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宮清影向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加倍還之!

她輕笑道:「我是長公主的隨行御醫,不像某些人夫君都禁足了,還穿的如此光鮮艷麗,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穿給誰看呢?」

宮熏眼皮一跳。

放眼過去,此次隨行的嬪妃和女眷們,除皇后和長公主穿著金色鳳袍和鵝黃公主長裙外,其餘女眷皆以淺色素雅為主。

宮熏卻穿著綉著紅色牡丹的長裙,那張刷白的面容配上朱唇,在人群中極為扎眼。

要是曙傲天在,她這樣穿著還顯正常,可惜太子不在,她又是為誰而妝呢?

宮清影故意大聲說話,周圍女眷們紛紛回頭看來,宮熏的穿著早已引起女眷們不滿,見有人挑破心裡各自暗爽不已。

「皇上龍體痊癒,本宮穿紅色喜慶些,有什麼好奇怪的?」宮熏絲毫沒有察覺不妥。

她怨恨地看著宮清影:「倒是你,堂堂一家之主,紫羽山莊的少夫人竟甘願成為別人的隨行御醫,就不覺得有失身份嗎?」

從宮熏的印堂和吐息里,宮清影留意到宮熏的孕肚,裡面胎兒脈息薄弱有將死之兆,難怪宮仁夢和青嵐催促她趕緊離開。

宮清影頓時警覺起來,看來宮熏是想找替死鬼!

為了避免麻煩,她淡漠地說道:「職責所在與我的身份無關!太子妃管好自己就夠了!」

說罷,轉身便要離開!

「慢!」宮熏不甘地伸手攔住宮清影:「本宮要你來照顧!」

「這件事我不能做主!」宮清影皺眉看向她。

照顧是假,嫁禍是真!

就在這時,一道凌冽威嚴的女聲響起:「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本宮面前搶人啊?」

刺鼻的胭脂水粉味隨風而來,一襲鵝黃公主長裙的曙傲雪,在兩名綠衣婢女的攙扶下緩緩走來。

宮晞則提著藥箱緊跟其後,看到宮清影時微微朝她點頭。

眾人紛紛朝曙傲雪行禮:「拜見長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宮熏見眾人行禮,朝曙傲雪福了福身子,佯作委屈道:「長公主,弟妹長居深宮對清影姐姐十分想念,想要找她傾訴思念之苦,還望長公主成全!」

宮熏的理由,差點沒讓宮清影嘔吐出來。

不過,以宮熏和曙傲雪的交情和兩人對自己恨之入骨。

宮清影心想曙傲雪肯定會順水推舟,將她送至宮熏身邊,心裡開始琢磨脫身之法,決不能讓宮熏的毒計得逞。

不過,令她意外的是,曙傲雪居然拒絕了宮熏:「看不出太子妃還有幾分良心!不過前些日子清影及笄時你也在,想必那天該說的話,你也說的差不多,有心事以後再說無妨!」 曙傲雪說罷,皺眉看向宮清影,招了招手道:「本宮現在有些不適!清影,你過來扶本宮!」

宮清影愣了一下。

突然想起那天曙傲雪和羽驚空在書房的談話,她能眉開眼笑地離開,想必羽驚空對她說了不少好話。

今天她能分到曙傲雪這裡,可能也是羽驚空的意思,心裏面有些不舒服,卻也不想被宮熏陷害:「是,長公主!」

宮清影走到曙傲雪身邊,宮晞伸手接過她手中的白色藥箱。

曙傲雪伸手將帶著三個精緻夾套的右手放在宮清影手中,她不屑地瞥了一眼宮熏,趾高氣揚道:「走吧!」

說罷牽著宮清影的手朝前走去,宮晞和婢女們頷首默默緊隨。

女眷們朝宮熏投去諷刺的目光,紛紛捂嘴眯笑著離去。

宮熏惡毒地瞪著眾人離去的背影,緊握的雙手嵌進手掌,溢出鮮血而不自知。

宮仁夢和青嵐搖了搖頭,疾步走到她身邊勸道:「太子妃,皇后已有所察覺,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宮熏收回帶著血色的目光,狠狠地瞪了一眼宮仁夢:「你不是很關心她嗎?怎麼不跟她一起去呢?」

「照顧太子妃是臣的職責!」宮仁夢嚴肅地頷首答道。

「職責?你就知道職責?」宮熏氣憤地看著她:「要不是你長居深宮,對宮家不問不顧,宮家也不會落在那個小賤人手上!」

「清影本來就是宮家嫡女,宮家由她接手,名正言順!」宮仁夢反駁道。

不曾想,宮熏一個巴掌狠狠地打了上來。

『啪』的一聲脆響,在人群中極為響亮。

宮清影扶著曙傲雪的手微微一抖,她回眸看去。

宮仁夢清瘦的臉上,印著一個火紅的巴掌印,她委屈地低著頭,一言不發。

距離百米,宮清影也能看得很清楚,說明宮熏下手毫無情面。

宮清影眼神有些複雜。

宮仁夢時而關心她,時而維護宮熏,讓她有些分不清,宮仁夢到底站在誰的一邊?

這段時日以來,宮清影的影靈子時刻監視著宮仁夢。

她一直悉心照顧宮熏,對宮熏的百般虐待,也是默默承受著。

在異世界C位出道 對於宮家,她似乎也沒有絲毫惡意。

宮清影甚至在想,她只是站在宮家長輩的角度,來公平對待她和宮熏兩姐妹而已。

宮仁夢不想她捲入宮家和後宮內鬥,便讓她和師父遠走高飛。

接著,她到御醫司報到,宮仁夢雖有些失望,但還是托青嵐暗中照顧她。

後來,宮熏差點小產,宮清影被皇后安排在宮熏身邊伺候。

在宮仁夢巧妙周旋下,將宮清影和宮熏分開,避免雙方衝突。

宮仁夢一直在避免兩人衝突,不管是及笄禮上對宮熏的提醒,還是今天讓她不要與宮熏硬碰硬,以免惹上麻煩。

對於宮仁夢,宮清影無法評價她的好壞。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為何宮熏腹中胎兒,在她和青嵐的百般呵護下還是出現了問題?

宮熏見周圍女眷回首看來,生氣地掃了一眼眾人,呵斥道:「看什麼看,本宮教訓狗奴才也要你們管?!」 人群中,不知是誰反駁道:「宮仁夢好歹是你姑姑,你怎麼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打她呢?」

宮熏從人群中看去,便見三名端莊舒雅的中年女子朝她走來。

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左丞相的夫人許氏,其餘兩名女子分別是右丞相和鎮國公的嫡夫人藍氏和嚴氏。

她們正是在宮清影及笄禮上,為行笄禮的一品誥命夫人。

三位夫人在朝廷女眷中算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就算是皇后見了也要禮讓三分。

宮熏見她們氣勢洶洶地走來,不悅地拂袖道:「皇權至上,本宮作為太子妃,就算是父親見了也要行禮的!」

「太子妃?」許氏溫婉一笑,笑裡藏刀:「臣妾好像記得當時太子在宮家主及笄禮上說過,你不過是個無名無分的妾室罷了!」

藍氏也附和道:「沒有品階便沒有資格處罰朝廷命官,宮仁夢好歹是五品御醫,不知你有何資格逾越皇權處罰她?」

「還是你覺得施點手段爬上太子的床,就能母儀天下了?」嚴氏說話絲毫不留情面。

周圍女眷紛紛指手畫腳:「就她也能母儀天下?她當皇後娘娘是擺設嗎?」

「皇後娘娘的眼睛火眼金睛,怎麼可能讓這種人母儀天下?」

三位夫人身後不斷有貴婦們冒頭。

有中年貴婦甚至上前指著宮熏的紅色牡丹裙道:「你看你穿什麼衣服?都說百善孝為先,你爹娘失蹤不過數日,你就穿得如此花枝招展,還有沒有良心了?」

「就是啊,太子還在禁足呢,你穿成這樣來祈福,難道是想跟引起皇上的注意嗎?」

眾人咄咄相逼,宮熏一口難敵眾人,雙眼裡噙著委屈的淚珠。

環顧四周發現,不遠處的宮清影嘴角正凝著一抹嘲笑。

她氣憤地瞪了宮清影一眼,提著裙擺調頭就跑!

宮仁夢見狀,緊張地追了出去:「太子妃,您慢點跑!」

「太子妃,慢點!」青嵐也擔憂地追了出去。

女眷們罵罵咧咧地目送宮熏落荒而逃,隨後又恭敬地向三位夫人行禮,經過一番諂媚地誇讚后,簇擁著三位夫人離開。

三位夫人轉過身時,不約而同地看向宮清影的方向,只見她正攙扶著曙傲雪緩緩前行。

不管她有沒有看到,總之那個人知道就夠了!

前往廂房的路途並不遙遠,只因為宮熏的出現變得漫長許多。

與旁人拉開些許距離后,曙傲雪嫌棄地收回自己的手。

她忌憚地斜睨了一眼身後,又揚著春風般的笑容,故意與宮清影拉家常:「宮家主,不知最近過得如何?」

「挺好的!」

「本宮指的是你和他有沒有和好?」曙傲雪對於羽驚空那天的暴怒耿耿於懷。

宮清影明目張胆地給他戴綠帽子,他怎麼可能輕易放過她?

「哦!」宮清影恍然大悟,曙傲雪是想聽她和羽驚空鬧矛盾的事情吧,可她偏偏不想說。

「驚空對我挺好的!每天除了修鍊和管家的時間外,還親自下廚,變著戲法地給我做各種好吃的!」宮清影笑眯眯地說道。 曙傲雪聽罷,難以置信地看著宮清影。

羽翼尊者會為她親自下廚?

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那個不食煙火的清冷孤傲男子,怎麼可能踏入廚房半步?

宮清影見曙傲雪懷疑地看著自己,羽驚空確實沒有給她下過廚,但情敵面前,裝她也得裝下去!

她微微一頓:「對了,長公主,你知道什麼叫做『夫妻肺片』嗎?」

曙傲雪搖頭,但聽到夫妻二字,她的手指便忍不住顫抖起來。

「他說夫妻吵架,床頭吵床位和,與其沒心沒肺地活著,倒不如相擁而眠說說肺腑之言!」

曙傲雪依舊沒聽明白什麼是夫妻肺片,但聽宮清影說到床頭床尾和相擁而眠時,腦袋中的理智全都炸了!

她守護那麼多年的羽翼尊者,居然被宮清影給睡了!

士可殺,不可辱!

「哈哈哈……」宮清影說罷,大笑著揚長而去!

曙傲雪怒火熊熊地瞪著宮清影的背影,要不是礙於周圍全是羽翼尊者的眼線,她此刻就想將宮清影撕成碎片!

曙傲雪冷冷地掃了一眼宮晞:「去看好她!」

「是!」宮晞恭敬領命,疾步追上宮清影:「姐,您慢點!」

……

於是,宮清影被安排和宮晞住在一起。

進入廂房后,宮清影在屋內部下影魅結界。

宮晞立刻向宮清影稟報今日的所見所聞。

今日一早,長公主府的婢女和護衛一律大換血。

除了宮晞和曙傲雪身邊兩名婢女外,其他人全部換成新人。

那些人看起來並非聽命於曙傲雪,更像是來監視她的眼線。

甚至連今日隨同祈福的婢女和廚娘們,皆是高深莫測的高手!

這一點,從宮清影加入曙傲雪的隊伍時就發現了。

她還以為是曙傲雪的暗衛!

那麼能夠監視曙傲雪的人,會是誰呢?

是葉沁柔口中的主上,還是……羽驚空?

宮清影眉頭緊擰,宮晞說罷,又將曙傲雪詳細情況告訴她。

這一次,宮晞反饋的情況與影靈子帶回來的消息不一樣。

曙傲雪之所以喜歡與男寵群歡,並不是水性楊花,而是對方修鍊的功法就是采陽補陰。

此種功法極其歹毒,需要採集男子陽氣才能修鍊。

宮晞曾利用影靈子探查過曙傲雪的地牢,裡面屍橫遍野,全是被她吸盡陽氣的年輕男子骷髏。

宮晞的情報難能可貴,比影靈子帶回來的有用多了。

宮清影有些質疑地看著她:「她讓你成為貼身御醫,就沒有為難你嗎?」

「主人,這是屬下最後想告訴你的事情!」宮晞面色凝重地將右手遞給宮清影:「曙傲雪給了屬下一顆白色藥丸,每隔十日必須服下解藥,否則就會全身潰爛至死!」

宮清影輕輕附上宮晞的脈搏。

當她察覺到熟悉的毒素時,不僅纖長的手指,就連櫻色的薄唇也顫抖起來:「冰淬蠱毒!」

冰淬蠱毒與冰淬銀針上的毒素一模一樣!

只是蠱毒比銀針更加歹毒的是:它是慢性毒.葯!解藥只能延緩死亡時間,並不能真正解毒!

如果說先前只是揣測,那麼現在宮晞所中之毒便是證據! 給原主娘親下毒的人和向幽冥燁借噬魂針的人,正是曙傲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