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靈蛇沒有走。

他人如其名,長相有些陰柔,冷厲的目光怎麼看都讓人覺得不舒服。

丁溫發現他一直盯着自己看,於是擠出笑容:「有事嗎?」

「他們說你是電競學校出來的,理論課考過滿分。」靈蛇冷冷的說着,眼中並沒有任何驚嘆的意思,反而是有些不屑。

「但是我查過你的ID,八服的DW是你嗎?」

「是我。」丁溫神色如初。

聽到丁溫回答了,靈蛇神色更是冰冷,不屑之意也愈發的明顯了:「你憑什麼?」

丁溫早就猜到了,這時仍保持淡定毫不慌張,明知故問:「什麼?」

「我是說……」靈蛇一字一字,彷彿從牙縫裏擠出來似的:「你零點一的KD,憑什麼——成為職業選手?」

「我走的後門。」對於這種人,根本沒法正常交流,所以丁溫只能故意氣他:「我有關係不行?」

「你——」靈蛇哪能想到他會這麼回答,臉色瞬間鐵青,狠狠地看着他,一時竟不知該怎麼繼續譏諷下去。

「沒關係你就閉嘴。」

「很好,你NB。」靈蛇被氣的說不出話,停頓了幾秒:「那我倒要看看,你在比賽里,能打出怎樣『驚人』的操作。」

說着,他也露出了與丁溫相同的笑容。

當然,笑容的意味,更多的還是輕蔑。

「不對,不是驚人……是可笑!」

。 啊!

別館主人的話剛落音,忽然,茂木遙史尖叫一聲,騰地一聲站起來,雙手死死地握著自己的脖頸,雙眼嘴巴張大,一副中毒的樣子。

其他人都驚了,高呼:「茂木先生!」

「茂木先生!」

看到茂木遙史這副要死了的模樣,所有人都不淡定了,唯獨李子禮神色淡然,四平八穩地坐在那,嘴角反倒劃出一抹笑意…這傢伙可真是個逗比。

他翹起腿,看著茂木遙史,語氣淡然:

「行了,別裝了,你那幅樣子也太難看了。」

尖叫聲戛然而止,茂木遙史滿臉錯愕意外的看著李子禮:「你怎麼知道我在裝?」

他自認自己演技牛逼,裝的極像,不然也騙不過眾人。

但是,李子禮竟看穿了他,讓他很意外。

看到茂木遙史恢復正常,一點事也沒有,眾人一愣,皆反應過來…這傢伙挺魂淡的,竟然故意嚇人。

不過,草川弘一他是怎麼一眼看出來的?

眾人剛才也都被茂木遙史騙了,但李子禮居然沒有,不覺都看著他。

在眾人的注視下,李子禮淡然的回應:「你的演技太差了。」

演技差嗎?

眾人無語…茂木遙史的演技很好好不好,是你自己太厲害了。

茂木遙史臉色跨了下來,似乎有點不爽。

李子禮沒再說話,卻不動聲色的瞥了眼大上祝善…真正該注意的是這傢伙吧,不過現在注意也太晚了。

這時,茂木遙史擺擺手:「嘛,算了,這個遊戲我不玩了,要玩你們自己玩去,恕我不奉陪了。」

說著就要走。

白馬探趕緊說:「可是,去路已經被隔斷了,唯一通往外面的木橋也沒了,你怎麼走出去?」

茂木遙史一隻手插進兜里,一邊揮揮手,頭也不回的說:

「這裡又不是孤島,只要想辦法,總能找到出去的路。」

「走了!」

「啊!!!」

就在這時,大上祝善慘叫一聲,倒在地上抽蓄兩下就沒動靜了。

大家還以為他像茂木遙史那樣在玩,於是翻了個白眼,說:

「行了,別玩了好不好。」

李子禮終於站了起來:「這次可不是玩,應該是真出事了。」

嗯?

眾人神色一凝,當中白馬探立刻蹲在大上祝善身邊,用手指探到他的脈搏上,臉色沉了下來。

隨後他掏出一個懷錶打開,看著表說:

「就在22點34分51秒,已經確認心臟停止跳動,照他這個情況,救不活了。」

眾人大驚失色。

真有人出事了,映照了他們之前的猜想。

槍田郁美第一個反應過來,上去檢查大上祝善的屍體,她一邊檢查,一邊說:

「他的嘴唇目前沒發現任何發青或發紫的現象,但是卻有一股氰酸基氣體特有的杏仁味。」

「莫..莫非他剛才喝的咖啡里有氰酸鉀的毒?」

茂木遙史到現在仍然有些驚色,他沒想到真死人了,這可不是什麼小事。

「呵呵,自然不是。」

李子禮淡笑一聲。

眾人看了他一眼,千間降代仔細檢查過大上祝善的咖啡,搖頭:「咖啡里沒毒,我看他的死因應該跟咖啡沒關係。」

眾人滿臉驚異的看著李子禮,連千間降代也不例外…為什麼在沒檢查過咖啡之前,他就能知道咖啡里沒毒?

不過眼下不是關注這個問題的時候,最重要是弄清楚大上祝善的死因。

基德:「既然如此,他到底是怎麼死的?」

眾人還來不及說話,別館主人突然開口說:「好了,這場遊戲正式開始了!」

他不說話,還沒人記起他,他一開口,大家都想到是這傢伙殺了人,頓時胸中湧出怒火。

茂木遙史衝過去一腳將他踢倒,怒道:「開什麼玩笑,死了人了你知道嗎?」

假人倒在地上,砰地一聲,頭滾下來往兩邊裂開,一卷錄音帶掉了出來,暴露在眾人的眼中。

眾人滿臉驚異:「錄音帶?」

仔細瞧了錄音帶兩眼,千間降代說:

「看來這裡面還裝了計時器的樣子。」

計時器。

眾人明白過來,錄音帶根據計時器定好的時辰開始說話,說些什麼話,只能說背後之人算計的真好。

白馬探這時回頭看著女僕:「吉亞小姐,你把餐點端到這裡來的時間,是主人規定好的嗎?」

女僕點頭:「是的,先上開胃菜,湯點,還有主菜,都有詳細的規定。」

茂木遙史暗暗心驚:「如此說來,這裡的主人不是一邊監視我們,一邊跟女僕說話嗎?」

「其實,現在看來能知道兩點,一,兇手一開始就準備除掉大上祝善,二,兇手必然是我們中的一個。」

李子禮微笑,很平靜的環視一圈眾人的臉。

眾人皆很震驚,彼此對視一眼,都低了頭,一時間心思各異。

片刻。

白馬探抬起頭:「兇手不是怪盜基德嗎?我們之中可沒人是怪盜基德。」

基德:「….」

其實我就在現場,不過人不是我殺的,我表示很冤。

當然。

這些話是基德的想法,他自然不可能說出來。

「其實,我想知道兇手殺人的手法是什麼?他到底是怎麼令大上祝善中毒的?」

槍田郁美說著,看向了李子禮,似乎希望李子禮能給她一個答覆。

李子禮之前幾次表現出的那種胸有成竹,彷彿什麼都知道的神態令她印象深刻。

他覺得李子禮應該知道這些。

只不過,讓她失望的是,李子禮神色淡然的站在那,彷彿沒聽見她的話一樣。

大帥哥,你到底在想什麼?

槍田郁美蹙了蹙柳眉,她不太相信李子禮不知道這些,可能是因為某種原因,李子禮才不願意說。

至於李子禮不說的原因,她還想不出來。

其實,如槍田郁美所想,李子禮確實知道兇手是怎麼讓大上祝善中毒的,但是現在還不是說出這些的時候。

眾人無一人說話,明顯還沒搞清楚兇手是怎麼讓大上祝善中毒的。

這時,只見茂木遙史擺擺手:「算了,我要去看看我的車,你們去不去?」 「母妃,準確來說,這土豆可以畝產三千到五千斤!」

「三千斤,還只是最低產量!」

李恪解釋道。

「什麼?」

「畝產三千斤,還是最低產量?」

聽到李恪的話后,楊妃、蜀王府管家,以及周圍的侍衛、宦官臉上瞪大雙眼,滿臉的不可思議!

此時,就連之前隱約了解的李世民,在聽到李恪的話后,臉上也是露出動容之色。

【哎,有必要這麼震驚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