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這修士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很強大!

都是高階帝者,而且一看便知都是超然突破者,身上的血脈也是極為不簡單。

何況,敢來這裡的修士,又豈會普通?

為首的是一個黑衣青年!

面對這個青年,江寂塵神色微微一凝。

「神王九重境,超凡血脈者。」

江寂塵心有感應,知道這個黑衣青年的強大。

遠比那三個偽大帝境的修士,還要強大、可怕。

此時,黑衣青年沒有說話,倒是他身邊的一名瘦臉青年修士道:「不能說白布置,我們不是困住了一艘了高階寶船戰舟么?」

「沒有抓到低賤的野人修士,自然就要他們陪償我們的損失了。」

江寂塵他們的寶船戰舟被困在這一片空間禁制中。

這一片空間禁制,確實不凡。

但有禁制三兄弟在,足可以輕易解開。

但是,江寂塵卻不急著解開,而在聽著那些修士的對話。

此時,楊雪瑤傳音道:「應該是蠻荒歷練者,算來,這個時間剛好,各大勢力都會派出修士,進入蠻荒之地進行歷練。」

「歷練積分,將會決定著他們的官階、地位。」

「而蠻荒之地,野人修士是歷練者第一獵殺對象,因為,他們比較容易獵殺,且歷練積分也高。」

「剛才,他們必然是在狩獵路過這裡的野人修士,但我們卻中招了。」

楊雪瑤如此分析道。

自然,她分析得一絲不差了。

「所有的人,限你們在十息內下船、自封修為,若不然,後果自負。」

就在這時候,那名瘦臉的青年修士突然冰冷的開口道。

同時,他們已經飄立在寶船戰舟的船頭處,相隔寶船戰舟只有五十米的距離。

不過,他們之間有禁制之光相隔,江寂塵就算要攻擊他們,也必需要打破這片禁制空間。

江寂塵站立在寶船戰舟船頭上,身邊站著阿狸和楊雪瑤,眾女也走出來,跟在江寂塵身後,在看熱鬧。

有江寂塵在,她們倒並沒有擔心之意!

不過,那二十多名蠻荒歷練者,此時驀然看到寶船戰舟之上,竟然站立著這麼多極品無雙的女子,他們都不由自主的愣住了。

心跳加快,呼吸加重……

很快,他們眼中升起了佔有的慾望之色。

實在是這些女人太漂亮、絕色了,讓他們恨不得撲上去,狠狠的蹂躪。

便是那名放狠話的瘦臉青年,都愣了一下,想不到會是這樣的景象。

但他很快反應過來,繼續開口道:「快照本公子的話去做,若不然……」

然而,未等這名瘦臉青年說完話,江寂塵已經打斷他道:「限你們十息之內,撤去空間禁制,讓我們過去,若不然,後果自負。」

(本章完) 竟然,被反過來威脅了!

那二十多名蠻荒歷練者聽到江寂塵的話都愣了一下。

隨後,一個個大笑起來!

婚外非我所願 甚至還有修士捂著肚子的。

「搞笑啊,我們竟然被一個帝者一重境的垃圾威脅了!」

「猴哥,你的口頭禪都被人家學去了,而且似乎比你說得更有氣勢啊!」

一眾蠻荒歷練者大笑著說道。

而猴哥,自然是那名瘦臉青年修士了。

他的臉確實瘦尖如猴。

聽到同伴的調笑,他的神色一片冰冷。

「那他就是死人一個!」

「既然他們不願意自封修為、走下寶船戰舟,那我們就殺上去吧。」

「嗯,男的統統殺掉,女的留著!」

猴哥森冷地開口道。

「哈哈猴哥果然是真男人,懂兄弟們的心思!」

「是呀,這次可以玩個痛快。」

一群蠻荒歷練者叫道。

只有那名為首的黑衣青年,一直沒有說話。

直到這時候才道:「那男子身邊兩個女的,我要了!」

聽到黑衣男子的話,眾蠻荒歷練者一陣嘆息道:「靠,二公子一口氣就挑走了最好的。」

「好吧,一會我們只能湊和著,幾個人玩一個了。」

此言一出,又引起一陣淫笑聲。

聽著他們的淫邪之言,寶船戰舟上的眾女,神色變得一片難看。

轟!

只是,他們聲音剛落,一道道神光炮已經轟殺向他們。

而隔在他們之間的空間禁制,已不知什麼時候被解開了。

這些強大可怕的神光炮,根本沒有任何阻隔,直接轟殺向這一眾蠻荒歷練者。

「不好,快閃退!」

這一刻,他們終於意識到兇險,要退走。

但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他們距離寶船戰舟太近了。

之前,他們以為有禁制空間相隔,根本不必懼怕對方的寶船戰舟。

但現在,禁制空間已經在瞬息之間被破去。

楊雪瑤以神念操控寶船戰舟,發出一道道神光光束,向前轟殺。

此時,楊雪瑤是含怒出擊,自然沒有半點保留了。

甚至,一邊的阿狸等女為她加油道:「雪瑤姐姐,加油,轟爆他們。」

啪!

彷彿,正是應了眾女的要求,當場有較弱的蠻荒歷練者來不及閃避,被神光光束擊中,當場爆開。

碎肉紛飛,血光衝天。

只是瞬時之間,便有十名蠻荒歷練者被轟殺,肉身爆開,化成一地碎肉。

最後,只有十多名蠻荒歷練者閃避了開來,拉開了與寶船戰舟之間的距離。

但剛才,他們完全是在生死之間走了一趟,若是慢上一線,他們只怕也難逃化成一地碎肉的下場。

死裡逃生的這十多名蠻荒歷練者,此時已經被冷汗濕透了衣裳。

他們的眼中,難掩驚恐之色。

「大意了!」

「沒有想到,他們的寶船戰舟上,竟然有解禁高手。」

餘下的蠻荒歷練者,心有餘悸。

其中,猴哥也是腦門冒汗,因為這一刻,他已經被江寂塵的神念鎖住。

還有那名少首的黑衣青年,江寂塵一步踏出,向他殺去。

小灰、韓青、幽、胖道士、小哈斯走了出來,各立一方,將餘下的十多名蠻荒歷練者包圍在中間。

這些修士,修為境界明明不如他們,但他們竟然感到的威脅之意。

「你們到底是誰?」

「若同為歷練者,我想這應該是一場誤會!」

猴哥這時候開口說道。

審時度勢,他覺得現在的形勢,於他們不利。

於是,他開始放低姿態的開口道。

韓青大嘴巴大笑開口道:「打不過就說這是一場誤會,這是你們的這些名門子弟的專屬技能吧?」

「可惜,我家老大可不吃這一套的!」

小哈斯也接著道:「是呀,主人殺伐果斷,英明神武,就憑你們這些小渣渣,連主人最忠誠的奴僕小哈斯你都忽悠不到呢。」

胖道士頂著邪惡骨手道:「這不是一場誤會,你們是真正的邪惡勢力,道爺以我正義的雙眼,可以一眼看透。」

猴哥,本以為放低姿態,至少可以降低對方的敵意。

沒想到,卻換來三個奇葩的指責。

而且,他們的話,當真要把他諷刺得想去死。

這時候,為首的黑衣修士道:「我們是九重天中央世界十大家族之一厲家之人,我想,你們應該不想與我厲家為敵吧?」

這一刻,黑衣修士甚至報出門楣,要震懾江寂塵。

此招,他以前屢試不爽。

畢竟,整個九重天中央世界,也沒有多少修士敢不給十大家族面子。

眼前這些修士,必然也不會例外。

然而,江寂塵這時候開口道:「如果我在蠻荒世界殺了你們,你們的家族知道是誰殺的么?」

聽到江寂塵的話,黑衣修士神色變了一變道:「你」

然而,江寂塵直接打斷他的話道:「既然不知道,那你說這些有何用?殺!」

江寂塵決絕的開口道。

事實上,就算對方的家族知道是他殺了這些人,江寂塵也不會有一絲的忌憚。

江寂塵一聲令下,率先殺出。

韓青、小哈斯、幽、小灰同時默契配合,隨後跟進,隨時出手。

還有楊雪瑤,駕馭寶船戰舟,鎖寶他們的退路。

噗!

離得較近的蠻荒歷練者,根本沒有多少反抗之力,就被江寂塵他們斬殺。

小灰,從身後偷襲而來,無聲無息。

小哈斯,卸腿神功,慘絕人寰。

胖道士,催動邪惡骨手,專抓屁股。

幽,每一擊,都蘊含恐怖的毀滅之力。

當然,最有殺人效率的自然就是江寂塵了。

這些修士不弱,但遠比不上灰衣。

很快,就餘下了帝者八重境的猴哥和帝者九重境的黑衣修士兩人。

正當江寂塵要對他們出手時,他們的身體驀然化成一片白煙,散消天地之間。

「上古煙霧遁符!」

「夠狡猾的,竟然讓自己追隨者拖住我們,他們則暗中催動上古煙霧遁符,逃走了!」

「真是太邪惡了。」

胖道大叫道。

江寂塵也有些意外,但也並不是很在意。

像這種修士,無論在何處,都對他造成不了威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