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主街兩側,也漸漸多了些花燈,流州雖然特殊,但是長久以來,一些大奉王朝的民間風俗活動仍是保留了下來,至少是青陽鎮是如此的。

青子那臭小子不知道怎麼樣,該在家了吧?林重心中有些惴惴。

……

當林重拎着四套煎餅果子回到坊司街盡頭,只見宅門大開,於青也蹲坐在門口石階上,老遠就望着自己手裏的煎餅果子。

「林爹,你終於回來了!」於青也一臉戚然,沖着林重喊道。

坐在廳堂長凳上,於青也大口吃着煎餅果子,煎餅里竟然還夾着一大塊牛肉。

林重的坐在他的對面,捏著一小塊牛肉,有些鬱悶的小口喝着酒。

四張煎餅果子全被於青也幹掉了。

林重見狀,想到和自己的藏酒一起珍藏的幾斤牛肉,罵罵咧咧道:

「奶奶的,幸虧你小子不喜歡喝酒,不然你是不是得把老子珍藏的牛肉全部給吃干抹凈了!」

於青也大口咬下一塊牛肉,含糊著說道:

「老林,你忒兒小氣,明明昨天就帶回來的牛肉不給吃,昨兒晚上還讓我去買餛飩。」

「你知道個屁!牛肉就酒,越喝越有!老子留着明天八月十五晚上對酒當歌呢!」林重一條腿翹在長凳上,沒好氣的說道。

於青也嘿嘿一笑,抹了抹嘴:「當歌?還是當哥?」

「我可知道徐姨年齡是比你小的吧!」

林重兩眼一瞪,伸手屈指敲在於青也額頭上:「臭小子,沒大沒小,跟誰學的!」

「哎喲。」

於青也捂著頭揉着,撇嘴道:「還能有誰,跟你唄!」

說罷,見着林重再次屈指伸手過來,趕緊雙手捂住額頭。

林重微微一笑,伸手摁在於青也頭上揉了揉,自得亦然:「還別說,是老子教出來的娃!哈哈!」

夜幕降臨,帶着絲絲涼意。

於青也與林重秉燭而坐,屋門緊掩。

林重抿著一口酒,說道:「說說吧!」

於青也低頭,想了想,組織一下語言說道:

「今天去了大江村,下午回來的路上,剛開始還好,後來就是感覺特別餓,回來之後,我就把家裏的存糧都給吃了!」

「嗯,不解餓,然後就蹲在門口等你,再然後就把煎餅果子跟你藏起來的一點牛肉吃了,飽了!」

林重眼皮直跳,嘴角抽起,心道:那哪是一點,那是三斤!

他忍着心疼問道:「然後呢?」

於青也:「丹田大了?」

「?」

「八品境好像穩了!」

林重端著酒,擱在嘴邊,道:「還有呢?」

「果子,熟了。」

林重剛好喝下一口酒,把酒杯反扣在桌上,緩緩站起,輕聲道:「換裝!」

半刻鐘后,兩人收拾得當,皆是一身黑色勁服立在宅院中。

「三斤牛肉,三斤牛肉,老子明晚的下酒菜!」

林重輕聲喃喃著,有些心疼於青也吃掉了他珍藏的牛肉,還是三斤。

於青也用手抹了一下嘴唇,嘟囔道:「還挺好吃的!」

林重狠狠瞪了他一眼,高聲罵道:

「臭小子,今天晚上你不抓到兩隻野兔山跳給老子當明晚的下酒菜,看老子不胖揍你一頓!」

說罷,他輕身一躍,從宅院后牆跳了出去。

於青也見狀撇了撇嘴,翻牆追上林重,一同往後山奔去。

圓月如餅,斜掛天穹。

青芒綿延,長夜行山。 江枝有些疑惑地拿出來,發現居然是一個小黑盒。

她不認識這個東西,拿起來仔細端詳。

「你怎麼有這個東西?」

莫丞州瞳孔一縮,抓着江枝的手問道。

江枝被抓的措不及防,不解地看着他,還以為這是什麼機密的東西。

「這是偷聽器。這個東西是今天才有的還是一直都在你包里的?」

「怎麼可能一直在我包里……」

江枝錯愕了下,腦中開始回想被人偷放偷聽器的可能瞬間。

想來想去自己的包包也只有今天去公園的時候被人偷偷放了偷聽器進去。

可是……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九百二十九章偷聽對此,米粒徹底無語了,一雙水潤的大眼睛獃獃地看著教室屋頂的電風扇發獃,葉慕辭,你還能再逆天一點么?

「怎麼樣啊小米粒,你要不要報不報名啊?」沈秋葉看著米粒那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伸手戳了戳她的胳膊。

「我……不報名……我又不是葉慕辭……」米粒滿頭黑線地看著報名表,短跑她爆發力不夠,長跑她沒耐力,鉛球她沒有扔到負分就很好了,想想看這麼些年,她的體育也就是勉強及格而已……

《兩小無猜到白頭》103.拉拉隊一枝花 「小子,看什麼看,不服氣嗎?」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飛機上,見鐵頭一雙眼睛,在鐵面具下,冰冷的看著他,郭凱惱羞成怒。

他用手在面具上敲了一下,發出清脆的聲響,忍不住哈哈大笑。

「還挺結實!」

「小子,到了我們龍隱的地牢,看看究竟是你的鐵頭結實,還是我們的金剛鑽結實!」

「按照規矩,把他們的眼睛蒙上!」

旁邊,立刻有兩個手下衝上來,用黑布將秦天和鐵頭的眼睛緊緊的纏上。

趁著他們看不見,王老虎紅著眼睛,就要衝上去,當場將他們誅殺。

「虎爺,不急。」

「到了地牢,你還怕他們跑了嗎?」郭凱得意的笑道。

王老虎咬牙道:「拜託中隊長了!」

飛機拉升,飛了大概半個小時,緩緩降落。

秦天和鐵頭被推出來,深呼吸一口氣,一片濃郁的草木清香。遠處,依稀有野獸低吼的聲音。

如果沒有猜錯,這裡竟然是深山之中的某一個地方?

果然,隨著眼睛上的黑布被摘掉,放眼望去,一片蒼翠。這裡竟然是一個藏風聚氣的山谷。

遠處山壁之上,有幾道門。旁邊有穿著龍隱戰衣的人把守。

「到了這裡,天王老子也要乖乖聽話!」

「把他們帶到一號牢區!」

「記住,這兩個都是重犯,要嚴加看管。如果發現有不服管教,或者越獄的跡象,當場誅殺!」

郭凱一聲令下,兩個傢伙推著秦天和鐵頭,往山壁上的石門走去。

推開門,裡面別有洞天。

看樣子,龍隱至少掏空了半座山。上面一層,有很多的房間。

獄警的休息室,宿舍,餐廳,會議室等一應俱全。

而牢房,還在地下。

打開暗門,一股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夾雜著血腥味和惡臭,讓人感覺要下地獄。

順著台階下去,一盞盞幽暗的燈火,照亮一座座陰暗的牢房。

差不多二十間牢房,有一半空著。另外一半,裡面的犯人不知道被關了多久,聽到聲響,麻木的抬起頭,死寂的眼睛裡面,沒有任何感情。

秦天冷眼掃視,忍不住心中一動。因為他發現,很多犯人身上的衣服,雖然早就破敗不堪,幾乎認不出來。

但是仔細看,還是能看出一些痕迹。

他們穿的衣服,竟然是龍隱成員專屬的戰衣。

也就是說,這些犯人,大多數,不是外面的人,而是龍隱內部的人!

通過一些接觸,他知道,龍隱的戰衣都是特製的。一定程度上,防水防火,還能抵抗一些刀槍的襲擊。

這種衣服,想要腐爛,沒有十年二十年,是做不到的。

也就是說,這些犯人在這裡,至少被關押了十年!

甚至,二十年!

如果是二十年的話,也就是之前的西尊金虎出事之後。那麼也就可以推斷,這些人,都曾經是金虎的老部下!

這個發現,讓秦天感覺這一趟牢獄之行,有了超出預期的收穫。

「你們,去那邊!」

「都給我老實點!」

兩個郭凱的手下,把秦天和鐵頭,推進了盡頭處兩間明顯經過加固的特殊牢房。哐當聲響,鎖上了大鐵門。

鐵頭不服氣,忍不住道:「我們不是犯人,而是來這裡,等待你們的調查結果!」

「你們不能把我們關在這裡,太過分了!」

「再說了,哪怕要關,王老虎呢?他跟我們一樣,都是等待調查結果。怎麼不把他也關進來?」 第396章把所有人都收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