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中三百三十三階。

前世之景一一在容華面前掠過,可如今的容華見到,卻是目光平靜,略帶一絲感慨,當初之事,早就隨著罪魁禍首容玄被廢,被逐出容家而被容華放下。

如今再見,容華已然能淡然面對。

幻境漸漸在她眼前散去,她轉眸看向一邊正不錯眼看著她,眸中難掩擔心之意的君臨,輕輕一笑:「我沒事。」

君臨頓了頓,應了一聲。

兩人緩步往上走去,四周,迷霧化作一幅幅畫面,復又破碎,重新化作迷霧。四周的迷霧之中隱隱傳來怒斥,哀泣,慌亂,恐懼之聲……每個人遇到的幻境都不相同,但毫無疑問,幻境之中所呈現的場景是每個人都最恐懼,最不想看見,最無法面對的場景,從而陷入到幻境之中

無法自拔。

……

容景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一幕,那是他十歲,容華五歲時的場景——沒錯,就是容華方重生,說她前世經歷之時。

這些年修行之旅不論再怎麼艱難,對他來說,都不過清風拂面,只有當初妹妹包含絕望悲戚和滔天恨意的聲音訴說出來的過往,叫他再也不想回想。

不過終究心性堅定,容景沒有迷失在這虛假的幻境之中。他駢指一劃,一道劍意飛出,周圍的幻境便如同被打算的鏡子一般,嘩啦啦碎開——雖然天梯之上修為被封,但所領悟的劍意,槍意,刀意等等,還有獸族的天賦神通以及人族個仙人的神識之力卻是

並未被封印。

……中三百三十階天梯上的仙人們和仙獸們身在局中並不知曉,但天梯之下,那些看著天梯的仙人和仙獸就都能看到他們的樣子——下跪哭泣,手舞足蹈,亂劈亂砍……種種失態,讓見過他們之前或優雅

,或瀟洒,或淡然,或狂放……種種姿態的天梯之下的仙人們和仙獸們神色都有些古怪。

更有仙人和仙獸心中不由慶幸自己沒有登上中三百三十三階,不用丟這麼大丑。

當然,有這種想法的,到底也是心性不如他人。

而在中三百三百三十階上,這些形形色色的陷入幻境中失態的仙人們和仙獸們之中。

卻也有少數神色平靜,眉目之間輕鬆從容的仙人和仙獸。

無疑,容華和容景就是少數仙人中的之二。

見此,那獸族之中,黑髮碧眸的九階仙獸轉眸瞥了一眼容函:「你這一雙兒女瞧著倒是不錯。」

容函回以溫和一笑:「過獎。」

那黑髮碧眸的仙獸嗤了一聲,淡淡的眸光縈繞在容華身上,前一陣子人族天才大比之後,他獸族幾位九階仙獸並大批被困在天機閣生命空間,被當做考驗天才的手段的仙獸們歸來。

那幾位九階仙獸曾說,這容家容函之女身份不凡,與他獸族九大至尊神獸之一有極深的瓜葛,所以他出行前給了他一份畫像,讓他將人記下,謹慎些,別得罪了人。

那黑髮碧眸的九階仙獸是個自傲之人,雖然應下,卻也想瞧瞧能被他獸族九大至尊神獸之一瞧上眼,並且關係不淺的人族女仙究竟有哪點不俗。

如今,看容華在天梯上遊刃有餘的樣子,那黑髮碧眸的九階仙獸不得不承認,確實是個出色的仙人。

然而,那黑髮碧眸的仙獸卻是覺得,容華縱然稱得上一句風華絕代也不為過,比起他獸族至尊神獸來說,卻依然相差甚遠,配之不上。

眯眼沉思的黑髮碧眸的九階仙獸卻卻只覺一道清冷的目光帶著寒涼之意落在他身上。

不由倏然一驚,抬頭看過去,恰和君臨一閃而過的目光對上。

登時氣血翻湧,舌根上泛起一絲血腥味,他微微垂眸,心中卻是駭然,那是什麼人?!實力如此強勁,他卻沒有注意到一星半點?!

公主她又美又嬌 莫非是……心中那個隱隱約約的猜測,讓那黑髮碧眸的九階仙獸指尖發顫,身軀僵硬,卻怎麼也無法下定論。

那黑髮碧眸的九階仙獸實在無法想象,那樣一個高高在上的存在,居然也會走下王座,默默無聞的跟在一個和那位實力明顯相差極遠的人族女仙身邊。

明明,那樣的存在,就該端坐於王位之上,冷眼看別人對他敬慕仰望,狂熱追隨才對啊……

那黑髮碧眸的九階仙獸並不覺得自己因為一道目光來斷定身份有什麼問題,獸族直覺向來敏銳,而事實也可以證明,它們的直覺從未出過什麼差錯,尤其有與直覺方面有關的天賦的獸族。

他們的直覺更是精確到從不出什麼差錯。

也就對了那一眼,那黑髮碧眸的九階仙獸再不敢抬頭去看。

他垂著眸,右手成拳被袖子遮擋,竭力壓制心中泛起的絲絲寒意和恐懼。

但其他獸族卻以為他是對天梯之上的獸族不滿,畢竟,在中三百三十階幻境煉心這一關,卻是仙人們略勝一籌。

畢竟,比起獸族來,人族卻是要更擅長陣法一些,哪怕不會布陣,知道的陣法知識也是比他們獸族多的。

不由得,那些獸族們就忍不住兇狠的瞪著容華和容景。

因為這第二關,也就是他們速度最快了。

注意到仙獸們這邊的小動作,方才被仙獸嘲諷的仙人登時嗤笑了一聲:「怎麼,你們獸族這也是輸不起了?瞧瞧你們,這都是什麼眼神!」

那嘲諷這仙人的仙獸冷冷的看了那仙人一眼:「我們獸族當然輸得起!只不過這小輸一招難免心中不悅,我們獸族直爽,習慣了什麼心情都表現出來,不比你們人族慣是虛偽。」

我和我的猫都很喜歡你 那仙人惱怒:「狡辯!」不僅僅狡辯,還損了他們人族!

那仙獸氣定神閑的看著那仙人:「多謝誇獎。」她就是狡辯了又怎麼著呢。

……

容華除了在一開始遭遇幻境之時微怔了怔,之後可以說是一路暢通無阻,任由眼前幻影重重,容華腳下卻一點磕絆也不打,徑直走到了后三百三十三階。

正好,容景也差不多同時從身後的迷霧中走了出來。

容景擔憂的看了妹妹一眼:「沒事吧?」

中三百三十三階映出每個人心中最不想,最恐懼,最不願意麵對的畫面形成幻境。

容景對容華最無法面對的場景心知肚明,所以擔心。

聞言,容華對容景安撫一笑:「哥哥別擔心,我沒事。」

容景微微頷首:「無事便好。」

君臨微微垂眸,其實……容華的所有事,他都是知道的。

當初他和容華初遇,雖是命定之人,但聯繫畢竟不深,再加上不久之後他就尋回一份本源之力,而容華實力和他相差又大。

所以,一眼看去,容華的前世今生都盡入君臨眸中。

所以,即便容華不曾說過,他也是知道的。

當時不覺得,如今想起,卻是心疼入骨。

君臨不由通過契約之力,在心底和容華說了一句:「我在,我一直都在。」不管怎麼樣,我都會護著你的。

驀然聽到君臨這句話,容華微微一怔,隨後轉眸看著君臨,眉眼彎彎,笑了。

君臨也是勾起了一絲笑意。

兩個人相對而笑的場景足以入畫。

容景瞧著,心裡卻不舒服,沒別的,還是那個原因,妹妹被別的男人搶走了,心裡不舒服!

所以他果斷開口:「我們還是先登這最後三百三十三階天梯吧。」

聞言,容華和君臨眼中齊齊劃過一抹無奈,轉頭看向最後三百三十三階天梯。

最後三百三十三階天梯那裡,看過去才知道,那是……空的。

沒錯,原本該是天梯的位置,卻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而如今,他們的修為卻依然被壓制。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看過天梯,容景又一次轉頭看向容華:「不如,讓哥哥先去為你探路。」

這樣說著,容景眸中閃爍著躍躍欲試的光芒。

容華微微一笑,伸了伸手:「哥哥你盡可隨意。」

要見著容景動了,底下瞧著的仙人和仙獸們都打起了精神,想要看看容景究竟怎麼過這最後三百三十三階天梯。

這最後一關說是有三百三十三階天梯,然而,他們其實根本就沒有看到天梯,只不過是根據前面的天梯數量和距離推測出來的罷了。

他們看到的,便是自六百六十六階天梯始,再往上,直到宮殿大門,也只有一片空曠,根本不見天梯的影子。

容景走到邊緣,仔細感受了一番,然後就發現看似全無一物的空中,其實有莫名的波動。

他勾唇淺笑,溫潤如玉的模樣,讓周圍的景色都有一瞬間的失色。

一腳邁出,堅定的向上一步,登時,他腳下白色的光芒閃爍凝實,化作一階和之前經過的天梯別無二樣的天梯。

容景挑了挑眉,繼續往上走,每走一步,都有白色光芒閃爍,然後就走一階天梯在他腳下從虛幻不存在化為實質。

而在容景的腳離開后,那一階階原本已經凝實的階梯有緩緩消散。

「最後一關就這麼簡單?」熟悉的聲音響起。

容華轉頭看去,原來是容許,容冷,容瑩雪和容瑩月四人從幻境中走了出來,正瞧著容景登最後三百三十三階天梯。

方才的話就是容瑩雪說的。

不等容華回答,容許已然先開了口,他毫不猶豫的沖著自家妹妹翻了個白眼:「簡單?呵呵,那是景兒信念堅定,足以讓虛無化作真實!別看景兒一步步走的似乎很輕鬆,但是心神消耗可不小。」

「你不信就上去隨便走走?看會不會從天梯上掉下去,摔個粉身碎骨。」

聞言,容瑩雪登時黑了黑臉,不高興的瞪了容許一眼,有這麼個隨時隨地打擊她的哥哥真的是太討厭了。

容瑩月無奈的搖了搖頭:「四哥,惹急了瑩雪,過後你還得百般把人哄回來,這又是何必呢?」

這下輪到容許黑臉了,平心而論,容許是個好哥哥,遇到事的時候,在兩個妹妹,尤其容瑩雪面前的時候,還是挺有威嚴,挺靠譜的。

然而,他有個特別不好的習慣,那就是懟容瑩雪。

偏偏容瑩雪在親近的人面前又是從來都沉不住氣的,所以容許一懟一個準,每每都能撩的容瑩雪火冒三丈。

可容瑩雪惱了不理人,容許又要急,轉頭就得到處搜羅好東西捧到容瑩雪面前各種賠不是……

容瑩雪聽了容瑩月的話倒是冷笑了一聲:「何必?當然是因為他這個人就是賤唄。」

容許轉頭瞪她:「容瑩雪!」

容瑩雪哆嗦了一下,卻不肯服輸的梗著脖子和容許互瞪。

這時,容冷卻也突然開口:「確實挺賤的。」

清清冷冷的聲音登時讓容許氣也不是,笑也不是,無奈的叫了一聲:「二哥!」

容冷瞥了他一眼:「別總是欺負瑩雪,她現在也長大了,該出嫁了。」

提起出嫁這個話題,容許的臉色頓時就陰鬱下來,也不說話了,他心裡有個小人在抓狂:啊啊啊啊!果然還是該再去找蕭凜切磋上幾回!

容瑩月笑了笑:「這事回去再說,我們還是先登天梯吧。」

容冷上前:「我先來。」他望著天梯的眸子帶著絲絲興奮和挑戰。

容瑩月一頓,無奈的看向容華。

容華和容景先到了這裡,既然容景已經上去了,那這第二個怎麼說也該是容華才對。

容華卻是笑了笑,示意這個並沒有關係。

容冷同樣上前仔細感受了一番,沉吟片刻,才抬腳踩了上去。

同樣的,腳下白光閃爍,出現一條階梯。

他開始一步一步往上走,和容景一般,每一步都似乎踩在一個特殊的點上。

不過也似乎是人不同,所以尋到的『點』也不同的緣故,容景和容冷每每落步的韻律間隔相似卻又不同。

當容華他們啟程有一段時間,才又有人從幻境之中衝出,或者說,應該是仙獸。

而那幾個不分先後衝出的仙獸見著已經往上走了有一百多階的容華他們,都不由沉了沉臉色。

卻也沒有貿然追趕,而是和容華他們之前一樣,好生觀察了一番,才開始向前。

……

底下,當發現自個兒的族人落後容華他們幾個人類許多的眾多仙獸心裡其實並不舒服,臉上也多多少少帶了些出來。

其實就人族那邊,和容家不太對付的仙人看著容華他們遙遙領先心裡也是不太舒服的。

但不是有那麼句話么,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身上。

所以,這些心裡不舒服的仙人們看著仙獸們臉上明顯帶出的神色,心裡不知怎麼的,瞬間就舒坦了不少。

……

九百九十九階天梯之上,宮殿之外。

容華他們的修為漸漸恢復,體內又重新被仙靈力所充滿。

站在緊閉的宮殿大門外,容瑩雪納悶不已:「這是怎麼回事?」

容景若有所思:「大約是人不齊的緣故。」

容瑩雪頓了頓,轉頭看了一眼依舊在爬天梯的仙人和仙獸:「……好吧,這個確實最有可能。」

她復又回頭看著宮殿:「吶,你們說,這留下傳承的勢力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呢?」

「進去就知道了。」容瑩月微微笑了笑。

容許斜睨著她:「有猜這個的功夫還不如坐下來打坐調息一下。」

容瑩雪瞪回去:「說的這麼認真,怎麼就沒見你動彈一下……」

容瑩雪話音未落,容許已經盤膝坐下擺出了打坐的架勢,沖著容瑩雪勾了勾唇角。

容瑩雪剩下的話就這麼被噎了回去,險些一口氣沒傳上來,氣呼呼的也盤坐下來,深呼吸了好幾下,才平復了心情,閉上眼睛陷入修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