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最大的可能就是陳威與白刑練手對付吳用,只有如此,吳用才會失敗。

至於武院的其他這些人,在這次對抗之中根本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如果有的話他們一定會得到許多的玉牌,但是他們並沒有,這一點想必是一個明白人都會清楚這一件事情的。

很多人都明白這一點,不過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卻是非常的重要。

可以說這一場試煉非常的重要,因為這一場試煉的前幾名,可以得到封神學院的栽培!

而這一屆的栽培,無疑是全部屬於武院的,因為前十以及前二十五的人都是武院的人,這件事情傳出去,是一件足以轟動整個大陸的事情,陳威與白刑的名字,恐怕也會在整個大陸之間傳頌了。

只不過眼下的陳威卻沒有想這麼多的東西,他只是在想自己的天魔煉體,隨著自己達到了第二變,自己的琉璃體也發生了一些變化,他竟然能夠掌控火焰!

或許這也是因為自己浴火重生后所誕生出的特異功能。

不過看到這一幕之後陳威不由想起了傳說中的神通境,因為達到這個境界之後,便會有神通自生,而眼下的陳威已經算是誕生出了神通。

這個掌控火焰的能力,便算的上是神通,因為這是完整的火焰,而不是由靈氣所轉化出來的東西。

關於神通與武極之間的區別就在於神通自生,而武技則是由靈氣轉化而成。

眼下陳威得到了這麼多的東西,的確是一件十分值得興奮的事情,不過很快那個老師就再次從陳威這種狀態打斷了。

「你現在已經是榜首了,準備一下,一會兒便是頒獎儀式!」那個老師向陳威提醒道。

而陳威現在才醒悟了過來,自己現在已經是榜首了,而這個榜,無疑是封神學院最重要的封神榜!

這個榜單,在整個大陸上都非常的有名氣,這可以和戰神榜以及風雪榜齊名的三個榜單。

戰神榜就是逐鹿學院的戰神榜,風雪榜自然是風雪學院的榜單。

如今,陳威就是這三大榜單之中最重要的一個榜單中的榜首。

並且這個封神榜還有這一種特殊的意義。

因為這原本的榜單不叫做封神榜,但是後來的一位榜首!因為這個榜單上成為了神!

所以說封神榜的榜首的地位在三大學院中的地位是最高的,人們下意識的會認為這個封神榜的榜首將是這一屆學生中最厲害的一人! 陳威對於這個榜單所知道的並不是太多,因為他根本不會認為自己能夠成為首榜首名,他只是想達到一個不錯的成績而已,但是如今得到的這個成績,又何止只是不錯?

這個成績,是武院近千年來最好的成績,這麼說一點錯都沒有。

當然陳威並不清楚這一點,他一直不重視這個東西,他要更加的重視自己。

不過這個時候將他包圍的武院老師已經告訴他許多這個東西。

「開來我以後真的要出名了!」陳威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以後恐怕有很多事情都要頭疼了!

不過頭疼的除了陳威之外,還有其他人。

唐棠老師根本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一個成績,看到最後武院被傳送出來的時候,她被徹底的震驚住了。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武院竟然草在如此多的弟子。

而此刻跟在林峰身後的趙菲以及幾名女生臉色也古怪至極,她們本以為跟著二年級的弟子會有很大的幾率生存下去,但是沒有想到最後的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她們開始有些後悔了,她們這麼做一定是得罪到陳威了,並且這樣看下去的話,得罪了陳威就是得罪了班裡的許多人,想要得到班裡所有人的原諒就要得到陳威的原諒。

可是究竟怎樣才能讓陳威原諒自己呢?難道要真的出賣自己的身體嗎?

女人這是一種非常理性生物,她們會選擇強者做為自己的擇偶標準,所以強者的身邊也向來不缺少女性。

比如曾經林峰看起來比陳威強很多,她們便會來到陳威這裡,而如今陳威看起來要比這些二年級生強很多,她們又想得到陳威的庇護。

甚至不惜出賣自己的肉體。

在她們的眼中,自己的肉體真的算不上什麼,只要自己能夠好好的生活下去就好,如果說能夠和陳威一起共度一夜春宵的話,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羨慕。

齊風非常開放,哪怕你新婚之後得到的並非是chu女也沒有人會說什麼,這已經是見怪不怪的現象。

不過更重要的是齊人早婚,在十五歲的時候就訂婚甚至很有可能提前住到了一起,能有真正不在乎自己身體的恐怕也只有這些武者了,她們一般都不會早婚的,所以也就很多的機會。

並且這些女武者實力不強大的話,只能有所依靠,就如同依靠林峰,現在反而想要依靠陳威一樣。

只不過她們忘記了一點,這裡是封神學院,而不是外界,只要你是封神學院的學生,就不需要再去依靠別人,封神學院會給你更好的庇護。

當然更重要的事情雖然她們的容貌還算的是上佳,但是陳威對她們並不感興趣。

陳威知道什麼樣的女人值得自己的珍惜,自從那一張明悟了之後,陳威整個人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現在他雖然對美有所欣賞,但是那並不代表是好色!

而武院三十二人,還有幾個人被淘汰了,他們完全是因為實力太弱了而直接暴漏了自己,不得不說他們真的沒有什麼好運,所以這也就導致了他們直接被淘汰掉了,這不由讓他們有一些遺憾,如果自己能夠堅持的更久一些的話,恐怕也能夠如同這些人一樣在這裡直接堅持到最後吧!

而武院堅持到最後的人知道這個成績之後,則是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我們竟然真的做到了!」李青看著雷鳴,不由感覺到一陣陣的感動。

雷鳴也是感覺到異常的感動,許多武院的學生在這個時候已經激動的抱在一起哭了起來。

唐棠老師的眼中也有了點淚水,這是激動的淚水。

唐院判這個時候也從試煉地之中直接走了出來,他看著陳威與白刑,不由也有了那麼一絲激動。

他跟本沒有想到陳威與白刑竟然能夠做到這麼好,他們所做的,已經讓他看到了復興武院的希望。

以後的陳威與白刑,就是他們的希望。

唐院判來到陳威這裡,用力的拍了拍陳威的肩膀!

「好小子!你真的很不錯!唐棠沒有看錯你!」唐院判鄭重的先陳威說道。

陳威聽到唐院判的話后,卻是感覺到有點尷尬,自己和那個唐棠老師一點都不熟的好不好,那個女人可是罰了自己好幾次。

不過這也就是陳威想想而已,陳威還是沒有那個小氣的,如果他小氣了,那豈不是就跟唐棠那個女人一樣子了?

「唐院判你客氣了!這都是唐棠老師教導的好!」陳威睜著眼睛說這瞎話,唐棠老師才教育了他們三天,就算在厲害的一個老師也不能再三天之中將一個人變成強者。

不過陳威說的話卻是非常的受聽,唐院判對此非常滿意,就連走到這裡來的唐棠老師也感覺到非常的滿意。

唐棠老師直接走到陳威的身邊,伴隨而來的是一種比較清淡的花香。

原本唐棠老師並不需要噴香的,但是今天這種場合很鄭重,唐棠老師在這種鄭重的場合之下,自然要好好的打扮一番。

不得不說唐棠老師當真有傾國傾城之色,陳威看到唐棠老師也不由有著一種驚艷的感覺!

不過陳威的意志力還是很強的,在這一年級之中,陳威敢說自己的意志力是第二,就沒有人敢說自己的意志力是第一的。

意志力和毅力有很大的關聯,陳威的毅力好,意志力自然也是非常的好。

唐棠老師走到了陳威的面前,將頭遞到了陳威的耳邊。

「看來你這個小子很會說話嘛!那我今天就不罰你了!」唐棠老師吐氣如蘭,溫熱的氣息吹到陳威的耳根處不由讓陳威有一種痒痒的感覺,並且綉著鼻前的香氣,陳威當真有了那麼一剎那的失神。

如果這在戰鬥中的話,這一剎那的失神足以致命。

很快陳威就反應了過來,他這個時候發現自己和唐棠老師貼的真的很近啊,特別是唐棠老師的胸部,簡直要貼到自己的身上了!

當然陳威要目不斜視了,不過眼下陳威感受著耳邊唐棠老師傳來呼氣,卻是感受到自己好像被人調戲了一般。

被自己的老師調戲了,這怎麼能忍!

想到這裡,陳威努力的讓自己露出了激動的目光,然後在這眾目睽睽之下,直接抱住了唐棠老師!

「這都是唐老師您教導的好!如果沒有您的教導!我們根本不能從其中堅持下來的!多謝唐老師!我真的一太激動了!」陳威大聲的喊了出來,哪怕別人看到陳威抱抱著唐棠老師,眾人也會認為陳威是因為激動而失態了。

而唐棠老師看到自己被陳威抱住了,卻也感覺到十分的震驚,不過很快她就感覺到陳威臉上漏出了那一抹壞笑。

那一抹壞笑極深,如果不是她精神力十分敏銳的話,根本不會感覺出來。

「你……你給我放手!」唐棠老師在這個時候不由有了一絲惱怒,如今還沒有到秋季,兩個人穿的自然都不多,他可以清晰感受到陳威那裡傳來的體溫,甚至感受到自己的胸前已經被擠壓的變形了,這不由讓她感覺到更加的羞怒!

陳威聽到唐棠老師羞怒的話后,心中不由一陣陣暗爽啊!

「你不是喜歡折騰我嗎?今天我多少要收回來一點利息!」 繼承者的女人 陳威心中暗想著,如果不是因為這裡人太多的話,他已經要伸手摸上去了。

不過許多人都在這裡,能夠感應他的小動作。

不過這並不妨礙陳威多抱一會兒,暖玉佳人,這的確是一種享受啊!

「我就不放!」陳威在唐棠老師的耳邊輕輕的說道,唐棠老師聽到這話之後不由大怒,下意識的動用靈氣想要掙脫出來。

但是和一個煉體者比力氣,哪怕唐棠老師的境界很高也不是陳威的對手,再說她現在正被陳威抱著,力氣也不能完全的施展出來,所以也就一直這樣被陳威制住,這不由讓她感覺到非常的難受! 陳威借著這個機會在吃唐棠老師的豆腐,緊抱著唐棠老師不放,唐棠在這裡時候臉已經憋得通紅了。

唐院判自然就在陳威的身旁,很快就發現自己女兒和陳威之間發生的事情,他也明白了陳威這那裡是在激動的感謝自己的老師,這分明就是找機會在調戲自己的女兒啊!

不過想到之前自己的女兒那麼針對陳威,這麼做,也算是一報還一報吧!不過就這樣被別人看到了,對自己的女兒名聲真的有些不好!

「咳咳!」唐院判這個時候輕輕地咳了兩聲,示意陳威不要太過了!

陳威很快就明白了唐院判的意思,有些戀戀不捨的放下了唐棠老師。

唐棠老師看到陳威這一副戀戀不捨的樣子,嘴都要被氣歪了,可是這裡被這麼多人看著,自己也不能對陳威做什麼。

並且這個時候還要給陳威安慰,畢竟陳威剛才可是說了這都是老師的功勞。

既然你給這個功勞都讓給了我,那我就毫不客氣的手下了,你以為之前的豆腐是那麼好吃的嗎?

「我教導你們都是我應該做的事情!」不過說到這句話的時候,唐棠老師近乎咬牙切齒的說著,而看向陳威的目光卻也是很明顯的告訴陳威你給我等著。

陳威在這個時候則是毫不在意,等著就等著,你能將我怎麼樣?難還會直接將我推到不成?

不過很快唐院判就感覺到陳威與唐棠之間的不對,不由直接走到了兩人的中間。

唐棠是他的女人,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兒一向自視甚高,如今已經過了二十的年級,竟然還未婚。

如今她如果真的看上了這個陳威,倒也是不錯的,至於年紀這方面根本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很多人的正妻都要比自己大上好幾歲,算的上是童養媳。

陳威和自己女人在一起,這並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再說他看陳威這個小子還是很不錯的。

不過這種事情還是要慢慢來的,眼下還是要讓陳威去接受這一場試煉的獎勵。

只不過這一次陳威得到了一千多枚的玉牌,哪怕兌換天階功法都足夠了!

「走吧!你現在是榜首,自然會有你的獎勵!」唐院判這個時候向陳威說道。

「好的!」陳威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得到玉牌越多,就能得到越多的東西,如今陳威得到了這麼多的玉牌,足夠他換很多的東西了。

而這個時候唐院判又將目光放在了白刑已經雷鳴李青孫武的身上,這幾人分別是第二名到第五名,如今都是武院的學生,這不由讓他感覺到很是自豪!

「走吧!我們一起去上面那個高台上!」唐院判拍了拍幾人的肩膀,他知道這幾個人都是好樣的。

事實上在武院的眼中,能夠在試煉中生存下來就是好樣的,只不過他們沒有想到陳威等人除了好樣的之外,還給了他許多的驚喜。

這不由讓他感覺到有些幸福,事實上許多武院的老師都有這種感覺,他們感覺到自己的機緣快要到了。

武院崛起,是這些老師們的願望,而想要崛起除了好的老師之外,還要有好的學生。

他們曾經羨慕文院有一群好的學生,但是現在他們認為文院會羨慕武院擁有這麼多的優質學生。

不過陳威想的明顯沒有那麼多,他很快就與熟悉的幾個人走到了高台之上,在這裡能夠清晰的看到下發的學生們。

現在大部分學生已經匯聚到了這裡,因為這裡能夠知道自己的名次是多少,也能知道到底是誰得到了第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