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他執意要上來,想要看看自己的爬山機,還有這巨石下降裝備~不同於三日前雙方的針鋒相對,經過三日的不斷磨合,盧植魯邱都對對方有了一些了解

看似盧植執意,實則也是試探科研館的作用,若是無用還要投資,對大唐來說只能是個累贅,如今試探的結果他很滿意,誰勝誰負,倒也不重要

「哈哈,老了,年少之時別說冬日上山,就是再飲幾壺烈酒,都不成問題,咳咳!」

盧植大笑兩聲,頗有些英雄遲暮的意思,曾經自己也是個精神,意氣風發,指點江山的青年,如今鋒芒盡斂,心雖熾熱,身卻如灌鉛

能想到的不一定能做到

能夠做到的也不是自己想要的

當下自己看到了魯邱的裝備,好歹自己也是他的對手,了解人家裝備,是對他的尊重

重石下去了,沒有什麼聲音,穩穩落地,勝負已分

盧植也沒什麼好執著的,恭喜一聲,便連忙乘坐爬山機下山

這個爬山機也是用輪軸弄出來的,若不是魯邱明言,盧植也實在想不到賀翎居然會弄這個小玩意,實在是厲害

「這個魯邱~」

看到如同升降機般將巨石緩緩當下來的機器,賀翎搖搖頭,魯邱還是選擇了最保守的…… 「情侶關係?」

白澤天看著高天。

高天立即解釋道:

「我們也只是根據收集的一些信息推測的,據說當初楊嘯和龍靜在飛豹學院參加比武大賽的時候,兩人的態度曖昧,事後舉止親密,有些人是親眼見過的。」

「不可能,如果楊嘯和龍靜是情侶關係,那你告訴我,楊嘯為什麼一再和大龍帝國作對?甚至還殺死了戰神和龍魁?

就在昨天的圍棋初賽上,大龍帝國也是故意安排副院長龍航利用圍棋對戰的機會,運用精神力擊殺楊嘯,

而龍靜和龍傲天兄妹兩人是本次大賽的負責人,龍靜怎麼可能不知道龍航要趁機擊殺楊嘯的事情?

這情侶關係,恐怕不準確吧?」

高天聽了,也是眉頭微皺,說道:

「我原本只是猜測,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難道是龍靜等人聯手,想在圍棋大賽上利用精神力來殺死楊嘯,替大龍帝國報仇?」

白澤天和白鳴、高天等人彼此分析了一會,也是覺得一頭霧水,找不到頭緒。

白鳴突然看了白澤天一眼,說道:

「如果你和楊嘯對戰,你會怎樣做?」

絕世唐門 「我?」

白澤天沒有想到白鳴會由此一問,頓時愣住了,思考了一下,說道:

「如果我不是他的對手,我自能認輸。」

「如果楊嘯不是你的對手呢?」

「那自然是擊敗他。」

白鳴點點頭,說道:

「楊嘯現在風頭很勁,自從他殺死戰神和龍魁之後,名震巫星大陸,如果你能夠在圍棋大賽上擊敗楊嘯,一來可以打擊楊嘯的囂張氣焰,為未來我們和楊嘯的合作奠定一個基礎,讓他認識到我們白象帝國的實力,

另外,則是可以藉助這個機會提升殿下的威名,」

說到這裡,白鳴微微一笑,頗有深意地看著白澤天,

「殿下,巫星大陸的年輕人一代中,原本龍傲天、完顏英和您三位王子是齊名的,

現在完顏英已經在帝位爭奪中死去,龍傲天也受到了龍靜公主的壓制,真正能夠一枝獨秀的,恐怕就只有您了,

這個機會,你可要好好把握,一來可以穩住你在白象帝國的繼承人帝位,二來嘛,巫星大陸未來的王者,舍您其誰?」

白澤天聽了,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對白鳴鞠躬道:

「多謝院長指導。」

……

大龍帝王的書房內,只有龍傲天和大龍帝王兩人。

「父王,龍靜妹妹又去找楊嘯了。」

「嗯。」

「父王,妹妹明知道楊嘯是我們大龍帝國的仇人,可是她還這樣和楊嘯曖昧來往,恐怕不妥吧?妹妹越陷越深了,您也不管管?」

龍傲天一直負責在調查楊嘯和龍靜之間關係。

大龍帝王微微一笑,說道:

「你只需要繼續監視他們倆的來往就好了,你妹妹並沒有做什麼出賣大龍帝國的事情,至於她的私人感情,暫時不要去管,

退一步來說,龍靜倒是可以利用和楊嘯的良好關係,緩和大龍帝國和楊嘯的對立關係。」

「可是,楊嘯並沒有放棄對我大龍帝國的仇恨,繼續聯合飛豹帝國和白象帝國,威脅著我們的安全,楊嘯不除掉,終究是我們的禍患。」

龍傲天一想起楊嘯就是一肚子怒火。

大龍帝王沉默了一下,說道:

「傲天,你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

「?」

重生農門小福妻 「自從你和戰神想要控制楊嘯,追殺楊嘯以來,我們和楊嘯的關係惡化,大龍帝國的國運便一步步陷入了絕境之中,

尤其是我們先後派了龍魁和戰神去刺殺楊嘯,導致兩人被楊嘯反殺,大龍帝國失去了兩位皇級境界的超級強者,國運開始衰落,

唉,我這段時間想想靜兒的話,似乎也有道理,

當初如果你沒有和楊嘯交惡,沒有追殺楊嘯,而是和楊嘯作為朋友,我們給楊嘯一些尊重,甚至接納他進入天龍學院修鍊,

那麼現在,楊嘯控制的紫源星便是我們的盟友,我們在巫星的霸主地位便會更加強大,

一步錯,步步錯啊!」

龍傲天聽了,感覺內心咯噔一下,驚訝地看著父王,這是父王第一次正面反思和楊嘯的關係,而以前,父王從來都是不屑反思和楊嘯的關係,完全沒有把楊嘯放在眼中。

龍傲天愣了愣,說道:

「父王,楊嘯不過是來自地球的賤民,哪裡配得上父王對他的尊重?我這些天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乾脆直接派人去地球,將楊嘯的同胞族人統統消滅掉,或者乾脆將整個地球的人類都給消滅掉,狠狠地打擊楊嘯一下。」

大龍帝王一驚,看著龍傲天,書房內的氣氛有些壓抑。

良久之後,大龍帝王說道:

「當初你去地球實行基因獵場計劃,培育基因進化者,消滅了地球上大部分的人類,現在看來,這個計劃是失敗了,而楊嘯對我們的仇恨也正是來自與此,

楊嘯現在已經在紫源星站穩了腳跟,野人王也成為了紫源星的第一位皇級進化者,加上楊嘯和飛豹帝國聯盟,利用紫晶石資源拉攏白象帝國,實力大增,遠非過去能夠相比了,

這個時候,如果你不能殺死楊嘯,而是直接先消滅了他在地球上的同胞族人,且不是直接引爆楊嘯和我們之間的正面戰爭?

如果楊嘯一怒之下,帶著紫源星的野人,聯合飛豹帝國、白象帝國攻打我們大龍帝國,我們能夠招架得住嗎?」

「這?」

龍傲天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父王所說的這個後果,不是他個人能夠承擔的了的。

「父王,難道我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楊嘯聯合飛豹帝國白象帝國掣肘我們,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呵呵,他現在也不敢直接跟我們選擇,目前我們不是出於和平時期嗎?」

「可是,一旦楊嘯的紫源星發展起來,恐怕他會立即翻臉對我們宣戰的。」

「紫源星雖然富有紫晶石進化資源,可是,要想將所有野人部落的進化提升到我們這樣的水平,那可是需要十年,數十年才能夠達到的,

再說了,他發展了,難道我們大龍帝國就停滯不前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龍傲天點點頭,

「父王說得很有道理。」

「我現在倒是擔心另外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龍靜五年前去了一趟地球,結果回來就懷孕了,還生下了一個兒子,我現在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孩子恐怕就是楊嘯的。」

「啊?」

龍傲天張大嘴,不可思議地看著父王。

關於龍靜孩子的問題,一直都是一個秘密,即便現在孩子四歲了,但是知道這件事的人也是極少,畢竟龍靜未婚先孕,而且到現在連夫君是誰都不知道,這對大龍帝國王朝也是有損顏面的事情。

大龍帝王出於愛女之心,雖然容忍了龍靜生下孩子,但是對這件事也是一直心存芥蒂,並且下令封鎖了這個消息。

龍傲天知道這件事還是兩年前,那個時候,孩子都已經2歲了。

龍傲天並沒有在意龍靜的孩子,甚至還把這件事當做了龍靜的一個污點,更不會想到這個孩子是楊嘯和龍靜的。

畢竟在龍傲天的心中,高貴的妹妹和來自地球的楊嘯,身份相差懸殊,不可能在一起。

只是最近的跡象顯示,龍靜的確和楊嘯的關係非同一般。

這也是大龍帝王突然起疑的原因。

「傲天,你派人去一趟地球,調查一下當年龍靜在地球發生的事情,看看到底是不是她和楊嘯。」

「父王,龍靜當初是去了四王子所在的華夏區,這件事情,四王子應該清楚。」

「我已經問過四王子了,他對於這件事也是毫不知情,他和你一樣,返回巫星之後才知道這件事的。」

「好,兒子立即派人去地球調查此事,萬一真是楊嘯和龍靜生的孩子,父王打算怎麼處理?」

大龍帝國沉默了一下,突然笑道:

「這件事,恐怕連楊嘯自己都不知道,如果真是楊嘯的孩子,那就正好可以成為對付楊嘯的依仗王牌,他如此在意同胞族人,難道不在意自己的兒子?」

「父王,您為什麼不幹脆認他這個女婿,這樣一來,楊嘯可以成為我們的幫手。」

「呵呵,他也配成為我的女婿? 重生豪門大小姐 如果他成為了我的女婿,我們怎麼給戰神和龍魁報仇?有何顏面面對大龍帝國的王族和子民?

如果這孩子真是楊嘯和龍靜的,只能說,我們增加了一張對付楊嘯的王牌。」

龍傲天一愣,看著父王,剛才父王不是還反思了過往和楊嘯之間的矛盾,認為自己當初不該追殺楊嘯,現在父王怎麼突然之間又如此輕視楊嘯了?

身為兒子,龍傲天瞬間也就明白了,父王內心的自負和傲慢始終都是無敵的,不可能真的向楊嘯低頭。

偶爾受到情緒的影響,大龍帝王也許會有一些反思和後悔,但是,他終究是一代霸主,內心的驕傲和自負不會輸給任何人。

高傲和偏見,種族的優越感,也始終佔據著大龍帝王的內心,他是不可能真正接納楊嘯這個地球賤民的。

「可是,龍靜會答應嗎?」

「哼,我已經很容忍龍靜了,當年如果不是龍靜任性妄為,懷孕生子,我們和白象帝國的聯盟怎麼會破裂,我們早就吞併了飛豹帝國,統一了巫星,哪裡還會有今天這般窘境?」

龍傲天默然,說道:

「是,父王,我這就安排人去地球調查此事。」

……

圍棋交流大賽第二輪的抽籤,楊嘯居然神一般的抽中了白澤天。

當公布現場的工作人員公布這個消息的時候,人群立即炸鍋了。

「卧槽,楊嘯昨天對戰了大龍帝國棋院的副院長龍航,今天居然又對戰白象帝國的大王子白澤天,這運氣真是好得出奇啊!」

「你要是羨慕他的運氣好,你可以和楊嘯換換啊。」

「聽說白澤天的棋藝不錯,是我們巫星大陸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

「白澤天的棋藝恐怕比龍航還要高一點,白澤天可是去年圍棋交流賽的第三名,就連第一宗師和白澤天下棋之後,也是很誇讚他的天賦。」

「不知道楊嘯和白澤天誰贏啊?」

……

楊嘯和白澤天坐到了棋盤對面,兩人是第一次見面。

「王子殿下,你好!」

楊嘯伸出手。

白澤天是白象帝國的大王子,也算是自己聯盟團結的人,和昨天的龍航是不一樣的。

白澤天微微一笑,也伸出手來,和楊嘯輕輕握了一下,

「楊首領,您的名聲可是威震巫星大陸,我對您也是仰慕已久,今日終於是見到真人了,幸會幸會!」

白澤天一向在外人面前都是儒雅氣質,禮貌,有修養的青年才俊形象。

兩人寒暄幾句,隨著遠處龍傲天喊了一句「開始」,兩人便安靜下來準備下棋。

「楊首領,我們初次見面,你是從紫源星來的,遠來為客,你拿黑子先下吧。」

楊嘯楞了一下,原本以為要和白澤天為誰先下棋的問題爭論一下,沒有想到白澤天主動讓自己先下,這倒令他有些意外。

先下一步便意味著佔據了先機,很多人都是不願意想讓的。

楊嘯對白澤天的印象頓時大好。

「既然殿下相讓,我也就不客氣了。」

楊嘯神識微動,一粒黑子從棋缽中飛出來,落到了棋盤上。

白澤天微微一笑,一粒白子也落到了棋盤上。

戰局瞬間便打開了。

下了十幾手之後,楊嘯發現,這個白澤天的棋藝比昨天的龍航還要稍微高了一點點。

雖然對白澤天的印象不錯,楊嘯卻不會沒有絲毫想讓的想法,每一手都是凌厲無比,圍追堵截,毫不手軟。

楊嘯的目的是見到所謂的第一圍棋宗師,如果這人是來自地球的,他應該認識。

不過,到目前為止,大龍帝國棋院的第一圍棋宗師都沒有現身過,彷彿這個圍棋交流賽與她沒有任何關係一般。

白澤天額頭滲出了一層細小的汗珠。

楊嘯的棋藝讓他心驚不已。

昨天觀看過楊嘯和龍航對弈,楊嘯似乎有很多破綻,而且經常下錯棋,但是今天和他下棋,完全不是這樣啊。

楊嘯的每一步都是恰到好處,將白澤天的白子纏得死死的,一有機會便直接給圍死,不給任何活口,凌厲之極。

白澤天越下越心驚,兩人的精神力攻伐你來我往,殺氣縱橫。

白澤天額頭的汗珠開始順著臉頰流下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魯邱等人研究的工程機器讓人為之驚嘆,竟然將幾百斤的巨石從山上垂直的就放了下來,在這個時代倒是有些魔術的意思

盧植向來都是大氣節之人,輸了就是輸了,沒什麼輸不起的,直接對著大唐科研館道歉,認輸

魯邱也是連忙回應感謝,沒有盧植,可能很多人至今都不理解大唐科研館的功能和作用,這是一次難得的表現機會

賀翎也發現了這點,像這種科研展覽,得多組織組織,拿出來放在人們眼前,他們才會知道什麼是科技的力量!

伴隨著盧植的道歉,這次學術切磋也就不了了之,畢竟不是一行,怎麼比都不公平,沒必要一直糾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