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五張請帖很快就寫完了,一張帖子五文錢,這個價格不高也不低。

寫完了請帖,還沒等蘇超給錢,那王書生突然做出一個舉動,把蘇超和趙二愣子以及猴子都嚇了一跳。

。 彭真強的關係還真不少,拐彎抹角的打聽,還真讓他打聽到楊舟最近給國外的期刊投遞了論文。

這傢伙真把實驗做成了?

彭真強算了算時間,距離楊舟上次借用實驗室才過去一個多月,胡蘿蔔都沒種出來吧!

「這傢伙學術造假!」彭真強冒出這個念頭。

不過馬上他便搖搖頭,他可是聽說楊舟的論文,是博士畢業論文,導師肯定會先審核,不可能明顯造假。

導師那關都過不了。

那楊舟到底是怎麼通過審核,把論文發給期刊的呢,難道他還有別的研究?

彭真強還真和楊舟杠上了,他現在時不時就約幾個植物實驗室的人吃飯聊天,就想知道楊舟的實驗到底怎麼回事。

楊舟的論文就給白書龍看過,一時半會兒還真打聽不出什麼。

又過去幾天時間,楊舟被導師喊到植物實驗室。

楊舟還以為論文審核通過,或者打回來重新修改。

發表論文期刊讓修改一些小細節太常見了,楊舟高高興興來到實驗室,今天恰好是周一,白書龍早上開例會,主要讓幾個學生彙報當前學習進度,負責答疑或者規劃這一周的實驗工作等等。

楊舟的實驗已經做完,植物實驗室的事情都交給兩個碩博生在做,他沒什麼好彙報的,就坐著聽大家分享自己過去一周的學習情況和實驗情況。

大概一個多小時,分享終於結束,白書龍才說道:「楊舟跟我來一下。」

兩人進了單獨小房間,劉濤想到最近彭真強經常請客吃飯,想打聽一下楊舟論文的情況,猶豫片刻還是找了個靠近白書龍辦公室的位置,假裝看書。

植物實驗室外圍都是木質材料隔斷,隔音效果很差,裡面說話仔細聽還是能聽見的。

一般重要的事也不會在實驗室談,白書龍和楊舟都沒有避諱的意思。

白書龍臉色有些不好看,等楊舟坐下便搖頭道:「被拒稿了!」

「啥!他們連這麼高質量的論文都拒了?」楊舟不可置信地高聲道。

「是啊,我也沒想到,給的理由還很可笑,說審稿人質疑論文造假!」白書龍也很氣憤地說。

門外的劉濤頓時激動不已,他和楊舟關係其實還不錯,但最近和彭真強走得近,人家花錢買消息,一些不重要的事,劉濤覺得就算透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楊舟被拒稿,在他看來很正常,畢竟做的可是高端的Cas9研究,那些教授都沒做出什麼成果呢,楊舟怎麼可能成功。

他當即拿出手機,把楊舟被拒稿的事情發給彭真強,被質疑學術造假的事卻沒說。

楊舟畢竟是師兄,還是不能太過分。

「有沒有打聽到什麼原因?」彭真強第一時間回復。

劉濤很猶豫,要不要告訴彭真強原因呢。

考慮一會兒,劉濤做出決定,反正楊舟論文都沒發布,就算被傳出造假,也沒有任何證據,完全可以當做謠言,對楊舟應該沒什麼影響。

楊舟下次換個課題,重新寫論文就是了。

他回復了三個字。

「得加錢」

「行,翻倍成了吧,哥不缺錢,快告訴我原因是什麼,是不是胡蘿蔔的那篇論文?」彭真強問道。

伴隨著這段話還有連續好幾個紅包。

看到紅包劉濤露出笑容,發送道:「是,胡蘿蔔基因編輯論文,期刊質疑論文造假,拒稿了。」

發完消息后,劉濤也不敢繼續待在門口附近,很快離開笑著和徐福說給大家買水。

心裡還想著用一條無關緊要的消息換了幾個大紅包,以後實驗室的飲料他來負責,頓時感覺剛才自己做的事一點都不內疚了。

楊舟繼續和導師溝通,他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要說造假,還是有一些的,比如基因編輯的時候,就是系統直接改造的種子,不過正常情況下,不可能被發現才對。

楊舟心中還是有些忐忑。

「其實,你也是被殃及池魚了,我和老朋友打聽了一下,這次是審稿人出了問題,他質疑你的實驗時間和胡蘿蔔成長時間對不上,如果補一下實驗說明,應該也能通過,但這傢伙影響力比較大,他懷疑實驗造假,期刊反而不敢接收論文,直接來了個拒稿。」

「問題也不大,還是可以再投其他期刊的。」白書龍解釋道。

楊舟有些疑惑,什麼殃及池魚,難道導師和審稿人有仇,於是審稿人看到白書龍的名字,鑽牛角尖,質疑實驗時間。

按照正常情況,只要成果都出來了,實驗時間對不上也許並不是造假,很可能是隱藏信息而已。

比如改造的胡蘿蔔生長速度加快,但論文沒有公開。

「老師,什麼殃及池魚啊?」楊舟疑惑道。

「事情要從2012年說起,這個審稿人是麻省理工的張豐,他第一個做出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不過發現這項技術,將理論發表的是兩位女科學家EmmanuelleCharpentier和JenniferDoudna。」白書龍說道。

楊舟點頭道:「這個我知道,詹妮弗·杜德娜和卡彭帝耶靠著Cas9去年獲得的諾貝爾獎。」

「不錯,她們2012年就提出了猜想,並且提前申請專利,不過華人科學家張豐在隨後幾個月研究出了成果,也提交了專利申請。」

「最後,漂亮國專利局將專利發放給了做出實際成果的張豐,但這中間還出現過很多爭端。」

「這個爭端和我們清北大學還有水木大學都有關,有個姓林的學生是我們兩個大學委培到國外的博士,這個學生曾經加入過杜德娜實驗室,隨後加入了張豐的實驗室,他後來離開張豐的實驗室又想加入杜德娜的實驗室,在發給杜德娜的求職郵件里詆毀張豐,說靈感甚至實驗數據,來源於他,張豐是參考了杜德娜的理論。」

「當然其中的內情可能比較複雜,有可能這個學生是杜德娜的棋子,買通的人都很可能,主要原因就是基因編輯的專利,14年張豐專利通過審核,隨後一直打官司,諾獎得主和他爭專利所有權,這個林的出現,差點就成功了,不過最後張豐公開了許多郵件。」

「證明自己才是指導林去學習Cas9的人,不是他從林這裡獲得靈感,專利局也把專利給了張豐,前些年張豐是最熱門的諾獎人選,不過最終杜德娜卻得了諾獎。」

聽完基因編輯專利背後的故事,楊舟有點明白了,有點不可置信地說:「於是張豐就恨上了培養這個林的清北大學和水木大學,故意在我的論文里挑刺?」

「有這個可能,但我猜,還有別的原因,我假設張豐看了這篇論文,他又是發現Cas9的人,可以說是最了解Cas9的人之一,他也許有動機拖延你的論文,讓自己實驗室的人搶佔成果,當然這個可能最低,畢竟種蘿蔔要3個月。」

「還有可能是申請專利,他的基因編輯專利比杜德娜晚了5個月,一樣申請成功了,學術背後都是複雜的利益關係。」白書龍感嘆道。

楊舟頓時對這個Cas9技術的專利擁有者有點恨上了,他想了想突然問:「老師,要是我的胡蘿蔔專利申請下來,在使用技術的時候,是不是還要給張豐交專利費啊?」

「是的,使用Cas9技術獲得的成果,在商用時,肯定要給專利費,就像是你賣手機,但高通擁有晶元專利,摩托羅拉擁有通訊專利,那你賣手機就要給人家交錢,不過錢肯定不是特別多就是了。」白書龍點頭道。

楊舟突然很不爽,別人把他的論文駁回,有可能搶自己胡蘿蔔專利,而且將來自己專利就算申請成功,還要給他交保護費!

對於張豐這個素未謀面的人,楊舟心中生出「干」他的念頭。

誰說他的改良蘿蔔用的是Cas9技術了,用這個技術的時候,壓根就沒成功,還是系統空間讓他成功的。

楊舟決定好好研究一下,基因模擬器到底怎麼工作,能不能換一種方法,不用Cas9技術也改造植物。

到時候豈不是他也研究出了諾獎級別的成果,還不用給人交專利費,而是別人給他交專利費! 賀千雪的話,讓林漠一時半會兒有點反應不過來。

但是,最終他也沒當回事。

不管賀千雪對他是什麼態度,但是,他心裏面對賀千雪其實沒有什麼好感。

回到家,許建功四人坐在一起竊竊私語,也不知道在商量什麼。

林漠也沒理會,打了個招呼,就直接去廚房忙碌了。

剛做了一半,方慧就走進了廚房。

「小林啊,建築公司的事情,怎麼樣了?」

方慧裝作漠不關心地問道,其實眼睛一直在盯着林漠。

林漠暗笑,這幾人,對建築公司依然不死心啊!

林漠隨口回道:「還好啊。」

方慧詫異:「還好?」

「不是……不是說周家也摻合在這裏面嘛。」

「你之前還咱們的那三個億,有周家的一部分。」

「周家沒來要錢嗎?」

林漠:「哦,周家的確是來要錢了。」

「不過,公司賬面上沒錢。」

「所以,我就跟周家商量了一下,把這筆錢,當做是周家的投資,我們合夥開發之前那個別墅區的項目。」

方慧瞪大了眼睛:「什……什麼?」

「周家同意跟你合夥了?」

「那個項目不是被叫停了嗎?」

林漠笑道:「那麼大的項目,現在賤賣了,周家當然願意合夥了。」

「雖然叫停了,但是,周家正在想辦法重啟這個項目。」

「估計,過不了幾天,這個項目就能重啟了!」

方慧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她匆忙離開廚房。

外面,許建功幾人正焦急地等待着。

見她出來,許建功連忙問道:「怎麼樣?」

「周家去要錢,他怎麼處理的?」

「這王八蛋,該不會是找半夏借錢還債了吧?」

「真要是這樣,我今天非跟他拼了不可!」

方慧嘆了口氣,不甘心地把這件事說了一遍。

幾人聽完,直接都傻眼了。

之前他們都以為,周家來要錢,林漠肯定沒法應付。

到時候,說不定會因為這件事,把林漠送到監獄。

可誰能想得到,周家竟然跟林漠合作了,這到底怎麼回事?

黃良思索了一會兒,沉聲道:「周家如果出手的話,這個項目,說不定真的能夠重啟!」

「如果這個項目重啟,那可就賺大發了!」

「林漠這個兔崽子,運氣真好啊。」

「他怎麼能說服周家跟他合夥的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