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二.對手認輸立即停止比賽,不可再追加攻擊。

三.如對手昏迷,十數後自動視爲認輸。

規則只有三條,參賽者可以使用任何東西來贏得比賽,只要不觸犯以上三條均視爲有效,接下來由十七爲大家講解比賽流程。”

一位黑衣老漢說着規則,緊接着上來一個熟悉的身影,就是半月前給藍海遞送挑戰賽請帖的那名天榜之人。

十七上來嚴肅的看着底下衆參賽者,聲音洪亮的說道:“此次比賽共三百人蔘加,爲保公平採用分組循環賽制,每十人爲一小組進行單循環賽制決出前三名,然後留下來的九十人再次分組進行單循環組內預賽,前三名晉級,最後決出前二十七名,然後抽籤決定對手,再次採用單循環賽制決出前十四,再抽籤決出前七,然後採用計分制單循環比賽決出前七名名次,最後就是後四十三名採用混合雙循環計分制決出五十名名次,最後三天是落榜之人挑戰前五十名的賽事,若是有人運氣不好可以在這個時候挑戰自己想挑戰的名次之人,以上就是此次實力榜挑戰賽的賽制。”

十七說完也不管選手動不動便自顧自的坐了下來,這時旁邊那名之前宣佈比賽規則的老漢搖了搖頭上前補充道:“如果各位參賽者有什麼不懂的,可以看那邊的比賽幕布流程。”說完將手一指,指向遠處的幕布,只見上面清楚的畫出了比賽流程,參賽者這才恍然大悟。

“哎,老十七啊,不要在傷心了,那件事……你不要再想了。”

“老二,我怎麼能不想,我每天都在想,每天都在痛苦,以前我……哎。”

“我知道,以前的天榜最強,瘋魔棍者不就是你麼,可是誰知道發生了那件事,再說老闆也覺得愧對你,這不還讓你擔任只有天榜最強才能擔任的比賽流程控制麼。”被稱爲老二的人說道。

只見老十七眼神空洞的望着地下的參賽者怔怔地不動。

一旁的老二隻能嘆了口氣,那件事終究還是給老大造成了終生的傷害啊!老二心裏想到,雖然現在他不能嘴上叫老大,但心裏一直敬其爲長,不再承認現在的天榜最強,那個神祕且腹黑的老大。

…………

藍海看着周圍的參賽者一陣感慨青春已逝,自己都快十四歲了,雖然這個年齡還是低於此次參賽者的平均年齡,但是別人哪有藍海的閱歷,在年僅十四歲經歷這麼多悲催的事。

比賽!!!開始了!!!

第一項是抽籤決定自己組的成員,藍海很幸運這一組並沒有什麼變態的存在,所以這幾天的賽事還是很輕鬆的,所以藍海瞅着有悠閒的時間就去看林詩薇神武等人的比賽,幾人也端是幸運,沒有碰到前幾的變態所以比賽進行的異常順利,就是林詩薇那組出了一個吳青,輕輕鬆鬆奪得第一,而且對戰林詩薇是也沒有出全力,僅僅半柱香不到的時間林詩薇便不得不認輸,因爲這段時間裏她連對手的衣角都沒碰到。

倒是神武這小子看到吳青像是見了仇人一樣,藍海問起原因。

“這個混小子就是那個比我名次上升還快的變態,一個月從默默無名上升到實力榜第十一。”神武一臉咬牙切齒的說道。

“哦,原來如此,沒想到還有這麼變態的人啊。”藍海陰陽怪氣的說道。

”好了,詩薇,打不過也沒辦法,誰讓他是那麼變態的人呢,況且人家本來就排名在第十一,打不過很正常。”藍海看着情緒低落的林詩薇安慰道。

“可是,可是人家想要幫你,這個樣子怎麼幫你麼。”林詩薇快要哭出來了。

“好了好了,詩薇,我看那個人的實力至少在前五,而且看他年齡也在你之上,你已經進步很快了,現在不是比我還厲害,我想你到了他那個年齡一定可以橫掃實力榜的。”

“噗嗤……”藍海的話一下將林詩薇逗樂,笑了出來。

“小嘴真甜,來,賞你一個香吻。”說着便準備親藍海的小臉,神武一看眼睛一閉說道:“哎呀,污穢污穢,非禮勿視。”

林詩薇這個舉動卻是羨煞旁人了,周圍人都一張殺死藍海的表情,但也沒人敢出手,畢竟藍海神武幾人的實力擺在那裏,敢惹他們的都是找屎。

比賽繼續,很快就到了藍海的賽局,一衆三人都來觀看藍海的比賽。

一個側身手刀,藍海的對手應聲倒地,十數後被視爲自動認輸,藍海這局又贏得輕輕鬆鬆。

“怎麼沒看見南傑呢,他不也是實力榜上之人麼。”藍海嘟囔着。

南傑,又名邪暗,是搜魂社堂主最爲得意的手下和徒弟,也是實力榜第四,本身實+力已是超羣,再加上搜魂社功法的特殊性,解開封印的邪暗絕對有實力問鼎實力榜第四,並且實力榜前五有一項特殊權限,就是可以漏掉一屆實力榜挑戰賽並且保持名次不變,這也是這次南傑沒來的原因,因爲他現在還不想以那個身份面對藍海。

比賽就這麼輕鬆的進行着,實力榜前十的變態擁有自己獨立的休息室,所以只有在比賽的時候才能看見,並且前十名的票子很難買,不過藍海等人爲參賽者倒是可以肆無忌憚的穿梭場地。

可惜藍海對前十沒有興趣,也就沒有去看,林詩薇神武等人倒是躍躍欲試,撇下藍海來到軒明子的賽場。

軒明子不愧是第一名,每場比賽都雷厲風行,比起藍海還要快,基本看不到其身影對手就倒下了,雖然這點藍海也可以做到,但必須配合自然力的使用纔可以,這也是在林詩薇等人看到軒明子的比賽後回來喋喋不休的討論中藍海得知的,這一下倒是掀起了藍海對軒明子的興趣,而且聽林詩薇的話,這什麼軒明子長得好像還有點像自己。 天空之上,肉眼可見不規則波紋朝四周不斷的擴散,而這種擴散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而這種波紋又開始不斷的朝天上的一點匯聚而去,這一點,正是穆凌將血咒之靈拋到天上的那一點。

半晌過後,這一點陡然在天空爆開,一個巨大的洞口出現,緊接著,一絲絲裂紋如蜘蛛網一般迅速擴散。

最後,整片天空都是變得支離破碎,一股清新的感覺從天而下,這祭月秘境可是與外界隔離的太久了,與此同時,數道人影從天飛掠而下。

第一個來到穆凌面前的正是二長老白起。

「穆,穆小友,你,你沒事……」

「白爺爺……」

白羽在一旁連忙插嘴,白起這才意識到,穆凌可能已經知道了他們之前商量的計劃。

當即也是老臉一紅道:「小友,對不起,為了我祭月一族的數萬族人,我不得不如此……」

「好了,我明白,大家沒事就好了,你們的大長老可能還需要我的血液才能完全恢復是先救人要緊吧。」

對這一切,穆凌並未多說什麼,他的語氣態度甚至很自然,好像那就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這一幕讓白羽更加的佩服起穆凌來,她可是明白當時自己拋棄穆凌的那一刻,他所要面對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境況。

換做是一般人,是不可能在那種情況中活下來的。

這般年紀擁有的這種心性已讓穆凌變成了一個不尋常的人,換做任何人,此刻怕已經是在和白起大吵大鬧甚至完全翻臉。

穆凌非但沒有如此,甚至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他們大長老白凰的安危,白羽的敬佩是由衷從心裡發出。

「這,小友,那就拜託了……」

白起顯然也沒預料到穆凌竟然是這種態度,這讓他的百般說辭全部咽進了肚子里,自然,他看穆凌的眼光也是瞬間再一次變的與眾不同。

一行人迅速消失在了此地,對於祭月一族來說,今天無疑是一個真正值得慶祝的日子。

困擾了他們這麼多年的詛咒之力終於破除,註定將載入祭月一族的史冊之內。

當然,一家歡喜則就有一家憂愁,天陽一族所在的邊境之處,此刻數道人影聚集在此,一股難以言喻的煞氣已經在此地緩緩的悄然凝聚。

「你說什麼,任務失敗了,任務失敗你還敢來這裡?」

面前,一道人影懸浮在離地面一米左右的距離,他正是來自天陽一族的強者黑雲子。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始終保持著溫和面容的青年,他的容貌實在是太過普通了,也許唯一顯眼的就是那雙眯成一條縫的雙眼了吧。

他正是來自森羽學院的梁溫海。

「沒錯,任務失敗了,不過你當初自己說的,就算任務失敗了,你照樣會送給我一本地階玄技,你自己說的話不會就這麼忘了吧?」

梁溫海的語氣依舊是那麼淡然,要知道他面對的可是天陽一族神海境後期的強者,可他卻依然能夠氣定神閑的和他談話。

不得不說他的膽子的確是大的可以,身後的一行人都是為他捏了一把冷汗。

「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么,任務失敗你還敢來問我要地階玄技,我看你是在做夢吧?」

黑雲子的心中已經是被怒火聚集,任務失敗也就意味著祭月一族將再度崛起,這對天陽一族可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梁溫海這時候來可無疑是真正的自討苦吃來了。

「黑雲子,別人怕你,別以為我梁溫海也會懼你,既然你當初答應了,現在就必須要做到!」

黑雲子的臉上已經是徹底的陰沉了下來,梁溫海再敢說一句話,他估計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小子,你再敢說一句你剛才的話……」

「想動手么,你來試試看啊,只是這動手的後果……」

「臭小子,你找死可就怪不得我了!」

黑雲子話音落下,狂暴的玄氣如風暴一般朝四周席捲而去,憤怒的咆哮終於是找到了一個宣洩口,梁溫海則成了他現在第一個目標。

「住手!」

就在黑雲子出手之際,一道聲音帶著無比威嚴的氣息出現在所有人的耳朵里。

緊隨著,一道人影憑空出現在黑雲子的身旁,右手搭在他的肩上,黑雲子那直衝雲霄的氣勢便猶如泄了氣的皮球,直接萎了下來。

「黑冥大人……」

「好了,將玄技給他讓他走吧。」

黑雲子頓時急眼了:「黑冥大人,他們什麼都沒做成……」

「照我說的做!」

黑雲子深吸一口氣,硬生生將心中的怒氣壓了下來,手中憑空多了一本古樸的書籍極不情願的扔給了梁溫海。

後者則是笑眯眯的接到了手中,那雙眼睛更是在笑容之中完全看不見了。

「那就多謝黑冥大人還有黑雲子了,後會有期……」

說罷,朝身後偏了偏頭,然後一行人提心弔膽的終於是離開了這片地方。

待梁溫海離開之後,黑雲子終於是忍不住道:「黑冥大人,為什麼要給這小子玄技,一群廢物,連兩個玄體五重境的傢伙都沒搞定。」

黑冥卻是沉聲道:「你懂什麼,森羽學院在絕域島上你知道有多少長老級別的高手么,這小子算是森羽學院最有潛力的學生,要真弄死了他,我估計整個森羽學院將會傾巢而出,我天陽一族可經不起這種折騰,一個祭月族就夠讓我們頭疼的了。」

聽到黑冥的話,黑雲子才恍然的點了點頭,隨即他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抹擔憂。

「這下可就真麻煩了,祭月族那位大長老的實力足以撼動整個絕域島啊,咱們天陽族危險了啊。」

黑冥也是的臉色同樣是格外的陰沉,半晌過後道:「這樣,你想辦法將穆凌引出來,實在不行就利用他那些親近的人,咱們在祭月族不是還有一顆棋子么,這小子對祭月族的用處雖然不大了,說不準也能起到一些牽製作用,我想辦法和其他長老將天陽鏡的封印完全打開,目前也只能這樣了!」

「天,天陽鏡不是被那個許木真偷走了嗎?」

黑冥冷笑一聲:「開玩笑,真正的天陽鏡能這麼被他偷走么,他拿走的不過是個仿製品而已,再說,天陽鏡怎麼可能放在一個分舵的勢力裡面。」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啊啊啊,軒明子我愛你!!”

“阿西吧,我就說不想來這裏,真是受不了這些腦殘粉。”藍海一臉不爽的來到軒明子的賽場。

“行啦,來都來了。”神武在一旁無所謂的說道。

“你當然這麼說了,你都長成那樣了,自然無所謂了,這是我們帥哥之間的戰爭好吧。”

“切,那你還來~~”

…………

藍海頓時無語了,沒辦法,誰讓自己沒有主動權呢。

藍海只能將目光放在比武場上,就看見一個與自己非常神似的一個人站在中間,要是別人看或許還看不出來,但是藍海一看就感覺那個站在場中的人和自己一定有着什麼關係,不是空穴來風,而是血脈的味道。

場上的軒明子沒有被外物所動,閉着眼面對自己的對手,這已經不是鄙視的程度,而是藐視了,對手並沒有感到生氣,原因無他,只因爲對手是軒明子,只有這一點就夠了,軒明子作爲和教聖子,不僅其實力被世人欽佩,其身份更被尊敬,忽然對手動了,這一刻,軒明子睜開了眼睛,身體晃了一下……

對手衝着,像是絆了一跤,摔在地上,但再也沒有起來,再看軒明子還在原地,僅僅是之前晃了一下,在無任何動作,如果別人來做或許就有人說黑哨了,但是隻因是軒明子,一切就可能了。

軒明子將對手打敗後,本來準備直接下場,但是忽然感覺到一道熾熱的目光向自己射來,不自覺中已轉過頭來。

“這個人……好熟悉,莫非……。”軒明子看着藍海說道。

看了一會兒軒明子便下場了,藍海也將目光拉回現實,回到現實的藍海忽然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那個人是自己的親人麼,怎麼會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藍海心中不禁這麼問道,但是沒有人來回答這個問題,不過不久藍海就知道了,這都是後話了。

軒明子不同於藍海的自然力,而是全憑實力的速度達到肉眼看不到的地步,而且這種速度藍海僅在端木楓身上見到過,因爲有實力參加實力榜挑戰賽的少年都是非常有實力的人,況且明知道對手是軒明子還能有勇氣站在上面的不是有一定的實力就是腦殘,所以即便是這種情況還是被一擊擊暈,足以體現軒明子的恐怖。

但藍海還是看到了一絲端倪,這還是在將近一公里以上的地方,如果在場上與軒明子對決,藍海在不暴露底牌的情況下僅有一成機率勝過軒明子,如果底牌盡出也只有一半的成功率,不過這軒明子比起自己大了四歲,如果自己到那個年齡,絕對可以完虐軒明子,當然這只是藍海的意淫,軒明子難道就沒有底牌麼,身爲和教聖子,絕對是當代青年中最爲厲害的人物,沒有之一,這就是和教的威嚴,這就是和教的厲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