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中年劍士將筆和表格遞給泣無淚,道;“唉,今年報名的人好少哦,你要是在晚來一刻鐘,我就走了,你很幸運。”

泣無淚接過表格看了一眼,填到,姓名、泣無淚,年齡、十二歲,對於職業和等級,泣無淚不可能填寫殭屍、略作思考,泣無淚在職業欄裏寫道,戰士,等級、高級劍士,。

當表格遞給中年劍士的時候,瞬間中年劍士傻眼了“你真的是來報名的?不是消遣我吧?”

“我當然是來報名的,別唧唧歪歪的,在哪裏測試?”泣無淚不高興了。

自己入學表都填了,還問自己是不是來報名的,泣無淚認爲中年劍士是個傻子。

“額,嗯,那個在後面你進大門後直走,那裏有人在哪裏等着,”中年劍士古怪的看着泣無淚,遞給泣無淚一塊刻着兩把大劍的鐵牌子。

“人帥了沒辦法,看看他的眼神,明明是嫉妒我,嘿嘿,”泣無淚意淫着走進了魔武學院的大門。

看着泣無淚的背影,中年劍士嘀咕道;“十二歲就是高級劍士了,可謂萬中無一的天才,唉,要不是今年來報名的人少,我直接趕他走。”

沒走多遠一個穿着白色魔法袍子的老頭迎上來哈哈笑道:“歡迎您的到來,將你的測試令給我,我帶你去測試。”

泣無淚將那個鐵牌子遞給白袍魔法師,“有勞您了。”

“沒事,哈哈,這是分內之事嘛,好了您跟我來吧,戰士測試在學院練武臺,離這裏不遠。”

白袍魔法師帶着泣無淚走到了一座巨大的高臺之上,臺上一個身穿土黃色鎧甲的男子抱劍而立。

“長孫俊柯,我帶他來測試,”白袍魔法師開口對抱劍的男子說道。

叫長孫俊柯的男子拔出土黃色的大劍對泣無淚行了一個標準的劍士禮道:“長孫俊柯,土系劍聖,請指教。”

看着那紫色的鬥氣,泣無淚頭皮發麻“泣無淚,請指教。”

“魂動山河破”

土系劍聖凌空飛起,領域加身,以一招九級劍技率先發起了進攻。

剛剛泣無淚自報家門時沒有說自己是高級劍士,而且以往來報名的導師最差也是劍宗級別的。

所以長孫俊柯認爲泣無淚是劍聖,故而全力以赴,拿出了自己強大的攻擊招式。

“靠這是幹什麼?想要我的命啊!”

泣無淚雙手化出黝黑鋒利的指甲,雙手向斬來的巨劍抓去。

白破魔法師和長孫俊柯更是大吃一驚,要知道元素大陸上沒有人敢徒手去接正在發動攻擊的劍, 哪怕是劍神也不敢如此託大。

巨劍瞬間羽泣無淚的雙手相撞,一陣爆炸傳來,煙塵四起,恐怖的鬥氣能量隨之散開,白袍魔法師立刻展開靈魂之力探查練武臺上的情況。

卻被凌亂的鬥氣阻隔了靈魂之力的探查。

等煙塵散去,只見泣無淚雙腿齊膝蓋一下全部嵌入練武臺之內,右手無力的垂下,嘴角溢出紫色的鮮血,衣服破成布條,左手卻抓住離頭顱不到二十釐米遠的巨劍。

“呵呵,你真強,就憑你敢徒手接下我的劍,就讓我自愧不如,您值得長孫的尊敬,”長孫撤回巨劍,只見巨劍上有五個深深的指印,巨劍已經變形。

“二位導師,剛剛我忘記開考驗等級證明,新來的這位只有高級劍士的實力,所以只給他高級劍士級別的考覈…”剛剛在報名處的那位中年劍士小跑過來老遠就喊道。

“靠,你這不是玩我嗎?高級考覈,你整一劍聖大哥來,要不是我命大就死在這裏了!”泣無淚鬱悶,現在弄成這樣,你丫的纔來,小爺和你沒仇吧,你這樣整我。

“小五,你沒開玩笑吧,高級劍士,怎麼可能,我就說你成天的沒事做,辦事不認真,看了我得和院長談談,”長孫俊柯是怎麼也不會相信的,高徒手接劍的人會是高級劍士嗎?打死長孫俊柯他也不會相信的。

“長孫導師不要呀,要是沒了這份工作我家裏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中年劍士小五還真能說啊,一聽就是假的。

“滾”

“是,是,是這就滾,多希望長孫導師,”中年劍士差點連滾帶爬了。

“呵呵,兄弟,你考覈通過,恭喜,”長孫說着拿出快玉石碑“兄弟來,用靈魂之力在這碧玉碑上留下你的名字。”

泣無淚看了一眼碧玉碑,發現上面的名字不多,泣無淚還看到了赫連無忌的名字,“原來這個便宜老師以前也是魔武學院的學生啊。”

泣無淚控制着一絲靈魂之力,慢慢的在碧玉碑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刻完以後長孫俊柯收起碧玉碑道:“泣導師,這是你的住房鑰匙,下午你來學院門口找我,我帶你去見院長,嘿嘿有時間咱們喝一個吧。”

長孫俊柯熱情的抱着泣無淚的肩膀,泣無淚卻愣住了,“長孫導師,你剛剛叫我什麼?怎麼回事啊?”

“額,兄弟,你報了名,通過了考覈,在碧玉碑上留下了靈魂刻名,你就是魔武學院的導師了啊,我當然稱呼你泣導師啦。”

長孫俊柯覺得奇怪,這新來的導師到底怎麼了,一副見了亡靈的樣子。

“這不是學員報名啊,我就覺得爲什麼報名的人都沒有,長孫導師,每人告訴我這是導師報名,我報錯了名,我不幹了,我走了。”

泣無淚現在明白了,原來自己稀裏糊塗的就報了名。

“血泣啊,這報了名就不可以走啊,不然學院會追殺你,我也保不了你,除非你任教滿三年,辭職方可裏開,” 邋遢老頭出現在練武臺。

“老師,我不知道這是導師報名啊,我報錯了嘛。”

“好了,既來之,則安之,現在我和你去找那個老傢伙,弄點好處,不能就拿那點紫金幣就幫他教那些小破孩。” 泣無淚和赫連無忌在去校長辦公室的路上,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迎面走來,她的容貌只有用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這樣的神詞方可體現出來。

“赫連大哥,您好,您這是要去那裏?”女子的聲音,如空谷幽蘭,酥軟人心,。

泣無淚一呆,這是他前世今生見過的唯一個如此之美的女子 。

泣無淚一直盯着女子看,女子低下頭,臉上羞紅“赫連大哥,我還有事,先告辭了,”還沒有等赫連無忌開口,女子瞟了一眼泣無淚,飛快的離開。

“老師,她叫你大哥,不會就是那個司馬院長的妹妹吧?”泣無淚回過神,立刻眼巴巴的看着赫連無忌。

“看來你小子知道的還不少嘛,對,她就是司馬老怪的妹妹司馬千詩。”

“唉,兩百多年前,司馬千詩中了光明教皇的神術‘永恆沉睡’,這麼多年,司馬老怪尋遍整個元素大陸,終於得到一滴血精靈族的至寶血池池水,千詩才醒過來,他也是個可憐人。”

赫連無忌搖搖頭,回憶過去的往事,陷入了沉默。

“血池?沒想到真的有血池的存在,”泣無淚想起了空間戒指了的那張血弓和西門芙兒的話,對血池更加期盼。

“無淚小子,給你個任務,嘿嘿,”赫連無忌突然看着泣無淚,笑的那麼的無恥和陰險。

泣無淚看着赫連無忌的表情,雞皮疙瘩起了一層又一層,泣無淚小心的問道:“老師,什麼任務啊?”

此時的泣無淚心裏有好幾十種想法,總之有點害怕,泣無淚打算如果老傢伙給的任務太難,就直接拒絕。

“其實也沒有什麼啦,呵呵,很簡單的,對你來說還是好事呢?如果你拒絕就不是男的,哈哈,”赫連無忌笑得更猥瑣。

“還請老師告訴我,什麼任務,”泣無淚覺得奇怪,爲什麼拒絕做這個任務就不是男人,這老傢伙,說話也不一次性說完,真傷人啊。

赫連無忌抖了抖衣服,擺出認真的模樣:“血泣啊,你看那個司馬家的丫頭漂亮吧,她因爲沉睡過後,覺得自己是個幾百歲的人,不願意嫁給年輕人,又不願意嫁給幾百歲的老頭,所以在她醒來以後就一直一個人,挺不容易的,這丫頭不錯,爲師幫你一把,爲你創造機會,讓你倆走在一起。”

看着赫連無忌認真的表情,泣無淚覺得自己沒有理由拒絕如此誘人的任務,對於美女,對泣無淚的殺傷力那是無限強大的。

可是接下來赫連無忌的話,泣無淚愣住了,心裏大罵無恥,猥瑣。

“最重要的是,那是司馬老頭的妹妹啊,如果他妹妹嫁給我弟子,我就是他的長輩了,嘿嘿,以後就可以天天欺負他了,鬥了這麼多年,嘎嘎,司馬老頭,你終於輸了,我整死你丫的,”赫連無忌此時的樣子,那張老臉上扭動得像朵花一樣。

搞半天赫連無忌雖然有那麼一點點是幫司馬千詩,更多的是爲了報復司馬長卿。

在赫連無忌和司馬長卿的每次戰鬥中,赫連無忌都拿司馬長卿沒辦法,雖然實力比司馬長卿強,但是司馬長卿的空間魔法讓赫連無忌升起了無力感。

泣無淚無辜的看着赫連無忌,雖然他願意被如此算計,但是這也太無恥了點。

校長室外,“無淚,你記住等下你就裝出不想當導師的樣子,咱們好好坑那個老傢伙一把,嘿嘿。” 赫連無忌抓住泣無淚的手,一腳踢開校長室的門。

大喝道:“司馬老頭,這是我弟子,你知道嗎,那個報名處居然不寫‘導師報名’,害得我弟子稀裏糊塗的就報了名,現在我弟子要死要活的,你說這麼辦。”

司馬長卿剛要開口,就被赫連無忌打斷了。

“別說解除關係就行,這是我的弟子,你想都別想。哼”

看着赫連無忌的樣子還真像那麼回事。

“老師你放開我,我不活了,這該死的學院太坑人了,”泣無淚配合着赫連無忌額表演,要說演技,泣無淚可是有着萬年以上的經歷,兩個老頭加起來也不是對手。

“撲哧”,一把匕首插進了泣無淚的胸膛,泣無淚來了一招狠的,右手還被赫連無忌抓住,左手拿出一把匕首插進自己的胸膛。

“無淚…”赫連無忌一看這架勢嚇得亡魂直冒,這可是他唯一的弟子啊。

“偉大萬能的死亡之神啊,展現你的魅力吧,賜予我力量之源,死亡復甦。”

赫連無忌的亡靈系唯一的治療魔法用在泣無淚身上居然毫無作用,紫色的血液依舊流出。

“來人,快叫牧師,”司馬長卿也着急了。

“該死的司馬長卿,你想害死我弟子嗎?他是亡靈體質,光明牧師的治療只會傷害到他,老匹夫,今天我毀了你這魔武學院。”

赫連無忌赤紅着眼睛,心裏後悔了,爲什麼當初要來坑老司馬,然自己新收的弟子也不會出事,加上這司馬長卿要叫牧師,赫連無忌更加憤怒,他認爲司馬長卿是故意的。

其實司馬長卿還真不知道泣無淚是亡靈體質的事。

“萬能的死亡之神啊,我願世間生命凋零,將您的怒火灑向世間,忠實的僕人在祈禱,毀滅眼前的一切,死神之怒。”

隨着咒語完成,整個房間裏和魔武學院上空濃烈的亡靈氣息聚攏過來。

“赫連無忌,你這個老王八蛋,你瘋啦,居然釋放禁咒。”

“空間主宰,時空破碎,吞噬”

司馬長卿急忙念動咒語,釋放空間禁咒。

同時學院裏的學員和導師們都認出了這是禁咒,驚恐之下哭爹喊孃的逃跑着,學院亂作一團。

這時天空出現四個老頭,三個穿着魔法袍的老頭念動咒語。

“熱情的火之精靈啊,溫暖世間,烈火守護。”

“厚重的大地之神,以你的仁慈守護賜予我力量,地脈領域。”

“溫柔的水之女神,賜下你的恩澤,天幕水簾。”

而背劍的老頭拔出大劍,紫金色的鬥氣佈滿大劍,雙手握柄,大喝:“禁忌,斷嶽。”

泣無淚心裏亦是一驚,沒想到這個惹事的老師引出了這麼多魔武學院的強者,看來自己當初的想法是對的,魔武學院表面上是一名劍神和一名水系法神坐鎮,暗地裏的水不知道有多深。

漸漸的, 赫連無忌的亡靈禁咒消散,背劍的老頭問道;“司馬院長,出了什麼事?”

“哈哈,沒事的,就是赫連這老王八蛋,實驗禁咒,沒事了,幸苦各位長老了,”司馬長卿趕緊撒謊,要是讓長老們知道事情的原委,估計司馬長卿就得求爺爺告奶奶了。

“哼,要實驗禁咒滾出學院去實驗,”背劍老頭連同三位法神消失在空中。

“老王八蛋,爲了點小事,你想害死整個學院的人嗎?惹得今日學院裏禁咒四起,我怎麼就攤上你這個無恥的朋友,”司馬長卿咬牙切齒的看着赫連無忌,看樣子生吞赫連的心獨有了。

“司馬老頭,別廢話,我弟子還受傷…,”赫連無忌低頭突然發現泣無淚的傷口居然在結痂,立刻欣喜的說;“無淚,你沒事就好,嚇死我了。”

泣無淚看到自己老師惹出這麼大的動靜,怕自己在裝下去這衝動的老頭不知道又要幹嘛了,禁咒隨便亂髮,要不是幾位神級同時釋放禁咒抵消了自己老師未成型的禁咒,顧及那後果就大了。

所以泣無淚打算適可而止,不再裝下去。 “司馬老頭,我弟子給你培養人才,待遇不能差,嗯,這樣吧,一年一萬紫金幣,將極死殿給他,還有…。”

“停、停,打住,其他的好說,極死殿不行,那是遠古亡靈古神留下的瑰寶,你想都別想。”司馬長卿急忙阻止了赫連無忌。

“靠,老摳門,極死殿你能用嗎?那是亡靈法師用的,你着急個屁啊,你要是不給就別怪我悄悄的在學院裏釋放禁咒,讓你的學院被亡靈大軍淹沒。”

“想當年,要不是我捨命救你,你早死翹翹了,那裏還有你今天的得瑟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