輪轉境強者看的是方陽的面孔,那輪轉境妖蠻看的是方陽身後的尾巴。

「方陽。」

「猴族。」

「不好!」方陽暗道不好,那輪轉境強者能夠認出方陽,方陽並不感到奇怪,估計,在天風學院一事之後,自己的畫像已經都擺在有力量,有權勢的那些人的桌上了。

「原來…」那輪轉境強者似乎想到了什麼。

「寶庫起火,黑衣人到來,宰相府的戰鬥,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做的。」

寶庫起火,黑衣人到來都是為了拖延那輪轉境強者,以及那一邊的護衛,都是宰相府戰鬥的鋪墊,而去宰相府也就是為了救燕小東,這個也就方陽有這個可能,有這個能耐。

只是,那輪轉境強者並沒有想到,這一切雖然是方陽指導的,但實施的人並不是方陽,而是方陽身旁的寧寧。

若是單單隻有這一個輪轉境強者,方陽自然可以應付,只是,那輪轉境妖蠻也撲了過來,而且,這妖蠻還是少見的鷹妖蠻,速度極快。

「方陽,我要你死!」

雖然有聽說過,方陽曾打敗了同為輪轉境的羅陽,但這輪轉境強者卻有些不以為然,因為他並沒有親眼見過,而且他知道。輪轉境和還沒突破輪轉境之中有著多大的差距。

所以,那輪轉境強者還是有著極大的自信的。

「快閃開!」方陽將寧寧往旁邊一推,身上有紅色氣焰浮現。隨即迎上了那輪轉境強者,與他猛烈的對碰了一下。

而那鷹妖蠻卻停了下來,沒有趁機攻擊方陽。

「猴族,方陽,原來是你!」那鷹妖蠻喃喃道。

「猴族的方陽,我們鷹妖蠻從不做以多敵少的事,而且。你的事情我會告訴鷹傲,你的人頭是鷹傲的。」這個鷹妖蠻竟然知道方陽的事情,也知道鷹傲和方陽之間的恩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