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我倒喜歡東方的男人,精緻,優雅。”

“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以後讓你嫁個東方男人,個子只到你胸部。”

“那又怎麼樣?我喜歡啊。”

“得了,愛麗絲,那你趕緊去和那個傢伙套套近乎,反正你的漢語說得這麼好,溝通無障礙。”

“別亂說,那是百合姐的。”

“嘻嘻,我開玩笑的。”

……

紅花宮裏。

杜十一娘坐在寬大的座位上,冷若冰霜地看着百合和易小刀。

“在下易小刀,見過紅花會會長。”易小刀打破沉寂說,還鞠了個躬。

但是杜十一娘毫無反應。

“媽媽。”百合小心地叫道。

杜十一娘側過臉,似乎在努力壓制心頭的怒火,好一陣,才轉過臉來,說:“你走吧。離開這裏,不要再回來了。”

“媽媽……”百合帶着哭腔叫道。

杜十一娘嘆了口氣,說:“既然你的心已經有了歸屬,我就不能把你留在這裏了。你跟他走吧。”

百合說:“不是那樣的,媽媽。”

杜十一娘說:“你都把他帶到這裏來了,你還想解釋什麼?你可知道,自有紅花會至今,他是第一個踏入紅花谷的男人。如果我不讓你走,那麼以後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男人,踏入紅花谷的土地。”

易小刀站在一邊,知道自己不說話不行了,於是清了清嗓子,說:“其實,我是龐英九介紹來的。”其實他根本不知道九叔的大名是不是叫龐英九,但事到如今,先拿出來當一下擋箭牌再說,搞不好還真就是的。

重生綠茵教父 果然,杜十一娘一聽龐英九的名字,立刻直起了身子,問:“你認識龐英九?”

易小刀點點頭:“認識。”

“他人呢?”杜十一娘急問,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

易小刀神色一黯,說:“他已經去世了。”

“什麼?”杜十一娘頓時呆立當場,眼睛看着前方,一動不動,然後頹然倒在椅子上。

“媽媽。”百合叫着,快步跑過去,扶住了杜十一娘。

杜十一娘掙扎着坐好,問百合:“他說的,可是真的?”

百合點了點頭。

杜十一娘頓時老淚縱橫,手裏的柺杖都掉到了地上。

易小刀已經暗暗猜到杜十一娘和那個龐英九的關係,現在,看到杜十一娘這種傷心欲絕的樣子,他倒希望龐英九不是九叔纔好。

過了好久,杜十一娘終於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問:“你是他什麼人?”

易小刀說:“朋友。”

“他是……怎麼死的?”杜十一娘顫抖着聲音問。

這讓易小刀心裏也很難受,猶豫着說:“唔……我還是說實話吧。其實,我也不知道九叔是不是你要找的那個龐英九,但九叔確實當過軍醫。”

“什麼?你不確定?”杜十一娘頓時又失望又欣喜。

“嗯。不過很容易確定。”易小刀說着,拿出一枚戒指,“九叔臨終時,交給我這個戒指,說是讓我交給一個叫施怡的女人。施怡是你嗎?不對,你姓杜,她姓施,不是你。對不起。”易小刀說着,收起了戒指。

沒想到杜十一娘卻喃喃地說:“施怡,施怡,那就是我啊。”

易小刀說:“你不是姓杜嗎?”

杜十一娘已經肯定易小刀所說的九叔就是龐英九,忍住悲痛說:“我是姓杜,年輕時叫施怡,後來,才改成了杜十一娘啊。”

“哦,原來你叫杜施怡?”易小刀想起九叔最後反覆說的是“毒、毒、毒”,原來是說“杜、杜、杜”。他重新拿出戒指,上前遞給了杜十一娘。

杜十一娘小心地戒指,捧在手心,說:“那,他有沒有留下什麼話?”

“有。九叔說,他到了地府,也會等着你。”易小刀說。

“九哥……”杜十一娘撫摸着戒指,終於忍不住泣不成聲。

===========

第二捲開始!留念! 104 歷歷往事

“施怡,你會回來的,對嗎?”

“一定會,你一定要等我。九哥。”

五十年前的那一句承諾似乎還在杜十一孃的耳邊迴盪,但是半個世紀過去,這個承諾一直沒有兌現,直到現在,人鬼殊途。

五十年前,南華市還不叫市,叫南華村,只是天涯海角的一個偏僻、落後的小漁村,村民以打漁爲生,相當貧窮。

杜家是南華村最大的家族,上一輩還是地主,到了杜施怡父親當家作主的時候,就已經改天換日了。杜施怡的父親自小習慣了公子大少爺的生活,前呼後擁,呼風喚雨,現在這樣一來,頓時就活不下去了。

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黑道。在這種歷史變革時期,杜施怡的父親與時俱進,走上了另一條呼風喚雨的道路,那就是黑道。他組織了原來地主家庭的一些打手、狗腿子還有一些無家可歸的長工,建立了杜家幫,自封幫主。年過四十的他寶刀未老,東征西戰,勢如破竹,只用了一年時間,杜家幫就成了方圓百里之內最大的黑幫。

說到龐家,祖祖輩輩都是大夫,本來家境還不錯,到了龐英九父親這一代,早已不比當年了。爲了讓家族復興,父親給龐英九出了一個主意,那就是參軍。於是,龐英九就這樣做了軍醫。

再說杜家,和龐家的背景完全不一樣,按說他們兩家不會有任何的交叉點,雖然同在一個村,但杜家向來都是深門大院,龐家住在村口的小茅屋裏。杜家給全村人都找過麻煩,但就是沒有動龐家一個指頭。這倒不是杜幫主仁慈,或者龐家有什麼後臺,而是杜幫主深謀遠慮。因爲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挨刀了就得找大夫,杜幫主不動龐大夫,爲的就是萬一自己受傷,好找龐大夫醫治。

事實證明杜幫主的決策是明智的,因爲就在他事業的上升階段,爲了開闢杜家幫的疆域,與五十里之外的一個黑幫上演了一場生死大戰。一千多號人在兩村之間的海邊混戰,那場面,真是刀光劍影,血肉橫飛,引來遠近幾十裏的村民,坐着漁船在海上看熱鬧。杜幫主身先士卒,一馬當先,提着一把一米多長的大砍刀,橫衝直撞,如入無人之境。

大戰持續了一個下午,到黃昏時,大海漲潮了。鮮血立刻染紅了大海,附近幾百裏內的鯊魚都聚集到這個海灣,搶食漂到海里的屍體。

杜家幫果然了得,最後剩下的兩百人裏,有一百八十個是杜家幫的,剩下二十個敵人留着給他們收屍。但是這也不是杜幫主宅心仁厚,不忍將敵人趕盡殺絕,而是在最後關頭,杜幫主體力不支的時候,被對方一個裝死的小嘍囉爬起來一刀捅在肚子上。杜幫主一個轉身,手起刀落,將小嘍囉一刀斬成兩截。但是,他自己的腸子也流了出來。

生死大戰就此結束,手下顧不得斬草除根,擡起杜幫主往拖拉機上一放,班師回朝。對手從此在江湖上消失,這是後話。

說到杜幫主,意志驚人,腸子流出來,又塞進去,流出來,又塞進去,硬是撐到了家。手下擡着杜幫主要回家,杜幫主臉色蒼白,說:“去找龐大夫。”他也知道自己撐不住了。一行人直奔村口的龐家茅屋。

念在杜家從未欺負過龐家的份上,加上救死扶傷是大夫的本能反應,龐大夫二話沒說,使出渾身解數開始拯救杜幫主。此時杜幫主已經正式暈厥,龐大夫麻藥都沒用,就開始給他清理內臟,縫補傷口。

養在深閨的杜家大小姐——十六歲的杜施怡聽到這個噩耗,直奔村口,看到父親氣若游絲,性命不保,一口氣接不上來,頓時暈倒在地。

龐大夫救命要緊,沒空管她,於是讓回家探親的軍醫龐英九把她弄醒。龐英九十八歲,在軍隊裏當了兩年兵,手藝大有長進。於是一個大步上前,掐人中,沒反應,心中暗自着急。龐英九在軍隊裏面對的都是男人,此時專心救人,也沒想到眼前是一個妙齡少女,二話不說,捏開杜施怡的櫻桃小嘴,嘴對嘴地進行人工呼吸,杜施怡口中的淡淡清香撲鼻而來,都沒有讓龐英九反應過來,心中只掠過一個念頭,“終於碰到一個沒有口臭的同志了!”

杜幫主的手下看到龐英九竟然敢輕薄大小家,心想自己暗戀大小姐幾年了,連大小姐的衣服都沒碰過,這小子竟然一上來就親嘴,反了去了,於是拔出砍刀就要將龐英九就地正法,幸而被幫裏的元老拉住了。

但是,杜施怡可能是傷心過度,暈厥太深,還是沒有反應。龐英九人工呼吸了一陣,發現毫不見效,只得使出最新的心外壓搶救方法。他雙膝跪地,伸出左掌,貼在杜施怡的左胸心臟部位,然後右掌貼住左掌手背,用力按了下去。入手處,只覺得柔軟異常,彈力十足,龐英九才頓覺這次搶救的是個女孩,這個懵懂少年頓時像觸電般地縮回雙手,自己的心臟跳動迅速加快,大腦充血,差點暈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就連元老都忍不住了,走過來一巴掌拍在龐英九的後腦上:“他媽的你吃了熊心豹子膽啊!拿刀來!”原來那個手下早已義憤填膺,立馬遞上砍刀,元老接過來,大吼一聲:“我宰了你!”嚇得一旁的龐大夫一針戳在杜幫主的肚皮上。

生死關頭,龐英九充分發揮出軍人的臨危不懼,大喝一聲:“你還想不想救人!”

元老被他這麼一吼,不由得愣了一下,說:“想。”

“想就站到一邊去!”龐英九聲如洪鐘,元老竟然乖乖地退到了一邊,手裏的砍刀還保持着揚起的姿勢。

義憤填膺的手下見元老竟然被人吼傻了,越俎代庖放出狠話:“好,要你救不活大小姐,我就將你碎屍萬段!”

龐英九理都懶得理他,調勻呼吸,穩定心神,右掌壓左掌,左掌壓胸部,以每秒一下的速度在杜施怡酥軟的胸脯上按壓起來,連按十餘次,又彎腰人工呼吸兩次,然後接着壓。他這邊急得滿頭大汗,怎麼還不醒啊,我就這點招數了;元老那邊氣得七竅生煙,這個混蛋上下其手,到底要搞到什麼時候?義憤填膺的手下更是心急如焚,我的大小姐,你快點醒來吧,這個色狼不知吃了你多少豆腐了。

也許是感受到這麼多人的關懷與呼喚,在龐英九做完兩輪心外壓和人工呼吸之後,杜施怡長長地籲出一口氣,醒了過來。

此時龐英九的手還壓在杜施怡的胸部,準備繼續按壓,手下眼尖,衝過去一把打開龐英九的手:“醒了!醒了!你給我停手!”

龐英九立刻回頭,看到杜施怡張開了眼睛,汗淋淋的臉上終於露出了憨笑。杜施怡的臉頓時紅得像個燈籠。

結果,杜施怡被龐英九救醒了,杜幫主也被龐大夫救活了,皆大歡喜。

兩天後,龐英九要回部隊了,杜施怡偷偷地跑了出去,給龐英九送行。

“龐……龐公子……謝謝。”杜施怡一說話臉就紅了,低着頭拉着衣角。

龐英九傻傻一笑:“我哪是什麼公子,叫我名字就行了,我叫龐英九。”

“那……我叫你……九哥吧……”杜施怡的臉一直紅紅的,就沒正常過。

“啊?九哥?隨便……隨便吧。我走了。”龐英九摸摸後腦勺,那裏被杜家幫的元老拍了一掌,現在還隱隱作痛呢。

龐英九走了,杜施怡站在路口,一直等到他的背影完全看不見了,才慢慢走了回去。

話說龐大夫救了杜幫主的命,杜幫主派人送去一百大洋,龐大夫沒敢接,因爲兒子說過,雖然救死扶傷是大夫的責任,但杜家畢竟是黑幫,是人民的敵人,遲早有一天要被人民剷除的,所以千萬不要和他們扯上關係。

於是,這次事情之後,杜家和龐家又回到了以前的狀態,兩家互不往來,只是杜施怡偶爾會去看望一下龐大夫,但龐大夫大多都是避而不見。

海灘大戰後,杜家幫開始一幫獨大,方圓百里內再也沒有對手敢說半個不字,杜幫主雄心勃勃,並不甘於現狀,帶領成千上萬的兄弟四處拼殺,擴展自己的領土。兩年後,杜家幫達到了鼎盛時期。

俗話說,物極必反,盛極必衰,這個道理放在江湖上也是說得通的。幾年來,被杜家幫打壓、欺凌的黑幫都暗地裏在臥薪嚐膽、招兵買馬,到了這年,大家組織了“八幫聯軍”,一起舉起了打倒杜家幫的大旗。

杜幫主直那次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之後,身體已經是大不如從前,雖然運籌帷幄的能力日益精湛,但決勝千里的盛況已經是明日黃花了。杜家幫節節敗退,迴天無力。所謂兵敗如山倒,堅持了不到半年,杜家幫已經是分崩離析,一盤散沙了。“八幫聯軍”放出話來,只要誰交出杜幫主的項上人頭,金錢、女人,要多少給多少。

這是個很有誘惑力的條件,所以杜幫主除了要小心對手,還要時刻提防自己身邊某個財迷心竅的人。終於,杜幫主心力交瘁,頂不住了,在仇家準備夷平杜家幫的時候,決定舉家出逃。

就在這時,龐英九在越戰中英勇負傷,復員回來了。其實傷倒不是很重,完全不影響他的工作,是他自己開了小差。這兩年來,他的腦海裏一直有個影子揮散不去,日裏夜裏都在腦子裏晃啊晃的,晝夜不息。這就是杜家的千金大小姐杜施怡。

自從那次救了杜施怡之後,龐英九的小心臟就沒有安穩過。想到杜施怡那溫潤甜蜜的嘴脣,他的心就撲通撲通地亂跳;想起杜施怡那豐滿酥軟的胸部,他總是感到渾身燥熱心跳失控;想到杜施怡那含羞帶笑、楚楚可憐的模樣,他就恨不得立即飛回去。總之,他是發現,自己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一個黑道大哥的女兒。縱然如此,在一次小傷之後,龐英九還是決定離開部隊,回家了。

杜施怡聽說父親要帶着自己跑路的時候,心想再也見不到九哥了,沒想到龐英九猶如神兵天降,出現在她面前。在南華村海邊的一艘破漁船上,杜施怡抱着龐英九一場痛哭,然後義無反顧地將自己大小姐的千金之軀,奉獻給了一個落魄大夫的兒子。那時,她剛好十八歲。

幾番溫存之後,還是得面臨分手。杜施怡不能留下來,留下來是死路一條,龐英九不能跟着去,跟着去了那就是黑道分子,對不起人民。

最後,杜施怡掏出一對戒指,把其中一枚遞給龐英九,說:“戒指代表我的心,我把它交給你了。你要好好保護它,等着我回來。”那時,她還抱着很美好的希望,以爲事過境遷,就可以再回到小漁村找她的如意郎君了。

龐英九接過戒指,說:“施怡,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它,等你回來。”

杜施怡靠在龐英九的胸口,說:“九哥,我這一去,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如果,我去了十年,二十年,還沒回來,你會等我嗎?”

龐英九摟着杜施怡香軟的身體,說:“會,我會一直等下去,直到你回來。”

杜施怡仰起頭,說:“那,如果我再也不回來了呢?”

龐英九低頭看着懷裏的可人兒,說:“我會一直等到最後,等到我老去。就算我死了,我還會在地府等着你,我們來世都要做夫妻!”

杜施怡將頭埋進龐英九的懷裏,笑得幸福滿面。

“施怡,你會回來的,對嗎?”

“一定會,你一定要等我。九哥。”

天豢之戰 後來,杜家就從南華村消失了。有人說,他們全家逃到了金三角,從此隱姓埋名;也有人說,他們根本沒逃多遠,就被仇家追上,全家老少悉數被殺。對龐英九來說,更願意相信前者,因爲他一直相信,杜施怡會回來的。

事過境遷。一晃幾十年過去了。杜施怡卻一直沒有回去。她跟着杜幫主到了金三角,那是一個無主之地,誰厲害,誰就是老大。杜幫主已經威風不再,膝下又沒有半個兒子,爲了保護自己,保護家人,年紀輕輕的杜施怡被迫走上了黑道,成爲遠近聞名的女殺手。

十年之後,父母去世,其他人也各自散了。杜施怡卻再也不敢回去了,她不知道以自己現在的身份,怎麼去面對龐英九?他們可謂是一正一邪,一白一黑,是不可能糅合在一起的。她也想過放棄殺手的身份,做回一個普通女人,回到南華村,和龐英九結婚,生兒育女。但還是那句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十年的殺手生涯,已經完全將她改變,她再也不是以前的杜施怡了。

於是,年方二十八的她,改名叫做杜十一娘,創立了紅花會,並逐步發展成爲世界最大的女殺手組織。這個殺手組織裏,從來都沒有男人,因爲一看到男人,杜十一娘就會想到還在遙遠的小漁村傻傻等待自己歸去的龐英九。後來,紅花會搬到了紅花谷裏,杜十一娘定下一條規矩,不論如何,絕不允許男人踏足紅花谷,以免勾起她的傷心之情。就算是負責整個金三角防衛的軍隊,還是駕駛直升機的飛行員,最多隻許在天上飛過,或者在直升機上等待,而且,在杜十一娘出現之前,必須離開紅花谷。

從此,杜十一娘就生活在這個沒有男人的世界裏,一晃就是近半個世紀。 105 復仇計劃

“這麼說來,九哥是死於陸雲飛之手?”杜十一娘擡起頭說。剛纔,易小刀已經將九叔之死的來龍去脈大致說了一下。杜十一娘臉上的悲傷已經逐漸地被仇恨代替。

“嗯。”易小刀點頭,“不過,那陸雲飛也不過是一顆棋子,他幕後的勢力纔是真正的兇手。”

“不管怎樣,”杜十一娘恨聲說,“九哥的仇我一定要報! 強者重生在都市 陸雲飛、甄治國,還有國際走私集團的幕後指使,凡是與九哥的死有關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可是,陸雲飛雖然已經不足爲懼,但甄治國和國際走私集團的勢力不容小看。”易小刀說。他原本想提醒杜十一娘,這一系列事情的最終根源,還是在紅花會身上,一切都是因爲百合暗殺了賈安邦才引起的。但是看到杜十一孃的心現在已經被仇恨充滿,便忍住沒說了。

杜十一娘手裏的柺杖在地上用力一頓,說:“傾我紅花會全部力量,就算不能將仇人一一消滅,也要爲九哥戰鬥到底!”

“十一娘,”易小刀清了清嗓子,做好心理準備,說,“九叔在臨終時,還說過一句話。”

“什麼話?”杜十一娘陡地將目光轉向易小刀,易小刀不禁也打了個冷戰。

“九叔說,對方勢力強大,希望你,不要爲了報仇,而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易小刀斟酌着說。這本是九叔對他說的話,被他略微改了一點。

杜十一娘站起來,傷感地說:“九哥已死,我活着,已無多大意義。你們不知道,這麼多年來,我一直覺得對不起九哥,現在,我終於有勇氣打聽他的蹤跡,他卻……卻先我一步去了。只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我就可以和九哥團聚了。但是,陸雲飛卻害死了他!你說,我不該爲九哥報仇嗎?我剩下的日子,不爲九哥報仇,我還能做什麼?”

看到杜十一娘當着自己的面說出這番話,易小刀完全可以理解她心裏的痛苦和仇恨,他也開始自責起來。“其實,九叔是我害死的。如果早知道會這樣,我絕對不會去找九叔,那樣,他就不會有事了。”

“不,”杜十一娘說,“這整個事件都是因我紅花會而起,跟你沒有關係。這麼多年來,我紅花會很少會接東南亞的任務,但這次,鬼使神差地接了這個任務,殺了賈安邦,結果,卻害死了九哥。這大概也是冥冥之中註定的,我和九哥之間,永遠都有一條鴻溝。你不用再自責了,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你,爲了救百合,做出那麼大的犧牲。從現在開始,你不必再插手此事,一切自有紅花會來解決。”

易小刀說:“雖然我一向反對冤冤相報,但是,九叔和師姐實在是死的冤枉,這樣的大仇未報,我又怎能安然活在世上?”

“這麼說,你也想報仇?”杜十一娘逼視着易小刀。

“冤冤相報何時了?但是事已至此,我豈能袖手旁觀?”易小刀無奈地說。不過,他的心裏並不是想着將所有仇人趕盡殺絕,他的心裏,已經有一個初步的輪廓,那是他報仇的偉大計劃。

杜十一孃的神色終於緩和了一些,說:“你能這樣想就好了,因爲就算你不想報仇,你也無法安寧了。”

易小刀說:“你的意思是……”

杜十一娘說:“你說的那個獵頭公司,老闆叫夏侯,這個人我多少有點了解,爲人十分奸詐,表面看來平易近人,實際上心地狹窄,心狠手辣。他的四大金牌殺手,一次就被你們殺了三個,這個仇,他肯定會記着。獵頭公司十大金牌殺手,可是他的搖錢樹,更是獵頭公司的臺柱,現在少了三個,損失慘重,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一直在旁邊沒有說話的百合此時插了一句:“可是看起來,金牌殺手也不過如此。”因爲她親眼看到,金牌殺手在易小刀師兄的面前簡直不堪一擊。

杜十一娘回頭瞪了百合一眼,說:“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對敵人掉以輕心!金牌殺手之所以一次損失三個,最大的原因也就是輕敵!當然,也許是他們遇到的對手實在太強大了。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說着,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易小刀《16K小說網電腦訪問??》。

易小刀假裝沒有看到,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反正我現在孤身一人,就由他們來吧。”

杜十一娘說:“既然你有這種想法,你又是九哥的相識,我就破例讓你留在紅花谷,報仇大計,我們還需要從長計議。”

百合的臉上終於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大大鬆了口氣。

易小刀趕緊道謝,說:“謝謝會長。”

杜十一娘說:“你我也算有緣,就不必那麼客氣了。孩子們都叫我媽媽,但你不是我紅花會的人,就叫我的名字,十一娘吧。”

易小刀再次垂首,說:“多謝十一娘。”

杜十一娘微微點頭,說:“你是第一個進入紅花谷的男人,可能會有諸多不便,請你諒解。”話鋒一轉,又說:“但是,紅花會也有嚴格的規矩,我幾十年來的會風,我希望能繼續保持下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話都說的這麼明白了,易小刀還能不明白?趕緊點頭說:“我明白。”

百合突然想到一件事,問:“媽媽,他……住哪裏?”

杜十一娘略略一想,說:“谷裏還有沒有空的房子?”

百合說:“沒有了。只有……只有紅花宮,還有一些客房。”

杜十一娘臉色一沉,說:“胡說!紅花宮只有一個男人可以入住,可惜,他不在了……百合,你叫人給我準備筆墨,送過來。”

“好。”百合答應着要往外面說,又回頭問,“那,他住哪裏?”

杜十一娘想着問題,隨口說:“那就跟你住吧。”

百合俏臉一紅,說:“媽媽——”

杜十一娘揮揮手,說:“你自己看着辦吧。快叫人送筆墨來。”

百合不敢再多說,走到門口去叫服侍杜十一孃的丫鬟準備筆墨去了。

等到百合回來,杜十一娘對易小刀說:“我跟百合還有話說,你先出去吧。”

遊戲花都之全能高手 “嗯。”易小刀微微點頭,走了出去。

外面正是陽光燦爛的下午時光,站在這個全村最高的地方,放眼望去,只見一片青山綠水、紅花青草,衆多彩衣女子流連其間,秀色可餐。如果能在這裏生活下來,何嘗不是人生美事?可惜,想到宋曉藝此時尚不知在何方,易小刀的心裏頓時覺得索然無味。

“嗨,你好。”

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在身邊響起,易小刀一回頭,才發現身邊站着幾個妖嬈的女子,爲首的一個金髮碧眼,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閒緊身衣,將玲瓏的曲線完全展現出來,性感迷人。顯然,說話的就是她了,此時她那雙藍色的大眼睛正水汪汪地看着易小刀。

“你好。”易小刀禮貌地回答。

“你叫什麼名字?”金髮美女問,一邊還扭動了一下身子,豐滿的胸部立刻上下搖晃起來。

易小刀有些尷尬,說:“在下易小刀。沒想到你的漢語說得這麼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