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遠處,剩下的幾位旗主見到這一幕,更是臉色大變,就連祝英德自己也是不可置信的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

他沒想到,莫宇辰對他的剋制竟然如此的厲害,竟然一招將他的魔體滅了。

事實上,別看莫宇辰一招破魔很是瀟洒,但他現在也不好受,只見他那隻藏在袖中的手掌已經被祝英德的魔氣腐蝕得只剩下骨頭。

畢竟,祝英德這魔體再怎麼說也算是較為厲害的特殊體質,莫宇辰不付出一點代價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相比之下,他還算是佔了大便宜。

「祝英德,是時候上路了!」

莫宇辰左手握劍,舉起龍帝劍朝著祝英德的的眉心處轟去,準備讓他一次性神形俱滅,不給他有任何活命的機會。

然而,此時祝英德的魔體被破,剩下的戰力只有四成不到。

所以,他面對莫宇辰這一劍,也只能是無奈的全力轟出雙拳抵擋。

鏘!

……

莫宇辰手中的龍帝劍爆發出無匹劍威,劍刃上爆發出一條龍魂的虛影,狠狠地轟在祝英德的雙拳上。

這一刻,祝英德心頭那股不寒而慄的感覺又再次出現。

「怎麼會這樣?」

祝英德心頭劇顫。

不過,這一次他可是精明了不少,立即收拳後退,企圖逃跑。

可是無奈,他最後還是晚了一步,兩隻手臂被莫宇辰一劍削斷,黑紅的血液瞬間噴洒而出。

祝英德目眥欲裂地看著自己那兩條斷去的手臂,嘴巴張得非常大,可就是發不出聲。

現在的他,再次受到不可挽回的重創,幾乎已經徹底地失去了戰鬥力。

「老天,這轉變未免也太快了吧!」

遠處眾人都被這一幕嚇了一跳。

莫宇辰這也兇悍了,先是一掌廢掉祝英德的魔體,而後又是一劍削斷祝英德的兩條手臂。

然而,就當莫宇辰準備揮劍收割祝英德的性命時,對方眉心處爆發出一陣熾熱的金光,將觸不及防的莫宇辰震退。

隨後,一個老者的虛影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他背負著雙手,用那深邃的眼眸緊緊地盯著莫宇辰,傲然說道:「夠了,你已經通過考核,可以到我東龍仙院修行。」

「現在,祝英德已經得到教訓,此戰就此作罷!」

此人莫宇辰見過,他就是此次東龍仙院派去倉木帝域接他們的強者。

「又是你壞我好事!」

莫宇辰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隨後,他將眸光重新放到老者後邊的祝英德身上。

只見此時的祝英德已經緩過氣來,並且還取出仙靈甘露一口喝下,重新匯聚出兩隻手臂。

可是,即便如此,他身上的創傷也還沒有徹底恢復過來,臉上依舊是萎靡不振。

「哼,上一次你本尊出手,我奈何不了你。」

「但是這一次,你區區一道分身,難道還以為攔得住我不成?」

莫宇辰深吸一口氣,冷漠地說道。

上一次,在群雄逐鹿盛會中,莫宇辰在即將擊殺祝英德的時候,就是這老頭出的手。

總裁我hold不住了! 沒想到,這一次依然是他出來干擾,難道這祝英德對他真的是那麼重要嗎?

莫宇辰實在是想不懂,也不想懂,他只想殺了祝英德而已。

「呵呵,年輕人做事容易衝動,這一點老夫理解。」

「不過,老夫還是要勸你,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只要你今天答應老夫放過祝英德,那老夫保證,只要你出了帝央秘境,一定會接到東龍仙院的邀請。」

「而且,你去到東龍仙院有老夫罩著,五年內定然會突破渡劫境。」

眼前這個老者循循善誘地哄著莫宇辰。

但是如果此時有人仔細觀察他眼神的話,那一定會發現這老頭的眼中,有一抹難以察覺的殺意。

「哼……本公子現在就是天靈仙院的人,對你那東龍仙院沒興趣!」

毒舌寶寶童養妻 莫宇辰對眼前老者提出的條件,連想都不想,直接拒絕。

「天靈仙院的人?」

那老者聞言,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

要知道,天靈仙院向來是其他四大仙院羞於為伍的對象。

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放下身段去邀請一個加入天靈仙院的垃圾,這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侮辱。

不過,為了祝英德這個他看上的人,他不得不忍住了心中的怒火。

「小子,你可想清楚了,天靈仙院與其他四大仙院可是敵對關係,你若是還執意將老夫得罪透,怕是以後的日子不好過啊!」

東龍仙院的強者聲音冰冷到幾點,眼眸中的殺意也變得越來越明顯。

雖然說,眼前只是他的一道不起眼的分身而已,但是他本尊好歹也算是大乘境的強者。

所以,他一生起氣來,身上的威壓還是讓在場的眾人感覺到心頭一緊。

「少廢話,今天別說是你的分身,就算你本尊來了,本公子也必殺祝英德!」

莫宇辰一言斷了東龍仙院強者的所有念頭,直接祭出龍帝劍朝著對方劈去。

此時,他已經見到祝英德服下一顆丹藥,開始恢復身上的傷勢,所以他沒時間再繼續廢話了。

畢竟如果祝英德的傷勢恢復,他肯定會選擇逃走。

到了那個時候,莫宇辰若是再想殺他的話,幾乎就成了不可能的事情了。

陸少盛寵:豪門童養媳 「大膽小輩,你竟然敢在本座面前擅動兵劍。」

東龍仙院沒想到莫宇辰的膽子這麼大,居然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瞬間怒了。

「老東西,少在這裡倚老賣老了。」

「若是本公子歲數跟你一樣大,想要殺你也不過是三拳兩腳的事情。」

「今天,你既然執意攔我,那本公子就先斬你分身,先收一點利息。」

莫宇辰斷喝一聲,一劍將那老匹夫劈碎。

對方的一道分身,實力也不過是達到倉木娜蘭他們那個層次,莫宇辰斬殺他也不過是一招的事情。

所以,對方也自然擋不住他的劍威。

遠處的那些觀戰者見狀,差點沒被嚇死。

他們沒想到,莫宇辰竟然如此的瘋狂,竟然敢出手滅殺東龍仙院強者的分身。

…… 然而,莫宇辰雖然一劍將對方的分身劈碎,當時對方還剩下一道神念飄蕩在虛空中,對著莫宇辰怒目而視。

「小子,你死定了,竟然膽敢滅殺本座的分身!」

「本座跟你保證,只要你出了帝央秘境,就算是上天入地,老夫也要你不得好死!」

「在場的所有人聽著,誰若出手滅殺此子,誰就是本座的關門弟子。」

那位東龍仙院的強者,惱羞成怒的在虛空中怒吼道,煽動那些觀戰的人對莫宇辰動手。

可是,那些觀戰的所有人,全都見識過莫宇辰的強橫,怎麼可能會為了他一句承諾去傻乎乎的送死。

「哼……今天,我倒要看誰敢動手!」

「而且,本公子今天也把話放在這了,誰敢加入東龍仙院,我必殺之!」

莫宇辰指著那個老頭的臉冷喝道。

話音剛說完,更是直接轟出一拳,將其僅剩的那道神念滅殺。

做完這這一切之後,他冷漠地掃視了在場眾人一眼,發現他們並沒有任何動作時,才將眼光重新放在祝英德身上。

「祝英德,別再做垂死掙扎了,現在沒人能保得住你!」

莫宇辰斜跨龍帝劍,緩步朝著祝英德走去。

基本上他每跨出一步,身上的劍意便會更盛一分,就像是沒有盡頭一般,無限疊加。

祝英德見狀,似乎知道自己今天難逃一死,臉上竟然顯得特別的淡漠。

他沒有一句狠話,也沒有歇斯底里的怒罵,更是沒有一點要逃走的念頭,只是將自己剛剛恢復的一點實力催動到極致,重新凝聚出一具魔影,朝著莫宇辰主動殺去。

「小子,老子就算是死也要讓你見識一下,我祝家的男人是真正的男人,不是變態!」

祝英德仰天長嘯。

這一刻的他,似乎在宣洩自己心中的痛苦,同時也在世人展示出他的驕傲,告訴世人,他祝英德是一個永不退縮的強者。

周圍眾人聞言,並不知道祝英德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莫宇辰卻知道。

他能想象得到,祝英德因為他父親的事情,從小受盡嘲笑,從未得到過肯定,即便是他的修為強橫到人人懼怕的程度,別人也會在暗地裡嘲笑他是一個變態的兒子。

所以,他一直渴望得到世人的肯定。

「你我之間的仇恨說不清誰對誰錯,但是今天,我承認你你個男人,我也會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

莫宇辰面露凝重地看著對面的祝英德,準備用自己最強一招了結他,這也算是對他一種變相的肯定吧。

遠處那些觀戰的天才武者聞言,盡皆唏噓。

「沒來帝央秘境之前,我自以為天下無敵,但是來了之後我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是有多麼的可笑。」

人群中,有人發出一身感嘆。

「沒錯,他們兩人不管是誰,絕對是整個帝央秘境前十的名的存在,說不定與那六大王者比起來,誰弱誰強還不一定。」

那人旁邊的人附和一聲。

「你們看出來了沒有,這莫宇辰的實力才是深不可測,至少我直到現在都沒能看出他實力的極限。」

「而且,他的實力只有出竅境九重,如果能在近期突破半步渡劫境的話,估計很有機會奪得第一!」

另外一邊,有一位天才武者的眼光非常的犀利。

「可惜了,莫宇辰殺了東龍仙院強者的分身,他註定就是一顆流星,命不久矣。」

又有人說道。

「沒錯,我可聽說了,那六大王者中有兩人是選擇進入東龍仙院,當他們得知莫宇辰的所作所為,肯定會來找回場子,到了那個時候……」

……

就當所有人都悄然議論起來的時候,虛空中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

雖然說,祝英德恢復了雙臂,而且還勉強將自己的戰鬥力提升到原本的五成,但是他被毀滅法則重創的傷勢卻依然還沒有恢復過來。

所以,在莫宇辰傾力攻擊之下,只能苟延殘喘著抵抗。

終於在半個時辰之後,祝英德被莫宇辰再次斬斷一直手臂,鮮血傾瀉而出,灑落而下,顯得非常凄涼。

「魔焱弒天刀!」

祝英德咆哮一聲,此時他越是受到重傷越是兇猛,身上的魔霧竟然開始燃燒起來,就像是一股黑炎一般。

遠處的眾人見到祝英德對拼了一掌,將莫宇辰震得倒退連連,而且手上還被黑炎燒毀了一大片,受傷不輕。

然而,即便是如此,觀戰的眾人還是不看好祝英德,並不覺得他能創造出什麼奇迹。

「祝英德這次怕是真的窮途末路了,前不久燃燒精血,現在都開始燃燒生命力了,他完了……」

「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一代絕世天驕竟然落到這副田地,帝央秘境的競爭,當真可怕啊!」

「燃燒生命力,讓自己的生命在戰鬥中結束,祝英德配的上真男人這三個字……」

「沒錯,他是真正的強者!」

……

遠處的眾人觸景而發,由衷地讚歎一聲。

他們都看得出來,那祝英德能一掌擊退莫宇辰,是因為燃燒了生命力才擁有迴光返照的實力。

此時,浩氣盟剩下的那幾個旗主見到張慕白開始燃燒生命力,一個個都慌了。

他們當即接連的怒罵一聲『祝英德是狗娘養』的后,朝著遠處逃竄而去,捨棄了祝英德。

「祝英德,你是條漢子,咱們之間的仇恨一筆勾銷。」

「收手吧,再燒下去,你就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