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也就是說,當商崇連達到十次覺醒,殘魂商皇就已經不能用殘魂來稱呼了,而是一個完整的靈魂體!

到那時,他就擁有了奪舍的能力。

就和古木從地球穿越到尚武大陸那般,以完整靈魂體奪舍了土著古木從而復活。

恢復一半形態的殘魂商皇此刻亢奮不已。

而且,在他心中更是有了一股強烈的衝動,那就是試著以現在的能力去試圖操控商崇連這個身體。

想到就去做,因為他迫切想要控制這個身體,可以隨意的使用。

然而。

當他調動意識,想要滲透商崇連識海深處的禁地,卻發現怎麼都破不開。

「沒想到我這個子孫意志力如此強,竟然防守的如此無懈可擊。」

「滾!」

而就在此時,商崇連冰冷的聲音從識海內響起:「我說過,你只是一個殘魂,你已經死了。」

殘魂商皇冷笑一聲,道;「小子,你知道本皇會奪舍你,你還這麼相信本皇,是對自己的意志力很相信嗎?」

他現在已經恢復了一半靈魂體,也算有了很大資本。

至少,商崇連沒有能力抹殺自己,所以他也不再繞圈,直言說穿。

商崇連不語,因為自己這個先祖說對了。

他知道殘魂出現,並不是什麼好事。

但,為了抗衡古木,他需要藉助這種力量,可以說,兩人只是利益合作關係。

奪舍自己?

商崇連不會同意。

「多少子孫,希望將肉身獻於本皇,而你卻拒絕。」

殘魂商皇憤然道。

「為何要將肉身給你,你死了,死人是不應該出現的,我商崇連要做的是我自己,我要創造比你更為輝煌的成就。」

商崇連冷冷道。

他已經受夠了別人說自己血脈和商皇接近。他要做的是商崇連,而並非要做另一個商皇,他所想要達到的高度,也不止是成為先祖的替身,他要成就屬於自己的榮耀。 說著,雙腿已經無意識的抱著她進了浴室。

「啊!」

喬安尖叫,他還真的要幫她洗澡啊?

紅著臉,手忙腳亂的從他懷裡下來,雙手使勁把他推出浴室,「出去出去,我自己洗。」

「你不是累了?」慕靖西壓低了嗓音,本就磁性的嗓音,此刻更顯性感,「不如讓我來為你效勞?」

「想得美,快出去啦你!」

終於把慕靖西推出去了,喬安放好洗澡水,安心的泡了個澡。

臨近婚禮了,說不緊張是假的。

好在慕靖西已經安排好了所有事,結婚當天,她只要當個美美的新娘就好了。

草莓印 婚禮與領證不同,領證是兩個人的事,而婚禮,就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了。

事關兩個家庭。

想著想著,她便沉沉睡去。

慕靖西去客房洗了澡回來,等了良久,也沒等到喬安從浴室里出來。

他抬手敲門,「喬喬?洗好了么?」

裡面無人回應,也沒有任何水聲。

他心急的推開門,一眼,便看到靠在浴缸邊上,沉沉睡去的美人。

燈光下,美人眼神雪肌膚如凝脂,毫無瑕疵。

長發隨意扎在腦後,幾縷髮絲調皮的遮住了臉蛋。

被熱氣蒸騰得緋紅的臉蛋,如醉人的蜜一般,明明睡著了,卻在無形中散發出撩人的氣息。

慕靖西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隨手扯了一條浴巾,上前將她從水裡撈起。

身子騰空而起,喬安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入眼的,便是男人弧度優美的下顎線條。

抬起手,摸了一把,呢喃著,「老公?」

「泡澡也能睡著,欠收拾。」要是他再遲一點,她豈不是要泡脫水了?

喬安真是累極了,腦袋靠在他頸窩裡,「好睏呀。」

終究是沒捨得對她說一句重話,「睡吧。」

「嗯。」喬安呢喃了一聲,閉上眼,很快便又沉沉睡去。

小心翼翼的將她放躺在床上,替她把睡袍穿上,慕靖西輕撫著她嬌嫩的臉蛋,情難自禁的俯身。

滾燙的薄唇,在她柔軟的唇瓣上,輕輕啄吻。

…………

第二天,一早慕靖西和喬安就被叫去了主樓。

「喬喬啊,今晚舅舅和舅媽會一起過來吃飯,你不用太拘謹,都是一家人。」

大俠又跑了 周君儀很貼心,今晚慕家家宴,周慕霆和文昭寧也會過來,為了讓喬安沒有這麼大的心理壓力,特意讓她過來一趟。

慕靖西寵溺的拍了拍她的腦袋,「你放心,舅舅從小最疼我,今晚家宴,你不要把他當成總統閣下,就當成長輩就行了。」

「母親,我知道了。」喬安小媳婦般的,點頭應是。

難得看她如此乖巧的模樣,慕靖西忍不住又摸了摸她的腦袋,好乖!

豪門婚寵:冷少的替身前妻 想摸摸頭!

喬安忍無可忍,「你當我是閃電么?」

再摸,頭髮都給他擼禿了……

「行,那就沒什麼問題了。你們先回去準備一下,該休息就休息,這段時間忙著操持婚禮,你們也都辛苦了。」

林霜霜附和,「是啊,婚禮的事情多而雜,操辦起來不容易。弟妹還是好好休息,養好精神。」 也正是這份自信和野心。

他敢於在鋼絲上走,敢於接受這個只需要一個念頭就可以抹殺的殘魂體。

「不錯,不錯,商家能有你這麼的人,讓本皇始料未及。」

殘魂商皇說道,最後只好退離了識海禁區。

商崇連冷笑不語。

而在外界,他則徐徐睜開眼來。

三次連續覺醒,修為雖然達到了武聖初期。

但由於這裡是造物之城,他那強勢氣息如同古木一樣被硬生生壓了下去。

所以如今的他,仍然是武皇中期,一旦出去,肯定會接連晉級,同時聖門也會出現,只要轟開,就可以順利晉級。

諸人看到這個男人睜開眼,眸子中閃出一絲冷厲,紛紛震驚。

君不見摸了摸右手上的玉鐲。

稍許,暗暗道:「只是吸收因果之氣,只是覺醒血脈,就可以無視天地法則,成功突破武聖,實在難以想象。」

商崇連冷冷看了他們一眼,然後吩咐道:「繼續潛伏。」

又潛伏?

眾人頓時崩潰,自從登上十六層,他們啥也沒幹呢。

難道就潛伏到時間結束嗎?

不錯,商崇連的打算就是等到結束。

因為根據殘魂所說,這十六層的遊戲規則是,每一方勢力都有一個定好的名額,那便是陣營的頭領!

也就是說,只要三方陣營的頭領不死,就算手下全軍覆沒,待得遊戲結束,就可以進入第十七層。

商崇連之所以在十四層讓他們臣服,一開始就是為這個做打算。

所以,他現在一點都不急,也不關心這些沒有獲得任何胸章的武者。

只要自己能夠達到十七層,他們就失去了利用價值。

這小子的確夠腹黑。

而包括聰明如狐的君不見和眾人不會想到,自己被他這麼戲耍了,被當成了進入十七層的墊腳石。

商崇連繼續盤坐,不過卻暗暗道:「只差一絲因果,就可以進行六次覺醒,好在沒有成功……」

剛才雖然輕描淡寫的抵擋了殘魂商皇的侵襲。

但其實只有他自己知道。

如果對方再恢復一成靈魂,那看似堅強的意志力肯定會被擊破,屆時,自己恐怕就身不由己了。

「境界太低,意念和意志力還是太弱!」

雖然差點被奪取主動權,但商崇連此刻卻不擔心,只要不再去吸收因果,就不會觸發覺醒!

待得離開造物之城,修為提高至武聖,到時候殘魂商皇想要控制自己就更加難了。

恐怕他不會想到。

因為古木的及時控制,體內因果被阻,否則一旦飛出去被他吸收,肯定毫無意外的觸發六次覺醒。

到那時候,他將會徹底敗陣,徹底無法遏制殘魂,從而徹底被支配。

恢復十分之六的殘魂商皇,一旦控制住商崇連,修為肯定會再次提高!

到那時候,古木要面對的對手,恐怕不是商崇連,而是狀態恢復六成的商皇。

毫無疑問,一旦在十七層碰面。

僅僅一個手指,他就會被捏死。

不過,好在這一切都沒有發生,也許這便是因果吧。

……

商崇連不想帶著人掠殺胸章,古木也沒這個想法。

畢竟他們將國級勢力全滅,每個人都有收穫。

而剩下的一方陣營始終不出現,那就等於沒有胸章收入。

這樣更好,到時候結束,他們肯定會被淘汰,免得一番惡戰。

兩個人雖然是宿敵,卻在無形中達成了默契。

被坑的,顯然是君不見和項宇他們。

兩天,眨眼過去。

夕陽戰場上響起聲音:「戰場模式結束,胸章多者一方,可獲十名額,進入十七層,最少者有一人可進入,由於另一方陣營全滅,規定名額將會隨機選取一人!」

聲音落幕,人數最多的武皇並沒有亂起來。

其實在滅了國級勢力后。

古木就曾說過,聲音所說胸章多就有名額,就證明進入十七層是有限制的,而且這個限制是取決於一個團隊。

也就是說。

大家就算獲得勝利,最終能夠進入,也只能看運氣了。

正是提前知道這一點,他們才沒有亂,臉上則有著幾分釋然,然後面面相覷,等待著那十個名額。

其實他們知道,如果不是古木帶來的這次勝利。

他們連十個名額都不會得到。

嗡嗡——

劍萬里身體忽然模糊起來,而他的腳下則有著一個極小傳送陣,同時胸章則化為了流光。

很顯然,這是第一個被選中的名額。

「古掌教,我在十七層等你!」

劍萬里向著古木拱拱手,繼而抱拳向著大家說道:「諸位,老夫先走一步,若是有緣,十七層再聚首!」

諸人臉上掛著微笑,紛紛回敬。

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