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什麼?

看到趙馳疆的反應,杜家,毛家,林家三家掌舵人,臉上的表情精彩無比。此時,他們也不知道自己是何種心情,趙爺妥協,也就代表他們三家未來不再歸趙爺管轄,而是要跟著姜家,他們也不用擔心坐牢的風險,但是,未來他們三家的利益,恐怕會大打折扣,成為姜家的打工人!

「這些關乎趙家秘密的,我要帶走!」趙馳疆指了指桌子上的東西。

「放心!」

姜思瑤淡淡道:「這些東西,我沒有備份,和你們趙家有關的,你可以全部帶走!」

「趙爺!」

杜家掌舵人聲音顫抖,他們沒想到結果竟然是這樣。

「他不再是 什麼!

宋青松一家瞬間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全部都慌了。

宋青松渾身顫抖,嚇得聲音都變了:「完了完了,巴徹該不會是殺掉陳寧還不解恨,來殺我們宋家泄憤的吧!」

此時,巴徹帶著一幫手下,在宋元明的帶路下,大步的進來了。

宋家眾人人人臉色慘白!

只見巴徹走路帶風,很快就帶著一幫凶神惡煞的手下,走進客廳,宋元明字啊巴徹耳邊小聲說了一句這位便是宋小姐。

接著,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手機\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巴徹撲通一聲,重重跪倒在宋娉婷面前,操著一口生硬的普通話,顫聲求饒道:「宋小姐,我是天竺山地部隊少將巴徹。」

「我這次來是給你賠罪道歉的,求你原諒我跟我弟弟吧!」

巴徹的幾十個手下,也齊齊跪下,紛紛磕頭:「求宋小姐饒我們狗命……」

宋娉婷俏臉布滿震驚,嘴巴張開,久久不能合攏,明顯驚呆了。

宋仲彬跟馬曉麗,也傻眼了。

宋青松一家子,更是差點眼珠子都掉下來了。

巴徹竟然不是來殺人的,而是來跪地求饒的。

天呀!

陳寧說巴徹會來跪地道歉,沒想到變成真的了。

表情最怪異的人,還是宋菲菲,她表情格外怪異,就跟吃了翔般難看,喃喃自語:「不可能的,這不是真的……」

宋娉婷也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是真的,她連忙問巴徹:「我老公陳寧呢,你們把他怎麼樣了?」

話音剛剛落下,陳寧就帶著典褚八虎衛,另外還有中海軍區總指揮王道方等大批將士走進來。

陳寧笑眯眯的說:「老婆,不用擔心,我好著呢。他們這些天姿阿三,還奈何不了我。」

宋青松等人見到陳寧跟王道方將軍,帶著大批士兵進來,他們嚇得連忙迎上去。

「王將軍,您怎麼來了!」

王道方淡淡的說:「我是奉北境少帥命令,過來處置巴徹一行的。」

北境少帥!

宋青松等人左右張望,忍不住紛紛追問:「請問王將軍,北境少帥在哪裡?」

滿屋子的人到處張望,偏偏沒人看陳寧一眼。

理由很簡單,沒有人會覺得陳寧是北境少帥。

就連宋娉婷也忍不住來到陳寧身邊,緊緊拉著陳寧一隻手,表達她的緊張跟關切,同時還小聲的詢問說:「陳寧,北境少帥在哪裡?」

陳寧微笑道,語出驚人:「我就是北境少帥……」

陳寧的話音還沒有落下,宋娉婷就連忙捂住陳寧的嘴巴,驚恐的望著旁邊的王道方一幫將士,焦急的苛責陳寧:「你怎麼又胡亂說話,你知不知道冒充首長,可是犯罪的!」

宋青松一家子剛才聽到陳寧那句話,也是齊齊嚇了一跳。

不過,當他們聽到宋娉婷的話時候,立即紛紛翻白眼,心想:不要臉,竟然敢當著王道方將軍的面冒充首長,也不怕被抓起來打靶!

陳寧:「我……」

宋娉婷嚴厲的打斷:「不準再胡說!」

陳寧苦笑,說道:「好吧,我不亂說話了。」

宋娉婷緊張的看了旁邊的王道方一眼,見王道方追究陳寧責任的意思,她才稍微放心一點。

她望著跪在地上的巴徹一幫傢伙,小聲的詢問陳寧:「這到底怎麼回事?」

千千 10:27A.M.\晴\能見度18公里\龍門九龍區半島酒店

凱爾希站在落地窗前,淡綠色的眸子眺望着遠方的風景。這裏是龍門最繁華的地段,凱爾希的眼中卻只有綠水青山以及點綴在樹木中的山中別墅,像是一顆顆的珍珠。作為世界上最繁華的城邦之一,龍門在擁有着極為豐厚的財富之時還有着諸多移動城邦沒有的綠化帶,這座半島酒店周圍的山林和湖泊就是最好的例子。

這裏絕對是來龍門度假最好的住處選擇之一,各方面都是世界一流,包括價格。當然,高昂的價格對得起他們的服務。

作為世界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專門針對感染者提供安保服務的公司,羅德島選擇這裏作為他們的休息地點並不奢侈。工作足夠危險,報酬足夠豐厚,休息處也該足夠享受。

更不要說這是魏彥吾推薦的住處,他們入住還有折扣。

沒人不喜歡折扣,包括凱爾希。

今天的天氣很好,是個大晴天。縈繞在切城廢墟周圍的天災雲團已經漸漸消散,即便如此靠近切城龍門也沒有受到壞天氣的影響,依舊是陽光普照。房間內的溫度恆定25攝氏度,凱爾希不用像剛來龍門時穿上厚厚的大衣——雖然她的面部表情並不豐富,甚至可以說是匱乏,但是當她穿上跟護甲似的防風大衣時,臉上的溫度甚至比烏薩斯的冬天還要低。

尤其是在看到那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傢伙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

還有那一句……

「初次見面,Dr.凱爾希。」

如果絕對零度真的存在,那麼一定是在聽到這句話后凱爾希臉上的表情里。

看着諾亞博士伸過來的手,凱爾希強忍着想要捏碎他的衝動簡單跟他和阿米婭說了兩句就離開了魏府,一路上沒有跟博士說過一句話。

這個混蛋失憶了……難道禮節也忘了么?!

男女之間的握手禮是要女方先伸手的啊,如果女方不伸手男方打招呼只要點頭微笑就好了!

雖然就他穿的那樣凱爾希也看不到博士的微笑就是了……

不對,凱爾希看到了,博士帶着的面罩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笑臉標誌——

🙂

……

當然,這小小的禮節問題並不是凱爾希生氣的理由。在見博士之前,她想好了一切壞的打算,單單沒想到博士會把她也忘記。

不過這沒什麼,記憶還可以再復原,只是這一次博士失憶得如此嚴重凱爾希還是有些擔心接下來可能會出現的一系列問題。

尤其是在礦石病研究方面……

嗡——

手機的震動聲打斷了凱爾希的思緒。她轉過身走到桌前,拿起振動着的手機。手機屏幕上沒有出現來電人的號碼,只有一個黑色的影子。影子不斷閃動着,看起來就像信號接收不良的電晶體電視節目。

凱爾希摁下了接聽鍵,將手機放在耳邊。

手機里沒有聲音,只有不斷的沙沙聲,似乎信號受到了極大的干擾。不過凱爾希並沒有掛斷電話,而是舉着手機又走回了落地窗前。

很快,沙沙聲停止了。在聲音停止的那一瞬間,凱爾希只覺得房間內幾縷難以察覺到的視線消失了,整個套房就剩下了她一個人。

雖然這間房本來就只有她一個住戶。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凱爾希。」電話里傳來的聲音很奇特,像是女聲男聲機械聲重合在一起,360度全景環繞,帶給聽者全方位的耳膜盛宴。

「無論走到哪裏身邊總是有着充滿惡意的眼睛。剛剛我在你的房間里發現了6個監聽器和3個攝像頭,希望你沒有隻穿着內衣亂跑……」

電話里的聲音笑了,像是三年沒有清過灰的CPU散熱器,給人一種笑着笑着就會斷氣的感覺。

凱爾希沒說話,只是靜靜等待着笑聲停止。

「……當然,你肯定不會那樣做,畢竟已經過去了那麼多年,你早就不是那個天真可愛的小姑娘了。」

「監聽器和攝像頭都被我暫時屏蔽了,電話一結束它們就會重新工作。同時我在你手機里裝了個東西,以後你打電話的時候那些玩意都會被『騙到』。你的卧室和衛生間里沒有攝像頭只有竊聽器,所以不用擔心會被偷窺……哦不對,即便是只在客廳放一個攝像頭也算是偷窺,只不過監視的那些傢伙拍不到什麼勁爆的場面。」

「我突然想起來那部老手機里還有你曾經的影像,有時間可以來監察部我給你看看,追憶一下你已經褪色的青春……」

「影子。」

凱爾希說出了對方的代號,語氣平靜的像是暴風雨降臨前的海洋。

「那沒有意義。」

影子的聲音一滯,像是摁下了暫停鍵一般。很快,他的聲音再次出現在凱爾希的耳朵中,只不過多了幾分落寞。

「我真的很懷念那時候……」

他低聲嘟囔了一句,聲音瞬間變得跟凱爾希一樣莫得感情。

「瓦倫丁的房間我已經檢查過了,沒有任何可疑的跡象。另外兩人的房間也是如此,看起來跟普通人的卧室沒什麼兩樣。」

「如果你覺得一個青春期的男孩向後勤部提交了一份有關紙片人海報和手辦的購置清單算是可疑的話,那麼瓦倫丁的嫌疑非常大。」

「只有這些?」凱爾希皺起眉頭,無視了影子最後那句調侃。

「當然不……如果真的沒有什麼,我就不會給你打電話了。」

影子乾笑兩聲。

「我在他的手機里發現了很有趣的東西……幾百首歌。」

「歌?瓦倫丁跟阿戈爾的那群瘋子有聯繫?」

凱爾希給自己回到桌前往自己杯子裏丟了個茶包,然後倒上熱水。

她需要喝杯茶整理一下思緒,順便放鬆一下這幾天一直緊繃着的神經。

「不是那群瘋子的歌曲,雖然裏面確實有幾首跟宗教有關係,不過聽起來跟拉特蘭的風格更近一些。」

聽影子的語氣,凱爾希覺得他已經把瓦倫丁手機里的那些歌都聽了個遍了……

「我只找了幾首歌名比較有意思的在聽,而且裏面大多數都是純音樂,我可以直接跳過的。」

「說重點好么?」

凱爾希搖晃着杯子,白色的霧氣翻騰著,隨着茶葉的香氣一起瀰漫進空氣中。

雖然影子的聲音很正經,但凱爾希清楚那是裝出來的……聽他話中的意思就知道。

「我現在懷疑瓦倫丁跟我們一樣。」

Leave a Comment