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沐詩雨已經習慣了鹿羽這老氣橫秋的語氣,而且她也是打心眼裡對鹿羽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次她覺得自己跟著鹿羽一起行動,真是太英明的選擇了。

這麼多的小靈晶,將使得她的修為進度大大的提升。

「鹿羽,你又搞到了多少的小靈晶呢?」沐詩雨不由問道。

在撈取小靈晶的時候,她沒有功夫去仔細看鹿羽的行動,但是她憑著感覺,鹿羽非常的輕車熟路,搞到的小靈晶肯定是比她的要多。

「比你多點。」

鹿羽說起來輕描淡寫的,沒有半分的興奮,甚至談不上動容。

搞了這麼多寶貴的東西,對於鹿羽來說,似乎就是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

這種淡定,真是讓沐詩雨佩服。

「鹿羽,你怎麼這麼沉得住氣呢,這可是巨量的小靈晶啊,你發財了!」

沐詩雨說道。

鹿羽搖了搖頭,說道:「這世上的寶貝多了,這點小靈晶算什麼。」

沐詩雨很是無語,說道:「你才十六歲,卻搞的好像歷經了多少滄桑似的,真是對你無語。」

不過她對鹿羽是越來越好奇了,她問道:「鹿羽,你是怎麼知道靠近靈泉的法子呢?」

「這天底下我不知道的事情,怕是很少。」鹿羽淡淡的說道。

沐詩雨嬌嗔的看了鹿羽一眼,說道:「鹿羽,你就算是懂幾門厲害的陣法,比別人有本事,也不用這麼吹牛吧,你才多大啊,還說天下的事情很少有你不知道的,倒像是你活得比藍古仙子還久似的。」

鹿羽搖了搖頭,不再說什麼。

沐詩雨說道:「既然我們不能再撈取更多的小靈晶了,那我們便離開靈泉天崖,回到住處去吸收小靈晶吧。」

鹿羽說道:「不,再等到卯時,你陪我再進入到靈泉那裡一次。」

沐詩雨頓時有些聽不懂了,說道:「你不是說不能再吸收更多的小靈晶了嗎,怎麼還要前往那裡。」

鹿羽緩緩說道:「這次前往那裡,並非是從靈泉中撈取小靈晶,而是在那片石林中,取回一樣原本屬於我的寶貝。」

「原本屬於你的寶貝?」

沐詩雨疑惑的看著鹿羽。

鹿羽的意思是說,他以前就來過靈泉這裡,並且還在靈泉的那片石林中埋了一個寶貝?

這怎麼可能……

鹿羽明明是剛加入到蒼靈學院,以前怎麼可能來過靈泉這裡。在那片石林中又能埋下什麼寶貝?

但是鹿羽說的這麼認真,倒不像是作假。

而且鹿羽對這自然大陣的路線這麼的熟悉,要說以前就來過,似乎也合情合理……

沐詩雨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透鹿羽了。

然而接下來任由沐詩雨怎麼去問,鹿羽卻已是入定調息起來了。

在卯時到來的時候,鹿羽再次帶著沐詩雨進入到了靈泉那邊。

這一次他不去碰靈泉,而是在石林中找到了一塊普普通通的岩石,然後將這塊岩石挪開,然後用靈器對著岩石下面的土地一陣挖掘。

沐詩雨在旁邊看的搖頭不已,說道:「鹿羽,你確定你不是在做夢的時候留下來的幻覺? 錦戎 這就是一塊普普通通的岩石,下面也沒看出任何人工的痕迹。你朝著這下面一陣挖掘,又能刨到什麼東西……」

然而當鹿羽刨到一丈深的時候,裡面忽然就濺射出一片璀璨之光。

「噢?」

沐詩雨馬上就閉嘴了,她感應到了這片璀璨之光的神奇。

就像是神龕乍然打開了一般,流露出無限神光。

這種神光,使得人的內心湧現出一股膜拜的衝動。

毫無疑問的是,這地底埋著的絕對是一個驚人的寶貝!

鹿羽怎麼知道這一塊普普通通的岩石下面,埋藏著這麼一個寶貝?

難道真如鹿羽所說的,真的是鹿羽以前埋藏在這裡的?

只聽得鹿羽緩緩說道:「只有到卯時的時候,星羅天盤才能和月光所感應,充分的運轉起來。」

「星羅天盤?」

沐詩雨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這名字一聽,似乎就是不凡之物。 鹿羽說道:「以前我用不上它了,所以將它埋藏,如今到了它重新出山的時候了。」

星羅天盤乃是他當年叱吒風雲的一件法寶,來自一個神奇的地方。當年他靠著星羅天盤,不知道覆滅了多少的魔靈族人。在當時的那個時代,星羅天盤乃是世間傳誦的一件神物。星羅天盤到處,魔靈族人可以說是聞風喪膽。

後面天武大陸群雄在他的帶領下徹底鎮壓了魔靈族之後,他覺得星羅天盤的殺氣太重,是以決定將星羅天盤給塵封起來。

正好那時因為藍古仙子的事情他來到了蒼靈天峰,在為藍古仙子打通了靈泉之後,他順手就將星羅天盤埋藏在這片石林中。

這一帶區域本來就是凝結著偉力的天地自然大陣,有了自然大陣的壓制,星羅天盤中的戾氣也能慢慢消散。

在這片土地中,星羅天盤已經沉睡了上萬年了。

鹿羽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他還會將這沾滿了無數鮮血的法寶再拿出來。

這一次,他還是決定重新讓星羅天盤出世了。

因為已有不少的魔靈族人出世了,潛伏到了世間。

他需要星羅天盤的幫助。

星羅天盤似乎天生就是為魔靈族人而生的,不僅擁有著神通的法力,而且還能感應魔氣。

一盞茶的功夫之後,鹿羽用天波劍將整個星羅天盤給刨了出來。

當星羅天盤呈現出來的時候,沐詩雨已是看的呆了。

「這就是星羅天盤?」

沐詩雨咋舌。

這是一個如臉盤大小的羅盤,羅盤呈現著太極的圖案,有陰陽兩氣環繞交替,緩緩的旋轉。在羅盤之上,虛空漂浮著無數的星光,隱隱看來,竟是一條星河。

沐詩雨還從來沒見過這等法寶,竟然這般的神奇。

似乎是力量不足,這一條星河大多區域都是暗淡的,只有七顆星辰點亮。

七顆星辰,在整條星河中只是佔據微不足道的分量,但是這七顆星辰擺布的位置非常的好,成七星北斗之勢。

羅盤呈陰陽,星河有北斗。

此等景象,當真是玄妙到了極點。

「這就是星羅天盤……」

沐詩雨算是見識到了,這世上果然是擁有著這麼匪夷所思的寶貝。

「老夥計,我們又見面了。過去了這麼久,你身上的戾氣消散得怎樣了?」

鹿羽用手緩緩撫摸著星羅天盤。

星羅天盤似乎感應到了鹿羽的靈魂氣息,忽然間是光芒出奇,十分的璀璨。

不過星羅天盤明顯是能量不足,光芒馬上又消散下去。

仍舊只有七顆星辰在點亮。

鹿羽說道:「老夥計,不用再試了,這些年過去隨同戾氣一起消散的,還有你本身的能量。你要恢復到巔峰狀態,還需要慢慢的吸收天地間的能量。好在,你如今已經從塵封中正式出土了。重掌在我的手中,我當讓你再修巔峰。」

鹿羽的眼睛中閃過一抹異光,只有他知道,當星河中那億萬星辰全部點亮時,星羅天盤釋放的是怎樣一種滔天的偉力。

如今七顆星辰,不過是一個開始。

沐詩雨聽出了鹿羽話中的意思,驚聲說道:「鹿羽你說什麼,你的意思是說,這星羅天盤還能點亮整片星河?如今只是七顆星辰,星羅天盤的氣勢便就這般強大了啊!」

鹿羽說道:「是的,點亮七顆星辰,放在現在已是不凡了,至少,我能先感應到方圓百里內的魔氣。」

https://tw.95zongcai.com/zc/58046/ 「魔氣?什麼魔氣?」沐詩雨又再度聽不懂了。

「魔氣,自然是魔靈族人的氣息,這是魔族特有的氣息。」鹿羽說出這話的時候,顯得有些肅穆。

「傳說中的魔靈族人?邪惡的魔靈族不是都在偉大的輪迴帝尊的覆滅下煙消雲散了嗎。」

沐詩雨感到難以置信,這些事情對她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

鹿羽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拿著星羅天盤,走到了靈泉之旁。將星羅天盤放入到噴泉中沖洗了一番。

被靈泉的水這般一浸泡,星羅天盤頓時洗去了所有的纖塵,變得精光透亮。

沐詩雨問道:「這星羅天盤要如何施展?」

鹿羽說道:「我們出去吧。」

「好。」

沐詩雨點了點頭,也是到了要出去的時候了。

這一次在靈泉天崖待了一整天,沐詩雨收穫巨大,但是當場吸收的小靈晶卻不多,還需要回去好好吸收。

她不知道的是,鹿羽卻是當場將撈取的近兩千顆的小靈晶吸收的差不多了。

這麼多的小靈晶匯入到身體內,給他的身體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改變。

這是蒼靈天峰積累萬年的精華能量,可是一股磅礴如江河的能量源泉。

在沐詩雨不知道的情況下,鹿羽的境界已是發生了一場大銳變。

從靈泉天崖出來,前往到住處的路程中,是要經過一片山林的。

這片山林中並沒有任何妖獸的蹤跡,平時都沒有任何的危險,來往的人都沒有將這片山林放在心上。

但是這一次鹿羽和沐詩雨經過山林的時候,卻忽然感應到了一股殺氣。

唰!唰!

一棵大樹之頂忽然就飛出了兩道劍氣。

直襲鹿羽的後背!

要是鹿羽讓這兩道劍氣給打中了,必然是要重傷。

總算是鹿羽感應敏銳,反應及時。他在第一時間避開了這兩道偷襲。

砰!砰!

那兩道劍氣轟在地面上,頓時轟出了兩個坑,周圍一片塵土飛揚。

要是剛才鹿羽沒能及時避開,躲過這偷襲的話,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啊!有人偷襲!」

沐詩雨馬上祭出了自己的靈器,她沒有想到,在蒼靈學院居然還會遭遇襲擊。

看著地面上出現的兩個坑,她還感覺有些后怕。

這簡直是將人往死里打啊。

她也馬上看到了偷襲的人。

兩道身影自大樹上滑落下來。

乃是黃洋和鐘鳴。

城府 兩人都手持著一柄長劍,每一柄長劍上都鑲嵌著三顆力量寶石。

再加上兩人都是中乘化靈境,一種兇猛的氣勢沖盪出來。

兩人微微有些詫異,沒想到剛才的偷襲,居然讓鹿羽給輕鬆躲過了。 「黃洋,鐘鳴,是你們。」

鹿羽的眼睛中閃過一抹寒芒,他不是一個喜歡主動惹事的人,但別人要是惹到他的頭上,那就將準備承受他的怒火。

沐詩雨叫道:「黃洋,鐘鳴!你們太過分了,居然偷襲,要重傷我們新弟子。」

黃洋冷笑喝道:「沐師妹,這不關你的事,你快點走開,不然,可不要惹得我們辣手摧花。」

鐘鳴沉聲喝道:「鹿羽他得罪了寧一凡師兄,不可能再在蒼靈學院混下去了。」

沐詩雨說道:「你們這是恃強凌弱,不怕長老懲罰你們嗎。」

黃洋冷笑說道:「沐師妹,你要是還打算向長老告狀,那可別怪我們對你動手了。」

「你們要做什麼?」沐詩雨臉色一變。

只聽得鹿羽淡淡的說道:「沐師姐你走開。」

黃洋說道:「鹿羽,你還是蠻憐香惜玉的嗎,不想連累他人。」

然而鹿羽接下來回答的一句話,卻差點沒把黃洋給氣死。

總裁小說 「要碾壓你們兩人,我一人足矣,何須他人動手。」

鹿羽仍舊是那副淡淡然的語氣。

鹿羽的蔑視絕對不是假裝的,那眼神中的輕視是不可能裝的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