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這次唐小白終於看清了劉詩藍小褲褲的顏色,純白色,哦,好吧,還看到了些不敢看的,話說爲什麼,鼻子熱熱的,是又流血了嗎?

陸瀚則是瞬間擋在兩女面前,以爲是什麼敵人來襲,衝着外面大喝道:“什麼人,出來!”

誰知,外面突然走進一個哭泣的女孩兒,我見猶憐,讓得本來嚴肅的陸瀚瞬間破功,驚訝的看着她,好奇的問道:“呃,這位姑娘,你…”

“嗚嗚,這個人欺負我。”傲霜竟然一臉被非禮了的表情,指着躺在地上的唐小白,泣聲說道。

“不…不會吧?”陸瀚不可思議的轉頭看向唐小白,他可是剛纔飛進來的,到底是誰欺負誰啊,我腦子應該沒壞吧?

唐小白翻身爬起,一臉被**了的樣子,指着傲霜,委屈的說道:“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哪有這樣顛倒黑白的,嗚嗚嗚。”

“你別學我好嘛。”

傲霜頓時翻了翻白眼,切了一聲,轉眼出現在沙發上,一本正經的樣子,輕咳一聲,說道:“唐小白的家,還蠻幹淨的嘛。”

陸瀚顯然被傲霜的速度給驚到了,這女人不簡單吶,轉頭看向唐小白,對方卻只給回了個無奈的表情,又朝着傲霜喊道:“你到底想幹嘛呀,無緣無故闖進別人家裏,還是在半夜,這樣真的好嗎?”

“哦,對了,你就是那個大明星,劉詩藍吧,果然很美嘛。”傲霜根本就是無視唐小白,眨眼站在了劉詩藍面前,將她嚇了一跳,也讓唐小白更加無語。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誰啊?”劉詩藍感到莫名其妙,這個女人怎麼覺得和唐小白有着什麼特殊的關係呢,都已經結婚了,還在沾花惹草,實在不可饒恕。

“哦,忘了自我介紹,其實我是唐小白的女人。”傲霜瞥了一眼唐小白,微微一笑,語氣嚴肅的說道。

“什麼!?”這一刻不止劉詩藍,餘下唐小白三人也不由震驚了,尤其是唐小白,她在說什麼,她什麼時候成我女人了,我怎麼不知道?

“喂,傲霜,你這玩笑開太過了吧,我們才認識幾天啊,你怎麼就成我女人了。”唐小白看了看劉詩藍的臉色,又看見陳姐早已動怒的表情,和陸瀚一副幸災樂禍的嘴臉,他不得不出言反駁了。

“唐小白,你不會吃幹抹淨,不承認了吧,嗚嗚,那我也太可憐了。”傲霜馬上就變成被丈夫拋棄的小女子般,哭泣了起來,說不出的可憐。

劉詩藍冷哼了一聲,冷冷的看着唐小白,說道:“你還挺多情嘛,本來我很感激你救了我媽媽,但不要就以爲我真的喜歡你,既然都已經結婚了,你就應該擔起這個責任。”

陳姐也是頗爲惱怒的看着唐小白,說道:“我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太令我失望了。”

“……不是,你們聽我解釋啊,這完全是誤會啊。”唐小白一臉懵逼,這到底發生什麼了,爲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你要倒黴了,嘿嘿。”陸瀚趴在唐小白耳邊,繼續他的幸災樂禍,讓唐小白恨不得一拳懟死他。

唐小白冷哼一聲,拽起傲霜,走出別墅,站在院子裏的草坪上,氣不打一處來的說道:“你有完沒完,我哪裏得罪你了,你這麼玩我。”

“開個玩笑,你至於嗎,而且我可是有重要的事情,來找你的。”傲霜頗感無趣,嬌哼一聲,說道。

“這種玩笑不能亂開,會死人的,到底是什麼重要的事?”唐小白也懶得再計較了,反正又打不過她,說不定還會捱揍。

“在今天狐幫堂主之一的五爺來到了這裏,他是空間系的高能者,警校的叛徒,就是被他所救走,這個人性格陰暗,一定會有所動作。”傲霜這時突然變得凝重了起來,讓唐小白都懷疑剛纔是不是什麼也沒發生過。

“我知道了,他們的目標是夏美妍,我不會讓他們得逞。”唐小白點點頭,狐幫的人很神祕,明明只是一個黑道堂口而已,竟然把京城攪的人心惶惶。

“你錯了,除了夏美妍,你也會成爲他們的目標,狐幫中也有我的人,他們對你似乎很感興趣。”傲霜搖搖頭,沉聲說道。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麼人,警察?”唐小白沒有在乎自己是不是目標,反而對傲霜的身份,更加疑惑。

“咯咯,警察?你別逗了,你覺得我像警察嗎?”傲霜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似乎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行了,我懶得理你了,沒什麼事我就回去了,你想去哪去哪兒。”唐小白嘆了口氣,管她呢,只要沒有威脅到自己,誰在乎她到底是什麼人。

看着唐小白走進別墅的身影,傲霜微微一笑,傲家已經危在旦夕,只有唐小白能夠幫助她,挽救這個悲慘的家族,而第一步,就必須將狐幫從京城中驅逐。

大概一個多小時後,陸瀚與陳姐離開,別墅中只剩下了唐小白和劉詩藍,雖然兩人的感情讓人捉摸不透,但是唐小白確實必須盡一個丈夫的責任。

現在要做的,就是哄劉詩藍開心,他最害怕的就是女人流淚,還有傷心了,劉詩藍已經漸漸快要成爲唐小白又一個軟肋了。

這一夜極其漫長,還發生了很多事,五魔肆虐,祕密的殺害人類,抓捕靈魂,逐漸強大,狐幫各大堂口,與京城大半的地下勢力,展開火拼,伴隨着數個幫派的滅門。

事情已經越來越一發不可收拾,而更讓人頭痛的是,秦少峯還在,他一直沒有動作,現在葉驕陽已經返回了平城,他還繼續留在這裏的目的,已經顯而易見。

…… 第二天一早,拍戲勞累的劉詩藍今天睡了個懶覺,倒是平常喜歡賴在牀上的唐小白,起了個大早,還很有愛心的,爲劉詩藍做了溫馨早餐。

看劉詩藍還沒有起牀,唐小白留下紙條,放在餐桌上,夏美妍的安全最重要,唐小白不得不趕回去,但是爲了避免狐幫的人會找劉詩藍的麻煩,他將小青留下,暗地裏保護劉詩藍的安危。

唐小白一路來到警校,迎面就撞上了龍天傑,只見他火急火燎的帶着一衆便衣警察衝出警校,唐小白見此心生不妙,立刻攔住他,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龍天傑冷淡的瞥了他一眼,不耐煩的說道:“夏美妍被抓走了。”

“這怎麼可能?!”唐小白大驚,自己不過一夜沒在,夏美妍就被抓了?怎麼會這樣,是什麼人能從龍天傑手裏,將人帶走?

“少囉嗦,現在情況緊急,哪有時間和你解釋這麼多,趕緊讓開!”龍天傑一把將唐小白推開,帶着一衆警察上車遠遁。

唐小白轉頭見沒有傲霜的身影,也沒時間去管她了,立刻飛身而起,朝着龍天傑離去的方向,追過去。

在以前葉驕陽居住的沿海別墅中,秦少峯正坐在沙發上,低頭玩着手機,突然面前空間扭曲,顯出兩個人來,其中一個竟然就是夏美妍,而抓她的人,赫然就是那個死娘炮。

“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抓我?”夏美妍知道狐幫的人一直想抓她,可是很明顯,這兩人和狐幫似乎沒有關係。

“這還能爲什麼,當然是因爲唐小白在保護你,而我就是想給他搗亂。”秦少峯冷笑一聲,繼續玩着他的手機,娘炮也沒在管夏美妍,坐在一旁修理他的指甲。

夏美妍見此,心裏直呼倒黴,怎麼每次遇到唐小白,都會有各種事情發生,難道他是我命中的剋星嗎。

同時在七爺的堂口中,一個狐幫打手匆匆忙忙跑進七爺所在的房間中,向着包括五爺和刀疤在內的三人稟報道:“不好了,狐爺要的人,被另一夥人劫走了。”

“什麼?是什麼人?”刀疤詫異的問道,除了他們狐幫,還會有什麼人要抓夏美妍?

“目前還不清楚,不過他們現在就在沿海別墅。”打手回答道。

“哼,簡直活得不耐煩了,我這就去把人搶過來。” 落宅的雙身少女 五爺冷哼一聲,就要施展空間跳躍,直接抵達沿海別墅。

七爺擺手制止五爺,看了一眼刀疤後說道:“讓八爺跟你一起去,也好有個照應,敢跟我們狐幫作對,不能便宜了他們。”

“是,七爺。”刀疤點點頭,五爺也沒有說什麼,刀疤走到五爺身後,輕輕扶住他的肩膀,只見空間中浮現層層波紋,將兩人瞬間吸入,消失不見。

……

唐小白懸浮在沿海別墅的上空,頗爲疑惑,這不是葉驕陽的地盤嗎?那傢伙難道回來了?

就見下方,龍天傑率衆闖進別墅裏,唐小白真是想罵人了,如此魯莽,就不怕夏美妍會有危險嗎,還好勞資在這兒。

別墅中,龍天傑等人剛進來,就被娘炮設下的空間屏障困住,他咯咯一陣嬌笑後,說道:“原來你就是龍天傑,久仰大名啊。”

龍天傑冷哼一聲:“既然知道我的名號,還不立刻把夏美妍交出來,否則定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哎呦喂,你這狂傲的脾性,可比你的名氣大啊,不過也是無的叫囂罷了。”娘炮冷笑連連,根本不把龍天傑放在眼裏。

“哼,到底誰在找死,馬上就知道了。”龍天傑最厭煩的就是別人瞧不起他,更何況這個人還是個死娘炮,連唐小白都忍受不了,就別說脾氣向來火爆的龍天傑了。

雙手前推,一股狂風呼嘯而去,娘炮見此,微微一笑,狂風到其面前,突然止住,空間壓縮,旋風竟然漸漸變小,直至消散。

“什麼?”龍天傑大驚,早就知道空間系是能力者中最強的元素之一,可是交手之後,才發現它真正的恐怖之處。

看來這個娘炮的能力不弱,應該已經將自身潛能發揮出大半了,在目前對自己不利的情況下,要想將其擊敗,恐怕是難上加難。

“怎麼了,在超能界名聲極望的龍天傑,也不過如此嘛,你可比唐小白差遠了。”娘炮對着龍天傑說盡諷刺之話,而最後一句不如唐小白,徹底激怒了龍天傑。

“唐小白算個什麼東西,他怎麼可能跟我比,死娘炮,今天我非宰了你不可!”龍天傑大吼一聲,運轉全身元素,霧風之力發揮到極限,衝擊之力,竟然瞬間讓空間屏障搖搖欲墜。

這一刻,也終於讓娘炮變了臉色,緊接着龍天傑再次發力,屏障應聲而裂,一股極強的狂風迎面朝着娘炮席捲而來,力道之強,若是直面撞上,下場肯定就是變成一灘爛泥。

娘炮心裏的驚恐無以復加,他萬萬想不到,自己竟然會死在這裏,這也太憋屈了,本來不應該是這樣的。

“博文,戰鬥的時候,就不要想這麼多了。”突然的,娘炮耳邊傳出一個柔和的聲音,讓他當時就心中一顫,接着狂喜,他知道,秦少峯救了他。

秦少峯站在娘炮的身前,手中拿着一塊白玉,玉中閃現出一道旋渦,將衝至面前的狂風盡皆吸入,不費吹灰之力的抵禦了龍天傑拼盡全力的一擊。

“多謝秦少。”娘炮後怕的大口喘氣,一臉欣喜的向秦少峯說道。

“博文,有客人來了。”秦少峯看都沒看龍天傑等人一眼,而是微微眯縫起眼睛,輕聲說道。

娘炮微微一愣,擡眼看去,空間扭曲之下,出現了兩個身影,在他看到其中一個的時候,頓時表情一凝,不自覺驚呼出口:“大哥?”

聽到這聲大哥,隨着五爺前來的刀疤,轉頭看去,也是表情一變,但轉瞬即逝,頗爲疑惑的說道:“小文,你怎麼會在這兒?”

шωш★ttκǎ n★¢ O

…… “呵,你還會關心我嗎,你早就忘了我這個兄弟了吧。”娘炮一改常態的,突然變得微微正經起來,只是,無論怎麼看,也覺得他看向刀疤時的眼神,不太一般。

“小文,你在胡說什麼,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嗎?”刀疤原名時博遠,與其弟弟,也就是娘炮時博文,一起出生於越城鄉下,自幼父母雙亡,他們僅僅相差兩歲,是很好的兄弟,但在相貌上,兩人似乎有着頗大的差距。

前面也說了,刀疤男時博遠,如果除去臉上的刀疤,姿色也在中上,而娘炮時博文的姿色就完全屬於上上之選了,所以才顯得很是秀氣。

在他們上初中之時,因爲一次意外,導致弟弟時博文要害被廢,從此變得不男不女,而哥哥時博遠,也爲弟弟報了仇,年僅十五歲就因殺人入獄。

因爲年齡小,並不會構成多大的罪過,最後僅是關了一陣子就放了出來,兩兄弟相互扶持着成長,終於在兩人成年之後,哥哥時博遠意外發現,弟弟竟然喜歡男人,不再喜歡女人。

他知道原因,他也更加恨,幼時沒有好好保護弟弟,而一直和哥哥在一起的弟弟時博文,能喜歡的人,自然也只有時博遠。

但是時博遠的性取向完全是正常,他絕對不可能與親弟弟在一起,所以無奈離他而去,他離開後,尋求名醫,想要治好弟弟,可是幾年過去,一無所獲。

他不放心被自己留在鄉下鄰居家的弟弟,返回尋找,鄰居卻說,時博文在他離開的一週後,也跟着走了,現在去向不明。

時博遠四處尋找不到,巧合之下加入狐幫,得狐爺賞識,立下無數功勞,而在一次火拼中,臉部被人砍了一刀,也因爲此,狐爺十分看重他,破格將其提拔爲手下八大堂主之一。

現在兩兄弟終於見面,但弟弟時博文一直就以爲哥哥棄他而去,是因爲嫌棄他,噁心他,現在面對面而立,他的心情無法言喻,但可以肯定是,對其哥哥語氣不陰不陽的,極近嘲諷。

“你說你在找我,哈哈,我可是一直都在京城裏啊,而且你的名氣我早就知道了,行啊你,堂堂狐幫八爺,身邊美女成羣,你很開心嘛,我怎麼沒看到你有找過我呢。”

時博遠,也就是刀疤,表情痛苦,加後悔的說道:“當時我只是怕你改不過來,所以才離你而去,爲的就是幫你治好這個病。”

“少蒙我了,也好,既然來了,我們兄弟倆也應該有個了結了。”娘炮時博文冷哼一聲,上去一招空氣壓縮拳就攻了過去。

感受到弟弟拳風中夾帶的壓力,時博遠微微一愣,他不明白,弟弟是什麼時候也擁有了超能元素,而且還是裏面極其強大的空間系元素。

雖然時博遠沒有異能,但他武功不凡,還有一件由狐爺賜予的法器,唐刀銀鎖,銀鏈一出,直接捲住時博文的手臂,將其奮力的一拳瓦解。

時博文不管不顧,緊緊抓住銀鏈,飛步上前,又是一拳攻去,兩兄弟鬥得難分難解,渾然不管其他人作何感想了。

尤其是龍天傑最爲惱怒,喝令手下警察,開槍射擊,朝秦少峯而去,五爺就勢立在一旁,好笑的看着他們,亂成一團,不予理會。

同樣看戲的還有隱身在一旁的唐小白,他到現在都沒搞明白怎麼回事,本來寂靜的別墅,現在彙集了二十幾人,戰作一團,陣陣槍響,接連掃射。

何不趁他們打鬥,自己先去救夏美妍呢,哈哈,這樣坐收漁翁之利是不是不太好,反正我覺得挺不錯的。

然而還沒等唐小白有所動作,那倆兄弟之間,突然發生了狀況,畢竟時博文是空間系的高階能力者,再加上時博遠沒有認真的與弟弟打鬥,意外之下,時博文一招擊中時博遠,直接讓其鮮血狂噴,飛出老遠,空間的能力很難捉摸,表面上時博遠只是受了輕傷,可是他的內臟卻幾乎粉碎。

看見倒地不起的時博遠,弟弟時博文瞬間嚇呆了,剛剛憤怒之下出招過猛,完全忘了哥哥會抵禦不了,這一刻他腦海中一片空白。

時博遠強忍身體的痛苦,艱難的說出一句話:“小文,我從來沒有拋棄過你,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也是我今生最疼愛的人,我不希望你有事,因爲你是我弟弟。”

聽到這句話,時博文眼淚再也忍不住,決堤而出,飛撲上前,一把抱住時博遠,痛哭道:“哥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其實我只是受不了你的不告而別,我的心裏,始終都在想着你。”

“小文,對不起,都是因爲哥哥,你能原諒我嗎?”時博遠感覺自己說起話來,已經開始有氣無力,身體的疼痛都幾乎感受不到了,他明白,自己離死不遠了。

“哥哥,我從來都沒有真正怪過你,求求你,不要有事,我一定會救你的!”時博文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哥哥死在自己面前,他絕對不能忍受這種畫面。

但是該來的終歸會來,時博遠勉強露出一抹微笑:“小文,希望我們來生還是兄弟。”話落,閉眼,已然徹底斷氣。

“不…這不是真的,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時博文熱淚盈眶,不敢置信,最愛的哥哥竟然死在了自己手裏,既然事已至此,生前不能在一起,那就死在一起。

時博文冷笑一聲,運轉渾身能力,將哥哥一起捲入空間亂流之中,消散與天地間,魂魄離體不知飄向何方,但毫無疑問的是,他們永遠不會再分開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