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人送走了,薛寶釵等人也得到了信兒,從後面過來。

看到兩人的模樣,衆人也都將心裏那股酸意散去,紛紛善意嘲笑了起來。

除卻還在江南的白荷,還在西域的烏仁哈沁,跑去趙姨娘處的小吉祥和香菱,以及今日不知在何處的董明月外,家裏算是最齊全的一次。

大家再次紛紛認識了蛇娘後,衆人的注意力還是集中在了依舊被林黛玉抱着靜靜睡覺的賈芝,被史湘雲抱在懷裏安睡的賈蒼身上。

沒了外人,衆女眼中根本掩飾不住炙熱和豔羨。

連贏杏兒都是如此。

蛇娘亦是女人,怎看不出來她們對孩子的嚮往。

全球緝愛:老婆別喊疼 她眼中閃過一抹愧色,然後忽然擡頭對林史二女道:“兩位……姐姐……”

雖然她年紀大,但她有自知之明,進了賈家,只能做妾室。

林黛玉忙笑着打斷道:“快別這樣叫,咱們自己家裏不講這些,蛇娘姐姐和寶丫頭一般叫我妹妹就是。 我夫君是未來皇帝 蛇娘姐姐喚我林妹妹,喚雲兒史妹妹。”

一旁薛寶釵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眼睛卻又落在了她懷裏的賈芝臉上。

蛇娘聞言,眼中閃過一抹感激,然後道:“林妹妹,史妹妹,勞煩兩位今夜幫助照看一下蒼兒和芝兒……”

林黛玉眉心一蹙,笑道:“這自然是極好的,只是怕芝兒夜裏起來尋孃親。”

蛇娘搖頭道:“妹妹放心,芝兒睡覺踏實,並不會鬧人。

不瞞林妹妹,之前夫君……賈環同我說,他這二三年來一直再沒孩子。

我粗通醫道,便查了查,才發現他練武出了些岔子,身子裏有些筋脈阻塞不通。

……幼娘雖然醫道高超,但武道略差一點,所以纔沒發現。

不過並不嚴重,就算我不出手,再過二三年他也能有孩子。

吸血鬼女王傳奇 但我見妹妹們都這般喜愛孩子,不如今夜就替他疏通了筋脈。

不出一年,妹妹們必然也能有自己的孩子。”

滿堂女人聞言,眼神都瞬間炙熱起來。

一個個顧不得羞澀,眼睛直直的看向賈環。

這一刻,賈環表情弱弱,忽然覺得有點害怕……

…… 衆女看到賈環那副模樣,以及眼神裏掩藏不住的得意,紛紛羞惱的啐了口。

贏杏兒最先起身,道:“我先回公主府了,對了,明兒環郎隨我回王府住兩日,陪陪母妃。”

賈環差點沒當場笑出來,不過在贏杏兒“凌厲”的目光中,到底沒敢笑,面色怪異的點點頭。

贏杏兒哼了聲,昂首挺胸,與林黛玉等人點點頭,就闊步離去。

若非能看到她耳後脖頸的紅暈,還真當這公主快要成仙了!

敢翻他的牌子……

衆人心裏雖然總會有些不甘,卻也沒誰對贏杏兒搶日子表現出什麼不滿……

大家心裏都清楚,這一家子能聚在一起平安無事,連口角都極少發生,最大的原因,不是賈環。

男人如何能管得住後宅?

就算勉強能,明面上沒爭吵,暗地裏爭氣總難免。

真正厲害的,是贏杏兒。

有她在,沒有任何人有鬥氣的心思。

真不敢。

後宅的事,什麼都瞞不過她那雙明亮如驕陽的大眼睛。

除了薛寶釵外,贏杏兒也從未欺負過哪個。

但只那身上的大氣氣度,就能折服衆人,心甘情願的認她爲大姐。

過去二三年裏,大家在一處玩樂時,卻並不會叫她大姐,而是稱她一聲“杏公子”!

她與每個人的關係都不錯,與林黛玉和董明月關係最近。

所以她搶頭炮……

不,所以她搶頭跑,大家都沒意見。

等贏杏兒說了這番話走後,寧安堂上的氣氛愈發古怪。

衆人自然沒她這個膽魄當着衆人面說出這種話,私下裏與賈環獨處時倒可以撒嬌。

不過也都不會這樣做,豈不是爲難他?

在這樣怪異的氣氛裏,林黛玉忽地抿嘴笑了笑,雖然極快收斂了,可一副小傲嬌的模樣還是刺的衆女咬牙切齒。

大家如何看不透她的心思?

雖不願承認,但在家裏一衆女人裏,賈環對林黛玉的感情到底是不同的。

贏杏兒之後,多半就要輪到她了。

史湘雲沒好氣的對薛寶釵道:“瞧把她興的!”

話雖對薛寶釵說,眼睛卻狠狠剜向滿臉無辜的賈環。

薛寶釵也溫柔看了賈環一眼,笑着搖搖頭,對史湘雲道:“好了,你和林丫頭快抱着孩子去睡吧。

我們也都散了,夜了呢。”

林黛玉便招來了紫鵑,一起抱着賈芝去了後宅西廂。

她身子還是弱了些。

史湘雲則自己抱着賈蒼,去了後宅東廂。

兩邊都有老成可靠的嬤嬤服侍照看着,十二時辰不會斷人,隨時準備端水服侍起夜。

薛寶釵、薛寶琴姊妹則在一衆嬤嬤丫鬟的陪護下,一起回了園子。

公孫羽也回了藥室。

走到最後,就剩下賈環和蛇娘兩人。

一直不見蹤影的董明月,這時纔出現。

青隼全部撤離神京城,已經三年。

當年佈置下的暗子,也不露頭的過了三年。

正好避開了黑冰臺殘酷的大索神京的三年。

如今回來,這張網卻要重新拉起來。

販夫走卒,三教九流,這些青隼外圍,有的還在,有的卻不見了蹤影。

種種瑣事繁瑣,卻又不得不認真去做,涉及家裏安危,不能有半點大意馬虎。

因此,董明月不得不整日裏忙碌。

另外,她今日還做了件事。

讓人往舞陽伯府送了張帖子,又送了副棺材……

這才忙到了現在方歸。

而一同出現的,還有蛇孃的那條白龍,和它的一雙兒女……

蛇娘和董明月已經是老相識了,當初也算是不打不成交。

不用賈環再額外介紹,他只將蛇娘能治好他“不孕不育症”的好消息告訴了董明月。

董明月自然少不得一陣激動。

然後懷着憧憬早早離開了。

賈環早一刻痊癒,都是極好的。

不過臨走時看向賈環的眼神,讓他又添了重壓力……

“噗嗤!”

這時蛇娘第一次笑出聲,看着賈環心虛的模樣,眉眼間,已經又浮現出了當年的妖嬈。

一切都在向極好的方向進展。

仇人有賈環幫她大力索拿,不會放過一人。

兒子沒有死,而一雙兒女雖是私生子,可在賈家竟受寵成這樣,真真超出了她的預料。

不是說,豪門從來無親情麼……

當然,這種出乎預料,全是驚喜,和心安。

苗家女兒,從來都多災多難,也造就了她們堅韌開朗的性格。

雨過天晴後,恢復的極快。

日子,總要向前過。

這種性子,賈環自然極喜歡,但他還是擔心,苗寨的覆滅,無數苗民的慘死,會在蛇娘心中留下極傷的傷口,這隻能用時間來慢慢撫平。

他覷眼看着蛇娘,故意撇嘴道:“蛇娘,不是我吹,你可千萬不要覺得我怕……

我往日裏一晚上通常都會在各房裏轉上三圈兒!

現在的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

興許是隻有兩個人的緣故,性子本就爽辣的蛇娘,聞言後妖嬈的白了賈環一眼,笑道:“當初也不知是哪個,都快哭出來了,央我不要了,不要了……”

賈環多少年沒紅過臉了,這會兒卻臊的滿臉通紅,大怒道:“胡說!全是胡說!!

那會兒分明是因爲你點了我的x道,不能動的緣故!”

見他這般,蛇娘愈發咯咯笑個不停。

賈環大怒,伸手將蛇娘攔腰抱起,咬牙切齒道:“今夜,我要一雪前恥!讓你嚐嚐我的厲害!”

蛇娘如同一條美人蛇般,輕輕的在賈環身上盤着,一隻手環在賈環脖頸上,臉則在賈環脖頸處親暱的摩挲着,聲音帶着一絲絲黯啞的野性誘惑,道:“那年,我爲了解除苗疆巫女千百年來的血脈惡咒,要了你一夜……

因爲索取過度,讓你元陽少了一分本源,多年無所出。

正是這份本源,讓我不僅解除了血脈惡咒,生下了一雙兒女,武功更是達到了歷代蛇娘都未曾達到過的高度。

還記得當初我讓你看的那副雙.修圖法嗎?

今夜,你便用此法,在上面盡力長久些……

我還你的本源,你便能生兒育女了,還能武功大進……”

賈環道:“我最擅長的就是持久戰,不過蛇娘,能讓我生兒育女就成,武功大進不大進的,沒所謂。

你可別受了損失,損了武道根基。

家裏沒必要都是絕世高手,有你一個護着,就極好了。”

聽賈環這般說,蛇娘心裏當真又暖又甜,也愈發媚眼如絲。

她吐出一抹舌尖,輕輕的在賈環脖頸上滑過,喃喃道:“那雙.修圖法,可不是尋常下作的採補之術,可以相互促進呢。

你在上面堅持的越久,你我的好處都越大。

夫君,不要讓奴失望哦……”

賈環呼哧呼哧的粗喘息着,咬牙切齒道:“你難道沒聽過你夫君的威名?

江湖上誰人不知,給賈三爺一個支點,他能用老二撬下太陽都不軟,就是這麼堅挺!

嘴上說的沒用,咱們裏面見真章!”

說罷,抱着蛇娘大步往後宅正房走去。

身後,只餘三條腿的白龍一隻前爪捂住自己的眼,另外兩隻後爪,則分別捂住兩條小白蛇的眼,嚶嚶的叫着……

……

榮國府,東路院。

趙姨娘回來後,就不停的哭着。

她到底不是那種心思惡毒的女人,只是笨了些,這些年輕狂了些。

回到家裏後,她滿腦子裏都是賈探春說的那些話。

賈環早已經過繼到寧國府了,身上承襲的是寧國公的爵兒。

顧及着生養情分,才喊她一聲娘。

若是真不認她,誰也不會說他一句不是。

想起這些話,趙姨娘渾身都發冷。

想當年王夫人在府裏當權,王熙鳳最厲害的時候,她們娘倆的日子,當真是戰戰兢兢。

娘倆兒相依爲命。

那會兒,賈環還不聽話,總對她發脾氣瞪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