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九嬌驀然間抖了抖,抬頭對上了君臨眼中的殺意,貓眼中有恐懼一閃而過,突然福至心靈,從容華的懷裡跳開。

果然見到君臨眼中閃過滿意之色。

九嬌突然跳開,懷裡一空的容華怔了怔,看到滿意的回到她懷裡的君臨,再看看趴在她腳邊有些委屈的九嬌。

容華瞬間就明白肯定是君臨做了些什麼,手指無奈的在君臨鼻尖上點了點,聲音中帶著一絲笑意:「你啊,佔有慾這麼強可怎麼好!」

君臨抬起爪子捂住鼻子,眸光閃了閃。

七十一,七十六……隨著夜翊的雷劫將要結束,容華髮現,有什麼令人不安的因子開始緩緩流動,她眸光不由微閃。

她原本想等這次獸潮結束后,帶著夜翊去一個人煙稀少,獸影無蹤的地方渡劫,這樣也能提高安全性。

可誰知,計劃趕不上變化,九嬌突然跳出來,夜翊和九嬌一戰,突破水到渠成已然壓制不住。

當即就在這人多獸多的安城之外引來了雷劫。

獸族多一位七階強者,人族修士肯定不想看到,而夜翊是夜月天狼一族幼崽,獸族王者血脈,且天賦驚艷,獸族肯定是要保夜翊的。

不過,夜翊卻是認了身為人類的她為主的,在這裡的化神期強者也有她青雲派的,而且她還有個強大的爹,所以化神修士應該不會太為難她。

可獸族,怕就要殺她而後快了,畢竟嘛,王者血脈可殺不可辱,可她卻讓夜翊認主了,而且,她還拐了一隻六階的九尾幽靈貓幼崽……

最後一道雷劫劈下,夜翊全身焦黑的躺在那兒,沒有任何動靜,看的容華幾人心中一緊。

可隨即,天上落下的白色霞光讓他們不由鬆了口氣,這霞光,是天道對渡過天劫考驗者的獎勵,療傷,淬鍊體質,祛除雜質,提純靈力……

在吸收霞光的過程中,天道會給予保護,任何攻擊的修士或靈獸,他們的攻擊威力會在增加十倍以後被反彈回來,躲都躲不過的那種。

所以,天劫渡過的那段時間,是沒有人敢攻擊渡劫的修士或靈獸的。

「夜翊不是都渡過天劫了,你怎麼還不開心?」阮琳一轉頭,就看見容華眉心微蹙,神情凝重的樣子。

「我覺得,我大概要倒霉。」

容景蹙了蹙眉:「怎麼這麼說?」

容華指了指正在吸收霞光的夜翊,又指了指腳邊舔著爪子的九嬌,有些無奈:「你覺得,獸族的獸們知道它們的王者血脈種族之二的幼崽都認我為主這件事後,會不想殺了我這個侮辱它們的人類?」

「而且,這事傳出去之後,怕是想殺了我的人族修士們也不會少。」

雖然夜翊和九嬌是認了主的,雖然它們是幼崽,但以它們的血脈和實力,一時半會兒也死不了,只要在這期間再找個主人就是了。

而且,獸族也有秘法,在它們主人死後保住它們的命。

此話一出,氣氛頓時一靜。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36章36化形

怪不得他們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原來不對勁在這裡,一時間,面色都有些戚戚然。

「所以接下來我們就要開始追殺與被追殺了嗎?」沉寂過後,阮琳先開了口,眸里滿是躍躍欲試。

林安暖摸著下巴,眉眼間閃爍著興奮之色:「只要我們能扛過這段路程,回到青雲派就安全了,雖然青雲派中也難免有心思浮動的,但能進青雲派的,品性最起碼沒有什麼大問題,羨慕歸羨慕,動手的估計沒有。」

「而且,容華是青雲派中最神秘也最不好惹的溫珏長老的唯一弟子,就算有那麼幾顆老鼠屎,也是沒膽子對容華下手的。」

說實在的,雖然溫珏看著溫和,且好到沒脾氣,但那只是因為沒有踩到他的底線,這樣的人反倒是最不好惹的。

傾世神醫:殿下,寵妻要剋制 每一個拜入青雲派的弟子,都會被各自師尊或者為自己引路的師兄告誡,青雲派中最不能招惹的人。

而溫珏,就是其中之一,且高居榜首。

阮琳點點頭:「就是這一路上,怕是難了,一不留神,命估計就要沒了。」

但是,足夠刺激!這句話阮琳沒說,但她的眼神就是這麼表達的。

阮溯搖著扇子:「哪有那麼嚴重,別忘了,青雲派和劍心派都有化神前輩在這裡,青雲派就不用說了,劍心派的前輩看在容景的面子上總會對容華師妹維護一二。」

「而且,夜翊已經渡過化形劫,是七階靈獸,九嬌公主雖是六階,但實力卻不弱於一般的七階靈獸和化神修士,它們總會護著容華師妹的。」

「更重要的是,容華師妹的父親——容函前輩,是大乘強者,還是一名九階煉丹師,看在容函前輩的面子上,沒幾個人敢明著暗著對容華師妹動手,畢竟,一位大乘強者,還是九階煉丹師的怒火,沒幾個人承受的起。」

「而且我也不相信容函前輩就沒給容華師妹一點保命手段,還有那些磨刀霍霍向容華師妹的獸族,它們再想宰了容華師妹,也得忌諱忌諱夜翊和九嬌公主的意願吧?」

「所以,妹妹啊,情況真沒有你想的那麼嚴重。」

阮溯扇子一合敲在掌心,為自己的一番話做了一個總結。

九嬌鄙視的看他:「蠢貨!」

「誒?」阮溯低頭,直面了九嬌眼中的鄙夷。

阮琳點頭:「確實,我說哥哥啊,人蠢不是你的錯,表現出來那就是你的錯了。」

阮溯不服氣:「那你倒是說說我哪錯了?」

「你分析的沒錯,但你忘了,人的貪婪有多可怕,富貴險中求,被貪念迷了心的人根本就不會想到容華背後有怎樣的背景,大乘強者兼九階煉丹師的怒火會有多恐怖,他們只會看到眼前的利益。」

阮琳輕輕嘆氣:「而且,你忘了嗎,獸潮前後,就是魔道的活躍期啊,就算不是,為了兩隻獸族王者血脈幼崽,他們也不介意鋌而走險。」

主人被殺的契約獸,不論神魂還是身體都會極為虛弱,虛弱到是個人,哪怕神識不強都能給契約了。

阮琳斜睨著貌似有點被打擊到的阮溯:「還有你說的獸族會忌諱夜翊和九嬌那沒錯,不過它們還是幼崽,幼崽代表著什麼?代表著它們未成年,它們的心智不健全,容易被蠱惑……」

「你才心智不健全!你才容易被蠱惑!」聽到這裡,九嬌很不高興的反駁。

阮琳根本沒在意的繼續說:「所以它們的長輩有資格代替它們做出決定,並無視它們的意見,因為它們未!成!年!」

九嬌萎了,這個,是事實啊,在它們還小的時候,它們的任何意見都是被忽視的,它們可以調皮搗蛋,可以任性胡來,但前提是,沒涉及到原則性問題。

而給自己找個主人,顯然就是觸犯了原則性問題,這絕對是不被允許的。

夜月天狼和九尾幽靈貓都是成年即九階,就算派出來的不是成年,但修為也絕對是比它和夜翊高,能壓制住它們的,所以它才叫容華做好跑路的準備嘛。

不過,或許也沒有那麼糟……九嬌偷偷看了看君臨,這隻狐狸給它的感覺很恐怖,那源於血脈的威壓讓它毫無反抗之力。

不過,這隻狐狸也收斂的真好,要不是他故意讓它發現,它還真發現不了。

真不知道飼主是從哪裡找來的……哦,飼主是它對容華的稱呼。

妹妹果然是這個世上最不可愛的生物!阮溯心下吐槽:「好吧,你非要把情況說的這麼糟,那請問你有什麼好主意?」

「呃……」阮琳一噎,她說的很開心啊,但你要問她有什麼主意……阮琳轉頭去看容華。

容華看著霞光漸漸消散,顯出夜翊的身影,氣定神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她不需要什麼主意,她雖然實力不行,但她有足夠的底牌,她有爹爹,有君臨,有師尊,有混沌界還有蘊養在她丹田裡的冰雪雕築的不知品階的宮殿型法寶。

不說混沌界和那座宮殿型法寶,雖然爹爹和師尊離的遠,但君臨就在她身邊。

不要說什麼依靠別人是軟弱可恥的行為,她一直覺得,在弱小時,能有所依靠,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她願意在她力有未逮時依靠她的君臨,她的爹爹和她的師尊,她也相信他們會保護她。

看著容華自信十足的模樣,阮琳他們莫名就安了心,他們完全不知道容華,其實是打算抱大腿來著……

霞光消散,周圍的氣氛瞬間緊繃,卻沒有人先動作。

這時,夜翊睜開眼,它身體從內而外發出一陣青光。

青光散去,一個三頭身的精緻小男孩就出現在了所有人面前。

男孩一身白袍,銀髮金眸,眉心有一彎月,很可愛,很漂亮。

不過,小男孩在看了看自己,明顯有些氣惱,嘴巴也高高的撅了起來。

氣氛瞬間沉默,相當於化神修士的七階靈獸化形之後是個看起來不滿四歲的小娃娃?你逗我呢!

怎麼說也得是個少年吧?

一時被打擊到的人類修士明顯沒有反應過來。

但那些六階靈獸,還有萬獸之森那兒看著的七階靈獸卻是很快反應過來了,一化形是個小娃娃什麼的,它們獸族又不是沒有過,雖然看著都比夜翊大,但這不是問題。

問題是,它們獸族又出了個天才啊啊啊!

激動的六階靈獸和七階靈獸都不由沖著夜翊沖了過來。

其中,當以六階地裂虎沖的最快,只是,它衝到夜翊前面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就見夜翊神色驚了驚:「什麼玩意兒?」

然後,一巴掌就把它拍飛了……

見狀,其他靈獸都不由頓了頓,這時才勉強接受事實的人類修士也是一驚。

然後他們就眼睜睜看著那個小男孩歡快的撲進了一個人類修士看著眼熟,獸族看著眼生的少女懷裡,嘴裡叫著:「姐姐!」臉上還帶著燦爛的笑容。

簡直甜的膩人!

夜翊帶來的強大衝擊力讓容華不由自主後退了兩步,君臨則及時的跳到了容華的肩膀上,以免被飛撲而來的夜翊擠扁。

容華接住夜翊,也是忍不住露出一個笑容:「夜翊,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九嬌哼了哼,看著在她之前化形的夜翊有點酸:「你剛剛不還說你相信他嗎?」

「我相信他,但不代表我不擔心他。」容華低頭看著九嬌笑,「等嬌嬌渡劫那天,我一定也會很擔心的。」

「哼,誰要你擔心了!」九嬌偏著頭顯得不屑一顧,語氣里的小羞澀卻暴露了它。

「容華師侄,這兩隻靈獸是你的?」帶著幾分慈愛的聲音在容華耳邊響起。

容華回頭,是位鬚髮皆白,滿臉慈愛,眼神清正平和的青衣老者。

容華怔了怔,她知道,這位老者是青雲派四長老馬列師叔。

不同於寧宇故意變化成老者的模樣,馬列如今的模樣就是他真正的模樣。

修鍊一途,可延長壽命,築基期能活五百歲,凝丹期能活兩千歲,凝嬰期能活到五千歲,化神期能活到一萬歲,渡劫則是五萬歲,大乘十萬歲!

元嬰期則有一次重塑身體的機會,自然,飛升以後,飛仙池內也可重塑身體,而某些天材地寶和丹藥也有重塑身體的功效。

馬列曾經亦是天縱奇才,只是凝嬰期時中過奇毒,不僅僅阻了他修鍊路途,無法寸進,還讓他日顯老態。

後來,毒素被解,容貌卻只能定格成這樣,除非,飛升時借飛仙池水重塑身體。

阮琳等人隨著容華的目光回頭,也看到了馬列,容華幾人同時見禮:「見過四師叔(馬長老)。」

馬列微笑著點頭,又將方才的問題問了一遍:「容華師侄,這兩隻靈獸都是你的?」

「是。」容華點點頭,這沒什麼好隱瞞的,畢竟,她和夜翊,九嬌的態度就能說明很多問題了,這些,是想瞞也瞞不住的。

「小丫頭運氣很好啊,不過,膽子也大,眾目睽睽之下,尤其當著獸族大軍的面,就大大咧咧露了出來……也不怕被貪婪的人和憤怒的獸族生吞活剝了。」馬列聲音平和,說起這事時,帶著對闖了禍的小輩的無奈。

馬長老對外人來說,是個性情古怪,手段狠厲的強者,但對青雲派中的弟子來說,卻是個脾氣極好的人。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37章37結束

所以阮琳倒也不怕他,或者說,整個青雲派的弟子都是對馬列尊敬有餘,畏懼不足。

故而聽見馬列無奈的話語,阮琳就笑眯眯的挽住了馬列的胳膊撒嬌:「馬師叔,這話可不能這麼說,容華也不是故意的啊,九嬌之前想殺我們,師兄們又被纏住,來不及救援,這才把夜翊放出來的嘛~」

「還有啊,這夜翊機緣到了,修為壓不住了要突破,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要早知道這麼多麻煩事,我們還不來了呢!」

馬列點了點阮琳的額頭,無奈:「你這丫頭說的好聽,別以為老頭子沒看見你眼裡的興奮,這樣的麻煩事大概在你這丫頭看來卻是驚險刺激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阮琳嘿嘿笑了兩聲:「有什麼好怕的,這不是還有師叔在嘛,就算打不過帶著我們跑還是沒問題的。」

馬列沒好氣的說:「虧你這丫頭能逃跑的話說的這麼理直氣壯!」

打不過就跑,這是誰都知道的道理,但卻不是誰都能這麼坦然說出來的,尤其是對不服輸的年輕人來說。

阮琳一點也不心虛:「那難不成打不過還要死扛著?白痴才會做這樣的事。」

「嘿嘿,這丫頭倒是有趣。」雷鳴般的大嗓門在身後響起。

容華他們紛紛回頭看去,長相粗獷,身後背劍,玄色勁裝,站在那兒,就如同一把藏入劍鞘的絕世寶劍,是劍心派的化神修士劍儔長老。

容華他們上前行禮:「見過劍儔長老(師叔)。」

劍儔揮了揮手,還沒來得及說話,就感覺到一陣強悍的化神修士特有的威壓。

馬列和劍儔都是面色一變,連帶著夜翊同時出手,勉強抵消大部分威壓。

但殘留下來的小部分威壓也顯然足夠容華幾人喝一壺的。

若是在歷練中受傷,君臨還是稍能忍耐,但這種情況下,君臨顯然是不能容忍的。

君臨微微抬眸,僅是一道眸光就將剩餘的威壓擋下。

他目光落在幾個剛剛停在對面虛空上的身影上,泛起絲絲冷意。

「噗~」剛剛來到這裡的幾個人形的七階靈獸齊齊噴出一口血,一眼重傷。

馬列,容景幾人,以及看到這幾個七階靈獸,急急趕過來的化神修士都是一怔

容華卻是微微垂眸,目光落在君臨身上,忍不住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

只是,那幾個七階靈獸卻顧不上這個,他們捂著胸口彼此對視,眼中難掩驚駭之色,方才,冥冥之中,有一道蘊含著無上威壓的目光落在了他們身上,帶著被觸怒的冷意。

而且,那源自血脈深處的威壓……

「滾!」君臨口未張,清冷淡漠,卻帶著霸氣尊貴的聲音在半空中炸響,伴隨著磅礴威壓,讓那幾個靈獸又是一口血噴出。

卻顧不上什麼,找不到聲音從何處傳來,就恭敬畏懼的往半空拱手:「大人息怒,我等這就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