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中年婦女也沒讓何凡久等,直接把她今天的目的說了出來:「你青雲哥上個月就辭職了,這不他現在還沒去找工作么,我就尋思著咱們都是自家人,要不就讓青雲上你那去給你幫幫忙。」

「這個……」

何凡有些遲疑,他對何青雲並不熟悉,但畢竟是同村的,多少也聽過一些事。

據說這個何青雲以前賭博欠下一屁股的債,而且為人也比較好吃懶做,這種人他說什麼也不想跟他有什麼關聯。

可五服的關係卻讓他有些遲疑,再加上今天是堂姐的大好日子,他實在擔心拒絕了眼前這個中年婦女會鬧起來,那樣就不好看了。

看著何凡一臉沉吟的樣子,旁邊的中年婦女也是揪著心,她今天可是豁出這張臉來求何凡了,也就是趁著今天這個好日子,她相信何凡應該不會拒絕。

「這樣吧嬸,我也有一段時間沒回公司了,等我回去看看有什麼崗位比較適合青雲哥的。」

最終何凡想了個折中的辦法,沒答應也沒拒絕,反正等今天這大好日子過了再來扯這事。

到時候何凡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反正人還行就給他找個工作,人不行那就打哪來就打哪去,他又不是做慈善的。

「謝謝你了小凡,我替我家青雲謝謝你了。」

雖然中年婦女有些失望何凡並沒有當場答應下來,但怎麼說也還是有指望的,所以還是對著何凡開口道謝。

「呵呵,你們先吃,我要去忙了!」

何凡可不想在這繼續多待,隨便招呼一聲就直接離開了這張桌子。

可這種事情並不是何凡想躲就能躲的,接下來他又遇見了幾個長輩,都是想把自家親人推薦去何凡手底下幹活的。

可要是那些人推薦的人品好還兩說,問題是那些人何凡個個都基本聽過,一個個在何家村已經是臭名遠播了,都是屬於那種好吃懶做的傢伙。

這種人何凡可敬而遠之,難不成請這些人回去當大爺伺候?

儘管對這些事情何凡實在很厭煩,但今天怎麼說也是堂姐的好日子,所以還是堅持忍耐下來了。

「怎麼了,看你好像有些不高興啊!」

這時何凡剛端菜回來坐下屬於他們端菜人的桌子上,旁邊的何華文就看何凡臉色好像有些不對勁,趕忙詢問起來。

何凡看了看他們旁邊還有幾個人,也就沒把事情說了出來,擺擺手說道:「沒事!」

可何華文怎麼說也是跟何凡一起長大的,對於何凡還算了解,知道他是顧及這旁邊有人,所以他直接起身拉著何凡走到一個沒人的角落。

掏出煙遞了一根給何凡,何華文這才詢問:「現在沒人了,你恨我說說怎麼了。」

這下何凡也順勢把事情跟何華文說了一遍,頓時讓何華文直皺眉頭。

只見他冷笑一聲:「這些人就這樣,你不用管他們。」

何華文自然也知道那些人的名聲,一個個坑蒙拐騙的貨色。

「我知道。」

何凡自然知道該怎麼做,也就是今天是堂姐何寶樂的大喜日子,不然他非得跟那些人翻臉不可。

他么一個個推薦的都是什麼貨色難道不清楚么,簡直就把他當成冤大頭了。

好在宴席也就兩個小時,等宴席一結束何凡跟大伯一家打了個招呼就溜了,一點也不給那些人堵住他的機會。

至於老何跟何媽怎麼辦,這個何凡也沒辦法了,畢竟他們兩個還得留下來幫忙。

不過何凡相信老何跟何媽是不會隨便答應那些人的,畢竟他家有錢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都沒見過老何或者何媽跟他提起這些事情,這樣看來他們兩個並不是那種軟心腸的人。

何凡想的還真沒錯,那些人找不到他還真去找上老何跟何媽了。

不過何媽的態度很堅決,那句一句話,沒得商量。

用她的話來說就是我兒子才剛開始掙錢,錢還沒多到用不完的時候,沒有那多餘的錢去養閑人。

何媽可是沒有給這些人留半點面子,以前生活不好的時候都見過這些人好臉色,現在一聽她家有錢了就馬上湊上來,臉皮是真夠厚的。

而且在她看來這些人純粹是來找他兒子麻煩的,能給這些人好臉色才怪。

而那些人看何媽態度這麼堅決,只好轉頭去找上了老何。

可老何也不是吃素的,不過他始終是跟這些人一塊長大的,還是做不到像何媽態度那麼堅決。

不過他也沒有答應誰,只是轉頭唉聲嘆氣的說何凡最近虧了不少錢,現在公司經營得由不起色,都在到處找人借錢了,所以他這個當父親怎麼說也得幫他一些。

老何又接著說家裡也沒有多少錢了,就想跟你們這些五服的親堂籌借一些,等何凡公司經營好了再把錢還給你們。

老何這話一出口,那些人頓時一個個目瞪口呆,沒一會就紛紛找了個借口溜了。

他們這些人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湊過來撈點好處而已,可沒想把自己口袋的錢往外掏。

其實也有些人不相信何凡家沒錢了,可是老何都這麼說了,他們又捨不得把錢借出來,所以不相信也只能當做相信了。

「行呀你,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還有這口才。」

何媽看著那些沾親帶故的人一晃而散,頓時就眉開眼笑的誇獎了老何一番。

「那是,你也不瞧瞧我是誰。」

老何一臉嘚瑟的看著何媽,拍著胸口笑道:「以後這種事交給我,保證把這些人治得服服帖帖的。」

這也就一個小插曲而已,老何跟何媽也都沒有在意,畢竟這種事他們這段時間已經經歷多了。

以往那些八輩子打死不相往來的親戚,一聽見他家有錢了,那都是爭先恐後的往他家鑽,不知道的還以為平時關係多麼好呢。

最開始老何跟何媽也不是沒吃過虧,他們兩個都有借了一些錢出去,加起來也有七八萬了,可這些都是有借無回的。

經歷幾次以後老何跟何媽也想明白了,反正以後來借錢的通通得說明情況,除非是那種生病住院家裡錢花完的,不然其餘的一律都只給三五百或者一兩千塊意思意思。

用老何的意思來說就是這錢也不用你們還,就當是一點心意,多的也沒有。

打從那之後也就沒什麼人去找老何跟何媽借錢了,畢竟為了那三五百塊有些人還不至於那麼不要臉面。

可不要臉面的人還是有的,對於一些個人來說這免費的三五百塊還是挺香的,幾乎隔一段時間就會舔著臉去找老何嘮嘮叨。

可老何又不傻,你這一次兩次也就算了,這每隔個三五天就找借口來一趟,這是把他當成提款機了么。

老何這次又想了一招,讓對方去幹活自己掙錢,他給開工資。

正好那時候老宅子正在翻建,所以老何就把搬磚的工作交給了這幾個人,而且老何也提前跟那幾個人說明白了。

你們家缺錢是吧,那你們白天可以照常上班,到了晚上可以來我這裡搬磚,現在搬一塊磚市面上五分錢,我給你們七分。

老何這話頓時就讓那幾個人傻眼了,他們要是不費吹灰之力的錢,可不是打算用苦力活來掙的,當場就找借口離開了。

從那以後老何跟何媽就清凈了,基本沒有人會去找他們借錢了。

不過從那之後那些人就在背後使壞了,逢人就說老何家有錢就開始眼高於頂、翻臉不認人之類的。

老何跟何媽也不在意,反正公道自在人心,他們又不是沒有幫助村裡面那些老弱病殘,幾乎家裡有孤寡老人的他們都會時不時買些東西去救濟一下,或者留下點錢。

這些事情老何也跟何凡談過,對於這種幫助孤寡老人的事情何凡還是很樂意去幫助的,直接轉了一千萬給老何當做經費。

何凡家的情況基本都是那些有錢人的情況,有錢了事也就多了,也容易跟那些親朋好友鬧出矛盾出來,畢竟來借錢是借還是不借,這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很難抉擇的一個問題。

時間匆匆而過,轉眼間就來到了趙建剛跟何寶樂結婚的日子。

蘇傑森也已經提前一天把婚車隊準備好了,目前那些開車的人都已經安排入住酒店了。

不過這個入住酒店的費用本來何凡是打算出的,但是趙建剛死活不同意,說何凡幫他找這些車已經費很大力了,怎麼說這錢也不能再讓何凡幫他出了。

最後何凡只能讓退步讓趙建剛出這筆費用了,不過也沒多少錢,也就一兩萬塊而已。

時間來到了九點多,何凡早早就來到了大伯家幫忙了。

老何跟何媽也不在意,反正公道自在人心,他們又不是沒有幫助村裡面那些老弱病殘,幾乎家裡有孤寡老人的他們都會時不時買些東西去救濟一下,或者留下點錢。

這些事情老何也跟何凡談過,對於這種幫助孤寡老人的事情何凡還是很樂意去幫助的,直接轉了一千萬給老何當做經費。

何凡家的情況基本都是那些有錢人的情況,有錢了事也就多了,也容易跟那些親朋好友鬧出矛盾出來,畢竟來借錢是借還是不借,這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很難抉擇的一個問題。

時間匆匆而過,轉眼間就來到了趙建剛跟何寶樂結婚的日子。

蘇傑森也已經提前一天把婚車隊準備好了,目前那些開車的人都已經安排入住酒店了。

不過這個入住酒店的費用本來何凡是打算出的,但是趙建剛死活不同意,說何凡幫他找這些車已經費很大力了,怎麼說這錢也不能再讓何凡幫他出了。

最後何凡只能讓退步讓趙建剛出這筆費用了,不過也沒多少錢,也就一兩萬塊而已。

時間來到了九點多,何凡早早就來到了大伯家幫忙了。 在西遊世界確實有修行功法,直指聖人的功法,只要用心找,也不一定就找不出來。但是那些功法,動則千百萬年的修鍊。還有三災五劫,還要考驗悟性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

很多時候悟了就是悟了,一朝得悟就能夠直接升仙。對馮燁來說,這種修鍊之法,並不適合他。他還是更喜歡這種付出一份努力,就能夠得到一份收穫的功法。

馮燁的想的成為上古人王,比肩三皇五帝的那種,到時候以整個世界的人道龍氣,將他的修為直接推上去。

再打造了自己的神國,實力也不見得就會比那些准聖差,再加上其他世界所提供的龍氣,說不定還有希望與聖人比肩。

上古人王,可不輸給聖人。而且自三皇五帝開始,都是人類統治世界。天庭玉皇大帝憑什麼高高在上?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這才是炎黃子孫,應有的信念。

而且人王之路,也是一條看得見,摸得著的路。不像修仙那麼虛無縹緲。可能某一個節點卡住了,都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還要依靠虛無縹緲的悟性,在馮燁看來那種修鍊方法,不確定性太大。遠不如人王之道一步一個腳印走的踏實。

而且龍氣之道,不像信仰願力那麼駁雜,更加精純霸道,馮燁覺得未來可期。畢竟是自己走出來的一條大道,無需與其他人爭道。

馮燁真正將那枚敕封符文引入識海以後,才算是明白了,原來這就是神格。神之位格,說的直白一點,就是官職,主管的職能。

馮燁現在的神格是人王,主管人道眾生,只不過目前還因為龍氣的關係,這個神格還無法籠罩整個世界,暫時只是掌控西梁女兒國,未來隨著他龍氣的增加,管理的地盤也就更大。

終究是有掌控整個世界,成為人界人王的那一天。而且他修鍊這門人王之道,還有助力,其他世界的龍氣,也在遠遠不斷的為馮燁提供龍氣。

修鍊其他的功法,顯然其他的那些世界,都無法為馮燁再提供什麼幫助了,就會有一個很大的浪費。

其他人想要修鍊匯聚人道龍氣成就上古人王這條路,無疑是十分的危險的。

這條路修鍊速度快,實力強大,但是同時弱點也很明顯,一旦麾下的國民被屠殺,或者說治下不再安穩的時候,就會動搖根基,沒有修仙者那種自己就是世界,不受任何情況影響的自在。

馮燁有用穿越天賦神通,同時開闢了幾個世界的人道龍氣來源。

哪怕一個世界的王朝崩潰,人道龍氣散失殆盡,對他的實力,也造不成太大的影響。所以他修鍊這條人王之道,可以說是事半功倍。

馮燁的人王之道,要比上古人王之道更加的強大,因為他還借鑒了諸神世界打造神國的方法。

只要建立了自己身神國,他自己就是一個世界。就逍遙自在方面,也就不會弱於修仙者。

三千大道殊途同歸,沒有那一條就一定比其他的道路強。還是要看哪一條道路更加的適合自己。

祭天完成的馮燁,龍氣已經完全被降服,能夠做到如臂指使。只是想要搭建神國,卻還不夠凝練。

很多東西,只要實力到了,都會自然而然的就明白了。就如同此刻的馮燁,原本他是怎麼也想不明白,神性要如何凝練,神火要如何點燃。

想到馮燁此刻剛剛凝聚了神格,在想要搭建神國的時候,就明白了。

擁有神格以後,他現在對龍氣的控制確實更上一層樓了。但是想要搭建神國,龍氣的質量卻不夠凝實。他還需要將龍氣化為神力。

所謂點燃神火,就是燃燒自己的龍氣,將龍氣由氣態化為固態。形成龍氣結晶,用這種更加凝練的龍氣結晶才能夠搭建神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